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墨安 | 不看臭脸,各耍各的

2019年12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川西坝子的秋越深,气候越加阴湿。总的来说,夜里爱下雨,白日多厚云。当然,晴好的日子倒也没有稀缺得十天半月难遇。通常是阴沉几天的某个午后,天光突然一亮,满眼生鲜,恍若人在春天。 在川西坝子生活,最让人舒心的是,四季都不会缺了绿意和花红,即便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川西坝子的秋越深,气候越加阴湿。总的来说,夜里爱下雨,白日多厚云。当然,晴好的日子倒也没有稀缺得十天半月难遇。通常是阴沉几天的某个午后,天光突然一亮,满眼生鲜,恍若人在春天。

在川西坝子生活,最让人舒心的是,四季都不会缺了绿意和花红,即便在最寒冷的冬日,溪水也不会凝冻,田野也不会衰败,处处生机盎然。

阳光和煦,且无乱风袭扰的午后,恰巧有空有闲,我是极愿意去西川佛都罗汉寺内的西厢茶馆坐坐。喊一杯花茶,搬一把竹编藤椅到院坝一角,翻开自带的书,直读到彩霞满天,夕阳西下,才从文字里走出,缓缓归家。

川人是喜欢坐茶馆的,但很少独来独往。一般都是三五成群邀约了往茶馆里一坐,或摆龙门阵吹死牛,或下棋斗地主。不打堆堆不凑热闹,独来独往一个人傻坐在一边喝茶的,比较鲜见,难免要扯来一些茶客的眼光。瞟的人,被瞟的人,目光轻触,多少都有点怪怪的不自然

当然,也没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凑过去开腔搭白。各喝各的茶,各混各的时光,非熟勿扰。

刚回小城的时候,因为爱好文学喜欢涂鸦,逐渐结交了一些当地的文人墨客。关系需要勾兑才深厚,感情需要联络才亲切。交流也好,请教也罢,必是约到一起先喝茶,再喝酒,似乎,除此皆不能酣畅尽兴。

初心是想着,有共同的爱好,相谈必欢,即便豪放不到曲水流觞那种雅趣浪漫,至少也可起到相互鼓励,共同进步的作用。

说文交心,本该随心随性。然而,文人也是人。文章可以写得超凡脱俗高大上,骨子里的夹杂的市井市侩味照样会时不时冒出一股几缕来,坏了氛围。总有人喜欢装腕扮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学富五车一样,说啥事都要引经据典,孔子曰庄子曰老子曰过时老套了,就张口闭口就赫尔博斯说,马尔克斯道,这斯那斯,撕绕得人牙酸皮麻心肝脾肺裂。

倘若仅仅好显摆倒也不招人生厌。毕竟,才学,是让人敬畏和敬仰的。坏就坏在口是心非的假仁假义上。

茶杯一端,闲话就冒:谁谁几个稿子投出去,全给编老爷毙了。话到此,必刹住,撮一口茶水,不管有没有茶叶梗巴在了牙埂上,有没有粘在了舌尖上,都要噗噗地吐几下,并快速地瞥一圈听者反应,为将自己的同情心和善良感展现得淋漓明显,长声吆吆补上一句叹:这娃,也够衰够丧咯,你们看要不要约他出来喝茶喝酒,让他换个心情透口气?

滑稽的是,谁的作品发表了,上了大型刊物,流言是非一样少不了:不晓得你们仔细看他发表的那文没有,题材是个好题材,就是写得俗套,情节铺排也有硬伤。话说到这,又心虚起来,怕被人嘲讽是眼红嫉妒,硬是往脸上挤笑,跟上一句:当然,能发表就是好事,可喜可贺。

座中某人促狭补刀:可喜可贺个啥哟。你们根本就不晓得这其中的水有多深,人家和那杂志编辑的关系不简单呢!别的不说,光看她和编辑合影照个相,哪一张不是把半个奶子贴在编辑的肩背上

意思很明确,谁要是上了大刊,不是靠作品说话,而是靠请客送礼,搞歪门邪道,甚至不惜出卖灵魂和肉体,简直斯文扫地。

说者那副刚正清高的模样,直教人要送上膝盖膜拜。

文人相轻是沉疴顽疾,瞧不起别人操得拙,也见不得人混得好。这种打堆堆生是非的热闹,凑一次,就如同吞下一只才从茅厕里爬出来的绿头大苍蝇,恶心得要命。本想冒几句杂音,说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何苦非要把人想象得那么龌龊那么坏,又恐自己非神非腕,人微言轻,人家不屑听。

我渐渐明白,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这比打骂还难受。胡适先生的这段感慨,用在这些亦师亦友上,简直入木三分,活灵活现。而人来到这个世上,不是为了找不痛快的。有了厌嫌的情绪,躲便成了常态。茶馆还是要去的,只是不愿约人,不肯被人约,各耍各的,清净自在。

可能是在寺院内,到西厢喝茶的人多是在寺里烧香拜佛后泡杯茶歇歇脚的老人,就算有几桌专门到茶馆打牌混时间的,也可能感受到无边佛法,不敢动作粗鲁,把牌桌拍得呯呯嘣嘣。所以,一个人到西厢,择院坝一角看书,不仅可以独享清静,还能享受秋日暖阳。至于能否在字里行间随遇妙曼,修不修得了心,已然不那么重要。

原创: 墨上尘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