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双簧 (小说) / 陈少鹏

2019年12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双簧(小说) 作者/陈少鹏 (一) 老崔拎着两件货匆匆赶回店里,迎头被一顾客撞了个满怀,他趔趄了一下,正要发作,突然发现对方是个年青军人。军人眼疾手快,在自已立足未稳的情况下却一手将老崔带住了,嘴里连声说着对不起!随后一个立正,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双簧(小说)

作者/陈少鹏

(一)

老崔拎着两件货匆匆赶回店里,迎头被一顾客撞了个满怀,他趔趄了一下,正要发作,突然发现对方是个年青军人。军人眼疾手快,在自已立足未稳的情况下却一手将老崔带住了,嘴里连声说着对不起!随后一个立正,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不好意思。我是泉洋驻军汽车团的,刚才看见店里有这种喷嘴式除锈剂卖,团里汽车需要保养,先打算买一瓶回去试试效果,没想到刚抬脚一滑,冲撞了您,真抱歉!对方身材魁梧,肩上扛的一杠两星军衔。他边说边帮老崔收拾脱手散地的货物。

老崔的火气顿时消减了一半。他摆了摆手:算了罢,没事!对方一直陪着不是,后来拿着从货架上取下的那瓶除绣剂到收银台付款去了。

老崔夫妇在当地经营着两家蝶韵日化超市,都处在闹市档口,生意一直不错。很多厂家主动送货上门,借他的平台销产品。只有紧俏货,他才亲自出去采购。

(二)

这天,两口子正在店里清货,老崔发现一个年轻人在货架旁翻找着什么。

同志,你想买点什么?他走过去问道。

除锈剂。我想再买10瓶,回去分给各连队试试。对方仰头望了一眼老崔。

怎么又是你?老崔发现这小伙子就是那天冲撞他的军人。

哦,我们单独外出一般都穿便装,那天例外。小伙子笑了笑。

看来,我们是不撞不相识啊!老崔还摸着隐隐作痛的手肘说道。

就冲这一点,我想帮你做成一笔大单,以示我的诚意!小伙子愧疚地说道。

什么大单?

除锈剂啊!

有多大量?老崔急切地问道。

我们团有好几百辆汽车要保养,如果效果好,至少需要3000瓶除锈剂。小伙子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你应该是个军官吧,怎么称呼你的姓名?老婆吴秀枝是个心细的女人,她早已注意到这个年青军人,并从话里听出有话,于是对老崔眨了下眼睛,赶忙过来搭讪。

就叫我小黄好了,团里车辆保养供应这些破事,都是我管的。

我们是这家生产除锈剂公司的地区代理。如果批发或者团购量大,价格还会优惠。秀枝很快切入了主题

按3000瓶的量,你们先报个价吧,我好跟处里汇报。

零售价38元/盒(瓶),批发价低于八折,应扣7元6角,就减8元钱吧!老崔叉开右手大姆指和食指。

价格不是问题,只要东西好使。

那也是。能不能留个电话?老崔问道。。

我们部队是有纪律的。打我办公室电话,地方打部队总机接转,也不太方便。还是打我手机好了。小黄和老崔互记了手机号码。临走时,小黄说:如果中用,就这几天回你电话。

(三)

老崔找来推销除锈剂产品的小李,跟他说明了情况,并要他准备货源,以备万一。

小李子,矮墩墩的,圆脸,是个小鬼头。起先,他拿着一箱除锈剂产品来店代销,老崔认为这种冷门产品在日化店不好销,未同意。岂知这小子神通广大,一张嘴比蜜还甜,一口一个老板娘的叫得十分亲热,把秀枝说动了,晚上一吹枕头风,老崔也就答应了。再加上他帮店里日常打理,协助搞一些促销活动,能说会道,诙谐善逗,哄得两口子也很开心

除锈剂进超市后,与老崔的判断截然相反,货架上总有人问,也有人买,每卖一瓶利润也相当可观。

小李来店后,老崔主要和他协商这批货的批发价格问题。原超市代销价6.5折,现在量大,老崔要小李子再让价。

小李子马上请示公司,电话里叽里呱啦一阵方言交谈之后,小李子说:公司只同意降至6折,如果现金提货,可降至5折。

晚上,老崔两口子在家里一合计,最后还是认为用现金提货比较划算。

(四)

三天过去了,老崔没听到小黄回话,心里有点沉不住气了,就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小黄说,这几天供应处正在研究,再等几天吧。

小李子也打来电话,询问老崔的提货方式。老崔说,就用现金提货。

两天后一个下午,老崔正焦虑不安,突然接到小黄电话,说处里车辆保养请款报告已经批准了,就按原定批发价和数量要求,明天处里派车带款前来店里提货。

老崔慌了,赶紧要小李子今晚务必把货送来。小李子说:公司远在南京,发车最快也得两天,不如你开车去我们石市办事处仓库取货,车程只要两个小时。

老崔一路开车,小李子带着他来到石市郊区做仓库的一处平房。天已煞黑。在仓库等候的是公司驻石市办事处张主任。他叫来几个农民将货装上车,老崔直接向他支付了现金,又驱车连夜赶回泉洋,总算松了口气。

(五)

第二天,已是早上九点多钟了,还没听到小黄来电话,老崔急了,打电话过去,对方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老崔暗自吃惊,亲自开车去了驻军汽车团,询问物供处的黄中尉,却查无此人;问汽车保养情况,也无此事。再打电话给小李子,也失联。老崔又打电话给这家生产除绣剂的公司,说他们存在欺诈行为,要求退货。对方说并没有在外地设什么办事处。无奈,老崔向110报了案。

警察问明情况后,对处理此事颇感为难。第一,老崔被人下了诱饵,用现金买了一堆积压产品的转移。是诈骗案,还是经济纠纷案,不好界定。第二,交易中没签订正式的销售合同而受骗上当,通过走法律程序也不妥,该产品全国经销,很难证明这帮人就是他们的员工。第三,虽可追究合伙欺骗、冒充部队军官、推销库存积压产品的违法行为,但很难追回已经交易了的货款。老崔这个老江湖,可谓阴沟里翻了船,用现金买了一堆搁货,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当年,作者到北方泉洋,曾受到老崔的盛情款待。席间听此一说,乘着酒兴,妄加评论。

减少库存,推销积压,

演技高明,哄蒙拐诈。

真假难分,轻信失察,

合奏双簧,商场绝杀!

经验乎,教训也!

(根据亲历故事改编)

作者简介陈少鹏:男,武汉市人。1986年湖北大学毕业;曾在武汉国企工作多年;现为义乌市作协会员,金华麦磨滩文创中心成员。从1980年起,先后担任过《长江日报》、《中国纺织报》、《中国化妆品报》通讯员及特约通讯员,并在各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报道及诗歌、散文、短篇小说等作品;2014年至今,先后完成纪实文学《跋涉者的足迹》、长篇小说武汉暗战风云录之《兄弟英雄》等,其中,《兄弟英雄》荣获《今古传奇》杂志2016年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年度大奖。

注:此文为作者投稿作品,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主编处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