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玉武|| 高家店的选举(小说)

2019年09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玉武/作 一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村主任吴天贵背着一捆柴禾从店门口经过,见一群娃娃正在往下撕扯前天贴在墙上的选民榜,他一声吆喝,将他们吓跑,红纸黑字的选民榜像破了相的女人,在寒风中抽泣着,一抖一抖的。 吴天贵看了一眼写着二百多人的选民榜,摇摇头,走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玉武/作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村主任吴天贵背着一捆柴禾从店门口经过,见一群娃娃正在往下撕扯前天贴在墙上的选民榜,他一声吆喝,将他们吓跑,红纸黑字的选民榜像破了相的女人,在寒风中抽泣着,一抖一抖的。

吴天贵看了一眼写着二百多人的选民榜,摇摇头,走了。

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背后有人把他叫住了:我们家没水三天了,你管不管?他吃力地将身体倾斜成三十度角,认出是堂弟吴天明,有气无力地说:电费收不起来,我有啥办法!照你这么说,电费一辈子收不起来,你得把全村人都渴死。吴天明硬梆梆顶了回去。吴天贵显然生气了,索性将背上的柴禾卸下,气呼呼地说:有能耐你当,看能把高家店搞成啥样子。谁当也比你强。丢下这句话,吴天明径直走了。

吴天贵的媳妇桂花做好早饭出外看丈夫回没回来,一眼看到他将柴火撂在离自家柴垛十步开外,扯着破锣嗓子叫开了:你个狼吃狗喂的,把烧火柴放在那儿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给破鞋送去?吴天贵刚才受到吴天明无情指责,现在又遭到老婆辱骂,气上加气地扑到妻子面前,抬手就给她一巴掌。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只见妻子一个倒仰躺在地下不起来了,使出吃奶的劲儿连哭带喊骂吴天贵:挨了刀子的,跟你吃不上喝不上,还要挨打,我我不活了。说完,跪爬起来就要往旁边一口枯井跳去,出来看热闹的人将她拦住解劝一番,俩口子在人们的推搡中回了家,一个头朝东,一个头朝西,谁也不理谁,屋里静得只闻到桂花嘤嘤啜泣声,间杂一两声老鼠打架撕咬声。

吴天贵一锅子旱烟抽完装上一锅又抽完,扭头看了看妻子还没有和缓的意思,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到媳妇面前,低声下气地说:大宝妈,都怪我,不该打你。看在大宝死去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一句话戳到桂花的心肝,她由小声饮泣变为嚎啕大哭,吴天贵自我谴责,不该撕开那缝合的伤口,想起儿子为了配合自己收抽水电费,与高虎发生冲突,被高虎一刀结果于地的惨景。他含悲忍痛从脸盆架上取下毛巾替妻子擦去满脸泪水,挤出一点笑:这一届终于到期了,下一届爱谁当谁当,选上我也不当。桂花抬起头,泪眼婆娑地说:别像上次,没人当,你又当。吴天贵悲哀地说:当了六年干部,我算是伤心到家了,烂事不说,还搭了个儿子。妻子见他眼睛红红的,反过来安慰他说:只要你不当干部我就歇心了,好在咱们还有二宝说着说着,她伏在丈夫肩头又一次哭了。

吴天贵明白,妻子这一次哭泣是对他不当干部的哭,这是喜泪。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候选人产生了,第一名仍是吴天贵,吴天贵坚决跳出了候选人名单,按照顺序,位列第二很有可能在下一轮竞争中挑大梁,出乎意料,高大洋也不干,既然第一第二名都不愿意干,第三名总不会退出竞选的圈子,可高家店这地方就是怪,文生龙也如出一辙,提出不干。

人大主席魏光源得出结论:吃水问题解决不了,谁当也不好当。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高家店由于情况特殊,选举工作未能如期进行。这下可急坏了乡长李有旺,他每天都能接待来自高家店的村民,反映的共同问题是饮水难。万般无奈的李乡长只好作出批示,由乡财政出资,垫付每月的抽水电费。

只要不向老百姓伸手要钱,咋说咋好办。可来凤乡是个穷乡,日常经费都保证不了,哪有闲钱给村民交电费?

李乡长给魏光源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也得选出村干部,魏光源报怨说根本问题解决不了,村干部没人当。

一天,魏光源坐在办公桌前捉摸选举的事,高秀生推门进来。

魏光源观颜察色,见高家店的地痞一脸和气,不像寻衅闹事,不安的心落了地。

高秀生给魏光源递来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点燃,魏光源说你太客气了。高秀生抽着烟,屁股还没坐稳,就说我想当干部。

你想当干部?魏主席疑惑地问。

别当我跟你开玩笑!高秀生严肃地说。

魏光源见他不苟言笑,才信了他的话。现在都是民主选举,过了半数才能当选。他提醒高秀生。

高秀生胸有成竹:高家店多半个村都姓高,只要我想当,就能把选票拉过来。

魏光源脑袋像装了风轮,飞快运转着,扪心自问,这样的人能胜任工作吗?人们会不会拥护他?如果他当选,高家店的村民不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转而一想,管那么多干啥?只要有人当,我就算完成了任务,至于有什么问题,那是政府的事了。想到此,他露出了一丝喜悦之色,但还想考考他:

上任后,吃水问题怎么解决?

吃水交电钱,天经地义。哪户不交,我看他是皮紧了。高秀生两眼凶光,好像不交电费的是魏光源。

无赖当有无赖的好处。村民惧他,不听话的人也听话了。皇帝还轮流坐呢,遑论村官呢。

魏光源说只要村民选你,你就能当,乡里不卡脖,谁当还不是给乡政府办事。

高秀生闻听此言,一脸灿烂出了人大办公室。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吴天贵与妻子见高秀生提着两瓶酒,腋窝夹着一条烟进了家,大感意外地从炕上下了地。

高秀生将东西放在大红柜上,满脸堆笑地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自从我侄儿杀了你儿子,我侄儿判了死刑,两家就结了冰。时过境迁,我看也该和解了,国共两党还有合作的时候哩。

吴天贵见妻子身子抽搐着扭过脸去,他也想尽快将高秀生赶出门,直截了当地问:

你来我家是什么意思?

高秀生像公鸡打鸣似的干笑两声,耸了耸肩膀说:夜里睡不着觉,我就想咱村没个领头雁可不成。我把我的想法跟老魏说了,老魏很支持我,这不我就

吴天贵鄙夷地看了看他,眼角的余光扫了扫柜上的礼品,心里骂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你想贿赂我,投你一票,门儿都没有。他说东西你拿走,村里爱谁当谁当,我决不发表任何意见,我投弃权票。

高秀生大为光火。若在往日,他早就连讽带讥、怒形于色了,可今天为争取民心,只好装孙子了:你在咱们村德高望重,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和行动,你弃权,还让人们怎么投我的赞成票?

吴天贵上上下下看了看他,看不出他当干部具备的素质,心里直犯嘀咕:倘若他用贿选的方式当上了村官儿,以他的心狠手辣,村民可就遭殃了。善良的人们啊,不要被他的糖衣炮弹击倒,头脑清醒一点,都投反对票,他就没戏了。

我的意见代表不了大家伙的意见,请你把东西拿走,我要睡觉了。吴天贵下了逐客令。

高秀生冷冰冰地问你真不给面子?他见吴天贵将头转向一边,拎起烟酒灰溜溜走了。

桂花见高秀生消失于黑漆漆的户外,大骂丈夫:你个一根筋,当面应承,到选举那天,你给他画,他也不知道。何必得罪他!

我就是要明着跟他干,看他能把我捏把成啥样。说完,吴天贵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想起高秀生要当干部,怎么也睡不着,他不是担心高秀生当了村官对他不利,怕的是选举成功他的胡作非为。都是一个村的,他对高秀生的本性太了解了,他是没利不干的人,蔫知当了村干,会做出什么损公肥私的事来。作为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党员老干部他深知有必要去乡里提反对意见。

翌日清晨,吃罢早饭,换了身干净衣服,妻子问他去哪儿,他说赶个早集,骑上除了铃铛不响其他部件都响的自行车,歪歪扭扭向乡政府进发。

迈进魏光源的办公室,魏光源正在剔牙缝,一见吴天贵,始料不及地一哆嗦,他猜不透老吴此来是什么目的。

待宾主坐定,抽上烟,吴天贵婉转地将高秀生选上村干部他不同意的话抖露出来,魏光源挖苦说民主选出来的你不同意还能尿几丈高,你一个人总不能罢免他吧?说实在的,你们那个破烂村只要有人当就不错了。

难道贿选出来的,也算数?吴天贵使出了杀手锏。

魏光源慢悠悠地说:管它是什么方式产生的,只要是民主选举,都不违规。

吴天贵的嘴好似鱼儿离开水,张了张,终没说出口。他对魏光源不负责任的态度极为不满。

魏光源见吴天贵呆坐在那儿没有走的意思,猜度地问是不是你还想当?

吴天贵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气鼓鼓地说:我当还能临到他?村民若将他推上台,当不到头儿,集体财产就被他挥霍完了。

不要枉加推测。

你不死我不死,还有一看哩。

魏 光源剜了他一眼。

吴天贵深知再呆下去也无趣,既然把话说透,听不听是他的事,作为一名旧任干部也尽到责任了,嚯地站起,出了人大主席室。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高秀生上任了,吃水问题也解决了。

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高秀生收用水电费别出心裁。他不像吴天贵在任时那样登门逐户讨要,而是在高音喇叭上一通知,限三天也好五天也好交上来,否则加罚。人们惧怕高秀生的淫威,在规定的时限内交到会计手里。公道说,高秀生当上村干部也给村民办了几件实事,例如将废弃的小缸磨重新启动承包给他人,人们加工米面再也不用到邻村去了;认真解决房基地有争议的几户,使他们心服口服,不再上访上告;禁止羊上坡,度绝了羊去退耕还林地遭踏的现象

吴天贵耳闻目睹了高秀生上任后一系列善举,不无感慨常对桂花说作为一个村干部只要心里装着老百姓,老百姓就拥护你,你这个干部就会连选连任。妻子说但愿他一如既往,把点子用到正道,也不枉村里人投他一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过去。

三月的高家店,人们除了往田里送送粪,基本处于农闲时间。

吴天贵靠在自家门前大青石板上微闭双眼晒太阳,阳光照得他浑身暖洋洋的。

卸任后,麻缠事少了,家里那点活儿,妻子就能摆平,没事的时候,他就圪蹴在村子最繁华的店门口,听人侃大山,有时兴致所之,也掺和几句,十分开心

就在他闭目养神的时候,吴天明来到他面前,他不情愿睁开眼,问:有事吗?

吴天明未曾开言先嘘唏,吴天贵老大不高兴地说有啥事就说嘛。吴天明气愤地说:

高秀生要卖学校!

啥?卖学校?

吴天贵见吴天明使劲儿点头,才信那是真的。

六年前,吴天贵第一回当村官,他见村子小学校夏天漏雨冬天透风,十几个读书娃挤在教室不受用,去县上争取的资金重新盖的。如今高家店小学撤并了,校舍作为村委会办公地点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凭啥他要卖学校?吴天贵追问。

人们说他要用卖房子的钱交收不起来的电费。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高秀生当了一年干部,狐狸尾巴便露了出来。

按理说以他的威力,收用水电费不是个大事,怎奈他私心太重。大约在半年前,他本人就没交,而是将亏损的钱给每户摊开,他见人们没反应,又将岳父家、小舅子家、七大姑八大姨家的电费全部豁免,村民见用水电费比当初他当干部那时多了起来,互相打听,嘀咕不休,群起而问会计,会计招架不住审问,招了出来,原来他家也有好几个月没交了

人们不敢明的与高秀生干,暗地里没少向乡里奏本,魏光源不信高秀生贪图小便宜影响正常工作,但他忽视了高秀生是用贿选的方式当上的村干部。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从上任那天起就抱着捞的宗旨,办得几件顺民心的事作为漂亮的外衣将丑陋的肉体遮住了。

吴天贵目光逼人地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了高秀生一点好处,就投他票,这亏吃大了!

吴天明哭丧着脸,说:

选举那天,他指使村里几个赖皮在会场巡逻,不投他票还不行呢。

我就没投他的票,他也没把我的球啃掉。咱们村的人都是属核桃的,砸着吃才舒服。

吴天贵说有所指,吴天明想起吴天贵当干部那几年因为没照顾上他,没少找他麻烦,不好再说什么,走了。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魏光源与高秀生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可最近一段时间,他连续接到好几封匿名信,都将矛头指向了他,大骂他这个人大主席当得不称职,不该让地痞担当村官。魏光源心里也有气,高秀生是民主选出来的,不走法定程序,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任命呵。他翻阅着一封封检举高秀生胡打狗闹的信,也觉汗颜,若不是与乡长李有旺有磨擦,他决不会任命高秀生为高家店的带头人。正是他要看李有旺的好戏,才把高秀生推到了前台,心想你李有旺驯服高秀生,也算你小子行。事实证明,李有旺没有管住高秀生,高秀生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拿乡政府的令箭当鸡毛掸子用。

退耕还林款和粮食直补款,按上级规定,哪级政府也不能扣留,高秀生将这两笔钱从财政所领出,不给群众发,而是贩卖牲口。高家店的村民怨声载道,搅得李乡长心神不宁,见有反映高秀生问题的,头皮发紧,眉头皱起老高。魏光源见此情状,幸灾乐祸地唱起了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段子。

前任乡长调走,很有可能魏光源接替乡长一职,结果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比他小一圈的李有旺赴了任。

为此,魏光源心里很不平衡。他打参加工作就在基层,全县二十三个乡(镇)转了个遍,四十四岁才当上有职无权乡人大主席。他牢骚满腹,发出朝里没人难做官的喟叹。眼见比他晚提的人不是上调就是任乡(镇)主要领导,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魏光源的积极向上,在县级领导眼里属于正常现象。手握人事权的县官都了解他干工作是一把好手,可没一个人提名。魏光源心里清楚得很,空手套白狼在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少了,只恨自己没有多余的银子孝敬上司。

岁月不饶人。魏光源年近五十,终于有一个伯乐可以识得千里马,这个人便是组织部长。吕部长知人善任,将魏光源作为乡长的人选予以提拔,没想到遭到县委书记的冷场,胳膊扭不过大腿,吕部长没坚持己见,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李有旺走马上任,对魏光源是个打击。他把没当成乡长的满腹怨气发泄到李有旺身上,认为李有旺不从中搅和,乡长一职非他莫属。

高秀生当选村主任,本来乡里还要进行考察,魏光源没走这个程序,直接任命他为村官儿,高秀生狗带嚼子胡勒,激起老百姓对魏主席不满也就在所难免了。

简约餐具图片分割线

吴天贵吃罢早饭上山割柴禾去了,桂花在家收拾碗筷。

高秀生撩帘进来,桂花一愣怔。他阴森森地说:据知情人透露,你男人纠集一伙人去乡里告我,今天我找他报仇来了。说完,从腰间拽出一柄明晃晃的杀猪尖刀。

桂花吓得腿肚子朝前,结结巴巴说:怎么可可能呢?你当你的干部,他干他的活儿,井水不犯河水

高秀生吹胡子瞪眼:少跟我来这套!他将刀子抵到桂花的下巴,恶狠狠地问,吴天贵在不在,我找他算账!

桂花一腚坐到锅台上,锅台上的泔水将她的屁股洇湿一片:

他上山不在家。

高秀生的眼珠子转了转,命令她把大街门闩上。桂花明白他要做什么,哀求道:我比你大出十几岁,就不要这样了吧。有看上眼的,嫂子给你串通。

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老子就想跟你睡。高秀生淫火上窜地说。

桂花始信高秀生假借去户里做工作,没少奸污小媳妇的传闻。以高秀生的脾性,只要他提出的,没有办不到的。她的两个奶子颤颤抖抖,好像两只左冲又突的肥兔,高秀生越发春心荡漾,迫不急待强行与之亲热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吴天贵割柴回来,见媳妇还没动火焰,躺在炕上蒙着被子睡大觉,他感到诧异地将她叫起,只见桂花面色苍白,两眼呆滞,盯住某一处久久不肯移开视线。他不问还好,一问,她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向他发起了进攻:

你他妈吃饱喝足干啥不好,非要串联一帮人去告状!你知道高秀生今儿把老奶子怎样了?说到这里,她坐起来,伸长脖颈让丈夫看,吴天贵分明看到上面有牙啃噬的印痕,红红的一道,醒目而特别。

难道你被他玩吴天贵不愿也不敢往下说了。

桂花饮泣高歌,将吴天贵的心撕得条条缕缕的。他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操起炕头一把利剪就要找高秀生拼命去。桂花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子,连哭带劝:高秀生打架是出了名的,你斗不过他

高秀生的蛮横无理,是打架打出来的。二十几岁的时候,曾将与他争风吃醋的一赖皮打得半死,蹲了三年的牢。放出来的他不思悔改,变本加厉横行乡里,派出所也奈他不得。上了四十的高秀生虽然不怎么打架了,但他的威名还在,许多人都不敢与之较量。

难道就让他白白占了你的便宜?吴天贵手中的剪子慢慢垂落于地,胸脯剧烈起伏着。

桂花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不这样,还能怎样?

吴天贵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坚决地说:不能便宜那混蛋,我要告他去!说完,迈着把大地都震颤的大步冲出了屋子。

桂花追出门外,眼见丈夫的身影消失于村子的尽头,靠在大青石板上号啕大哭。她的哭引来众乡亲的问询,人们从她嘴里捣出高秀生奸污了她的话,一时群情激愤,大骂高秀生是披着羊皮的狼,当场就有人提出将他罢免,还有人说把他赶出高家店

桂花见这么多人给她撑腰做主,腰杆挺直了,抬头见天边一抹晚霞将云彩烧红了。

END

作者简介

张玉武,1968年生,河北省赤城县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