A-A+

李杜最后一晤

2020年01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李白得知杜甫病危,前去探望:老杜啊,你还有什么未了心愿,我能不能帮你一把? 李兄啊!我一生只有两个心愿:一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已基本做到。二吗,有点不好意思说。 老杜啊!我俩多年至交,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说来,用得着的,一定帮忙! 李兄啊!说来有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李白得知杜甫病危,前去探望:老杜啊,你还有什么未了心愿,我能不能帮你一把?

  李兄啊!我一生只有两个心愿:一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已基本做到。二吗,有点不好意思说。

  老杜啊!我俩多年至交,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说来,用得着的,一定帮忙!

  李兄啊!说来有点羞人,最后一个心愿就是,为什么我的诗,老是没有你那么潇洒,这个迷,我一直难解!

  李白哈哈大笑:老杜啊!不是我说你,你已被称为诗圣,应该满足了。

  李兄啊,你还不了解吗?我一生追求的就是至高无上,要不怎么会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句呢?尽管别人称我诗圣,那不过是人间的级别,哪像你的诗仙,是超凡脱俗的境界啊!达不到你那境界也就算了,我死不瞑目的是,原因在什么地方?

  李白看了看并无他人:看你的样子,反正也说不出去了!不妨今天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吧!

  杜甫有点激动,想挣扎着坐起来听,但已无力。两脚一蹬说:那我就躺着洗耳恭听了。

  李白点点头道:作诗的人,不可不懂格律,但也不能被格律所困,你我不同只在于你已被格律困住,束缚了你的才情,如果早一点打破这根铁链,也许你比我的成就还要高。作诗最要紧的是境界,如果为了格律伤害了那种意境,岂不有违诗言情的宗旨吗?

  杜甫有点沮丧地说:是啊!道理很简单,可是人们往往执迷在其中还自以为是。也许这就是我难以成为诗仙的原因吧?

  李白说:律诗是过碰,碰上了写律诗的题材,就尽量写成律诗。无法写律诗的,写成古体诗也行,再不行,长短句也不是不可以啊!真不行的话,还可以写成赋、词甚至是楚辞啊!为何非要一条道跑到黑?我不是不作律诗,只是能作的地方尽量作,不能作的地方就拐个弯吗,换成其它形式有何不可,所以潇洒如仙人一般。不像你整天摆这个脸,一本正经的,削尖了头往律诗中钻,别人当然称你为诗圣了!要是你能突破,说不定诗佛都有可能!

  杜甫从病榻上一跃而起:要不是我装病,如何套得出你的秘密。哈哈哈!老兄!我们喝酒去吧?

  李白生气地说:还诗圣呢,这种下作手段也用得出来?即使你现在知道打破镣铐的秘密,也成不了诗仙,因为江山好改,禀性难移!多少年的习性你改得了吗?

  杜甫黯然不知如何对答。李白扬长而去,从此两人再也不相往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