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爱不褪色

2020年01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大早,瑞勇就在新来的设备前忙的一头大汗,他要加班加点的安装完这些风尘仆仆从远方运来的新型设备。把它早日投入到生产中去,给厂里带来效益。 正当瑞勇大汗淋漓的用手中的管钳紧设备上的螺丝时,一不小心,胳膊肘在设备上的齿轮上擦去了一大块皮。鲜红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大早,瑞勇就在新来的设备前忙的一头大汗,他要加班加点的安装完这些风尘仆仆从远方运来的新型设备。把它早日投入到生产中去,给厂里带来效益。

  正当瑞勇大汗淋漓的用手中的管钳紧设备上的螺丝时,一不小心,胳膊肘在设备上的齿轮上擦去了一大块皮。鲜红的血液瞬间顺着胳膊滴到了地上。年轻气盛的瑞勇,并没有把这点小伤放在眼里,在另一只胳膊上擦了擦斑驳的血迹,继续低头工作。大约半个小时,胳膊越来越疼,血也一直在流,不得已,瑞勇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来到厂卫生室,处理伤口。

  为瑞勇处理伤口的是一位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姑娘。姑娘麻利的用药棉为瑞勇擦净伤口上的血,又用碘伏做了消毒。嘱咐瑞勇,要接连消毒一周,可以抽每天工作的空当来。

  每次来,瑞勇都和这个举止大方的姑娘闲聊几句,一来二去,对这个新来厂卫生室不久又是邻村的文燕有了好感。从那以后,每天上班下班的路上,瑞勇都会故意踏着文燕的旋律和文燕一起骑车走。瑞勇风趣幽默,文燕活泼开朗,一路颠簸的山路,开心的风铃一次又一次的摇响在风中。

  每天的上班下班,成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盼望的事。沿着一路崎岖蜿蜒的山路,欣赏着连绵起伏,翠绿盎然的山林。每一季旖旎的风景都那么赏心悦目,并列的两辆自行车,或推或骑的影子,总能在朝阳或夕阳下默契的重叠着,亲密着。两颗相互吸引,相互倾慕的心在春风秋雨的滋润下,慢慢的在绽放中,坚定了与对方风雨与共的信念。

  下午下班后,他们经常手牵手坐在半山腰的小溪边,目送夕阳下晚霞旖旎着漂向远方,听流水潺潺的流淌。有时候会忘了时间,坐到月上柳梢头,等漫天点点的繁星倒映在溪水中时,再恋恋不舍的踏着一地银霜回家。恋爱中的日子,每分每秒都浸透着幸福,山含情,水含笑。瑞勇经常试探性的询问文燕结婚的事,文燕也总是幸福而又娇羞的低下头。

  这样幸福甜蜜的日子,又快又慢,瑞勇恨不得马上就用大花轿把文燕娶进门,从此山水相依,比翼双飞,相亲相爱,美滋滋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有一天上班,瑞勇骑车慢慢的路过文燕的村庄,却左等右等,不见文燕骑车赶来。瑞勇一边慢慢的边向前行驶,一边不断的回头张望,心中不禁暗暗的担忧文燕会不会有什么事。

  满怀心事的瑞勇在厂门外的停车棚没有搜索到文燕的自行车,就一路小跑,卫生室还是没有找到文燕。没理由啊,以前家里有事不来上班都是提前告诉我,不让我在路上等了,怎么这次没告诉我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瑞勇心不在焉的干完一天的工作,下了班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文燕家,一进门,文燕一双哭红的眼睛,把瑞勇下了一跳。急切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听到瑞勇的询问,文燕哭得更厉害了,瘦弱的双肩可怜楚楚的抖动着。

  原来,文燕有个哥哥,一直不务正业,平日里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有好几次,都差点把年迈的父母气死。就在昨天下午,又去偷村长家的东西,被逮个正着。村长本来要把他送到公安局的,被儿子拦下了,原来,村长的儿子一直暗恋着文燕,暗地里曾经向文燕表白过几次,都被文燕拒绝了。他是想借着这次放过文燕的哥哥,向文燕献献殷勤。

  村长知道了后,就差人备好聘礼,押送着文燕的哥哥回家,要挟文燕的父母,如果不把文燕许配给他儿子,他就把文燕的哥哥送到公安局,动用关系,让文燕的哥哥做个十几年的牢。

  可怜文燕那老实巴交的父母,畏惧于村长的权势,只好答应了这门亲事,并且按照村长的嘱咐,不再让文燕去厂卫生室上班。听完文燕断断续续的讲述,瑞勇只觉得五雷轰顶,浑身战栗。他近似疯狂的抓着文燕的双肩晃动着,大声的问道:你同意了吗?你不知道村长的儿子是个罗锅吗?你为什么不反对?你为什么要做你哥哥的牺牲品?这样,对你,对我,公平吗?

  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反抗又能怎样?我了解我爹的脾气,他说出来的话, 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更何况这次,还牵扯到哥哥的前程。文燕有气无力的说到。

  这时候,文燕的父亲听到他们的对话,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厉声的对瑞勇说:我们家文燕已经是村长家的人了,你要是再来纠缠她,我就找人打折你的腿。

  瑞勇,急切的说:伯父,求求你,退了村长的亲事,成全我和文燕。村长给了多少聘礼,我回家让去凑,凑不起来,我就借,你要多少,我都答应。

  小子,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啊,你们家能和村长家比吗? 且不说这些聘礼你家拿不出来,你们家那三间下雨漏雨,刮风漏风的破草房,我们家文燕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伯父,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凭着一身力气,不让文燕吃苦的。房子,等我攒够了钱,会返修的。我一定会让文燕过上好日子。伯父,求求你,相信我。

  等你攒够了钱?你妈是个药罐子,你心里不清楚啊,你挣那些钱,除去为你妈抓药的开销,能够吃饱就不错了,你还攒钱修房子。你回家撒泡尿照照你现在的家境,家里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没?

  可是,伯父,我妈会好的,等我妈好了,不吃药了,我会省吃俭用,攒住钱 修房子的,还没等瑞勇把话说完,就被刚刚回家的文燕的哥哥一拳打倒在地上。他妈的,你给我滚出去,穷小子,想做我妹夫,你下辈子做梦去吧。

  瑞勇刚要争辩,被哭泣的文燕制止了。瑞勇,求求你,你走吧,你现在做什么都无济于事的,他们不会答应你的。该求的,该说的,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求了,也都说了,没用的,没用的,你越是这样,他们越是不让我出门的,求求你,你走吧呜呜的哭泣声淹没了要说的话,流泪的眼睛又红又肿。瑞勇看着文燕的样子,感觉钻心的疼痛。

  瑞勇默默地爬起来,对文燕说: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一天不过门,就不是村长家的人。总有一天我回娶你进我们家门的。

  身后悲切的哭声,像一把锋利的刀,深深的刺痛着瑞勇的心。走出文燕家门,乌云正翻滚着吞噬了夕阳的余晖,天色,黑漆漆的,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瑞勇愤愤的骑上自行车,使劲蹬了起来。他的眼前一次次的闪过文燕那无助,无奈,而又哀伤的眼神和一滴滴把自己的心砸碎的眼泪。还没出文燕住的村,豆大的雨点劈天盖地的落了下来,瞬间,瑞勇就淹没在雨帘中。

  在雨中蹬自行车格外的费劲,瑞勇把整个身体前倾,才能勉强行驶的动。在冰凉的雨中前进了十几分钟,瑞勇才从伤感和混沌中清醒过来。他仰起头,对着被雨水遮挡了的苍茫的天空喊到:文燕,你等着,你等我,我回家就去借钱,明天就找人翻修房子,我一定把你娶回家,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罗锅子。

  回到家,瑞勇为偏瘫的母亲做好饭菜,跟妈妈商量了一下返修房子的事,就去七大姑八大姨家借钱,好在平时瑞勇和亲戚们关系都不错,忙活了大半夜,翻修房子的钱就凑得差不多了,也顺便和亲戚们商量了一下翻修房子的事。该用的人,也都顺路约好了。

  瑞勇揣着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在想,该用一个什么办法才能说服文燕的父亲,不把文燕嫁给村长的儿子。又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说服村长和儿子,即和文燕退了亲事,又不让文燕的哥哥去坐牢呢?这两个问题就像一个钻进了瑞勇脑海的魔鬼,把瑞勇的脑袋撑的又大又痛。

  好不容易挨到了村里公鸡的第一声啼鸣,瑞勇麻利的翻身起床,翻修房子,他有很多事要做。要招呼人去村东头的小河里,淘几天沙,还要去山顶采几天石头,还要去镇上拉一拖拉机石灰回来自己过成灰膏,还要去自家地里挖土,还要准备几缸水,总之,翻修房子,有很多活要干。

  因为天还不亮,瑞勇准备自己先到村东头淘几袋沙推回来,再去招呼人干活。瑞勇推着车子家什来到村东头的河边,跳到了里,一铲一铲的把水底的沙子扬到河岸上,约莫一个小时的光影,不宽的河岸上就堆起了一个小小的沙丘,看着可以装四五袋子了,瑞勇从河里爬上岸边,装满带来的袋子,推着往家走。

  虽然已经大汗淋漓,可瑞勇却连一刻钟也没舍得休息,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房子返修,好用诚心打动文燕的父亲,让他成全文燕和自己的亲事。

  瑞勇一边盘算着返修房子的事,一边沉思着和文燕的事,不自觉的就推着车子加快了步伐。到了家门口,卸下沙子,推开门,瑞勇呆了,傻了,急了。只见已经偏瘫在床半年多的母亲,躺在地上,头上正流淌着鲜红的血。妈,妈,你怎么了这是?你别吓我呀,妈。

  因为失血过多,瑞勇的妈妈躺在医院病床上,显得脸色苍白,一脸的疲惫。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瑞勇特意从外面买了妈妈爱吃的葱花油饼和豆腐脑。没想到,妈妈看都没看一眼,就把头扭向一旁,一副决然的姿态。瑞勇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妈妈,妈妈不但没吃,却哭了:儿啊,我这一把没用的老骨头,活着,除了拖累你,什么也做不了,不如早点死了好。妈,你怎么了,好好的,说什么呢?

  妈妈低声的抽泣起来:妈老了,却不糊涂,妈活着,每天吃药,就是儿的累赘呀。妈死了,每天省下的药钱,你也好攒着翻修房子,娶媳妇呀。

  听妈这么一说, 瑞勇普通一声跪在了病床前,流着泪对妈妈说:妈,您是我的依靠啊,没有您,儿的天就塌了。您的病,会治好的,等我将来娶了媳妇,还指着您给我们看孩子呢。妈,您别乱想,好好吃饭,等养好了伤,我们回去翻修房子,我给您娶儿媳妇。

  瑞勇陪着妈妈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个星期的院,终于可以出院了。瑞勇用手推车推着妈妈往回走。一路上和妈妈仔细研究了翻修房子的事,要怎么样才能省钱,哪块地里的土格外的粘,垒墙结实,不知不觉走到了文燕的村外。入村口大石头和树上,都贴着红纸,村子里不断的传来喜乐和鞭炮声,妈,今天出院,真是个好日子,您看有结婚的呢。是啊,是啊,今天是个好日子。瑞勇妈妈开心地说道。

  这时候,有几个瑞勇村的人提着红包袱走过来了(那时候农村贺喜,都是用红包袱提着贺礼,所谓的贺礼就是二十个馒头外加一块布,关系好的是毛毯,毛巾被之类的),瑞勇的妈妈老远就问:他叔,这是谁家娶媳妇呢?

  这村村长是我表姑的儿子,今天他家公子大婚,娶了这村的村花,可漂亮了。来人说着,就和瑞勇擦肩而过了。瑞勇一听是村长儿子结婚,马上放下推着母亲的车子,问:女的是不是叫文燕,个儿高高的,瘦瘦的?对,好像是,本村的,他们两家隔得不远。

  说者无意,听者断肠。瑞勇感觉整个人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陡峭的崖壁上横插着一把把厉剑,把自己慢慢坠落的身体,凌割的体无完肤,有几把剑穿透胸膛,把自己的心,肝,肺都削成零零星星的碎片。而深渊的底端,有千千万万条毒蛇在涌动,自己毫无落脚之处。

  瑞勇脸色铁青的跌坐在地上,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暴起的青筋滚落。瑞勇的妈妈看到瑞勇的样子,还以为瑞勇哪里不舒服,急切地问:儿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瑞勇苦笑着撒谎:没事,我没事,可能是累了,走,妈,我们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

  文燕一大早就心情凄凉,表情麻木的被打扮妥当,用八抬大轿抬到了村长家。在锣鼓声,鞭炮声,和满村人的祝福声中和村长的儿子拜天地,入洞房。她的心像锥刺一样的疼痛,痛苦一点一点撕碎着她的灵魂。红烛摇曳的洞房,就像一个无边的黑洞包围着她,她想逃出去,却找不到一丝可以钻出去的缝隙。窗外传来酒席上的喧闹声,铺天盖地的压迫的她喘不过气来,她紧张,无助,屋里任何一点动静都让她如如惊弓之鸟一样的胆战心惊。

  光阴荏苒,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亭亭玉立的文燕已是两鬓斑白,岁月在曾经青春靓丽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印记。和她一生风雨相伴的丈夫,在她和一双儿女竭斯底里的哭泣声中,离开了留恋不舍得家,独自在生命的轮回中等待来生的重聚。好在,儿女都很孝顺,经常带着已经上学的孙儿孙女过来陪伴她。文燕晚年的日子虽然有些孤单,但并不孤独,也不凄凉。

  一天下午,文燕像平常一样,到村外的山坡上散步。这么多年以来,她习惯了在这里看太阳一点一点的西沉,千丝万缕的阳光洒落在嫩红浅绿上,微风徐来,满山的枝头摇动,送来阵阵暗香。文燕每次来都坐在一棵木香树下,淡粉色的木香花开放的时间比较长,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随手摘下一朵,放在嘴里,微微有些甜,香香的,很好吃。

  文燕微笑着咀嚼着刚刚采下来的一朵木香花,眼光随着一对在花朵间追逐的蝴蝶跑来跑去。你,你,你是文燕?耳边传来一声因激动而颤巍巍的声音。文燕应声望去,身边的人,耳鬓虽然微露着几根银丝,却丝毫不能覆盖他沉稳中透出的帅气,额头几道被岁月雕刻的纹理,也一点不影响眉眼的英俊。这,这,你,你,是你,文燕激动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是的,是我,分别这么多年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瑞勇上前紧紧地握住文燕的手:文燕,你还好吗?好,好,你好吗?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怎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文燕关切的声音有些哽咽。几十年不见,眼前的人并不陌生,曾经熟悉的音容笑貌,曾经一起有过的点点滴滴,瞬间蜂拥而至,记忆的闸门被打开,被困在心灵罅隙的情感,得到了释放,倾泻而出。

  瑞勇用手抚摸了一下文燕的头发:你一点都没变,和年轻时一样美丽,一样漂亮。噗哧文燕一下子笑了:你也是,你也是和年轻时一样的帅气。

  分别这么多年,瑞勇和文燕,都有好多好多的话要问,也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那个让自己无数次失眠的人,那个让自己每时每刻牵肠挂肚的人,就在眼前。这是老天爷的眷顾。他们开心的问着,回答着,说着,也哭着。快跟我说,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文燕又一次关切的询问瑞勇。

  原来,瑞勇妈妈出院那天,正好文燕结婚。这对瑞勇是个很大的打击,他还没来得及进一步争取这桩婚事,就已经被宣判死刑,他不甘心却没有更改的办法,他不想放弃,却没有了继续追逐的权利。回到家的瑞勇,神情恍惚,大病了一场,上班后,变得沉默寡言,只是低头没命的工作。半年后瑞勇的母亲因病情加重驾鹤西去。安葬了母亲以后,满怀伤悲的瑞勇,在工作上更加卖力,成了厂里人人学习的标兵。

  几个月后,有个外地的大老板来厂里考察,看中了老实能干的瑞勇,在争取了厂领导和瑞勇的意见后,把瑞勇带走了。瑞勇来到远方的工厂,凭借着一身的技术和出色的工作,很快从一线工人成了车间主任。工作一年后迎娶了大老板的独生女儿,接管了工厂。婚后,妻子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妻子很贤惠,一直帮着打理工厂的大小事务,两个儿子也都懂事乖巧,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日子过得还算踏实。八个月前的一天下午,妻子去接孙子放学时,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

  儿子媳妇心疼空巢在家的瑞勇,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就想办法为瑞勇张罗着物色老伴,也好让瑞勇的一日三餐顿顿有口热汤热水。瑞勇感动于儿子媳妇的孝心,也见过几个条件不错的同龄女性,可他总是摇头说没有中意的。儿子媳妇急了,展开车轮战轮番上阵去做说客,企图瑞勇老脑筋开窍,能够点头同意找个老伴进门。

  虽然这么多年,瑞勇一直没和文燕联系,可是在远方的他却经常从家乡的熟人哪里打听文燕的消息,一直在暗地里注意着文燕的阴晴圆缺。文燕四十岁那年,左眼突然失明,需要换眼角膜,高昂的手术费,令全家人一筹莫展,瑞勇知道后,找到文燕就诊的医院领导,以匿名慈善的名义,让文燕再次看到光明。文燕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不理想,在家里和文燕斗气,就是瑞勇知道后托关系帮他调换了一份让他心满意足的工作。

  当瑞勇知道文燕的丈夫离世的消息,心中即替文燕难过,又莫名其妙的有种释然的感觉。现在被儿子媳妇逼着相亲的瑞勇,在百般无奈下,向儿子媳妇们坦诚的交代了内心的想法,这不,现在已经接手打理工厂的两个儿子派人开着车陪瑞勇来到老家,寻找那份遗失多年的情感。

  文燕听了感动的抽泣起来,她没想到,那个暗地里一直帮助她的人,就是朝思暮想的瑞勇。这么多年以来,瑞勇的影子一直被她用柔软的丝线包裹的严严实实,放在心中最隐蔽,最安全的地方,有时候会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剥开层层的包裹,偷窥一下当年的感觉。现在,面对着瑞勇,那压抑在心头的感觉,在滴落的泪滴中一一释放

  文:董金梅 笔名:飘落红尘笑如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