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三春白雪归故里

2019年12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少女的心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萌发到别人心里去,像那新发芽的花苞,迫不及待的将枝蔓伸向那阳光的地方。一乔小乔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唐宁咬着筷子像盯怪物一样盯着乔小乔看了半天,在把乔小乔碗里最后一个糖醋排骨悄悄夹来吃掉后,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少女的心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萌发到别人心里去,像那新发芽的花苞,迫不及待的将枝蔓伸向那阳光的地方。

  一

  乔小乔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唐宁咬着筷子像盯怪物一样盯着乔小乔看了半天,在把乔小乔碗里最后一个糖醋排骨悄悄夹来吃掉后,满意的抹抹嘴,然后忽然用筷子指着乔小乔,大吼一声说,你是哪个妖精变的,快把我家小乔还回来。

  乔小乔懒洋洋得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又垂了下去。唐宁吓得筷子都掉了,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寝室长吗,不好了,乔小乔中邪了唐宁还在乱七八糟的说着,丝毫没在意乔小乔翻的那个大白眼。

  其实也不怪唐宁那么惊讶,对于像乔小乔这种神经大条到没边界,吃饭大过天的人来说,忧郁比末日都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不过乔小乔是真的忧郁了,能让这样的女生忧郁成这样的事是什么呢,这一切都要从3天前说起了。

  可是对于唐宁来说这又是个噩梦,那天,唐宁半夜起来上厕所,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对面的乔小乔端坐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光弱弱的打在脸上,唐宁咽了咽口水,默默的去上了厕所,然后爬上了乔小乔的床。

  乔小乔,你丫的大半夜演鬼片呢,咱大半夜的能不这么吓人吗?唐宁指着乔小乔的脑袋,压低声音说。

  乔小乔偏头看了一眼唐宁,忽然扑到她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下可真的把唐宁吓坏了,室友门也都醒了,有人打开了灯,大家都抓着头发一脸惊恐的看着唐宁,唐宁猛的摆手不关我的事啊,不关我的事。大家都手忙脚乱的安慰着乔小乔,乔小乔呢,只是把头埋在唐宁怀里,也不抬头,只是哭声慢慢小了,室友门轮流说着心灵鸡汤,过了好久好久,大家都困的不行了,只听寝室长说小乔啊,不管什么事都会好的,不用伤心了小乔没出声

  对呀,小乔,不要伤心了另一个室友闭着眼睛附和着说。

  小乔也没出声。

  唉,唉,唐宁,看下小乔怎么样了,一直都没说话。寝室长担心的说。

  可能还伤心唐宁边说边低头看乔小乔靠,睡着了

  第二天,当寝室其他3个人顶着黑眼圈看着乔小乔没心没肺的在寝室晃荡,经过激烈的眼神交流后终于在唐宁的带领下将乔小乔按在椅子上团团围住说,昨晚手机上看到什么了让你大半夜那样鬼哭狼嚎的。唐宁一手插腰,一手托起乔小乔的下巴。乔小乔头一撇,挣开了唐宁的手,四十五度忧伤望天碧昂丝要离婚了,我很伤心~

  唐宁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乔小乔,你知道碧昂丝是谁吗。嗯,这是个肯定句。

  乔小乔当然不认识碧昂丝,但她是不会说的。这是为什么呢,大概是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藏着一个让自己卑微到尘土里的人,而乔小乔心里藏的那个人叫顾子阳。那晚也不过是顾子阳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穿着亚麻裙子,长发飘飘的女生,虽然只是背影,但那温柔美丽的气场隔着屏幕都感受得到。乔小乔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齐耳短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好像刚刚喝的柠檬茶都流到了心里,乔小乔想,她再也不要喝柠檬茶了。

  二

  一切的事都可以追源朔果,乔小乔和顾子阳的源头还在两年前,但是他们之间没有结果。

  乔小乔和顾子阳是高中同学,更准确的来说,是高三同学,那时的乔小乔秉承着只要心中有梦,到哪里都可以睡觉的信念睡倒在早自习的课堂上。

  班主任来得悄无声息,但显然不是来修理乔小乔的,因为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高高的男生,他敲了敲桌子同学们,这是顾子阳同学,因为学籍问题转到我们学校高考,大家欢迎。在一阵响亮的掌声中,乔小乔睁开眼不明所以的看向讲台,就是这一眼,让乔小乔的心里埋下一粒种子,在之后的日子里,慢慢发芽长大,不过现在的乔小乔难得的害羞了,台上的男孩高高瘦瘦,戴着无框眼镜,斯文却不显得文弱,皮肤不算白,但是很健康,他穿着格子衬衫,袖口微微挽起,阳光干净。乔小乔揉了揉眼睛,不自觉的双手捂脸。

  好了,你先坐到最后一排,周五排座位的时候再做调整班主任拍了拍他肩膀说。

  好的顾子阳微笑着走到座位上,在他的视线中,就刚好与乔小乔有1秒的对视,对的,乔小乔硬说是对视。

  乔小乔从来没见过这么吸引到自己的男孩子,她觉得他的笑可以融化太阳,也就是那一眼,一种奇妙的感觉蔓延全身,让乔小乔很想与他有一个后来。

  星期五一直都是乔小乔最爱的曰子,乔小乔看着班主任新排出来的座位表,心怦怦直跳,她感觉所有的血都涌到头顶,莫名的兴奋,所以当顾子阳背着书包坐到乔小乔身边时,大脑充血的乔小乔猛拍一下顾子阳的肩膀,嗨!兄弟,以后就一条贼床的了。乔小乔看着顾子阳微微凝固的表情,心想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的开场白。直到到很久以后,她才从顾子阳嘴里知道,为什么当时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惊讶。

  看吧,上天除了让某些痴男怨女们觉得不公外,有时还是很可爱的。

  他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呢,乔小乔也说不清楚了,大概对于乔小乔来说交朋友本来就像吃饭一样本能般的自然

  乔小乔书包就像多啦a梦的百宝袋一样,但是她拿出来的总是各种各样的零食,然后你会发现,她无时无刻不在吃东西。这天英语课时,一切都很正常,除了乔小乔。每个人都在认真的趴在桌子上抄笔记,只有一处。

  乔小乔把书竖在桌子上挡着自己的脸,然后在书后面开开兴兴的吃东西,巧克力,饼干,彩虹糖顾子阳看得目瞪口呆,老师时不时的看向乔小乔,终于,乔小乔,你给我站起来乔小乔第一时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

  乔小乔,你当老师看不到吗,英语从来都没上过60分,还敢上课吃东西要是下次考试上不了80,哼,你就看着办吧,先坐下。

  乔小乔一直盯着桌子里的零食,但听到老师最后一句时猛的抬起头,我去,老子英语可是一辈子没及过格的,要这样还不如直接赏我一丈红呢乔小乔刚准备反驳,顾子阳拉了拉她的衣角,她疑惑的看过去坐下吧,别怕,我帮你顾子阳看着乔小乔的眼睛,微笑着说,他的眼里好像有细碎的光,乔小乔觉得自己有些晕了,不远怎么连自己什么时候坐下的都不知道呢。

  现在想起来,乔小乔到是很感谢英语老师,她无意间成就了乔小乔,制造

  着乔小乔的回忆,在之后的日子里,让乔小乔能够在一个人的时候拿出来取暖。

  天气就像是女孩子的心思一样阴晴不定,考试没来,病毒来了,顾子阳感冒了,他怏怏地趴在桌子上,乔小乔倒是很懂事的没有再吵他,顾子阳有些不习惯,看着乔小乔假装看书无意飘过来的眼神,明明很担心却又忍着不说,顾子阳觉得她的样子有些好笑,心里却也暖暖的。

  乔小乔,我好像发烧了。

  啊,那怎么办,你趴位置上休息一会儿,我给你看老师。不不不,还是喝点热水吧,对了,你吃药了吗?

  看着乔小乔一会儿帮他清桌子,一会儿找杯子,一会儿找药,手忙脚乱的,顾子阳心里痒痒的,他想看向别处,却发现自己好像移不开目光了。

  也许是及时吃了药,也许是乔小乔的照顾有了作用,顾子阳的感冒好像慢慢好了。

  乔小乔,我好像烧退了。顾子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感觉不出来,你帮我摸摸看。

  啊!乔小乔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好啊她假装很淡定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嗯,是好像不那么烫了。很好,表现完美。

  其实只有乔小乔自己知道她是有多么紧张,在她碰到顾子阳的额头时,乔小乔觉得,自己一定是也病了,要不然怎么呼吸会这么困难。

  乔小乔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围的空气都变得软软的,顾子阳在一旁自言自语的说,真的不烫了吗?没感觉啊!乔小乔脑子一抽,那你摸摸我的看看。话一出口乔小乔就后悔的要抽自己的嘴了,顾子阳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空气有瞬间的凝结。

  那个,没关系,嗯我是说,我不介意的,我乔小乔想要再说些什么来挽救一下,却又紧张的更加说不清了。

  那好啊看着乔小乔面红耳赤的着急样子,顾子阳冒出了一个念头,并且他也确实那样做了,他抚上了乔小乔的额头,乔小乔惊的停住了嘴,顾子阳已经收回了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嗯,是不烧了。又转身看了看呆掉了的乔小乔。

  谢谢了,乔小乔

  就像春风划过水面,泛起涟漪,乔小乔没法解释自己心里的异样,痒痒的,大概是种子发芽了吧。

  三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很久,乔小乔从考场走出来伸了伸懒腰,看到顾子阳从楼梯口上来。

  顾子阳,顾子阳同学们都从考场里出来了,楼道,走廊都是人,声音盖过了乔小乔。乔小乔有些急了。

  顾子阳,这,这儿,乔小乔跳着向他招手,声音也大些了。

  顾子阳正准备进教室,好像听到有人叫他,人声太杂,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要抬脚,这次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声音,是乔小乔,他回过头去,带着一抹不宜察觉的微笑。

  乔小乔看到顾子阳停下回过头开心得不得了,她像只穿梭在树林中的小松鼠一样,灵活的穿过一个又一个的人,等顾子阳反应过来,乔小乔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嗨,顾子阳,这次我英语肯定可以及格了。乔小乔一脸的兴奋。

  顾子阳只是笑也不说话,继续走向教室。

  真的,我感觉可好了。乔小乔见他没有理自己,不甘心的跟在他后面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着。

  我都没有睡觉,一直在做题。

  真的,真的,你不信我吗?

  顾子阳停下来我信你啊。随后又转过头快走吧,人太多了。乔小乔愣了一秒钟,又忙着追上去,那就好,我感觉都可以拿满分了。

  是,是,是顾子阳也由着她说。

  嘿嘿,顾子阳

  

  他们的声音也渐渐淹没在了人群里。

  果然,两天后的晚自习前,乔小乔拿着那张平生第一次及格的英语试卷开心得不得了,准备在顾子阳来了以后好好显摆显摆。顾子阳来得很晚,刚坐上位置乔小乔一扑就上来了,看,看,我乔小乔终于扬眉吐气了,当然了,这个军功章有你一半。顾子阳定定神,看到桌子上的英语试卷马上反应过来,乔小乔,69分就高兴成这样,那要是反过来你不是要疯啊。

  乔小乔瘪瘪嘴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再说了,你也太高估我了吧。说着就要去抢顾子阳的试卷。顾子阳向后一撤,乔小乔扑了个空,微微靠着了顾子阳的肩膀,顾子阳愣了一下,看乔小乔半天没有起来,摸了摸鼻子动了动肩膀,嘿,嘿,你还睡着了不成。

  乔小乔抬起头来,好像比及格了还要兴奋,顾子阳,你身上的香皂味真好闻。

  顾子阳没想到她会说这个,乔小乔像他家的宠物狗一样,在他身上不停的嗅着,经过这么久的相处,顾子阳对于乔小乔这种大条的神经已经足够的了解,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已经很淡定了。他默默的拉开外套拉链,乔小乔双手捂脸,从手指缝间露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干嘛啊?顾子阳把外套揉成一团丢到乔小乔怀里,乔小乔下意识抱住,一脸无辜。顾子阳拍拍她的头,想什么呢,给你,到自己窝里慢慢闻。顾子阳指指乔小乔的位置,转身和后桌的同学说话,乔小乔呆呆的把衣服凑到鼻子下,忽然呵呵的笑了,干脆把脸都埋到衣服里。

  顾子阳和别人说着话,眼角却是那个抱着衣服傻乐的女生,好像有人说了个冷笑话,顾子阳也笑了起来。

  又放假了,爸爸妈妈要上班,乔小乔看了看空荡荡的冰箱,觉得生无可恋。

  所以,当乔小乔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从便利店出来时,心情愉悦,不禁要长叹一声,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啊。但是,有点沉啊。乔小乔走了一段,停了下来,提了提袋子,不行,乔小乔想,这要是走回去手都要残了,要怎么回去呢,乔小乔左顾右盼,这时,忽然看到前面有个背影很熟悉,她马上放下袋子挥手大喊,顾子阳,顾子阳。顾子阳走在去朋友家的路上,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好奇的回头看了看,是乔小乔,只见她脚边两袋零食,叫他回头,兴奋的像只兔子,忙着朝自己跑来,跑到一半又折回去拿上那两袋放在地上的零食,就像是只囤货的松鼠一样,呼哧呼哧的到时可爱。

  顾子阳,我在后面看着就像你,就想叫叫看,没想到真是你啊!乔小乔微喘着气,小脸有些红,她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顾子阳,那双眼睛又像是闪着光一样,顾子阳忍不住用手揉了揉乔小乔的头发,像只小豹子一样。

  你一个人买这么多东西啊!顾子阳有些震惊的说。

  对呀,对呀。乔小乔点头如捣蒜。

  你

  搬的回去吗?

  所以,才叫你啊。乔小乔把东西往顾子阳手上一塞,谢谢啊。

  最后,乔小乔如愿的和顾子阳走在回家的路上,,双手空下来了的乔小乔又变得多动起来,嘴也不闲着,一边吃东西一边不停的巴拉巴拉。

  顾子阳,你吃薯片吗,不过只有西红柿味的。

  不吃,我对西红柿过敏的

  哦

  

  顾子阳,你香蕉过敏吗?

  不会呀

  那你牛奶过敏吗?

  呃,也不会呀

  那这个香蕉牛奶给你喝。

  

  后来,顾子阳急冲冲的跑到朋友家不好意思,有点事来晚了。朋友并没有生气他的迟到,转身去冰箱里给他拿了瓶水。从小到大,第一次我找你你会迟到,是什么事这么重要吗?

  顾子阳喝了口水,慢慢得拧上了瓶盖,对,很重要。他抬头微笑这说。

  当然,乔小乔是不知道的,这个世界上,多得是不知道的事了。

  时间就像是上了发条,高考就快到了,黑板上的倒计时从三位数到两位数最后变成一位数,课桌上的资料书越堆越多又变得越堆越少,最后,考试结束。

  顾子阳考得不错去了A市的重本,而乔小乔却填了个本市的一般大学,他们之间隔了两个小时的车乘,这就是他们的后来。

  四

  唐宁手上捧着一包薯片,吃得不亦乐乎,听完乔小乔的故事,激动的牙痒痒,乔小乔,你都没告白呀,那你不活该吗?乔小乔一脸娇羞都说不想告诉你了,告白都是你这种简单的人类办的事。唐宁翻了她个大白眼,乔小乔,你就作吧。

  其实乔小乔是有一次告白的机会的,在毕业的那天,到处都是狂欢,乔小乔想再不表白就没机会了,反正马上就要分开了,被拒绝了也不会怎样,乔小乔捏了捏拳头,喝了两杯果汁给自己壮了壮胆,但是,当乔小乔在教室后门找到顾子阳时,他不是一个人,他前面站了个女生,嗯,长的挺漂亮,乔小乔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要前去还是要离开,倒是顾子阳先发现了她。

  过来。他向乔小乔招了招手。

  你过来,乔小乔。他说。

  乔小乔顿时两眼放光,在那妹子充满怨气的眼神中,屁颠屁颠的跑到顾子阳的跟前。顾子阳却没有看她,只是继续跟萌妹子说着话就是她。

  乔小乔听得莫名其妙,那女生盯着乔小乔看了半天,乔小乔被看得有些发毛。但是也不甘心的瞪大眼睛,哼~比谁眼睛大吗,姑奶奶不怕。

  那女生突然笑了,真可爱。然后转身离开了。乔小乔现在就觉得惊悚了,扯了扯顾子阳的衣角顾子阳,她,她不会是喜欢我吧。怎么办,怎么办,那我肯定要拒绝她的呀顾子阳看着面前这个抓着头发一脸慌乱的女生,对对对,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走吧,进教室。说着就推着乔小乔的肩膀进了教室,语气无奈又有着宠溺的味道。

  咔呲唐宁咬了片薯片,然后你就没表白?乔小乔伸手想要拿块薯片,唐宁把身体一侧,乔小乔撇了撇嘴对呀,进教室后我就忘了。唐宁气的直用手戳她的头乔小乔,女娲补天都补不了你缺的那根神经,二都不能形容你了。

  乔小乔委屈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当时太慌了嘛。

  那你大晚上的哭啥?唐宁又问。

  乔小乔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点了会儿,伸手举在唐宁眼前。

  啧啧啧啧,乔小乔,看看别人这气质。唐宁看了会问这是谁,他女朋友?

  不知道。

  那你没问他吗?唐宁又问。

  没有啊。

  唐宁忍了忍,又问那你看了照片啥都没干吗?

  我干了啊。

  唐宁一脸期待,嗯嗯,你干啥了,是不是质问他了,还是告白了?

  乔小乔低着头,用手指了指手机我点赞了。

  唐宁那个恨铁不成钢啊,乔小乔,你可真行。

  乔小乔一脸不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天双休日不用上课,乔小乔奇迹般地失眠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唐宁的话,脑子越来越清醒,然后在凌晨两点的时候从床上坐起来,猛地拍了拍床,兴奋的说。

  哈,我决定了,我明天去A市,我要告白去了,你们快鼓励鼓励我。

  然后从对面飞来一个枕头,乔小乔,你大爷的。

  第二天,经过乔小乔昨晚的迫害,寝室里的小伙伴们一觉睡到了十点,唐宁爬起来一看,乔小乔的床空荡荡的,隐隐约约记得乔小乔昨晚说的话靠,二乔来真的啊。

  乔小乔此时正坐在去A市的火车上,心情那个激动,虽然她和顾子阳也会经常打个电话聊聊天,但是乔小乔觉得告白这种事还是当面说好一点,她没有告诉顾子阳她要来,她要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啊,当和朋友吃着午饭的顾子阳接到乔小乔的电话时,可真是个惊喜啊。

  乔小乔刚走出火车站就蒙了,我去,完全不知道咋走啊,乔小乔不断的给自己打气。但是当在火车站绕了两圈后还在原地时,默默的从口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如果我说我在A市火车站迷路了,怎么办?乔小乔小心翼翼的问着。

  等我过来。顾子阳正在和室友吃饭,放下筷子就走,从来都没有的慌乱,那个白痴,一个人来了A市。

  不过对于乔小乔来说,听到顾子阳的四个字后感觉比自己身上揣了四百万还安心,所以当顾子阳气喘吁吁的在火车站门口找到乔小乔时,乔小乔正坐在花坛上吃着冰淇淋。顾子阳有些生气,黑着脸叫她乔小乔,你给我过来。

  乔小乔正舔着流到手指上的冰淇淋,听到有人叫自己猛地抬头,然后举着冰淇淋哒哒哒的向顾子阳跑去。

  顾子阳,你来了呀,是不是很惊喜呀。乔小乔向他眨了个眼睛,却发现顾子阳一直黑着脸,转身就走,乔小乔忙跟上去,好像觉得自己好像惹得顾子阳不高兴了,也就没在说什么。就这样,一直走了好久,风吹着路边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惹得乔小乔心里痒痒的,乔小乔叫了顾子阳一声,顾子阳没停下来,也没答应她,乔小乔有些委屈。她加快脚步跑到顾子阳前面伸出双手把他拦下来,顾子阳,你什么意思啊,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乔小乔,你是没脑子吗,你都不怕的吗。顾子阳也生气了。

  对,我就是没脑子,我没脑子才会跑到这里来,我告诉你,我乔小乔就是来告白的。乔小乔完全没有意识到顾子阳

  是担心自己,到是有些语无论次了。

  唉!顾子阳叹了口气,宠溺的摸了摸乔小乔的头,我知道。

  哼,你知道个鬼呀,你都不待见我,都不和我说话,你还发女生照片,你乔小乔越说越伤心,唧唧歪歪的停不下来了。

  乔小乔,乔小乔,你先停下来,乔小乔但是完全没效果啊,乔小乔就好像开了屏蔽模式一样。

  于是,在那个铺满落叶的街道,顾子阳吻了乔小乔,蜻蜓点水般,青涩而美好,但是足够让乔小乔停下来。

  傻瓜,就不知道再等等吗,告白这种事要让我来啊顾子阳捧着乔小乔的脸,温柔的说。

  乔小乔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等到她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拽着顾子阳的衣袖你亲我了,所以,你刚刚对我耍流氓了。

  不是耍流氓啊。顾子阳有些好笑,这个家伙,真是让我无语。

  那你为什么亲我?

  以前我对你说过,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所以,我喜欢你啊。顾子阳一边说一边向前走。

  乔小乔记得,是毕业那天,顾子阳是说过。刚刚顾子阳是跟自己告白了,他喜欢自己。乔小乔想着想着脸就红了,看了看顾子阳的背影,小跑着跑到顾子阳身边,悄悄的签住了他的手,顾子阳笑的更深了。

  顾子阳给乔小乔在学校附近安排了住处,买好了第二天回去的车票后,就带着乔小乔去逛了逛学校,乔小乔看哪儿哪好看。

  顾子阳,一看你这学校我都不想回去了,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乔小乔撅着嘴气鼓鼓的说。

  难道不是因为我吗?顾子阳坏笑着。

  你是不是调戏我呢。乔小乔一脸兴奋我喜欢,我喜欢。

  顾子阳刚想说什么,电话响了,乔小乔不知道是谁,只听到顾子阳嗯嗯啊啊了两声,然后看了她一眼说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呢。

  乔小乔脸又红了,等到顾子阳挂了电话,说我是你女朋友?

  行了,乔小乔,想笑就笑吧。

  不行,那你要告诉我你那天朋友圈的女生是谁。乔小乔一脸正气的说。

  那是我姐,刚从国外回来,就是刚刚打电话的那个啊。顾子阳牵过乔小乔的手你是因为那个才来的吗

  对呀。乔小乔点了点头。顾子阳只是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走吧。

  第二天,当乔小乔腻腻歪歪的不想上火车,顾子阳安慰了半天,乔小乔,琼瑶剧不是你的风格,反正也快放假了,你等我回家啊。本来还想来个离别时撕心裂肺的眼泪,最好来个法式热吻的乔小乔画风一转靠,走就走。转身就想上车。

  乔小乔

  干什乔小乔转身的瞬间,顾子阳吻上了乔小乔的额头到学校了给我打电话,别让我担心,不要一个人来找我了,以后换我找你。

  乔小乔觉得自己都忘了该怎么呼吸,只是点头,连怎么上的车都忘了,只记得车子发动后顾子阳的影子越来越小,直到看不到

  乔小乔一打开宿舍门,同志们,我乔小乔回来了,大家都直勾勾的看着她,寝室长小心翼翼的问怎么样?唐宁撇了乔小乔一眼,看她这高兴样子,成了吧。乔小乔扑到唐宁怀里唐宁,唐宁,我有男朋友了,他是我男朋友了。唐宁嫌弃的把乔小乔拎起来,用眼神示意她坐到板凳上,乔小乔,真搞不懂怎么会有人喜欢你这二货,不过,算他有眼光。

  五

  顾子阳看着远去的火车,心里很踏实,他为什么会喜欢乔小乔,他也不能说的很清,反正她的叽叽喳喳,她毫不掩饰的眼神,她无厘头的话语,还有她关心的样子,都一点一点的占据了他的心。顾子阳又想到毕业的那天。

  顾子阳,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

  顾子阳早就看到站在一边的乔小乔,本来想着等她自己过来,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乔小乔喜欢自己呢,但是,那小姑娘好像又迟钝了,男朋友都要被人抢了还不过来,那就帮帮她吧。

  过来。

  乔小乔,你过来。

  顾子阳看着跑过来的乔小乔,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是那种很暖很暖的笑。

  那女生见了,心里一凉,知道自己没希望了。

  果然,顾子阳说就是她。后来乔小乔常常说是自己先喜欢顾子阳表白的,所以常常感叹自己是多么的有勇气,不过,顾子阳也不会告诉她,这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阳光正好,是岁月静好的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