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乡巴佬卖蚕茧(闪小说)

2019年12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施泽会 我的故乡是养蚕之乡。一年四季,初夏秋冬,都有白花花的蚕茧。 集体生产,桑叶满坡满岭,春季一到,采摘桑叶,大背小背多如牛毛。 我随着村里的养蚕姑娘采摘桑叶,动作麻利,一两个小时就是满满的一背篼。土地下放到户,养蚕的积极性高涨,我家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施泽会

  我的故乡是养蚕之乡。一年四季,初夏秋冬,都有白花花的蚕茧。

  集体生产,桑叶满坡满岭,春季一到,采摘桑叶,大背小背多如牛毛。

  我随着村里的养蚕姑娘采摘桑叶,动作麻利,一两个小时就是满满的一背篼。土地下放到户,养蚕的积极性高涨,我家养了两张蚕。

  母亲说,勤喂猪,懒喂蚕,四十八天见现钱。蚕儿在簸箕里吃桑叶,仿佛细细的春雨,唰唰唰的下落。

  蚕儿上笼,作茧自缚。就可以采摘蚕茧卖给收购站。村里的姑娘小伙,把蚕茧送到蚕茧收购站,只见人山人海。

  我也背着一背篼蚕茧来到收购站。

  站住,请排队,不要插队。奇怪,怎么还有民警站岗执勤?

  旁边的一个姑娘说,真的是乡巴佬,没有见过簸箕那么大个天。

  奇怪,怎么这个姑娘知道我是乡巴佬呢?

  你不是乡巴佬是啥子?人家民警就是来维持秩序的。村里的王二娃说。

  我往前面挤。很多妹子说,嘿,乡巴佬,挤啥子?大家都在卖蚕茧,还没有开秤。

  格老子,我着急,他不急,有个卵用。快到站口十米远,奇怪了,把一个一个的背篼用一根铁丝穿起来,说是防止大家插队。嘿,龟儿子,还想得到办法哟。

  终于轮到我称蚕茧了。我将蚕茧倒入里面的箩筐。称秤的师傅说,二十五公斤,每一公斤五块二角。

  我说慢,重量不对,我在家里称了的,有二十六公斤,少了一公斤,走路也不可能水分少了这么多。师傅把蚕茧倒出来,说不卖算球了。

  我背起蚕茧到另一个茧站去卖。称重量,二十五点八公斤。价格和之前相同。相差二两,就算球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