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2020年01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贝君疯狂地爱过一个姑娘,可心。 可心辞去北京的工作,回到家乡苏州。贝君也辞去工作,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苏州可心住在家里,贝君就在他们小区租了房子。 可心是家中独女,爸妈都想让她找个苏州本地人。于是,在可心回来后,就张罗着相亲。 可心每次去相亲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贝君疯狂地爱过一个姑娘,可心。

  可心辞去北京的工作,回到家乡苏州。贝君也辞去工作,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苏州可心住在家里,贝君就在他们小区租了房子。

  可心是家中独女,爸妈都想让她找个苏州本地人。于是,在可心回来后,就张罗着相亲。

  可心每次去相亲,贝君都悄悄地跟着,可心坐在咖啡厅与大叔或小清新谈笑风生,贝君站在店门口,曝晒着太阳。

  可心结束后,贝君总是正好出现,拍着男人说:hi,你好,可心是我未婚妻,你可别打她主意。然后,通常是男人脸色红紫,说你们太过分了,这不浪费时间么,不陪你们玩了。等等诸如此类。可心呢,不否认。乐得贝君闹腾。

  因为可心还没遇到合适的他,而贝君也甘愿备胎到死。

  有一天,可心相完亲后,和男人并肩出门,贝君又适时地出现,可心看见他就躲,贝君还没颜色儿得把话又说了一遍。

  贝君,你真是有病?谁是你未婚妻啊?我们连男女朋友都没谈过。你赶紧走吧。别在这杵着碍眼。

  可心,你不是说过,相亲只是逢场做戏,给你爸妈看看。你说过,你最后还是会嫁给我的,你忘记了么?

  可心,他是谁啊?旁边男人问。

  他是个神经病,总是纠缠我。咱们快走吧。

  可心刚才已经同意和我交往了,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但之后你如果再敢纠缠可心,下次重症室再见。等贝君回过神儿时,男人拉着可心上了路边黑色的suv,一溜烟儿不见了。

  贝君蹲在地上,狠狠地抽烟。他想起和可心在一起那些美好的片段。他们手拉手去逛超市,买菜买日用品。回家后,一起做饭。他记得可心不能吃辣,喜欢吃酸,所有菜都不能放蒜,最喜欢吃红烧金针菇,最讨厌黄豆芽... ...眼泪开始不争气地往下掉。

  不知蹲了多久,竟下起了大雨。猝不及防地把贝君淋成了落水狗。

  他在大雨里一路奔跑着回到住处。没洗澡,倒头大睡。第二天,被咚咚的敲门声,惊醒。

  起身,开门。祥子背着背包站在他面前。

  您老怎么突然到访啊?

  我来看看你,顺便感受一下人间天堂的苏州。

  嗯,请便。

  你咋啦,这么不待见我。

  不是,我没心情

  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哥们儿我失恋了。然后,贝君就给祥子讲了他痛心疾首的备胎恋爱史。

  你俩仅算是在一起走过一段路而已,别把怀念弄得比经过还长,你看看你好歹也是it行业的高材生,怎么把自己整得像一废物。

  骚年,大好的青春等着你去撒欢儿呢,赶紧整理整理,我带你出去放放风。

  祥子拉着贝君出去了,拙政园,寒山寺,狮子林,留园,虎丘等等两天下来景点逛得差不多了,祥子说,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风景,雅致清新。但我心里有个草原,我得出去溜溜马。

  下一站,甘肃,青海。炎炎夏天,最适合去青海了。

  广阔的草原骑着马奔腾在青海湖旁,微风拂面,湖水泛着碧波,再带一心爱的姑娘,多惬意啊... ...

  算啦,我没有姑娘,贝君,一起吧。就当你是我的姑娘。

  滚犊子,你才是姑娘呢!

  走,一起吧。

  祥子和贝君两个2b青年,背着背包,坐上了西去的火车。白天到晚上再到白天,终于在第二个白天时,列车到站。西宁站。

  一下车,扑面而来的凉风,三伏天里冷得他俩直哆嗦。

  他俩先把行李放在了事先定好的曼荼罗青旅。洗澡换了衣服后,在青旅旁边简单用了餐。这个旅行社在大什字商业圈附近,饭后,出来散步。看到路边有人边弹吉他边唱歌。他俩也索性停了下来,一曲完毕。

  贝君说:我也想试试。于是借用了人家的吉他,麦克风和音响。他喝了口水,开始边弹边唱。赵雷的《南方姑娘》:

  北方的村庄住着一个南方的姑娘/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悠扬/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是思念的忧伤... ...

  贝君嗓音清澈有力,人们停下脚步,聚拢过来。但一首歌还未完,天空就像发怒的小孩,脸色阴沉沉地开始哭闹,豆大的雨点急急地落下。人群迅速撤离,贝君还了吉他,起身准备离去。

  看到面前站了一个姑娘,短发大眼睛,穿着灰色针织衫,披个大红花朵的披肩,卡其裤子塞在牛仔靴里。

  唱得真好听。女孩微笑着嘴角漾起两个酒窝。

  谢谢喜欢,谢谢你。

  我叫子怡,你呢?

  我叫贝君,这是我的好兄弟,祥子。

  祥子,你好!贝君,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淋漓大雨里,初次见面。

  子怡是西北人,是个中学舞蹈老师,暑假没事,就一个人踏上青藏线,第二次来青海,准备再看看黑马河的日出,就进藏。遇到了贝君和祥子,主动给他俩做起了向导。

  祥子很开心,他想着和姑娘驰骋在草原上的梦想终于要实现啦。

  第二天,他们仨租了辆小suv,贝君开着,载着祥子和子怡上路了。

  他们穿梭在西北的草原和山川里,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高高低低的山丘,一群一群的牦牛,绵羊,蓝蓝的天压着低低的云,一路行驶,一路风景。贝君和祥子唱着民谣,子怡打着节拍,三个青年一路欢歌笑语。

  第一天晚上,夜宿黑马河。黑马河举行篝火晚会,这种热闹,他们仨肯定不会错过。

  夜凉如水,黑色天空上点缀着璀璨的星星。篝火噼噼啪啪地烧着,大家围着篝火跳起了塔吉克舞,子怡滑入圈中,她颈轻摇,肩微颤,时而俯身,时而旋转。美丽极了。贝君呆呆得看着,他很喜欢西北女孩的直爽,大方。就像西北的舞蹈一样,豪放,自由,大度。以欢快愉悦为主。

  祥子已经和一个姑娘着跳了起来。贝君,快过来呗,子怡拖着贝君进了圈子中央,她娴熟的舞姿,尽力配合着身体僵硬的贝君。俩人拉着手,时而仰起头,时而身体紧贴。贝君心砰砰地跳,是第一次见可心才有那种脸红心跳。

  一首欢乐的曲子完毕,大家玩起了传统的击鼓传花,传到谁手里,如果男生的话要找个女生一起表演节目,女生的话要找个男生一起。紧张的进行了两轮。

  第三轮,鼓声完毕,鼓槌不偏不正落在了贝君手里。贝君站了起来,望着子怡,眼睛像一汪泉水。他伸手拉起子怡。

  陈升的《牡丹庭外》。

  他唱,你问我怕什么,怕不能遇见你,是否你走过了我身边,恍恍惚惚一瞬间。

  她唱,这人间苦什么,马不能越千里。这世界有点假,可我莫名爱上他

  他俩情侣一样对唱,大家开心地拍手轻和。祥子望着他们,相视而笑。

  恍然间,贝君感觉他和身边的姑娘已经认识了好多年。

  第二天早上,看完黑马河的日出要翻过橡皮山赶去茶卡盐湖,路上,祥子接到了电话,公司接了个大活动,总监让祥子赶紧终止假期回去赶方案。

  祥子心里瞬间一万匹了草泥马奔腾而过,还没和姑娘骑上野马呢,又要滚回去。

  无奈,贝君和子怡往回赶把祥子送到了西宁机场。

  然后他俩开着车去了青海湖,湖边盛开着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绿色草地和湖水绵延至天际,经幡迎风飞扬,成群结对的骏马,牦牛,绵羊。黄色,绿色,蓝色,橘色近百亩简单的大色块,十足的西部风味。

  贝君已经彻底忘记自己刚失恋,拉起子怡奔下车,在草地上欢呼着,手舞足蹈着。

  他们租了牧民的马,贝君不会骑马,牧民牵着马。子怡踩着马镫,拉着缰绳,自己骑着马向草原深处缓缓走去,她骑着马跑了一圈后,拉贝君一起,他俩骑着一匹马,贝君坐在子怡身后,抓着子怡的衣服,风在耳边呼呼地吹。

  马跑起来的时候,一颠一颠的,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就要成菱形了。但很开心,实现了祥子要在青海湖旁和姑娘骑马的愿望。回去可以对祥子吹牛逼。

  要是心爱的姑娘可心在这就好了。不过没关系,子怡也好,也许她也会成为自己......贝君赶紧掐断了自己的想法。

  他和一个漂亮的姑娘,共乘一马,奔驰在广袤的大草原上,伸手就能抓到云彩,这感觉真好。

  离青海湖越来越近,子怡呵停了马,脚踩马鞍跳了下来,伸手拉贝君,贝君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抓着子怡,抬腿往下跳,一脚踢到马屁股,上一刻还温顺的马,嘶叫着窜了出去,刚才贝君单脚着地,这会儿只听咔嚓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子怡赶忙上去搀扶他,贝君额头冒汗,左脚腕隐隐作痛,站不起来。子怡找来牧民帮忙才把贝君送到了当地的小诊所。

  医生说是扭伤了脚腕,按摩了一会儿擦了药水。说回去休息几天吧,尽量不要运动。子怡把贝君扶到车上。开着车把贝君安顿在青海湖旁边的旅店。

  出门给贝君买了毛细的牛肉拉面和馕。帮贝君换了药后。自己就在隔壁住下。

  第二天贝君感觉好了一些,能下地走路了,但依然有些疼痛,子怡就扶着他在湖边坐了一会儿,湖的四周被巍巍的高山环抱。西面就是前几天刚刚抵达的橡皮山。一望无际的湖面上碧波连天,雪山倒映,鱼群欢跃,万鸟翱翔。

  他俩并肩坐在湖边,聊天。阳光下折射出他们的身影相偎相依。

  第三天,第四天,子怡一直在悉心地照顾贝君,一周后贝君已恢复得差不多了,子怡问贝君之后的打算。

  贝君说他很喜欢粗犷单刀直入的风景,想去茶卡盐湖,鸟岛,祁连山都感受一下。之后呢?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西藏吧?子怡盯着贝君,眼睛闪烁不定。

  行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去保护你了,万一遇到雪崩,我会用尽全力把你拖出来。哈哈。

  走开,你才遇到雪崩呢。

  好吧,没路费时,我就弹琴唱歌,你跳舞,面前搁缺口的一瓷碗,赚点盘缠。

  我才不跟你一起卖唱呢....

  他俩在夕阳里,一路走着,吵着。

  晚上,为庆祝贝君痊愈,要了一大盘手抓羊肉,配上青稞酒。他俩用力地撕着羊肉,大口喝着酒。

  贝君跟子怡聊起了可心,那个让他心甘情愿做备胎的女神。

  子怡说:我好羡慕可心,有这样的男生,明知也许永远不可能转正,但依然掏心掏肺地对她。

  贝君猛喝了一杯青稞酒,眼睛红红的。

  备胎或许还没转正,就漏气了。会不会呀?

  不知道,也许吧?

  酒至微醺 ,花至半开。

  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时,他俩疾驰在去鸟岛的路上,临近鸟岛,天碧蓝如洗,一群鸟矮矮的在头顶盘旋,他们停下车,贝君正在调整焦距给子怡拍照时。

  电话响起了。

  喂,贝君,你在哪里啊?我想吃你做金针菇面条了,我好久没吃饭了。可心委屈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儿啊?

  你上次见那个男人,他叫青余,我俩谈恋爱了,我想踏实跟他过。结果上次见他用手机跟其他女人暧昧,我就吵了他,他竟然扬手打了我....可心哽咽起来。

  好,我现在在外地,我明天找你。贝君长久以来做备胎,心里犯贱,他最受不了可心哭了,可心哭起来,他就不知所措。

  子怡,对不起,我有些事情,不能陪你去西藏了,我得先回苏州了。贝君愧疚地看着子怡。

  必须要走么?

  是的,你多多保重,我们来日方长。

  好吧,再见。子怡轻轻地抱着贝君的肩膀说。

  贝君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苏州,他提了满满两袋食物敲开了可心的家门。

  为可心做了最爱吃的红烧金针菇,蘑菇青菜,炸酱面。

  可心吃着吃着,泪流满面。说:贝君,你真好。

  傻样子,赶快吃吧,吃完才有力气哭。贝君看着小口吃面的可心,不经意间想起在他面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子怡。

  那个短发,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深深酒窝,带他在草原上骑马驰骋的姑娘,现在应该到了拉萨吧?

  接着两天,贝君又给可心买了水果,买了零食,带她去游乐场玩。

  但自己的心却不自觉地飘到了西北低低地云彩上了。

  那天,傍晚,他俩从游乐场回来,街角的咖啡店。

  贝君,我想通了,你是这辈子对我最好的人,我要给你个机会,我们在一起吧?可心认真地看着贝君宣告。

  假如在一个月前,贝君肯定激动地当场给可心个公主抱。

  可现在,贝君竟然犹豫不决。他低头,不语。

  你什么意思啊,贝君,你不是一直想和我在一起么?从北京追到了苏州,我现在给你机会了,你怎么怂了?说话呀你?

  可心,对不起,我想我是爱上别人了。

  贝君你太过分了,你千万不要后悔。可心哭着跑开了。

  贝君以为他的心会疼,毕竟爱了这么久,但只是心口有些堵,也许他这个备胎早在一次次风吹日晒中,漏了气。

  何以琛说过,生命中那个人一旦出现,其他人都成了将就。贝君也不愿将就。

  他一刻不停地在手机上定了去西藏的机票。然后拨通了子怡的电话,良久那边才接起。

  喂,子怡你在哪里呢?我现在就去找你。

  嗯,行啊,那晚上一起喝酒吧?

  我凌晨的机票,估计得明天早上能到拉萨,明天再一起喝酒吧?

  不,我就要今天。你转身。

  贝君莫名其妙地转过身子。

  子怡红色t恤,蓝色牛仔背带裤,背个大包包。嘴角上扬,她的笑容如同打开的芬芳百合。

  贝君一把拉子怡入怀。

  子怡,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后知后觉。

  没关系,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想着何日能再与你把盏,所以就买票来了你的城市。

  嗯,我们今晚一起煮一壶酒,一醉方休。

  好的,如今最好,我再也不要来日方长。

  这人间苦什么,怕不能遇见你,这世界有点假,可我莫名爱上他。

  青春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奔腾而去,多少人有勇气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谈一场不顾一切的爱情

  现在就是最好的状态,酒至微醺,花至半开。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文/修行的猫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