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宁负天下不负卿

2019年12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彼时,我天真无虑,因真身的本性,悲悯,但也因过早修形,才有了我不时的,可我并不后悔,痴心相付,只是因为那一眼。 大抵几个月后,再见他时他竟换下曾经最爱的白衣,他一袭红衣,面容竟变得妖媚,我曾怀疑,他可还是我的师兄? 男人勾起一抹笑意,声音却又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彼时,我天真无虑,因真身的本性,悲悯,但也因过早修形,才有了我不时的,可我并不后悔,痴心相付,只是因为那一眼。

  大抵几个月后,再见他时他竟换下曾经最爱的白衣,他一袭红衣,面容竟变得妖媚,我曾怀疑,他可还是我的师兄?

  男人勾起一抹笑意,声音却又着一丝落寞,几百年的承诺,我实现了。落雨,别再忘记我,我是落冰,风落冰。

  他的手指向天空,我不自主说着他的手看去,漫天的烟花一瞬间绽放,竟有几分惊了我,我怔愣在原地,总觉得这一幕很是熟悉,不禁呢喃出声,好美

  我听说向来有自己的原则,不杀手无半分鲜血的妖,我乱了,却未伤一人性命,不知可否向换一个愿望?

  落冰?我看向男人的侧脸,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景象,我想抓住,却只能看着它流逝。突然,那的疼痛又传来,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穿透我的。

  我回过身,眼眸里没有波澜,妖孽,我说过,不要用你那些不入流的把戏我!我踏风迎上,掌风毫不留情地袭向男人,可他却毫未躲开,我猛地收回掌,遭反噬急急后退。

  睡梦中,仿佛又看见男人面带笑容的容颜,只是红衣染做了白裳,不似妖,却似仙风道骨的。胸口突然一阵烦闷,我惊坐起来,施功运法,勉强控制住体内蹿流的真气。我苦笑,皆知我是高高在上的落雨,却不知我这身上的所要承受的之痛。

  我瘫软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落冰眸中瞬间惊恐,而后又被铺天盖地的,怎么怎么会这样?师傅,他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你的病没有好?!为什么

  再次遇见他,是在元宵的闹市之上。他笑的肆意,我找到你了哦~话落,他便死死拽着我的手,拉我跑到桥上。

  红色的轻纱飘落在我的面前,我迅速抽出,甩开将那薄纱抽得粉碎。随即从高处男人翩翩而落,脸靠近我,莫不是落雨对我有不一样的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我的脸上。

  落雨,师兄变成这样,你是不是讨厌师兄了?他的语气平淡,但我却可以感受到他的哀伤,我抱住他,在眼泪中挤出笑容,不论师兄是什么模样,都是落雨最爱的人!

  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男人的话,清了下心绪,师傅放心,落雨明白。我轻清晰听到师傅的叹气声,但我却无法了解师傅这叹气又从何而来

  我,冷落雨,太上真人唯一关门,如今大抵也活了四百年,看尽繁华与,不说四海闻名,死在我手下的妖却也不计其数,除了,他这个一身红衣,比女人还要妖媚几分的男人。

  我收起手中的,捆在腰间,正要转过身离去,后面竟传来一个妖惑的声音,咦,天下人都说落雨对待妖族毫不留情,今日怎么竟半途回府?

  他笑了,如此,我就当答应了。想我五百年修形,却未曾真正了解情爱,来圆我心愿如何?

  那天,他拉我到山顶,落雨,看。稀稀散散的烟花给天空填上一抹色彩,哪怕并不壮观,我也是开心的。他说落雨,待下山,我定送你漫天烟花。我甜甜地点头。

  我轻叹口气,我也不是咄咄逼人之人,若非这妖三番两次到作乱,这次又是师傅亲自要求,我倒也并非不要他性命不可。

  师傅久久没有回答我的话,过了半晌,他才说道,那便好。落雨啊,既然你已经位列仙班,就一定要彻底抛弃情爱,师傅的话,你可懂?

  几百年来,师傅并未真正教我什么,而是落冰传我法术,那时的他,翩翩少年,一身白衣。而我,最爱的也是他一袭白衣舞剑的模样,我肯定,天下没有比他更适合舞剑的人了。

  从那以后,我鲜少见他,他似乎总是很忙,日夜下山。我总是在猜想,他是不是喜欢上山下哪家的姑娘,所以不来看我了?

  我后退一步,脸上无半分变化,妖孽,休要拿你那些不入流的招数本仙!自成仙之日,本仙早已斩断凡情,所以,你也不要妄想本仙会饶你!我杀妖向来毫无废话,今日如此也是念在这妖并未害及人命。

  少年眉间划过一缕落寞,快到让人来不及捕捉,哦?如此甚好。他的声音总是带有上扬的声调,可听到这句话,我总觉得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最后一刻他又变成曾经的白衣少年,他说,师傅,我向来不爱这天下,落雨爱,我愿意,但是若是要杀尽天下人才换她安康,我宁愿堕魔!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