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梦越是美好,就越让人心碎

2019年12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没事,有我在你身边呢。脑海中残留了这么一句话就猛地从梦中惊醒。终究只是梦。就连不舍与依恋都狠狠地立马折断。 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天早已白亮,之前的黑暗都只是因为自己闭上了眼睛。有些沮丧地从身旁一天皱巴巴地被单下抽出闹钟,迷糊着双眼喵了喵。凌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没事,有我在你身边呢。脑海中残留了这么一句话就猛地从梦中惊醒。终究只是梦。就连不舍与依恋都狠狠地立马折断。

  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天早已白亮,之前的黑暗都只是因为自己闭上了眼睛。有些沮丧地从身旁一天皱巴巴地被单下抽出闹钟,迷糊着双眼喵了喵。凌晨5:57。若在冬天,这恐怕还是一片的漆黑的,可是,毕竟是夏天。而且盛夏的白昼总是来得太早,去的太晚。已经无心再继续睡,胸口像是强迫性地塞进一团棉花,堵得发慌。于是便索性纵容了自己爬出平日依恋的床。

  窗帘在落地窗前投下一片暗影,像光亮的白昼里怎么都拂不去的黑暗。风偶尔调皮地缓缓掀起轻盈的帘布,但又迅速地落下,固执地守着那一片投影的暗黑。怀缀着沉甸甸的的心事跨过帘布的暗走到了窗台上,想就此让心事呼吸下早晨的新鲜的空气。雨后的清晨,空气中夹杂着一抹濡湿,绵绵的黏黏的,像夏天惹人憎恨的汗液,但是又不同于汗液。它的绵绵黏黏中又裹藏着清爽,令人不得不爱上这美妙的早晨。万物都还在沉睡,只有勤劳的蝉早早地醒来高歌。树梢上,轰轰的一片略带嘈杂地鸣叫,将安静的清晨撕毁地只剩下一片清新。

  没事,有我在。简短的一句话,像魔咒般刻在了心里。如果这真是魔咒,那什么才是真正解开魔咒的钥匙?

  越美好的梦,越是让人心碎。

  因为它总在提醒你缺失的与渴望的。

  熟悉的房子,熟悉的装扮。不高的房子,两层的空间,还有半个空旷的天井和阳台。狭小而繁多的房间有序地并排着,幽暗的光线微弱地洒落在逼仄的空间里,处处散发着窒息般的感觉。我不知在哪拿了一瓶用剩了的涂改液,在偌大的阳台陈旧的水泥地砖上涂上了苍白的字体薛忆当然,这是我的名字。你站在旁边交叉着臂膀疑惑地看着我,似有一串的疑问从你深皱的浓眉和不解的眼神里飘荡出来。

  我仰起头对着你像平时那般地大咧咧地笑了,随后在名字后面画上了最爱最熟练的笑脸。陈旧的灰色水泥地板,灿白的细粗均匀的笔画,二者适得地互为彰显,将彼此变得更加显眼和引人注目。我丢下手中因为大力紧握而略显扭曲的涂改液,目无焦距地瞪视了这几个字许久许久。最终,还是强迫性地拽回了自己的心思,深深地使劲儿地吸了一口气。

  你是喜欢我的吧?你突然地抛出这么一句话。我应接不暇地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但是终是没有回答。只是对着自己的背影,在一团暗影里笑了笑,留下个看不出答案的身影独自对着你的疑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呢?也许答案连我自己也未必知晓,只是也不想深知。

  过去、现在、未来、我都无法把握。那我又该如何去相信眼前?

  美好与不美好,难道还是我决定的?

  若是这样那那些我可不可以抹除?删去?

  空荡的房间,幽暗的光线,单一的书桌和床板承载了所有的目光。肆虐的灰尘肆无忌惮地处处扎根,在所在之处都留下了一层深灰,将所有的物品都打上了陈旧的标签。像陈旧的记忆。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拧着我耳朵句句毒骂我的你,拿着鸡毛掸子紧追在我身后狂打的你,将我紧抓住一阵子毒抽的你,抛来一个个厌恶与憎恨眼神的你这样对我的你,那样对我的你。处处充满了怨恨与仇视,就好像我是肮脏的屎壳郎,如此地卑贱与低微。我是不懂,不懂我为何生来就是一个错误,不懂你为何要如此厌恶我。难道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我的身份,捡来的弃婴?那既然是那样,为何当初你不强烈反对,偏偏在我成为了这家的一份子才如此般地怨恨我,仇视我?我生来就是屎壳郎,这怨不得我,可是难道我就活该一辈子卑贱?

  不,不!

  记忆的波涛汹涌而至,悲伤的闸门瞬间溃堤,一发不可收拾地充斥心头。那个小时候不解的我,疑惑地我,悲伤的我,无助的我,通通化成了交错的身影萦回呻吟在我的视野里。

  爷爷,我错了,我知错了。你不要打我,求求你不要打我

  叫你跟着哥哥去玩游戏,叫你去玩叫你去玩偌大的左手巴掌拧着较弱的耳朵,苍老而有劲的左手操着鸡毛掸子毫不手软地一根根抽下去,力道在碰到薄薄的衣服料子后被反弹,化为身上一道道鲜红的印子。

  爷爷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都不敢了。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哭得声嘶力竭,无助弥漫在空气里,等待着被拯救。可是,却总是一场失望的落空。眼泪在尘埃里滴落,开出了一朵朵名叫阴影的绚烂绽放的黑花。

  小女孩的无助,那样受伤的心疼仿佛穿越了时空般针刺在我的胸口,针针见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只需下一秒便夺眶而出。我紧闭上双眼决绝地转身离去,想把记忆抛在身后,在记忆追不上的地方舔舐伤口。我像是人群中孤单走失的小孩,紧紧地拥抱无助。

  你在我的身后,紧跟着我的步伐,在我迈出的第一步紧追了出来。你是知道我的过去的,如果不是,你不会懂得我转身逃离的悲伤,更不会前脚跟着后跟地追了出来。而我也亦知道,你的那句你是喜欢我的吧只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从回忆的漩涡里抽身而出。可是,你知道么?人一旦被置身与熟悉的环境中,就很容易沉沦在回忆的漩涡里不能自拔。熟悉的坏境会再次将她拖往记忆的隧道将她丢弃,那样在一抹黑暗中找不到出口的感觉,大概就是如此。彷徨,焦急,无助,希望,绝望,凌乱错综的情感就会在那时聚焦为一点。

  我用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试图停止住回忆的画面,我疯了一样地逃离,一个劲地往前跑。白昼,白昼,还有一点,还有一点我就能紧抓住,在天黑来临前抓住,那么就不会畏惧了。最后的稻草!

  风呼啸地从我耳边穿越,我什么都听不见,你的声音,你的呼唤在我的身后被风声撕毁。我的脑海只有一丁点儿的光亮,那是我紧追的希望,最后的希望!

  薛忆。薛忆。薛忆

  削除掉的记忆。

  那么就可以从此不再记起,不再记得。

  你的步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超越了我,挡在了我的前方。我突然地被停下,仰起头望着气喘吁吁的你,眼里折射出了不满,与无助。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你,受伤的小兽通常都会因为惊慌失措而变得极度拥有危险性,我想我也一样。可是,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没事,有我在呢。

  简短的一句话里却是不容的坚决。

  是的,有你在,那我逃什么呢?逃了我又该去哪里?那抹光亮么?早在我慌乱中渐渐模糊消失不见了。

  但是,也许,你会是我的那抹希望。

  你轻轻地抱住了发愣无助的我,眼神里满是心疼与柔情。我愣愣地靠在你左边的胸膛,那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我听着你心脏有节奏地跳动,一声声地告诉我有你在。

  有你在。

  空气在瞬间凝滞,连风也不再胡闹。我就这样静静地靠着你的胸膛,任悲伤似退潮的海水般渐渐退去。理智也一丝丝地摆脱禁锢,逃离了出来。

  许久过后,你挽起我的手掌,轻轻地说,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轻拭了一下眼角残余的泪痕。

  嗯。我要吃我最爱的寿司,而且还要是海鲜的!我撇撇嘴。

  海鲜的?不行。海鲜的不安全,万一吃坏了肚子怎么办?上次某人强迫性地吃了,后来拉肚子怨谁来着?呃呃,这个不行。你摇摇头表示不赞同。

  不行!我就要吃海鲜的。没有海鲜的我还不吃呢!我故意地别过脸,一副你不请我吃海鲜的寿司我可就要生气了哦的表情。

  不行,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这次绝不能任由你了。反正我请客,我做主。哼哼。你嗤着鼻子表示了你的坚决不退让。

  你这人怎么这样?小气鬼,哼。我生气地迈开步子抛下你往前走去。

  哎,哎,哎,怎么?没理由说服我还赌气走人了呢?你跟在我身后边追边饶舌。

  走开啊,不理你。我回过头来故意大吼了一声。

  梦境像舞台剧般落下了帷幕,我猛地惊醒过来。

  原来只是梦。

  原来只是个梦。

  难道就连个梦也无法停留?难道就连梦里的幸福都无法让我拥抱多那么几分钟?胸口的暖意还在现实里为梦境停留。不想醒来的梦却总是过早地醒来。

  如果可以这样长久地梦下去,梦到山长水远,白头偕老该有多好?

  可是,往往是梦境越美好,就能让现实里的自己越心碎。一切本来幸福的美满的,醒来后却发现只是一场落空。现实里除了满是伤痕的自己,就别无其他。

  有你在,原来也不过是梦一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