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遥远的苹果(短篇小说)

2020年01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我的亲爹在逃荒东北的路上饿死了,我随娘改嫁给一个姓王的跑腿儿(单身汉),这是娘在我刚懂事时告诉我的。 我的后爹黄白镜子脸,心眼儿不是很坏,当别人说三道四,尤其是多事的后奶唠叨白养活个外姓人时,后爹的脸会变得铁青,我和娘大气不敢喘。 我10岁那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的亲爹在逃荒东北的路上饿死了,我随娘改嫁给一个姓王的跑腿儿(单身汉),这是娘在我刚懂事时告诉我的。

  我的后爹黄白镜子脸,心眼儿不是很坏,当别人说三道四,尤其是多事的后奶唠叨白养活个外姓人时,后爹的脸会变得铁青,我和娘大气不敢喘。

  我10岁那年八月节的前两天,在县城钢铁厂上班的三叔回村,我在村口看到了他,他拎个提包直奔前趟街的后奶家。

  我猜想,提包里一定有不少好吃的,如果他手里没拎那个提包,我也许会上前称呼他一声叔叔。

  我担心捞个馋嘴坏孩子的名声,没有那么做,而是远远地躲到了一棵大杨树后面,等他身影离我远了,我爬上树撅了一些干树枝跑回家。

  刚进家门,瞧见后奶手里拿着两个小苹果在和娘嘀咕着啥。见我进屋,后奶迅速地把苹果塞进娘的围裙兜里。

  我假装没看见,走到水缸边咕咚咕咚喝了半瓢凉水。后奶看了我一眼,若无其事地往外支我:都是大小伙子了,就捡那么点柴禾?还不再去多捡点。

  娘也随着说:还不听奶的话快去。

  我抹了一下嘴丫子的水珠,转身走了。

  其实我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地藏在门后偷听。

  他三叔回来,拿了几个小苹果,二叔那边还有一帮孩子呢,给你们两个。这是后奶说话的声音。

  我心里想:后奶真偏心眼儿。因为我身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都是后爹亲生的,后奶只送来两个苹果,显然没有我的份儿。

  不!即使后奶送来三个苹果,我这个被她挂在嘴边的外姓人,也不待捞着的。上次后奶送好吃的就留了一手,背着我和娘给了后爹,我敢保证,这次后奶还会偷着给后爹一个大苹果,指定比送给娘这两个还要大。

  想到这,我的眼泪悄悄淌下来,顺着鼻凹一直淌进嘴里,眼泪的味道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发咸,而是发苦、发涩。

  大的不用给,两个小的也不能一次给他们。这是娘的声音。

  我从门缝看到娘把一个苹果用菜刀切成两半,切完后她拿着两半苹果和后奶进里屋哄弟弟妹妹去了。

  丝丝缕缕苹果的香甜气息冲出门框,钻进我的鼻孔,我咽了一下口水,感觉自己像一片秋天枯黄的树叶,轻飘飘、孤独地随风而去,我浑身感到寒冷,心里诅咒起后爹和后奶

  天黑下来,我们全家人关灯上炕睡觉,我在间壁的小北屋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听着南炕母亲和后爹,以及弟弟妹妹的动静。

  弟弟妹妹吵闹着还要吃苹果,吵闹声刺激得我不想苹果的事情都不行。

  好东西不一下子吃了就能死!娘生气地下炕走到外屋,随即切苹果的声音使我再次咽了一大口口水。

  委屈、无助、痛恨,我的心里没有别的感受,只有这些!忽然,我感觉动静不对,好纳闷,娘的脚步声怎么离我越来越近,她的双脚好像已经站在我头上炕沿边的地上。

  我仰脸一看,没等辨认清娘的脸,娘将一长条苹果快速往我嘴里塞,也许是没有光亮看不清,也许娘心虚所致,她手直哆嗦,手里的苹果条跟着共振,因此苹果条误撞我腮两次,最后才找到我的嘴。

  这条苹果是苹果的中间部分,因为苹果的小尾巴还在上面。

  娘为啥给我塞一条苹果的中间部分,我懂她的良苦用心。她如果把苹果均匀的切三半,弟弟妹妹会发现苹果少了,会闹她。 切出中间部分给我,不容易被矫情的弟弟妹妹发现,可以蒙混过关的顾及我。

  想到这,我眼睛一热,喉咙发紧。

  我不忍心马上嚼碎嘴里的苹果,而是将它含在嘴里吮吸着它的汁液,为的是让偷偷摸摸,且美好幸福的母爱在我口腔里久留一会儿。

  苹果堵住了弟弟妹妹的小嘴,他们也不闹了。

  我听到后爹唉了一声,之后问娘:没给老大一块?

  娘回应:他睡了。

  后爹咳嗽着下地,这是他到外屋马桶撒尿的前奏。

  我把头缩进被窝,想趁这段时间把嘴里的苹果嚼碎、咽下,以防止后爹察看我,验证娘的谎话。

  果不其然,后爹的大脚板趿拉鞋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快速的、胡乱的嚼碎嘴里的苹果,可火柴棍儿长短的苹果小尾巴发艮,怎么也嚼不碎,情急之下,我把它和苹果核一起咽进肚里。就当时来讲,别说它是一个苹果的小尾巴,哪怕是只小刀片,为了不连累命苦的娘,我都会毫不迟疑地把它吞掉!

  我紧闭双眼,装出睡熟的样子,还发出呼噜声。

  突然,一只粗糙的大手伸进我的被窝,贴着我的身体左侧放下一个圆圆的东西。我猜测,一定是一个大苹果。

  后爹的背影离开后,我一手抓住那个圆圆的东西,把它放在鼻孔闻了闻,果真是一个大苹果,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把苹果贴在胸口怎么也睡不着。滚烫的泪水刹那间迷蒙了双眼,并从眼角滚落,浸湿了枕头,我嘴狠狠咬着被角,以防止哭出声。

  我哭母爱的偷偷摸摸,我哭我对后爹的错怪,我哭我苦命中也有甜蜜

  后来我做了一个甜美的梦,梦中的我躺在弥漫着清香的苹果园里,树上,筐里,都是大大圆圆的苹果,我吃也吃不完,打饱嗝满嘴都是香甜的苹果味。

  兴奋的一夜,我急切的盼望天明,天明后,我要找机会向娘报告喜讯,让她先咬一大口我手里的大苹果,她咬完了我再吃!

  天蒙蒙亮了,我穿好衣服,等着娘下地去外屋灶房做饭。我要在这个时候去见娘。

  果真照我想象的来了,娘给熟睡中的弟弟妹妹盖盖被,去了灶房,我蹑手蹑脚的跟了出去。

  见到娘,我急不可待的拿出那个我一直没舍得吃大苹果,凑到娘跟前压低声音炫耀:这是爹昨晚偷着塞给我的,娘,你咬一大口!

  娘瞪大眼睛看看我,又看看大苹果,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突然,她猛地一下把我搂在怀里,我眨着双眼望着她,等待她的嘴狠狠咬一下我手里的苹果。

  可娘的嘴角颤抖着,没有去咬苹果,她的眼泪却像雨一样浇在我的脸上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