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儿童文学:告别

2019年12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尽快离开这里。 天在不知不觉中变冷了,我又一次去拜访方医生的时候,她对我说了这句话。她说,这是袁老师让她转告我的,然后,还递给我一张纸条,是袁老师写的。 在与方医生接触的这段时间,我们建立了非常亲密的关系。我每周必须去和她见面两次,如果是别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尽快离开这里。

天在不知不觉中变冷了,我又一次去拜访方医生的时候,她对我说了这句话。她说,这是袁老师让她转告我的,然后,还递给我一张纸条,是袁老师写的。

在与方医生接触的这段时间,我们建立了非常亲密的关系。我每周必须去和她见面两次,如果是别人,我也许会恐惧、厌恶、逃避。可面对方医生,我恰恰相反,每次我都感觉是去见一个朋友,心里充满喜悦。

我曾经向她提出来,能不能增加见面的次数。她说不行,因为她的时间是满的。当时我非常沮丧,当然,多半是做给她看的。说来也怪,我在我妈面前都不敢这样喜形于色,面对方医生,我却能完全放松,甚至还有些许撒娇。

她马上把我拉到她的旁边,挨着她坐下。那是一张米黄色的布艺沙发,表面粗砺,双手撑在上面,能感觉到密密麻麻的起伏,质感十足。她把手心放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摸了摸,细腻柔滑,与布面完全相反。她轻笑了一声,说:你要相信,我对你是完全不同的。其他的只是病人,你却不是,嗯哼。她抿着嘴冲我点了点头。这是她的习惯动作,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当然相信,她确是我的知心人。我们谈什么都是那么投机,每当我亮出一个观点,她会不住地点头。从她的眼神中,我能肯定,她不是在敷衍。而她对各种问题的看法,又常常能让我心中一亮,我表达的就不光是同意,还连带着惊喜。我常常觉得,我一是堆快燃尽的木柴,她却是一碗汽油,冷不丁就会浇我一身。一瞬间,我会火光四射,真的,我的心脏也会跟着跳出体外。

最开始,我妈每次都请假陪我过来。她虽然不能进房间,但她愿意在走廊外等,一小时两小时,从无怨言。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慈爱,但更多的是担忧她从内心里认定我是一个病人,我最亲的人啊,这让我无比悲凉,但我无力改变。面对妈妈,我除了感激,就是虚弱。

我没有向方医生透露半点对妈妈的看法,她也许是从我的神情上捕捉到了什么。有一天,她让我在外面等候,专门把妈妈叫进房间。她们在里面谈了些什么,我一无所知,也没有打听。从那以后,妈妈就不再请假陪我了,而是让我自己来。我顿觉轻松了一大截。

事后,我找准一个合适的机会,对方医生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她拒绝接受,笑着说: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你到我这里来,就是拜访,而不是看病。如果你去拜访一位朋友,还需要你妈妈陪着吗?

听了这话,我确实不想再感谢她了,只想紧紧地抱住她,勒得她喘不过气才好。我试了一下,可抱不住她。她特怕痒,浑身都是痒痒肉,一见我展开双臂,就吓得跳开,不停地摆手,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她告诉我一个秘密。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痒痒。她说,如果只有我们俩在场,我可以这样叫她。

我马上就叫了起来,她也毫不含糊,张口就应。每叫一声痒痒,我就觉得浑身会痒一下,就像一根手指探到了心尖尖上,轻轻拔动了一下,我就成了一根琴弦,颤动起来。

跟痒痒在一起,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有时候觉得她是知心朋友,有时候觉得她是同学,有时候觉得她是我姐姐很多很多种,每一种都很美好。就因为这种感觉,我已经爱上了这里,尽管走进来都是病人,走出去会遇到怪异的眼光。

我以为这种时光会天长地久,直到永远,没曾想突然之间就到了尽头。痒痒在转告袁老师那句话时,我没有一丝预感,只是突然想起,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再见到过袁老师。

她呢?我有点急切,有点愧疚,我竟然似乎把她给忘掉了。

已经离开了。痒痒轻笑一下,其实那不能算笑,算是她的一个习惯吧。

那么,她已经,嗯,好了?我不想说出那个字,就像小心翼翼地避开袁老师一样。一瞬间,我明白了,我一直在有意避开她。我是故意的,因为我也认定这里不是什么光彩的地方。我和袁老师不见面,对我,对她,都好。

哪有什么好与不好哟!痒痒叹了口气,都取决于自己的心,就像光与影的关系。你心中有一盏灯,那种古老的煤油灯,你见过吗?当你把光亮调大,黑影自然就消失了。当你的光亮微弱,灯下就会出现大片的黑影。你一定懂得我在说什么。

我点点头。她刚准备习惯性地笑一下,我又摇了摇头。她的笑马上消失,就像一只机敏的老鼠,从洞里探出头来,却见到一只猫,然后就是那种效果。

我笑了,因为我是故意逗她的。我说:稍稍更正一下,我就是一盏煤油灯,是你把我调亮的。所以,我可以给你起个外号,叫调灯人。怎么样?

调灯人,我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名字。她拉起我的一只手,瞧了瞧,可是,从今往后,你要用自己的手把自己调亮了。

我惊了一下,就像被蜂蜇中,手缩了回来。这回,我真的不懂她在说什么,一脸疑惑像。

我也要离开了。

你,不是做得很好吗?

她摇了摇头,苦笑一下,说:我心里的那盏灯也时明时暗,有时候,我都分不清,自己是医生还是病人。实话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一旦这一面被唤醒,就可能油尽灯灭。我很害怕,我得尽快逃离。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惧,我能真切地捕捉到。

我上前一步,问:我还能见到你吗?

她摇了摇头,说:到哪里去,我自己都没有想好。

我担心自己调不亮自己。我的声音很低,低下头。

来,让我给你力量。她竟然主动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我。她从来就是怕抱的。

我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抱住她。越来越紧,都想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我们什么也不说,都在感受对方的心跳,还有呼吸。再一次,我确定了,她不是我的医生,而是知心人。

你不怕痒了吗?许久,我忍不住好奇,轻轻地问。

我这句话唤醒了她。她突然笑了起来,一发而不可收拾,最后,用力推开我。我从她怀里脱离出来的瞬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不是在排斥我,而是在用浑身的力量送我上路。我是一个刚刚学步的幼儿,该自己走路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节选自《一滴泪珠掰两瓣2》

黄春华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