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屏山奇事

2019年12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我在机关工作三十多年了,由于在农业部门工作,接触农村的机会比较多,见到的、听到的各类奇闻异事也比较多。以前所见所闻,我只是一笑而过,在记忆中存不了多长时间,而这一次,怎么都不会忘却,甚至经常在梦中走进那个山中,听那棵树、那个精灵喋喋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

  我在机关工作三十多年了,由于在农业部门工作,接触农村的机会比较多,见到的、听到的各类奇闻异事也比较多。以前所见所闻,我只是一笑而过,在记忆中存不了多长时间,而这一次,怎么都不会忘却,甚至经常在梦中走进那个山中,听那棵树、那个精灵喋喋不休的絮叨,看它们憨厚、面无表情的面孔。

  磐石崖,秦皇岛地区最东北部的个小山村。要说秦皇岛是沿海开放地区,经济发展也不错,但在北部山区,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村处于贫困线以下。磐石崖就是国家级贫困村。我们三位同志就是被单位指派到磐石崖扶贫来的,且一住就是两年。

  村东有一座山,称金屏山。山顶上突兀地生出一道状如长城的石砬子,蔚为壮观,又像一面金色的屏风,迎风傲立。站在金屏风下,任何人都会震撼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会久久的凝视山顶上的天外来石,思绪随天边的白云辗转飘荡.....

  我喜欢登山,喜欢摄影。每天早晨,都要早早起来上山,期望寻找到最佳时间节点,拍摄到金屏山最美的日出,不管雨天、雾天,真可谓风雨不误。

  这一天,凌晨四点左右,天还没有亮,我沿着孙家岭北侧山梁开始登山。孙家岭,磐石崖村的一个小自然村,位于村最北部。蜿蜒的上山小道,被茂密的杂树、荆棘掩映着,我只能用木棍拨开杂草、荆棘方能前行。走了大约一刻钟,来到一堆乱石旁,我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坐下来,打算休息一会儿。山里没有一丝风,寂静的都可以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我正遥视着远方,忽然,不远处传来女人嘤嘤的抽泣声,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心想,山高林密,又是凌晨,怎么会有哭声?而且这哭声时远时近,悲戚中又含着无奈,让人心生悲悯。我握紧了手中的木棍,默念了几句《心经》,心情略略平复下来。仔细向四下观瞧,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怎么回事呢?难道听错了?唉,不管他了,继续往前走吧。

  走着走着,我发现似乎不是原来走过的那条小路,而是往偏左的方向走来,且坑坑洼洼杂草丛生,根本不是路,有时还要手足并用,怎么会走到这里来呢?大约又走了十分钟,来到一堆巨石下面。这堆巨石,每块都呈长条状,堆放有序,就像人工垒砌的。周围自然生长着楸子林,地上被山葡萄、拉拉秧遮盖的严严实实,一看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而就在一块巨石的旁边,一条身上长着黑色条纹的大蛇盘曲在哪里,幽幽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我哎呀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血似乎要从胸膛了喷出来,冷汗立刻从脑门上流下来。

  (二)

  我正在不知所措,忽然从旁边草丛里钻出另外一条蛇,个头比盘曲着的蛇小一点,颜色呈米黄色。它似乎并不惧怕人,径直爬到我的脚下,身子忽忽悠悠的直立起来,头向着我一弯一弯的,好像在向我作揖。此时我紧张的不知干什么好,但直觉告诉我,这条蛇不会有恶意。我稍微平静了一下,脑海里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莫非这条蛇需要帮助吗?我脑子里的想法刚出现,这条蛇立即做点头状,似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我向盘曲的那条大蛇望去,心想,是这条蛇受伤了吗?面前的米黄蛇又做点头状。此时我明白了,原来刚才乱石堆旁的哭声是米黄蛇发出的,并引导我来到这里,意在为黑蛇治病。我平静下来,走向黑蛇,仔细观察起来。发现黑蛇身体中间部位呈溃烂状,如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我顾不得别的了,说了声等着,我去取药。便匆匆下山到周先生的小药店里买了消炎药、治疗破伤风药、纱布等,回来给黑蛇实施了治疗。

  看着两条蛇似千恩万谢般的离去了,我松了一口气。满身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衫,但内心却出奇的清爽。此时我也无心再爬山了,顺着原路返回来,到驻地的时候,天刚刚放亮,两位同伴尚未起床,索性再眯一觉吧,正好有点累。

  躺在炕上,眼前老是出现两条蛇的身影,脑子里老是翻腾这样一个问题,黑蛇怎么会受伤呢?迷迷瞪瞪中,我似乎身体飘了起来,然后来到了一片松树和桲勒树混交的树林边。这个地方,林叶婆娑,溪流潺潺,一颗大树下面几间草房,古朴静谧。印象中和村里的其它地方都不相同。这是哪里呢?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正在疑惑,忽然从草房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虽不至于国色天香,但也干净利索、清新可人,身穿米黄大褂,前胸和后背点缀着蓝色花纹。妇女精气神十足,双眸犹如两汪清潭在月色下闪亮。

  恩人到此,有失迎迓,还望见谅。中年妇女款款的说。

  快进屋,老黑要当面致谢。

  似被一阵风托着,我都不知怎样进的屋。屋子并不大,但很整洁,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木床,看不清是什么木的,感觉黑光油亮,肯定有相当年头了。床上躺着一位中年大汉,面部黝黑发亮,双眼炯炯有神,身着一袭黑色长衫。

  有伤在身,不能施礼,恩人见谅。大汉略略欠了下身,满脸的感激表情。

  恩人听我说。妇女见我疑惑,赶忙向我娓娓道来。

  是我把恩人请过来的。请恩人到此,一是为当面谢恩,再就是让你劝劝他,别让他再生祸端,如此冤冤相报,何时是了啊?妇人瞅了瞅大汉,继续说道。我们两个,到这里已有三百多年了。北面干沟乡有个阳山洞您知道吧。我师父就是跟师祖常老洪一同从阳山洞修炼的黑蛇。师父随师祖羽化成仙之后,我们俩就住在金屏山后的神仙洞里,这多么年了,我们夫妻恩爱,同心协力,保佑一方平安,造福当地百姓,应该是尽心尽力的。你看神仙洞口被磨的光光滑滑的石头,就是我们进进出出的见证。

  也怪我们不小心,有一天,我们俩在大柳树下玩耍,一时兴起,老黑非要抱着亲我,我们俩都被彼此的爱陶醉了,没有及时发现来了人。这个人背着喷雾器,他是到庄稼地里打药的,走到我们身边的时候,他朝着我们喷了几下农药,老黑赶忙压在我身上,我没受伤,老黑的背上却被喷了农药,出现了溃烂,多亏恩人相救,否则不知老黑要怎样呢。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原来这两个人非我族类,且被我施救,怪不得一口一个恩人恩人的,原来如此。随后我又不禁愤懑起来,这个喷药农夫,怎么会这样?天下生灵皆是一家,岂有自相残杀之理?

  妇人继续说道:也是该着老黑有这一劫。原来喷药的农夫是前世的仇家,此番寻仇,也是定数。我本要劝老黑不要冤冤相报,无奈老黑不听,这不请恩人过来劝劝他。

  好吧,我正要开口说什么,忽听房东大姐嘹亮的声音响起来,吃饭了。

  我一骨碌坐起来,脑子空白了好一阵,才回到现实中来。

  (三)

  磐石崖村其实不算小,全村一千三百多口人,分十一个自然村,由于相对分散,显得每个自然村都不大。在金屏山西侧山脚下,有五条沟,其中三个沟里有人家。从北到南依次是孙家岭、偏道沟、东沟。每个沟里都是三四十户,一二百人的样子。沟的两侧是不知什么时间开垦的土地,种着谷子、豆类、玉米等。间或种有梨、山楂、苹果、板栗等干鲜果品。由于干旱少雨,收成不是很好,老百姓一直是勉强解决温饱。

  在一条沟的沟口,住着一家三口,老两口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儿子。老两口倒也厚道,只是对儿子百般溺爱,以至于儿子书不好好念,活不好好干,整天东流西窜,惹是生非,到了而立之年,尚未找到对象,也不像别的年轻人一样到城里打工挣钱。老两口对儿子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唉声叹气、徒唤奈何。忽然有一天,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疯癫起来,双眼发直,整天说着不着边际的胡话,有时疯走数十里地,不知回家。老两口子不知就里,干抹眼泪,也曾到昌黎九龙山精神病院治疗几次,但不见好转,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疯癫下去。

  那一天,我和村里老主任入户摸底调查,来到这户人家。

  尚在门外,就听到老娘子呼天抢地的哭声。老天爷呀,我们这是做了什么孽呀,让儿子变成这样。如能让我儿子好过来,我情愿做牛做马。老天爷呀,行行好吧。哭声悲怆,令人动容。

  来了,就进去吧,况且我和老主任还带着填表任务。然刚进入大门,感觉一股冷风迎面吹了过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这座院子,阴气太重了。我略略环视了这个不算大的小院,发现靠东墙根的地方,随意扔着一个喷雾器,盛药液的方形容器里尚有半箱农药。看着这个喷雾器,以及上面散发的幽幽怨气,我明白了,这个喷雾器,一定就是向黑蛇身上喷药的器械。这个倒霉催的儿子,可干了点活,竞惹出了这么大的祸端。我思忖着,原来米黄蛇让我劝黑蛇的不要冤冤相报,难道就是劝劝黑蛇放这个混账儿子一马?正想着,耳边悠忽传来也许只有我自己听到的声音:恩人不要管,这个仇我一定要报。黑蛇的声音,而且坚定有力。

  我和老主任简单问了一下情况,把表填好,就离开了这家。第二天,听村里人说,这家儿子趁老两口吃饭的空,出去把半箱的农药喝了,由于药量太大,很快就死去了。我无语了好一阵子,为那个小伙子惋惜,同时很想对周围的人说这样的话:世间众生,均有精神和身体,众生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精神与精神的关系,心与心的关系,灵与灵的关系,是一律平等的,也许来世你和它能做兄弟。是故且不可杀生,否则报应一定会来临的。

  诗曰: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日子循环往复的继续着,磐石崖,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与安宁。山间那颗大柳树又从根部冒出了新枝,是的,生活总要继续,每天还要发生这样和那样的故事,而永恒的,一定是山中那些奇石和松风。正像汪国真先生说的,谁曾想,到头来,山河依旧,爱也依旧。你的身影,刚在身后,又到前头。

  (未完待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