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刘亭:乍暖还寒时候(之五)

2019年12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谨以此文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 总647#似水流年之青葱岁月系列十(05)# 乍暖还寒时候 (中篇小说) 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十日 接上篇 一路上,舒令怡向他汇报队上的情况。王队长起早贪黑,村东村西地跑,可积极着呢!就是社员有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谨以此文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

总647#似水流年之青葱岁月系列十(05)#

乍暖还寒时候

(中篇小说

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十日

接上篇

一路上,舒令怡向他汇报队上的情况。王队长起早贪黑,村东村西地跑,可积极着呢!就是社员有点不争气,好像这庄稼是给队长种的:出工稀稀落落、没精打彩的,真急死个人。说到这里,姑娘那好看的眉毛蹙了起来,一脸的焦灼。

张泓释然一笑,安慰地说:会有办法的。一面岔开问道:今晚的饭派到了谁家?

派饭?什么叫派饭?队长安排我们就在一家吃啊!嫂子待人可热呼了。

噢,是这样。张泓不说话了。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队部。看屋老头叭在裂着大缝的桌子上,守着一台陈旧的摇柄电话在打瞌睡。舒令怡示意张泓放下被包,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队部。

他走在坑坑洼洼的村道上,觉得这是一个沉闷的屯子。歪歪斜斜的土房,星散在土路两旁,横不成线、竖不成行。披着薄薄一层茅草的房顶上,伸出了散着炊烟的筒子,有土坯砌的,也有两只掉底的旧水桶接起来的;再富贵一点的,是用了一截打井剩下的缸管。家家前后园子里,只剩下一些瓜藤匍匐在地,黄烟被扒去了叶子,剩下杆子孤零零地在寒风中瑟缩发抖。

那是王队长家。舒令怡对他说。张泓顺着指示的方向,陡然将目光射定了这座在萧条破败的村落中,分外突出的建筑又高又大的三间房,屋顶上的苫房草足有两拃来厚,砌砖的烟筒,一米高的石头墙基,前浪后不浪的房身,水泥窗台,一色五扇的大南窗,木框都刷着天蓝色的油漆。夕阳残照映在玻璃上,反射出一片血也似的红光。

值个万八千块钱吧!他掂量着。

哟,万八千?舒令怡咋了一下舌头,不禁把肩膀一耸。

甚至还要多一些。

这就是我们吃饭的老王家。走到紧挨着这座显赫建筑物的一个院套,舒令怡推开了拳头粗的柞木条编起来的栅栏门。

嗳哟,是袁儿回来了吗?快进屋随着这阵甜蜜蜜的招呼,走出了一位四十来岁白净脸蛋的妇女。她穿着一件紧绷着胸脯的大绒上衣,脚上蹬一双带绣花的棉鞋,一步三摇、妖妖道道地走上前来。

哎哟哟哟她惊讶了,这可是打哪来的稀客哟八成是新来的领导吧?她的脸并不难看,但堆满了难看的谄媚的笑。

嫂子,他是我们工作队长张泓书记。舒令怡从旁介绍道,并没有注意到张泓的表情。

哎呀,叫我说的。女人一拍大腿,原来是书记官到俺家了!上咱这儿来吃饭的书记,走马灯似地,你来我往,还真的不少。可这样年轻的,倒是头一回哟!

女人一点也不外道地伸出双手,把张泓显得纤细修长的手拿过来,结结实实地握住了。张泓分明感到对方那种攫取的目光,他马上挣脱出来,但是晚了,手上已经起了一种滑腻腻的感觉。

张书记,俺们这儿可比不上你们大城市里洁净,您可别嫌乎女人殷勤地将他们让进了东屋,她怎么啥都知道呢?张泓不禁有点心烦地想道。

一踏进门槛,他迟疑的步子,就马上立定在屋地中央了。一幅非常富贵气派的摆设,映入了张泓的眼帘:正面明晃晃的两面大镜,一字排开;紧挨着的,两边各一的条幅镜框里,镶满了密密麻麻的相片。南炕梢放着新刷油的炕琴和被柜,一直顶住了天棚。弯子炕上是黄笸罗面的瓷砖条琴。条琴上,挤满了台式收音机、三五牌座钟,各种各样的脂粉盒,梳妆镜、茶杯、茶壶和皂盒。连过去的北炕梢上,是一对箱子。四围的墙刷得雪白,屋地铺着砖。

来、来、来!快上炕里,刚出锅的饺子,趁热吃。女人端上了满满的盘子,里外屋穿梭般地走动,一边招呼在外屋帮着烧火的舒令怡,一面取来了早在臼子里捣得烂烂的蒜泥。

这有烫好的。女人拿上来一个描了金的的小酒壶和两个酒盅。张书记,你们成天在外面辛苦,到俺这,就赶到家一样,喝口暖和暖和身子。说着就捏起酒壶要倒。

不,嫂子,老王大哥呢?这阵儿还没收工吗?

嗨,他嘛,得一会儿呢。咱们先吃起来,吃饺子不耽误喝酒,说着她又要动作。

张泓伸手做了一个拒绝的表示:不是年节,我不喝酒,决不要倒!

他的脸色很严肃。在那些吃喝成风的年月里,在那块吃喝成风的土地上,客气的拒绝就等于接受。这不仅在于张泓,就是立身炕沿的这个女人,心中也很明白。过去的书记官她接待的有多多少,谁还不是半推半就、最后都端起了酒盅?俗话说:酒壶一端,政策放宽,每次黑鱼屯局势的转危为安,还不得归功于我王八德媳妇手中的酒盅和眼底的波澜!

可是今天这位却好像有点来者不善一股凛然的正气、两道冷峻的目光,镇住了她多年劝酒生涯练就的自然。她抽动着嘴唇,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张队长,咱们就先吃饭吧!按照事先说定的招呼,舒令怡发话了。

他吃着,但没有觉出味道来,疑虑集中了他的全副思考,这压抑了他的食欲。对他来说,现在更需要抽烟。

也不知道您的口轻口重,可还行?女人恢复了常态,说着脱鞋上了炕。像一下子没坐稳,便把身子歪斜着靠上了张泓。她伸手扶了一把他盘坐着的大腿,这才坐正了自己的身子。

张泓分明感到了这个热烘烘身体的依靠。他一转脸,便见到女人正冲他含义复杂地笑着。饺子蒸腾着热气,炕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雾,炕桌对面的舒令怡的面目也不甚清晰。于是,他明白这个女人的用心了。

他放下筷子,接着掏出钱包,点清了票子放在炕桌上,就要下地。

女人的脸,不自然地抽动着。没有片刻的游移,女人右手麻利地抓起了票子,左手扯定了张泓的袖口:怎么,还给钱?那可不行!别说工作队上门来,就是不认得的,过路赶上饭,还不得招待一顿好吃的?她正要把钱塞到他手里,张泓敏捷地躲开了

你就别给我来这一套了!在张泓近于威严的口气下,胖女人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一张一元的票子包着一斤粮票,掉在铺炕的刷了绿油漆的纤维板上。女人伤心地嘘唏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舒令怡急匆匆地从身后赶上来。

张泓指着四下跑散的孩子们,头也没回地说:小心第一步,就掉进了

他的话没说完,便被自己的思考打断了。

(下接之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