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儿童文学: 火苗

2019年12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周庄走了,口红还在桌上,就像他留下了一个窃听器。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打开盒子。 那只口红静静地躺在里面,像一个委屈的婴儿,等着人去抱起。我抓在手里,细看了一会儿,比妈妈用的那个要漂亮些。当然,妈妈平时也不用,只有在一些比较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周庄走了,口红还在桌上,就像他留下了一个窃听器。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打开盒子。

那只口红静静地躺在里面,像一个委屈的婴儿,等着人去抱起。我抓在手里,细看了一会儿,比妈妈用的那个要漂亮些。当然,妈妈平时也不用,只有在一些比较郑重的场合才用一次。至于我,就更不会用这个了唇上涂得鲜亮亮的,总像是生吃了番茄没擦嘴。

我摇了摇头,把口红收进去,然后进到自己房间,环顾四周,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最后,我只好拉开书桌中间的抽屉,把里面的几本书拿出来,把口红放到最里面,再把书放进去,推上抽屉。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不让妈妈发现,那样,会多出很多问题,而我又最懒得回答问题。

周庄偏偏又是一个问题制造者,时不时就会放一把火。我就像个消防员,得跟在他屁股后面灭火。我常常觉得,周庄还是不能真正了解我,他所做的是他认为该做的事,而我恰恰不太接受。我们虽然有过相似的经历,可是,我跟他不同,他心中总是燃着火,而我心中的火已经灭了。他想点燃我,但那是多么难的事,甚至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心中的火只属于自己,如果火还燃着,别人倒是可以帮着扇扇风,火苗就会大一些。可是,如果火已经灭了,再大的风,又有什么用呢?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浑身虚弱。我心中的火为什么会灭?我不知道,真的,我也不想那样,可是,这由不得我,我就是真切地感到已经灭了。

我来到沙发边,无力地躺下,抱着小说,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斯佳丽在我眼前飘来飘去,我看到了她心中的火苗,那么鲜亮,从来就不会熄灭。你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教教我我喃喃地喊着,眼泪顺着两边滑落,越来越多,无休无止。我伤心透顶地抽泣着,我想挽回我心中的火苗,可是,不能,我能清楚地看到我的心底,那里一片暗淡。

我哭得天昏地暗,整个世界都在无声无息地塌陷,我的身体也跟着一起陷落下去,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始无终的深渊,渐渐地,我没有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胸口突然一空,我一惊,睁开眼睛,看到妈妈拿起了我手里的书。

哟,这是怎么啦?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大概没有异样,又顺手抹了抹我的脸面。应该是我满脸的泪痕惊到了她。

她的手有些粗糙,把我的眼角都划疼了。但我喜欢她摸我,她的手一触到我的额头,我就感到无比踏实,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可以依靠。这种感觉让我心头一热鼻子一酸,眼圈又红了。

妈妈连忙放下书,扶我坐起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

我抹了一下眼睛,没有泪。我不想说实话,就故意撒娇:刚才做了一个梦,你不要我了没想到谎话也说到了伤心处,我真的有些哽咽了。

你真是关在家里关傻了。妈妈挨我坐下,用一只胳膊环着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活着,就是为了你,不要你,我还活着有什么劲呀?

你心中有火苗吗?

要火苗干什么?有你就行了。妈妈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了,我做饭去,吃完饭,出去散散步。她转身进了厨房。

望着她的背影,我有些发愣。原来她心里没有火苗,只要有我,她一样可以活得特别努力。那么,我会不会就是她心中的火苗呢?嗯,应该不是,因为火苗只属于自己。我是她的女儿,但我不属于她。

晚饭后,妈妈拉着我出门散步。没有太多选择,当然还是沙湖边上。年刚过,天还冷,湖边散步的人不算多,三三两两,偶尔相对走过。

这次我们走得更远,一直来到湖边的那个新建的楼盘。没有人,一盏灯照亮了售楼部的招牌,我看到了几个大字沙鸥新苑。我一下就想到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里面有一句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初三的时候,老师逼着我们背这篇古文,当时算是都背会了,可是,现在一回头,发现那些漂亮的句子都记不全了,倒是前面的序背得滚瓜烂熟。

怎么,喜欢这里?妈妈见我发愣,就打趣地问。

我回过神来,摆了摆手,说:我喜欢不喜欢重要吗?那是你跟张叔叔的事。

胡说!我自己就不能买吗?妈妈语气有些生硬,好像在和谁赌气。

我觉得气氛有些不妙,联想到春节期间张叔叔都没有出现,就担心地问:你们闹矛盾了?

妈妈没有马上回答,拉着我的手往回走,似乎在考虑,好久才下定决心,说:今后不要再提他了,好吗?

我一惊,好好的,怎么又散伙了呢?我侧脸望着妈妈,等待着更进一步的解释。

妈妈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想好了,这辈子我就守着你过,你就是我的一切,你懂吗?

我当然懂,可是,我还是想搞清楚,是不是因为我,张叔叔才离开的。我试探着问:你把我的事都告诉张叔叔了?

跟你没关系,傻子!妈妈甩开我的手,快步走到我前面,正好不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我自己想通的,也许只有我们俩生活在一起,是最好的。所以,从今往后,你不用为我的事操心了。她突然转过头来,脸上竟然是笑容。

答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是我拖累了妈妈。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刀扎了一下,我终于明白了,如果说妈妈心中还有一点点火苗,那么,就是我熄灭了它。我想逃离,逃离妈妈,逃离这个家,逃离整座城市,越远越好,最好完全消失。我不在了,妈妈会难过,也许只是一阵子,然后,她也许会重新燃起心中的火苗。那样,该多好

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怎么了?妈妈过来,一只手搂住我,使劲摇晃两下,我突然惊醒,收回神来。

哦,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妈妈显然不信,她一定以为我的病又犯了,就小声说:天太冷,回家。

回到家,妈妈帮我打来热水,洗了把脸,就安抚我上床躺下。她又把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来到我床边坐下。

她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放心地收了回去。

我仰望着她,说:睡去吧。

睡不着。她低了一下头,一缕头发搭下来,里面夹杂着白发,让我心里一阵怜惜。她一抬头,白色就不见了,想跟你说说话。

嗯,我正好也睡不着。我顺着她的心意。

我有个计划,她坐直了身子,精神头往上一冲,明天我请一天假,我们俩去看房子,看中了就拍下来。她一掌拍在我的大腿上。

我惊得浑身一弹,差点坐起来了。我睁大眼睛望着她,说:你是说沙鸥新苑的房子?要很多钱的。

钱的事先不操心,你只说,喜欢那里不?

这还用问吗?一看那新房,我们这里就像个贫民窟。

有你这句话,我就铁了心了,砸锅卖铁也要买一套。她双拳举起来,故意逗我。

我一挺身坐了起来,她连忙抓过袄子让我披上。

我把袄子拉拉正,说:喜欢归喜欢,也用不着这样拼命吧。我们住这里也挺好呀!

那是吓唬你的。妈妈笑得很好看,好像瞬间年轻了十岁,我手里还有点积蓄,再借一点,付个首款,剩下的全部贷款。我们这个房子还能卖些钱,管装修,再还掉借款。就这么简单。

这还不够拼呀?我很夸张地皱了皱眉,房子嘛,哪里不是住,用得着这样不顾一切吗?

不顾一切?她忍住笑,盯着我,故作严肃,你说得太对了。人生就那么回事,我们都喜欢,为什么不去追?不顾一切地追。她一把抱住我,像是追到手了,笑也冲了出来。

我推开她,说:这思想好像很励志哦,我有点想支持你了。

还有更励志的呢!她用力把手握在胸前,像抓着一个哑铃,人们都说,换了新房子,就会带来好运。值得一试!

这叫什么励志?完全是迷信嘛。

嘘她伸手把我的嘴巴捂上,不可不信,嗯!

我推开她,说:好了好了,我要睡觉了。

好,早睡早起,明天看房。她乐呵呵地站起来,转身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我关了灯,重新躺下,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对自己说:嗯,明天去看房,你要开心。因为我知道,妈妈心中又燃起了火苗,是她自己点燃的,真了不起。我一定要为她扇风,而不是浇水。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节选自《一滴泪珠掰两瓣2》

黄春华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