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谁解其中味

2019年12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颖骄 月底这天,云萍一进院门就直奔上房,向房主夫妇预交下月的房费。住到这里几个月了,虽然近在咫尺,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也只是在院里碰见了闲聊几句家常,登堂入室,仅一月一次,都是预交房费。这是第五次。 屋子里光线很暗,摆设更显得简朴,厅堂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颖骄

  月底这天,云萍一进院门就直奔上房,向房主夫妇预交下月的房费。住到这里几个月了,虽然近在咫尺,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也只是在院里碰见了闲聊几句家常,登堂入室,仅一月一次,都是预交房费。这是第五次。

  屋子里光线很暗,摆设更显得简朴,厅堂越发宽敞。与以往不同的是,家里只有女主人婉婷一个人,正蜷缩在宽大的沙发上发愣。看到云萍进来,婉婷欠了欠身坐直了,热情地问候,并邀请云萍挨着自己坐下。

  云萍很忙,出于礼貌,坐下聊了几句家常,就赶紧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元钱放在茶几上。女主人婉婷客套地说:急什么啊?还这么准时?都是邻居了,你还能把我欠着吗?云萍笑着说:趁我想起来了,就顺路取了给你送来,怕一忙又忘了。

  婉婷依然没接,沉默了一分钟功夫,才说:妹子,不瞒你说,我身体不行,从小只断断续续去过几年学校,我管不了钱,平时都是掌柜的管。

  哦那他回来你告诉他一声就行。这几张钱是电费,余下的都是房费和水费。云萍极力掩饰着惊讶,用手把十张一百元钞票分成两部分放在女主人面前的茶几上。

  婉婷为难地咧了咧嘴,云萍似乎明白了什么,虽然彼此都是老好人,但也怕出什么岔子回头说不清楚。抑或人家早就商量过要涨房费也说不定。云萍只好耐心坐下来等。

  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快了,快回来了,往日天一黑就回来了,在工地上做小工。一天120元,管一顿午饭。晚饭回来吃。

  那你怎么还不做饭?有现成的吗?

  没有,不用做。今天我妈家包了饺子,我刚吃过,早早回来了,给他留着,他待会儿过去一吃就行了。

  娘家离得近,就是好啊,回娘家像是串门子。云萍说得都是心里话,自己娘家就远,难得回去一趟,回去了还跟打仗似的,不能久留。

  你不知道,我就是在娘家门上过活。我从小身体不好,父母怕我嫁出去吃亏,一直想给我招一个人。他是山东人,也没文化,当年在咱们这里打工,给我姑家干活,我姑父就介绍给我了。他人很老实,我们家怕他嫌弃我身体不好,就连墙另修了一院庄子,他来只带了一个行李包。那多年,户籍管理也不严,我爸刚好也在公安系统,就另给他入了户口补办了身份证。直到有了儿子之后,我给他洗衣服,我弟弟才翻出来他原来的身份证,是山东当地签发的,原来他怕我们嫌弃他年龄大,足足隐瞒了十岁呢!

  呵呵,能让男大十,不让女大一。男人大了好,大些知道心疼,知道忍让。我看大哥平时就很体贴你,家务都抢着干。

  嗯,也是。

  可是,你有弟弟,按理咱们这里有兄弟的就不用招女婿啊。

  不是说我身体不好嘛,我现在身体还强些了,小时候经常犯病,勉强拉住命。我父母因为我身体不好,给我拜了好几个干爸呢。好不容易生了儿子,胳膊还不担力,抱不动,又不敢让娃吃我的奶,怕遗传病,都是我母亲养着。直到上学了才回来跟我睡。但每天还是我父亲接送上下学,离学校就这一拃远,也怕我突然犯病把娃摔着了

  啊,啥人有啥福啊。云萍可是从小什么都得靠自己,长大婚后还是凡事靠自己云萍突然想到儿子作业还未辅导,着急地看了看手机,男房主还没回来,红红的百元钞票还在茶几上。云萍不经意间看到婉婷脖颈处一块深深凹陷的手术疤痕,在手机光的辉映下异常恐怖,云萍心里暗想,她再犯病了吓着儿子怎么办?他还那么小!要不要搬家?

  云萍喃喃自语:真有福啊!什么都有人提前设计安排好了。

  嗯,按说,我还真是一个有福之人。父母啥都替我打算好了,趁他们年轻,帮我把儿子抚养大,然后我弟弟就结婚生子,兼顾不了了,等父母老了,我儿子就担劲了。我们这么一大家族都是有公干,吃财政的,就我们两口文化低些,但凡我们当年多念几天书,我父亲当年又在位位上,也能把我们安排了。现在只好申请了低保,一月俩口600元低保金,再加上房费什么的

  云萍顺着她的思路说下去,真是羡慕你啊,这些收入真比我辛辛苦苦早出晚归拼命赚那么点利润高多了。而且,都是同龄人,你儿子已经上大学了,我儿子还在小学那你当年为啥不再生一个呢?再生一个就更幸福了。

  唉,就这一个,也是花了医生很多心思的,怕再要一个运气没这么好,遗传了什么不好的基因咋办?人哪能次次都运气好呢?像我父母,一辈子在人前人五人六,却养下这样一个我,又招了一个窝囊的文盲女婿,要不是因为我身体不行,咋样也不会跟他,嘿嘿。人,这就是命,总是不得十全十美。我父母就一门心思培养我儿子,年年学费都是他们出,学校开会什么的也一直是他们去。

  一提到学校,云萍又想起儿子,又着急地看了看手机,男房主还没回来,红红的百元钞票还在茶几上。云萍抬头看看天花板,没话找话地说:看你们这房子,应该修盖得很早了吧?

  96年,96年盖的。95年结婚,第二年盖的,那时候城中村地皮还能好弄些,都是我父亲的功劳,他们家什么也没出。我们就图了他一个人。可是当年他哄着我们,说他弟兄两个。后来才知道,他也是独子一个,他每年都和儿子回去一趟,我身体一直不行,撑不住长途车劳累,就前年跟着回去了一次。也接过老母亲,来住了一月,不习惯,执意要回去,八十多了,身体还算硬朗,平时日常生活还能自理,有事了,一姐一妹都在邻村,我们只是钱能到,而人不得到。

  啊,这样一院房子,现在该值几十万吧?我们那里谁要是在县城买了这样一院宅子就算成功人士了,得要各方面能力都不错的人才能办到啊!男房主还没回来,红红的百元钞票还在茶几上。云萍继续喃喃自语:95年,95年我高中才毕业,96年还在上学啊,结婚盖房之类的事连想都没想过呢。

  云萍由衷地感叹道,你真是有福之人啊,年纪轻轻的,儿子那么优秀,老公那么忠厚顾家。还经常见他变着法儿做菜给你吃,一下班就守着家,守着你。现在的男人,放个才貌双全的老婆在家,还在外面瞎逛呢!

  嗯,你说这,我很知足。很多比咱能行几百倍的女人,要么没教育好儿子,要么没守住老公。儿子和他都没怎么让我操过心。我身体不好,他,能者多劳嘛,嘿嘿多年来,我求医问药,做过很多手术,最近几年没再犯过病,之前一年犯好多次病呢。但现在晚上要凭安定药才能睡着,不然一天头都是疼的。也离不开人,所以他就没怎么出过远门。

  云萍一听到没再犯过病,心里就轻松了一些,不再为儿子担忧,也不再考虑搬家了。

  说话间,一身劳动服的男房主进来了,问了句:咋不开大灯呢?黑乎乎的哦,你啥时间来的?坐啥车来的?和谁啊?吃了没?顺手把灯打开,转过身。

  云萍和婉婷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男房主这才发现,云萍是家里的房客之一。也难怪,满院子的房客,大家彼此整天早出晚归的,互相偶尔只打个照面,加上刚才光线还那么暗。

  男主人匆匆洗完手出了客厅。云萍以为他去厨房了,可是竟然再也没有进来,说是才去岳父母那边吃饺子去了。

  云萍又着急地看了看手机,男房主过了很久还没回来,红红的百元钞票还在茶几上,无人接收。云萍只好再等一会儿。

  掌柜的真不错,过日子还真得一个忠厚可靠的人,有没有本事无所谓,越是优秀有能耐的男人,越是属于社会,不属于家庭。我那表妹夫倒是很有本事,但很少陪家人一起。表妹每次回娘家还是坐别人家的廉价车。

  是啊,那边我那干妹子,她身体比我好,相貌打眼一看,还漂亮得不行,但智力不行。父母怕她嫁出去吃亏,也学我家,给她招了一个女婿。妹夫是陕南人,比我掌柜的有文化有头脑,进门几年生了一双儿女,我干妈抚养着,之前我干爸为了女儿过日子,整天放下官架子相帮着押车贩水果,现在人家发了,不但自己买了房子,还把老家父母弟弟弟媳一大家子全都落户到这儿了。钱,没问题,大把大把地给娃们,但根本不回家,可怜我那干妹子,见天夜里不敢一个人睡,天天我干妈晚上陪着,有男人跟没男人一样。唉,到这年代了,这事也不稀奇了,好女人都看不住男人,更别说我们这号的了。可是我那干妹夫真是可恶,你说,他要胡整,在外面随便咋样都无所谓,可人家偏偏要在眼皮底下恶心人,跟一个本家嫂子整天鬼混,非把一家人气死不可。我干哥一家都好好的,可是都在日本工作安居了,也管不了这边。你说,我干爸干妈一门心思为了我干妹子娘仨,现在可以夯住他们离不了婚,将来他们要是不在了,我那干妹子可咋办?

  她儿子和女儿不是大了吗?靠子女吧,只能这样了。

  唉,女儿还灵醒些,儿子随妈,别提了

  啊?当年你干爸没有再给你干妹子拜亲干爸吗?

  嘿嘿,我这是身体弱,借别人的命;她身体好着呢,连感冒片都没吃过。

  你们俩都有福着呢,从来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不用为孩子学习发愁,都不知道发愁是什么滋味。

  云萍听得不知该同情谁了,一个贫苦山区的小伙,为了落户县城,入赘了一个弱智美女,又生了一个弱智儿子终于有钱了,父母兄弟都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他想离婚,他想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但女方怎么肯善罢甘休?想离成功,除非女方父母家族没人了!否则,代价太惨重了。婚姻这个跷跷板,也是有风险的啊!搞成这样,自己一辈子搭进去不说,下一代,下下一代

  云萍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婚姻,一阵阵心绞痛,加上连日来的劳累,感觉有些虚脱了。男房主过了很久还没回来,红红的百元钞票还在茶几上,无人接收。

  云萍顾不上那么多了,只好叮嘱女主人婉婷,这些是房费水费,那些是电费,转达转交,如有问题,随时叫我。说完连忙起身告辞退出上房。

  半年前,云萍离婚了,是老公提出来的。不是因为云萍跟不上老公的进步步伐,而是她进步得太快了,老公受不了她那种女强人的生活习惯,经常风雨无阻、半夜三更驾车往返于省道国道,包里同时装几部手机,轮番回复业务和参加网络会议。

  而当云萍在外打拼的时候,老公却在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国企朝九晚五,按部就班地晃荡。每当云萍回来一钻进被窝,他就大吼:你把热情都给了公司,给了客户,把冰冷的腿给我!我一提回父母家吃饭,你就说约了客户。你说,你还像个女人吗?你在家的时间没有在宾馆的时间多!孩子有妈跟没妈差不多,家里有你跟没你差不多,我跟打光棍差不多!

  有一天,一场常规吵闹后,老公终于提出了离婚。

  这件事,让向来刚强的云萍倍受打击。他,那样的他,居然说,不要我了!云萍失声痛哭,为了尊严,她强装平静地说,好,我同意。

  到了民政局门口,云萍转身问:你想好了吗?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还是再想想吧!

  这地方,你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可想的?!

  绝不允许自己做死乞白赖的女人,于是云萍咬牙把字签了。

  从民政局出来,云萍故作平静地走出很远,奔进一片小树林,仿佛卸下了浑身所有的盔甲,放声痛哭,身旁黄叶簌簌直落,打在云萍的肩上,复又弹落在地上。

  很久很久,云萍才止住哭声,她感觉身后有人,回转身一看竟是前夫,他还一直跟着自己,现在正站在一米多远的一个树桩上,四目相对的当儿,他主动提出:走吧,去父母家看看孩子,再一起吃个饭。

  饭桌上,内心波涛汹涌的云萍突然失控,把多年来的委屈一股脑倾泻出来,在场的所有家人都惊呆了,纷纷劝解。是啊,小家,大家,一切的一切,云萍确实付出了很多。半夜开车送老人孩子、送亲戚去医院,谁家需要帮忙,出钱出力的总是云萍,谁有事总是先想起给云萍打电话,好像她是万能的,是铁打的。这个家族怎么可以跟这样一个浑身能量和热情的人断绝关系?犯的哪一出啊?犯得着吗?

  生性懦弱,没有主见的老公和云萍又和好了。基本可以理解为一时赌气而离,感情并未破裂。

  云萍说,我怕他会变得一无所有。

  但是离婚证还是离婚证,始终是一锅美味里面的苍蝇,但他们谁也没有勇气去把那只苍蝇挑出来,谁也不舍得把汤倒掉。然而,再好的汤,不吃了总是要馊的。

  有一天,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找到云萍的公司,把一张卡放到云萍面前,说:里面有100万,够你什么都不用干和儿子用吧?但你要离开他。

  云萍气得浑身发抖,为了掩饰情绪,她转身望着窗外,透过玻璃,云萍看见楼下那个同床共枕十多年的身影,不安地快速晃来晃去,路边的树叶扑簌簌地扑进地上的积水里,云萍眼前模糊一片。

  我已经四十五岁了,才怀上这么一个孩子,以后再没有机会了,我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女人哀求着说。

  

  云萍,我求你了,答应吧,你就赶紧答应她的条件吧!

  云萍苦笑着说:既然如此,那卡,你们留下,留给肚子里的孩子吧。

  云萍带着儿子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来到了这里租住。

  过了一会儿,男房主用摩托带着一个大大的铁炉子回来了。女主人婉婷一瘸一拐地出来开门,说她一吹空调就头疼,天渐渐冷了,身体不好,要提前生火炉。院子里的租户都用上了空调,但是房东一家似乎习惯了简朴的生活方式。

  女人,都是菜籽命,虽然什么籽发什么芽,但是落在什么田里,遇到什么样的园丁,什么样的厨师,将来能上什么样的席面,谁解其中味,真要靠命。

  知天命尽人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