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秋后的蚂蚱蹦跶蹦跶

2020年01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牧群 在打工妹队伍当里,秀儿属于川军嫡系,真正的实力派。虽不敢说琼枝玉叶,可正当花季,自有诱人的风韵。秀儿在村里做过几年民办教师。除了吃苦耐劳外,她颇有心计,外表憨厚可人,还有几分内秀。她做的这份工很俏,这家的男人到外省进修,撇下娇妻幼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牧群

  在打工妹队伍当里,秀儿属于川军嫡系,真正的实力派。虽不敢说琼枝玉叶,可正当花季,自有诱人的风韵。秀儿在村里做过几年民办教师。除了吃苦耐劳外,她颇有心计,外表憨厚可人,还有几分内秀。她做的这份工很俏,这家的男人到外省进修,撇下娇妻幼子。她主要是协助女主人操持两口人的家务。秀儿习惯起早,去早市把一天的菜都买回来,然后坐在门外择干净了再拿回屋里。

  叶老是位退休干部,住在对面楼。老伴几年前去世。儿子一家移民去了美国。撇下孤老头子只身一人守着一套160平米的大房子。叶老的晚年生活很丰富,琴棋书画,花鸟鱼虫都爱好。他每天清早去遛鸟,回来的路上碰见秀儿总要搭讪几句。秀儿袅袅婷婷的身影,一颦一笑,总让他想起一个人来,白洋淀边老房东的闺女,小英莲。每每此时,他都会摇晃着头长吁短叹一番。半个多世纪都过去了,就是忘不掉她。看来要带进棺材了。

  叶老,遛鸟去了? 秀儿离老远就向他打招呼。废话!大清早提着鸟笼,不溜鸟去干吗? 天天这一句,烦不烦? 叶老心这么想,可仍然满脸堆笑地说: 秀儿,别整天叶老,叶老的,不老也让你叫老了。我不过六十刚出头嘛。秀儿忙解释,这是尊敬您呢! 其实就您看起来哪有六十多! 至多不过三十八。叶老乐得前仰后合。秀儿凑近了问,我托您的事怎么样了? 原来秀儿打工这家的合同就要到期了。托叶老在附近再找户人家儿。包在我身上了! 叶老胸有成竹地说。

  回家的路上,叶老不停地叨念着,至多不过三十八、三十八一路脚步顿时轻快不少。他一进家门先找镜子。俗话说有钱难买老来瘦。叶老就够瘦的。三根筋挑着一个头。一米七八的个儿,五十六公斤,还得穿着衣服称。三十八、三十八他想着,笑出声来,甩掉干部服,他趴在床沿上连续做了几个俯卧撑,上气不接下气,脸色红润不少。他翻箱倒柜,找出一套儿子丢下的运动服穿上,练起室内马拉松。叶老兴奋不已,折腾了半晌,觉得腰酸腿疼。躺下歇息,

  一觉睡到天黑。

  睁开眼,屋里黑洞洞的,死一般的沉静。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他懒得下床做饭。想起孙女、儿子、死去的老伴儿,心头掠过阵阵酸楚。一股凄凉的孤独弄得他喘不上气来。退休金、医保卡他都不缺。退休后,又延聘了几年。赚了不少钱,加上儿子每年孝敬他的钱,他也称上大款了。年轻人有了钱买车、买房、山吃海喝、包养情妇。他廉洁勤俭惯了,烟酒不沾,身子骨还挺硬朗。人死如灯灭,钱是带不走的。不能太委屈了自己,该想开点儿。

  叶老早起不再遇鸟了。他也没有加入扭秧歌、广场舞的行列,而是和年轻人一样,跑起步来。秀儿托他的事他根本没问。他早打好了自己的如意算盘。最

  后的期限到了。秀儿把他拦在路上。叶先生,你答应帮我。今天到期,我没地方去你要负责。秀儿佯装生气。叶老不慌不忙地说: 你急什么,保姆缺得很。我这把子年纪,也想雇个洗衣做饭、送医买药的。如果你愿意咱们谈谈价儿。秀儿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出每月两千的工钱。于是乐呵呵地答应了。

  秀儿搬了过去,住在叶老儿子曾住的西屋。她不但勤劳而且做事麻利。几天工夫叶老的屋里屋外旧貌换新颜。于是叶老在外边遛鸟、下棋、聊天、打麻将的时候少了。白天秀儿洗衣服叶老帮着晾晒,秀儿烹菜,他煮饭。两人在一个桌上吃饭,一个沙发上瞧电视。爱屋及乌,一夜之间,叶老对以前深恶痛绝的韩剧言情片也爱不释目了。慢慢地两人形影不离、主仆难分了。如果说秀儿是保姆,叶老也就是保姆助理。秀儿每次往家发信都说自己命好,总遇到好人。

  在她眼里,叶老和蔼慈祥、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为他工作她觉得欣慰、塌实甚至自豪。她喜欢这宽敞明亮的屋子,宽大的床铺。如果有一天她能和自己的心上人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她想着,想着甜滋滋地睡着了,梦见自己同昔日的情人躺在绿草如茵的草坪上,太阳暖洋洋的,晒得她浑身发热。他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她把那手拨开,他移到别处,她恼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那手干巴巴的,枯瘦得像根麻秆儿,冰凉冰凉的。是谁?秀儿猛然惊醒,想拉开灯,怎么也摸不到开关,朦胧中一道幽灵般的幻影在眼前掠过,终于摸到开关,屋里只有她自己。她跳一下床,飞快地插上门,心怦怦直跳。

  清晨叶老像往常一样慈祥地向她微笑。那暖风拂煦笑容让她感到恬静安逸。秀儿断定昨晚是场梦。连续降了几天雨后,人们终于迎来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叶老破例出去下棋了。叶老让秀儿把被子拿出去晒一晒。就在她往外抱褥子时一个小簿子掉落在地上。她拾起一看是户口簿。里面还夹着一张发黄的硬纸。她抽出来好奇地看: 工商银行,15万,2017年10月12日到期。交通银行,18万,2018年6月5日到期。电子国债,30万,2018年11月3日到期秀儿初略算了一下,不计利息共有280多万,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翻开户口簿一看,户主: 叶焕卿;出生日期:1939年2月4日她觉得自己激动的手在发抖,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秀儿扳着手指算着,都76岁了! 他是风前烛,瓦上霜,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 晚上叶老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扑鼻的菜香。秀儿摆好了一桌酒席在等他,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小庆一下。秀儿刚梳洗完,越发水灵。似六月桃花,红艳欲滴。两人推杯换盏,三杯酒下肚叶老已飘然欲仙。秀儿含羞带笑,做尽媚态。叶老如地里久旱的枯苗,突经大雨谤沱,有些招架不住了。咳! 老天爷真能捉弄人!叶老暗想:当年牙好、胃口也好、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的时候,净喝稀粥了! 现在牙倒了,消化能力也差了,却有了上等的牛排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