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檐水滴旧窝

2019年12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湖北省枝江市桃林花卉苗圃/张祯群 夏。五月初夏的一天,因工作的需要。我到史家岭村看一颗古银杏树。听说树岭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去探讨测量一下,看看是否真实。 吃过早餐。拿上测量标尺,带上笔和本。戴上头盔,穿上皮鞋,骑上一辆崭新的摩托车,从县城出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湖北省枝江市桃林花卉苗圃/张祯群

  夏。五月初夏的一天,因工作的需要。我到史家岭村看一颗古银杏树。听说树岭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去探讨测量一下,看看是否真实。

  吃过早餐。拿上测量标尺,带上笔和本。戴上头盔,穿上皮鞋,骑上一辆崭新的摩托车,从县城出发,沿着三一八国道一路前行。

  两小时过去,路程已行驶九十多公里了。再走一段乡村公路,就快要到史家岭村委会了。

  天。雾气蒙蒙,乌云滚滚。微风摇拽。一会儿,天就下起了毛毛细雨。心想:

  趁雨还没有下大,加大油门,抓紧时间,快去快回。

  雨。也在慢慢加大密度,由细雨转粗点。这时,衣服开始淋透,戴的手套已全湿。心里又十分着急起来,对乡村公路不熟,农村家家户户有车,有宽敞的水泥路,像蜘蛛网一样,岔道频繁,七弯八拐。真是越急越迷路。

  雨越下越大。此时,想赶尽躲一会儿雨再走,也顺便问一下行走路线,到达那棵古银杏树还有多远。前面山坡正好有几户人家,到那里避雨,问一问就知道了。

  摩托车刚刚停在屋檐下,火还未熄。一位耄耋老人家,脸带微笑慈祥,柱着拐杖迎了上来。

  同志,稀客!进屋里坐吧。她热情地招呼着。

  老人家,遇到了雨,在您家躲一会儿。我便回答着。

  淅淅沥沥雨下个不停。屋檐的滴水似瀑布落下来,落滴在旧窝,溅起涟漪的浪花。

  我倏然坐下,老太太须臾递给我一条毛巾,让我迅速擦擦身上雨水,不变浸透内衣。

  老太太,您今年高寿?姓什么?家里有多少人?这只是我随便问问。老太太望着我,思索片刻,打量着我。随后不慌不忙,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我今年八十七,姓马,眼不花,耳不聋,就是腿不灵活。老伴今年八十八,姓王,门牙搬了家,耳朵房子深,身体都还硬朗着,也没有什么较大的疾病。人口十多个,就是各住各,我家门,你家户。我俩佬住西边这三间土瓦房,孙儿媳住东边小洋楼,儿媳住中间熟砖房。我们是四辈同住一条弯。就是我土瓦房天盖,常常被那黄猫擒鼠,在瓦罅追捕扒窝,翻箱倒柜,搞得沟瓦脊瓦合堆在一起,大窟小眼,弄得下雨时,屋外大雨,屋内小雨。一遇变天下雨,大盆小盆,木盆铁盆,圆桶瓦罐都派上用处,那里漏,那里接,屋里滴的叮咚响。像卖盆、碗、罐的地货摊。老太太用手指着墙上裂口,唉声叹气对我说:

  您看墙裂土罅,横七竖八,大裂小口,密密麻麻,像版式地图。室内潮湿。后面附房即将夸塌。牖腐寒门。常有小虺、蜈蚣、蚂蚁光顾。鸡豚狗彘,钻逢窃袭,啄食悠悠。木门无法阻挡。在晚上碰到它们,使我毛悚一然,目瞪口呆,胆战心惊。

  冬天,北风呼啸,时刻担心,使我睡觉忐忑不安。

  我多次催着儿子,把我这房子理一理,修一修。他只是口头答应,没有实际行动。儿媳不批条,不发话,不开支。这不,修缮房屋事一拖就是三年。

  当听完老太太讲述,心酸意寒。我赶忙把话题转移。

  我诚恳地说:老太太,您还是很幸福的:儿孙满堂,星辰高寿。住在一边,夏天天长,可吃四餐,冬天天短,也可吃两餐,悠哉自乐,高枕无忧,不闻天下事,低眉平安,幸福度晚霞。我,真为您高兴!

  老太太接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活。家丑不可外扬。牙与舌有时也会咬着哩。儿子与儿媳闹矛盾,也是为我俩佬修缮房子的事,我从不对外人讲,心里十分明白。

  俗话说,牛老不耕田,人老不值钱。我们俩佬都是八十多岁了,日落西山,快要见马克思了。所以,修缮房屋的事就一拖再拖......

  当我问起那棵古银杏树时,老太太十分高兴地说:那棵古银杏树伴随着我们成长,历经百年沧桑,岁月峥嵘,经过多少风风雨雨。现在,它仍然生长在那枯山瘦水的马山坡下,根须发达,枝叶茂盛。离我们这里还有两公里路程,顺着这条公里往前走,爬山坡向右拐个弯,就可以看到。

  羊儿跪乳,乌鸦反哺。老屋与银杏的沧桑,土屋与洋楼的映衬,慈祥面容与孤独的惆怅,老太太与重孙孙的遥望。邻居为子,孑然一身。令我沉思......

  雨已下停。我向老太太说声再见,添麻烦了,谢谢老人家,祝您健康长寿!老太太饱情挥手向我致意!

  摩托车启动。瞬间,回眸张望,我看见那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我看见那屋檐一滴晶莹水珠,从瓦上垂落下来,正好滴在旧窝,溢出台阶,似一颗圆圆的珍珠,晶透!晶透!晶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