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丧失彩虹的渔夫与深夜之鱼

2020年01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听说这个岛以前有一座桥,很长很长的桥,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一端。人们在恰当的时候就会游过这片水域,到另一个世界去。渔夫说道,又摆弄了一道竹制鱼竿。 他们为何不从桥上过去呢?那样岂不是更简单呢?外地人脸上很是诧异,显然很难理解。 桥这个东西嘛,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听说这个岛以前有一座桥,很长很长的桥,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一端。人们在恰当的时候就会游过这片水域,到另一个世界去。渔夫说道,又摆弄了一道竹制鱼竿。

  他们为何不从桥上过去呢?那样岂不是更简单呢?外地人脸上很是诧异,显然很难理解。

  桥这个东西嘛,不一定是用来渡人,况且那座桥是没法过人的,那是一座彩虹结成的桥。渔夫用火柴把烟斗点燃,用力吸了一口,用淡蓝色的眼珠望了望满是烟雾的对岸。

  彩虹结成的桥?可是那东西不会消失么?还有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呢?外地人心中的谜团更多了。

  年轻人,这个世界你不能理解的东西太多了:发疯的女人,死去的亲人,食子的猛兽,杀夫的螳螂...有些东西不一定要马上了解,时间如同这水一般,流过来,就不会再回去,冲刷来的树枝,贝壳,流沙...通过这台机器变成各自的模样。真实的面孔无疑是最可怕的。正说话间,渔夫一提鱼竿,一条小鱼拼命跳动,想要挣脱这恶魔的钩子,一切都是徒劳,渔夫从银白色的鱼钩上取下小鱼,扔进背篓里面去了。

  外地人在想这个奇怪的地方有这样一个怪胎,竟会吃这么小的鱼,而这鱼却又有异乎寻常的眼珠,总之是一种杂色,花花绿绿如同调色板一般。外地人掏出衬衫口袋里几根坏了的香烟,想着以后的计划。三天前,抱着一根木桩只身逃亡到这座怪异的岛上。外面的世界已无他的容身之所,目前想来只能在这里暂时呆下去了。

  太阳厌倦了一天的炽热,瞥了一眼这里的荒芜,匆匆离开。在水边呆了一天的外地人决心到岛内去冒冒险。自醒来后在岛上呆了半天,除了看见了一个无趣的渔夫和奇怪的鱼,别无他获。他灰色的破毡鞋早已沾满黄沙,他向岛里面走去,又饥又累的他走得极慢,边走边用目光搜寻着是否有野果或是淡水,他穿过低矮的灌木丛,穿过岩壁,钻过伸手黑不见五指的岩洞,并在那里看见了一种黑色的类似石耳的东西,他采了一朵,在扔进口中咀嚼后,皱了皱眉,咽了下去。接着他的裤袋里多了这种东西,继续向前走去。

  在几经周折后,他终于来到了一个湖泊旁,这个湖泊极小且呈规则的圆形,里面的水稍显浑浊,黑压压的鱼群在湖水里面游动,湖边的树木也生长得极为对称。外地人欣喜若狂,激动地到湖边捧了几口淡水,送入口中,然后脱去衣裤,下到湖中去捞鱼,但是这些鱼是如此狡猾,纷纷散去,以至于他忙活了许久都没有抓到一条,无奈只能上岸。此时的他已是精疲力竭,喘着粗气。从裤袋里掏出一把之前找到的像石耳东西,囫囵咽下,眼睛慢慢合上,睡下。

  第二天,太阳又重新回到了这片大地,当阳光透过斑驳的树林照射在他脸上时,他缓缓睁开了眼,此时一阵风吹过,一片树叶从它的母体中脱落,静静地向湖面划落,而就在它到达湖面之前,一条鱼从湖的表层跳向树叶,准确无误地含住了树叶,并快速游向湖深处。与此同时,一大群鱼向含住树叶的那条鱼的方向游去,开始争抢,打斗。最后那片水域呈现出淡淡的猩红色,许多条鱼遍体鳞伤,而树叶也被争抢得变成及其细小的碎片,变成胜者的果腹之物。外地人见机摘下一大片树叶,扔到湖边,果然引起了一大群的鱼的争抢。于是他借此机会下水,不费吹灰之力就在混乱的鱼群中抓到了两条大约一根筷子那么长的鱼,然后上岸找来较粗的木棍将两条疯狂挣扎的鱼敲死。

  他的身上没有火柴之内的玩意儿,勉强算工具的就是一把生了锈的折叠刀,他打开了那把折叠刀,很吃力地划开了其中一条的肚子,他看见这条鱼的肠中有许多树叶,从常绿到灰黄,就如同未消化一般,其中还杂存者貌似其他鱼的鳞片和碎皮。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当他剖开另一条鱼的腹部时,发现这条鱼腹内空空如也,甚至连脏器都没有。虽然两条鱼外表看起来并无二致,但内里大不相同,前一条鱼在嘴中还有一排牙齿,而后一条并无此物。外地人后未加过多思索,开始尝试钻木取火,因为实在受不了鱼的腥臭味道,所以坚持亦有其道理。大概手上一层皮快脱落时,终于有点点火星。或许真该感谢普罗米修斯,善良的神借给他火种使他免于腥臭以及腹泻。火堆上烤着两条鱼,很快他撕下新鲜烤鱼的肉,虽然湖是淡水湖,但里面的鱼的肉却是及其咸且粗糙。就当补充盐分罢了,他这样想道。

  之后的三十三天里,贪婪的鱼使他得以生存,他找到了一棵树,在树洞里栖身,每天用小刀在树上刻下一段线。在刻下第三十三段线时,他开始感到空虚和迷茫,个体感觉到了丧失,他开始思索自己存在的意义。三十三天里,他的胡子和头发都在疯长,身体越来越强健但精神却越来越差,他在湖面上看自己的影子,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与此同时,周围的树木在这三十三天里慢慢变得越来越萎缩,树叶逐渐变黄。这里已不适合再呆下去了,他决心要离开。

  他以过来的方向继续行进,身上带了七八条晾晒好的鱼干,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行走的速度很快,他走了许久后发现一个伸手黑不见五指的岩洞,里面有黑色的类似石耳一般的东西,他采了一朵,在扔进口中咀嚼后,皱了皱眉,咽了下去。接着他的裤袋里多了这种东西,然后钻过了这个岩洞,穿过岩壁,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在走之前的返途,再三确认没有走之前的返途后,他开始继续向前走去,到夜深之前,他穿过了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前面是一个海岸,金黄色

  的海沙平铺在岸上,对面烟雾缭绕。他摇了摇头,想寻找着什么东西,终于他看到了一个背篓,一个鱼竿和一个瘦弱的背影。而背影的前方是个灰色的弧状物。

  这一切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快步向前走去,想问问渔夫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喂喂,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到另一边了?那边鱼不多了?外地人大声喊道。

  、 我一直没离开这儿啊,你一会儿功夫不见,胡子和头发都长这么长了?渔夫卷起一片烟叶,送入烟斗中,用力吸了一口。旁边不知何时生起了一堆篝火。在火光的映射下,两人的脸红通通的。

  喂,我是离开了一个多月,你不用这样唬我吧。我可是记得的,我到了一个湖边,还抓了很多鱼,吃了很多天,两次采到了这个奇怪的东西...诺,就是这个。外地人掏了掏裤袋,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很疑惑:奇怪,之前明明在这儿的。

  好了,年轻人,不用给我这个老头子说这么多了,这个世界你不能理解的东西太多了,你还是好好呆着吧。日升日落皆有其变化,亦有其不变,领悟不到就观察。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一点点东西。渔夫盯着鱼竿,向外地人扔下这么一句话。

  哦,也对,对了老人家,您怎么称呼?这座岛上还有其他人么?年轻人赶紧笑了笑,赔个不是。

  我叫渔,这座岛上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人。年轻人我看你从外面漂来,在这岛上睡了两天,一时也忘了问你的名字呢。渔也笑了笑,转过身问道。

  我在外面的事不想提及,您就叫我三十三吧。外地人很多东西不愿意回忆起,但仍然相信有些东西存在。于是对渔说道。

  你好!三十三。今晚愿意看点新东西么?哈哈!渔发出爽朗的笑声,并递给三十三一小卷烟叶和一个和他嘴上叼着的一模一样的烟斗。

   好的,不过前面那个灰弧是什么?三十三不解,问道。

  那是桥胚,彩虹的桥胚,桥重新架起来,人们在恰当的时候就会游过这片水域,到另一个世界去。渔答道,说话间,一只鱼咬住了鱼钩,被他拉了上来,三十三定睛一看,还是同样怪异的瞳孔,杂乱的色彩如同调色板一般。取下鱼后,渔没有在鱼钩上上饵料,而是直接将鱼钩扔了出去。

  到了估摸两个钟头后,又一条鱼上钩了,这一次这条鱼和之前的不同,这一条身体全是彩虹一样的颜色,渔将它放到桶里后,收起了鱼竿,将背篓放在灰弧的一端,然后将所有的鱼放出来。只见背篓里有源源不断的鱼跃出,跳到海中,排头的鱼游得极快,很快海上就有一条这些鱼铺成的道路。

  渔笑了笑,对身后的三十三说道:永远不要去怀疑,对待某些东西,要么去打破它,要么就保持缄默。你可明白?话音刚落,他便走向鱼路去了。

  三十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渔脱下衣裤,跳进鱼路之中,夜空之中有一道七彩的虹分外耀眼,仿佛贯穿了世界,他又看了看渔,渔在奋力的在鱼路中游,他看起来好像变年轻了许多。当视野里再也看不见渔时,三十三号用火柴把烟斗点燃,用力吸了一口。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了许多东西:出生的婴孩,飞行的鸟,被砍掉一半的树木,大街上的摊贩,流浪的猫,边疆的士兵,黑夜中的女人......最后是彩虹一般的鱼。当他借着夜空中的彩虹最后的光跑到海面上看自己的影子,发现自己猛长的胡子和头发不见了,面容也衰老极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但却又很眼熟。

  当彩虹桥的最后一点光开始消散时,三十三知道是渔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了。他感到浑身无力,眼睛慢慢合上,睡下。

  第二天,东方开始吐鱼肚白,当阳光透过密密的云层照射在他脸上时,他缓缓睁开了眼,看着手中的鱼竿,淡蓝色的眼珠望了望满是烟雾的对岸。

  风尽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