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午夜出租车

2019年12月1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深秋午夜的A市显得有点儿冷清,除了一些娱乐场所还依稀透露着些光影,满大街上已经是看不到几个人了,一排一排的树木伫立在道路两旁,一阵秋风吹过,撕扯开了一片片的枯叶,辗转地飘落在道路上,开始堆积起落叶。 “哗啦哗啦”原本还算好的天气,突然间就像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深秋午夜的A市显得有点儿冷清,除了一些娱乐场所还依稀透露着些光影,满大街上已经是看不到几个人了,一排一排的树木伫立在道路两旁,一阵秋风吹过,撕扯开了一片片的枯叶,辗转地飘落在道路上,开始堆积起落叶。

  哗啦哗啦原本还算好的天气,突然间就像变脸戏法似的竟然下起了雨来,而且不是小雨,哗啦哗啦地下个不停,路上不一会儿就积了不少的水,而且雾气开始慢慢笼罩街头,雨夜的A市显得更加冷。

  靠!什么鬼天气!

  远处驶来了一辆出租车,黄色车皮包裹下的驾驶室里一个中年人一脸的愤怒与无奈。

  他是A市大圣直达出租车公司的一个普通出租车师傅,为人敦厚老实,同事都叫他张二牛,排行老二的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

  妻子是一家医院的护士,三岁的儿子目前在幼儿园,因为儿子一天天的长大,张二牛想着再过几年儿子就开始上学,生活开销就渐渐的大了,自己必须得认真工作,为了让家人过得好点,他开始做起了夜班车司机,虽然人不多,但想着能赚一点是一点,张二牛疲惫的脸上就露起笑脸,再苦再累他都坚持了下来。

  外面虽然下着大雨,但是工作还是要做的,他缓速开在道路上,往左右观看,没放过一丝视野,他希望有人招手,有人搭乘他的车,这是他资金的来源,如果没人招手,他开在道路上只会耗着油费,却没有收入,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风声呼啸。

  车外大雨中夹杂着大风的呼啸,道路上静悄悄的,只有一排排的路灯寂寞的伫立在哪儿,偶尔还有几辆来往的车辆,但是路上却没有一个人,连商店门口也没有,很多的店都熄灯了,大街上荒凉,冷寂。

  搭我一程吗?师傅。

  正在张二牛无聊的开着车时候后面突然冒出来一句,他惊了一下想着刚来开过来也没有看到人呀。但是还是把车停下,打开了车窗往后看去。

  大雨中一个男子站在哪儿,一件印有光头强的短袖,已经被淋得湿漉漉了,他的黑色的牛仔裤也是如此,但是那张开始布下皱纹的脸却是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木木地盯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张二牛心一惊,他呼呼气又看了下,他注意到面前的这位男子他的右脸颊有一道伤痕,伤口很新像是最近才受的伤。

  虽然眼前的男子很怪异,毕竟受伤外面还是大雨,张二牛便叫他上车。男子得到允许后慢慢的打开了车门,动作一抖一抖的,好像冻着了,男子一上车,干裂的嘴唇动了动:谢谢你阿,走了几里了,路上都没人停车。他简单的表述了几句,表情依旧僵硬,脸色还有些泛白。

  张二牛心里在琢磨这人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一个人出现在这儿,而且还受伤了,好奇的二牛鼓起勇气多问了几句,基本都是来这儿做什么,伤口怎么回事?但是显然张二牛热情关怀的询问没能引起坐在副驾驶的男子的注意,他呆呆地坐在哪里,一言不发,活似一个木头人样。

  二牛顿了顿,有点儿尴尬又有点儿害怕,因为他憋见男子的脸色是灰白色的,在车灯下显得非常渗人。

  先生,您您是要去哪里呀?张二牛再次鼓起勇气问了那个男子。

  去白乐小区吧!

  什么?二牛一惊,男子要去的小区倒不是什么怪地方,而是二牛所住的小区,但是在他的印象里小区里好像没有面前的这名男子,小区不大,大部分二牛都是认识的。

  二牛有点害怕但是心里又在暗示自己也许他是新来的,可能要去白乐小区租房子而已,有了这层暗示,张二牛稍微松了口气,目视前方开车,方向白乐小区。

  一路上没见到几辆车,右座的男子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呆呆地望着前方,目光深邃,令人恐惧。

  窗外依旧是大雨,开了十来分钟离白乐小区只有两里的路程了,这时道路前方突然出现一团强光,非常刺眼,张二牛马上刹车汽车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强光散去,大雨停了,车子外面出现了几个人横在中央,中间一个一身白衣,好像个大夫,左右几个都是普普通通的装饰,张二牛怕是讹人的于是想直接把车开走,刚一踩油门结果发现开不了,车子一点反应也没有,二牛愤愤地骂了一声,憋见车外那几个人不在了,他憋了下右座居然没人了,那个男子也不见了。

  刚才的这个人哪去了?

  车外探来一个人,是哪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他有点儿气愤的表情。

  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不见了。张二牛如实的回答了他。

  他停顿了一下,脸色慢慢泛白,又发出一句你最好别隐瞒,这是我们要的人。声音稀里古怪的,好像机器人似得,没有一点儿表情。

  张二牛直摆手,表示他不可能隐瞒的。

  白衣男盯了二牛两下,往后走了,那几个也跟着走了,消失在黑夜中,窗外又开始泛起了雨滴。

  真是个奇怪的夜晚!

  张二牛驾车回家了,妻子还没有睡,他一进去就被老婆叫住了。

  你怎么回事?衣服全部淋湿了。妻子拍了拍他的衣服,眼中很是关切。

  衣服?张二牛摸了摸衣服干的呀,没问题呀,老婆却说说淋湿的,他很是不解。心想可能是太累了便说休息吧!今天太累了。

  妻子也没有再问了,而是准备帮他把鞋子脱了,给他揉揉脚,每晚都会这样,二牛刚坐下她便帮他把袜子脱了,一双纤手开始伸向二牛的脚,刚一碰上,她有点吃惊,今天二牛的脚好凉呀,一点儿温度也没有,像是冰块一样,她很诧异。

  二牛,你怎么回事腿好凉呀?

  好凉,没有呀!我觉得挺暖和的呀!二牛也是很吃惊,为啥妻子总是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家里的老电视机滋滋地播放着广告,还有几分钟就到了午夜新闻的节目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敲得很响很急。

  大晚上的,谁呀!二牛收起脚刚想起身去开门,妻子却先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没两步就到了门前。

  她先是问了几声,没人答应,正打算回来,突然门又响起了咚咚咚的声音,她深吸口气平复一下恐惧的心情,然后慢慢打开了门,门外伫立着一个身着白衣的人,面无表情

  你该走了

  午夜一片宁静,静得有了点儿吓人。

  最新消息老电视机里正缓缓地播放起最新的新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