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这世界,我想和你握手言和

2019年12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刚往前滑行了不到十米,又动不了了,车堵的像多年的老便秘一般。陆克从车窗探出头去,这巨大的车阵如一条长蛇,望不到头,看不见尾。陆克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带着汽车尾气呛人的味道,他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娘。 旁边的车终于烦躁的忍无可忍,一阵阵尖利的喇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刚往前滑行了不到十米,又动不了了,车堵的像多年的老便秘一般。陆克从车窗探出头去,这巨大的车阵如一条长蛇,望不到头,看不见尾。陆克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带着汽车尾气呛人的味道,他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娘。

  旁边的车终于烦躁的忍无可忍,一阵阵尖利的喇叭声让人觉得他八成是尿急,陆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傻逼,你按个喇叭就能通了?

  陆克每天都要在这淮安路上堵一回,慢慢也练就了他的气定神闲,堵车的空档就刷刷微博,翻翻朋友圈。可是今天他无论如何平静不下来,紧皱的眉头、盛满怒火的双眼、紧闭的嘴唇足以看出现在正有一团火在他的五脏六腑冲撞。

  公司的市场部总监上个月离职,现在市场部就数他资历最老,且业绩突出,他在公司干了八年,公司的哪一件事不清楚?公司的哪一位客户不熟悉?市场部的小年轻都跟在他屁股后面陆哥陆哥的叫,昨天他们还围在陆克的工位上,说,放眼整个市场部,最有资格坐上总监位子的人非陆哥莫属。

  马上有人附和,是啊是啊,看来陆哥很快要搬去独立办公室了。

  也有人起哄,不行啊,陆哥,这次可要请客哦,终于逮着机会宰你一顿啰,档次不能低了,那样配不上你的身份,不如海鲜吧。

  小莉还故意往他身上靠了靠,拖长了能让男人酥软的发嗲的声音,陆哥,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哦

  陆克心里就有点飘,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了,他努力工作,在上司面前拼命表现,八面玲珑的和公司每一个人拉好关系,看来,天道酬勤,老天还是眷顾他的。

  他想着,真升了请客那是必须的,这么多人,一顿海鲜,可不得花小五千。但他嘴上还是说,谁爱坐那个位置谁坐好了,你们以为那个位置是好坐的?压力山大,心都要操碎嘞,我对我现在的状态很知足了!

  早上陆克神采奕奕的进了会议室,终于等到人事部总监宣读任命书,他挺了挺胸,面带微笑。

  经总部研究决定,市场部总监由总部董事长助理江海接任。

  陆克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直到江海进行了任职宣讲,昨天还嚷嚷着要陆克请客的小年轻们个个脸上笑的开了花,生怕新来的总监看不见自己,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陆克才六神归位,脸苍白的如同蜡像,仿佛顷刻就会融化、蒸发。

  回到工位上,听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在议论,这位空降的总监如何大有来头,工作上如何所向披靡,这下市场部有望在其他部门中扬眉吐气了,陆克瘪瘪嘴,咬着牙小声骂了一句势利小人,恨恨地去了天台,连抽了五六支烟。

  陆克努力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可到底意难平,就又续上一支烟,刚点上,电话响了,是儿子的班主任打来的:陆小西这次月考又不及格,请家长一定要多花点心思在孩子身上,每天按学校发的作业单检查孩子的作业,认真批改监督改错,签上名字,全班同学就陆小西的作业做的最糟糕,这段时间也没有家长的批改签字,只有家长和学校高度配合了,孩子成绩才能上去......

  陆克陪着笑脸,唯唯诺诺,终于结束了通话,陆克用力的按了结束键,同时往上扯了扯嘴角,嘀咕了一句:老师还真是好笑,学生成绩不好,你们好好教啊,作业都让家长改完了,老师干啥去?如果他什么都懂了,还送到学校来干嘛!

  终于捱到下班,路上毫无悬念的堵车了。

  一转头,看到汽车操作台上摆的一排小人儿,四个小人儿各抱着一个字母,连起来就是LOVE,这四个小人儿正神气活现地和陆克对峙着,陆克把目光挪开,强忍着把他们扔出窗外的冲动。

  这小人儿是老婆买的。

  老婆最喜欢在网上买各种饰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喜滋滋的抱一个回家。不止车上,家里也摆着好多这样的娃娃,有芭比、樱桃小丸子、Kitty猫,蜡笔小新、和许多陆克叫不出名字的卡通人物,它们侵入了陆克的家,占据了沙发、床头、书桌、窗台,甚至冰箱上面也坐着一个白雪公主,在陆克吃饭的时候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陆克喝汤都不敢大声;夜里,他想和老婆亲热,看到蜡笔小新炯炯有神、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他的坚挺立马变得瘫软。

  陆克在满屋子卡通娃娃的包围中感到了强烈的窒息和孤独。

  每次老婆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抱着它们,把头深深的埋进去,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他和老婆一吵架,它们瞬间变成武器,铺天盖地向陆克砸过来。

  他都记不清最近和老婆吵了多少次了,距离上一次吵架应该有五天了,如果不是老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按以往的频率,他们早上出门前应该刚吵过一场。

  他不太记得到底是为了什么吵她抱怨陆克没有认真听她说话,房贷还没有还完,他老家的亲戚想来他家借住几日,办公室的小莉给陆克发了一条暧昧短信,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做爱。反正她朝他吼,抓过床头的蜡笔小新就扔向他,他准确的接住了老婆扔过来的武器,老婆眨了眨满含泪水的眼睛,幽怨地喊,你已经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看到她的肩膀因为抽泣而颤抖,她在等他的拥抱,无数次吵架都是他冲上来一把抱紧她,而她的抱怨就会跑没影。

  陆克向她伸出手去,她的目光柔和下来,而他的手却伸向她身旁的公文包,转身的瞬间看到她的眼泪已决堤,他还是拿着包进了书房。

  过了一会儿,陆克听到了大声的近乎嚎啕的哭声,他把耳机塞进耳朵,关门的巨响仍然传来,他知道,老婆又拉着行李箱哭着回娘家了,过不了多久,丈母娘必定会打电话来,名为劝说,实为兴师问罪,陆克关了手机,拔掉了座机线。

  没多久房门再次发出声响,是儿子从奶奶家回来,扫了一眼整个屋子,仰起脸,我妈又出差了?陆克无言,拍拍儿子的脑袋,洗洗睡吧。

  无数的画面在陆克脑子里闪过,就像有成群的聒噪的苍蝇,围着陆克不停的嗡嗡嗡。

  道路终于畅通,陆克长舒一口气,这时电话响了,是老徐打来的,问陆克到哪里了,陆克才想起昨天约好的同学聚会,老徐当时说会有一位神秘嘉宾,并在电话那头发出富有深意的笑声,又补充到,谁都可以不来,你不能不来哦。

  等陆克到了指定地点,同学们都已经落座,服务员正上着菜,男同学腆着肚子,聊着项目聊着股市,女同学聊着老公孩子,老徐起身把他推到一个空位上,陆克才看见旁边坐着兰琳,原来兰琳就是老徐口中的神秘嘉宾。

  看到兰琳,陆克恍如隔世,他们已经近十年没有联系了,兰琳还是留着一头长发,素颜,话少,有些清瘦。

  兰琳对陆克轻轻笑了一下,陆克坐下来,同学们起哄着说他迟到要罚酒。

  陆克把酒一杯一杯的灌进肚子里,男生们拍手叫好。上学那会儿,陆克也喜欢和寝室的兄弟去撸串、喝酒,陆克最多喝上两瓶啤酒,兰琳就会下达命令:不准喝了。陆克要再满上的话,兰琳就一把抢过酒杯一饮而尽,所以陆克每次喝了两瓶之后,就坚决不喝了,以至于他就只有两瓶的量,后来为了工作为了订单不知道醉过多少次,慢慢倒练成了海量。

  陆克一圈喝下来,最后轮到兰琳,兰琳举起饮料杯,大大方方的和他碰了一下,杯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就像当初兰琳离开时,陆克的心碎成一片片的声音。

  酒至半酣,各种段子就开始粉墨登场,老徐说了一个黄段子,引起一阵哄堂大笑,然后在市政府衙门任职的大维打了一个电话,是打给秘书安排次日的工作,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仿佛在指点江山;刘振外号土豆,上学那会长得黑瘦,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扔到人堆里瞬间找不见,现在人家可是刘董了,身上的脂肪跟他的财富一样暴涨,段子一个接一个,话里话外无不透着财大气粗、人脉通天。

  陆克没怎么听他们说,他和兰琳离得那么近,只要动作稍大一点,就能碰着兰琳的胳膊,甚至能感觉到兰琳温热淡雅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他触摸到了那些青葱岁月,让他感受到了热血、奔放和心悸,就像曾经他们的拥抱和亲吻,妙不可言;同时他也感觉到两人中间隔了一个银河系。卿卿我我、你侬我侬都变成遥远的回忆。

  得知兰琳老公在从事一个眼镜品牌的贸易,主要做西班牙和美国的出口,也做一些内单,最近因工作调动而来到这座城市,老徐嘴快,说,巧了,和陆克是同行啊,陆克在这一行做了快十年了,改天介绍认识一下,让陆克多关照关照。

  兰琳就笑了一下,春水般荡漾的明眸就弯成了两弯月牙,淡淡的说好啊。

  陆克摆摆手,什么关照不关照的,有机会交流一下,共同进步嘛。

  一场同学宴就在表面的谈笑风生和意兴盎然中结束了,约定了下次聚会的时间,大家纷纷挥手告别。

  看兰琳没开车,陆克坚持要送她,兰琳说,真不用,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就两条街,我老公就在附近散步,等他过来,我们再散散步就回去了。

  正说着,兰琳朝远处挥挥手,应该是她老公到了,陆克望过去,那个人有些眼熟,走近了,竟是公司刚到任的市场部总监江海。

  陆克不记得接下来他们是如何打招呼,如何寒暄,又是如何告别。

  这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任性和刁钻促狭,随性地把你丢到一个难堪的境遇,叫你无地自容,叫你气血上涌,而它却躲在角落里偷着笑。

  外面好像飘起了细雨,路灯昏黄的光影让细细的雨丝笼上了一层迷离的不真实感。 陆克搓了搓脸,风一吹,他已经从微醺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等下回去,还要给儿子检查作业,然后签字。

  明天一早还约了客户,那是一个特难缠的主儿。

  对了,明天下班后,应该去老丈人家把老婆哄回来。

  作者 水清小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