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

2019年12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水一点点渗透干渴的喉咙的时候,安可被关了几天,没水没吃的,只是有人扶起她,给她灌水,她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喝的,只是开心,自己原来没死。 当安可慢慢复苏过来,才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佣人那张熟悉的脸庞,怎么会这样,不是之前她让她死的,现在救自己也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水一点点渗透干渴的喉咙的时候,安可被关了几天,没水没吃的,只是有人扶起她,给她灌水,她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喝的,只是开心,自己原来没死。

  当安可慢慢复苏过来,才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佣人那张熟悉的脸庞,怎么会这样,不是之前她让她死的,现在救自己也是她。

  佣人准备带安可上车,路上正遇到羽乡。

  羽乡飞快下车,跑向安可那里,一把抓起安可的胳膊,搂在怀里,关心的小声问我好担心你,你没事吧,告诉我,我给你做主,谁欺负你,统统我给你出气。

  安可纯洁而美丽的眼睛看着羽乡,他为什么这么说,似乎想不起在哪里遇到过他,脑中一片迷茫的空白感。

  佣人羽少爷,您怎么来了。

  羽乡你到底做了什么,她怎么这么憔悴,而且她完全不记得我了,

  佣人她不记得你,我也不知道原因。

  羽乡看着佣人眼睛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你知不知道,我这么信任的佣人,竟然被买通,你帮富嘉,就是我的敌人,对付安可,就是对付我。

  佣人双手紧张的插入口袋。

  羽乡口袋里什么,拿出来,不要逼我动手。

  佣人羽少爷说笑话吧,你从来不打女人。

  羽乡我要带走安可,你回去转告安可的姐姐富嘉,魔高一丈道高一尺。

  佣人摇摇头我不带安可回去,谁给她解药,她喝了刚才的水,不是普通水。

  安可浑身不舒服,不由自己的颤抖。无力的被羽乡抱着,感觉人病了以后,真的好可怜,安可真不想被陌生男人,偏偏眼前的佣人已经对她喝的水里加了毒,自己该怎么办。

  羽乡什么意思,什么是解药,你下毒给安可喝了什么。

  佣人这是富嘉的意思,我想带安可回去,她就没事的,你相信我吧。

  羽乡感到无比的头痛,他强忍着愤怒你在威胁我,我告诉你,你走,我让你消失,我讨厌你,不想看见你,你滚,告诉富嘉,安可的生命由我负责,不过她要是死了,你就陪着她死吧。

  佣人只好接受,她上了车,然后消失。

  羽乡又一次横抱着安可,迈向自己的别墅里。

  安可柔弱的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我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羽乡大吼闭嘴。

  安可不知道触怒了他哪里,只是感觉他好凶,他到底是不是好人。

  迈进别墅,羽乡把安可放在床上,然后打电话叫医生来看她。

  一秒秒过去,手机响了,秘书我知道你在照顾安可,我是晚了一步,你已经救了安可,我在关安可的屋子里,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是不是佣人给安可喝了什么,而且羽少爷,我希望您不要管这些,因为富嘉这个女人是个恶魔,我很担心羽乡少爷的安危。

  羽乡没什么事,你说的不可怕,我现在等医生检查安可身体,一切都会有惊无险的,安可不会给我什么危险的,你不用担心我,你回公司吧,谢谢你的关心,我挂了,再见吧。

  秘书叹了口气,听着嘟嘟嘟的声音,也许安可是红颜祸水,秘书觉得她该消失就好了,羽少爷就会没事了。

  秘书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奇怪的号,本能的接起请问您是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号。

  对方我们共同敌人是安可,你如果跟我们合作,羽就可以离开安可。

  秘书感觉是富嘉的人给自己打的电话。

  秘书担心自己的安全也似乎卷进这场阴谋里面。

  安可拿起床上的枕头抱在胸前,感觉很不安的看着羽乡。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