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魏成飞:山大娘

2019年12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山大娘不姓山,生长之地位于鲁西平原,与山字沾不上半点边,被人在大娘前加个山字,是因为夫家在族中排行第三,村中晚一辈的孩子便以此谐音,称她为山大娘。 山大娘的父亲牺牲在抗战的第七年,母亲拉扯膝下的三个孩子,最大的便是山大娘,那年她十岁。幸福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山大娘不姓山,生长之地位于鲁西平原,与山字沾不上半点边,被人在大娘前加个山字,是因为夫家在族中排行第三,村中晚一辈的孩子便以此谐音,称她为山大娘。

山大娘的父亲牺牲在抗战的第七年,母亲拉扯膝下的三个孩子,最大的便是山大娘,那年她十岁。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总有不同的不幸。从那以后,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山大娘,跟随母亲,总是鸡鸣爬起,半夜方息,帮着操持家计,但受阶级压迫的百姓又岂是辛苦劳作便能衣食无忧的,山大娘家常常没有隔夜饭。苦熬到家乡解放,山大娘也出落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俏姑娘,那时,老百姓刚从旧社会中走出,人人思苦奋进,山大娘更是勤勤恳恳。

邻村有个青年相中了心地善良的山大娘,于是托人前去说媒。山大娘的母亲见这青年勤学厚道,便答应先定下这门亲,等一年后再给他们完婚。从此,山大娘家多了一个帮手,村里人也都羡慕山大娘找了个好归宿。孰料,这桩好事并未落在勤劳吃苦的山大娘身上,她结婚前的一个月,勤学上进的那青年由于平时爱钻研机械,在一项农用拖拉机的改造上取得了非凡的成果,因为这个成果他直接被选拔到了地区农机站。这对于世代与土地打交道的庄稼人来说,不酷于天降喜讯,整个村子都为此炸开了锅。那一步登天的青年没有抛弃土生土长的山大娘,提出带她到城里去住。山大娘感激这青年执守旧诺,但到城里便意味着这破烂的家庭少了顶梁,望着多病的母亲和仍在求学的弟妹,她决意留守家中。那青年没有能力养活山大娘一家,便对她说:你等我一年,一年后我来接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到城里享福。

山大娘含泪等了他一年。一年后,她等到的是那青年寄来了两百钱和断绝来往的书信。两百元在那个年代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朴实的山大娘收下信,将钱寄给那青年,附上一句:好好跟人家过。村里人在惋惜这桩婚姻的同时,都笑她傻,说道:那负心汉坏了你的名声,二百块钱都是少的,你干嘛再退还他?山大娘强忍着泪花,笑呵呵地说:咱跟人家又不是一家人,没理由要人家的钱。

山大娘的母亲眼见女儿错过良亲,几回回梦里哭醒,失心疯似的走出家门,絮絮叨叨说是穷家拖累了娃儿的话。每当这种情形,山大娘不得不拖着疲惫,尾随母亲绕村庄打转,直到她走的累了、嗓子哑了、精神倦了,才慢慢地上前,轻声软语,劝她回家。

山大娘的母亲最终迷了心智,山大娘的日子更难过了。然则穷且益坚,她凭着一股紧把绳头做一场的劲头,硬是把家撑了起来。

过了几年,我族中的三大爷,偶然认识了山大娘。那时三大爷是部队上的人,回家探亲正好遇到山大娘送弟弟参军。双方一说,山大娘的弟弟恰好是三大爷所在部队的新兵。山大娘恳求三大爷照顾他的弟弟,三大爷满口答应。这么一答应,两人竟结成了连理。

山大娘结婚的那年,她妹妹考上了外地的一所中专,照顾母亲的担子全落在山大娘肩上,她两头奔波,两头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婚后第二年,山大娘生了一个儿子,三大爷也因在部队上表现突出,提了干。就在所有人认为山大娘苦尽甘来之际,一天下午,山大娘的母亲忽然神智一清,给外孙烙了几张玉米饼,一路打听着送到山大娘家。

山大娘乍然见到母亲,惊喜而泣。山大娘的母亲瞧了眼熟睡中外孙,便要回去。山大娘见母亲不再糊涂,心里欢喜的极了,想当然以为她的病大好,抬头看到日头正高,想把孩子交给婆婆,好去生产队挣工分,当下答应母亲,抱起孩子,与她一起出了门,临行分别说:娘,赶明儿我带孩子看你。山大娘的母亲冲外孙扮了个鬼脸,迈开裹足留下的小脚,步履蹒跚,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天下午,这天下午对很多人来说,应该普通的早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对山大娘来说,那天下午是她们母女命运的转折,也是悲情延续。所以说延续,是她母亲在途中受了惊吓,有人见到,说是遇上了一条狗。那个年代的狗饿的两眼昏花,看什么都想咬上一口。

山大娘的母亲惊惶之下,神智大乱,哪里还分什么路径,狗都不追了,她仍跑进棉田,一不留神,摔昏在灌溉用的水沟里。好在田中劳作的人有认得她的,赶紧将她送到卫生院,并通知了山大娘。

这次惊吓,山大娘的母亲彻底疯了,半年后去世。山大娘给母亲送了终,想起母亲的死,她悔恨自责,得了癔病,常常深夜哭泣。大奶奶知道这事后,担心对孙子不好,先将他接过去自己来带,之后受不住山大娘向她索要孩子,便狠心将孩子送给一个远亲抚养。

山大娘见不到儿子,癔病更重,心智渐渐有些糊涂。大奶奶见此,更不让她见孩子了。于是恶性循环,山大娘行事愈发偏离正常人轨道。三大爷是一个珍爱声名的人,眼看妻子变成这样,索性断了家念,一步步地从排长升为团长,最后做到了军分区司令员。三大爷在儿子十五岁时,把他收到了身边。

孩子长大了,最挂念的往往是母亲。那孩子工作稳定后,回家乡探母。山大娘凭着母子间那种触摸不到,却又无刻不连的感应,当即认出了儿子。那一刻,山大娘如神附体,霎时间从二十几年的癔病中清醒过来,口中嚅嚅地说:你是兴兴?

那孩子也即我的兴哥,双膝一软,眼中噙满了热泪,一个娘字在心里想叫了二十年后,又在口中停了一袋烟的功夫,终于叫出声来。这声娘,山大娘从青丝等到白发,她的泪早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年流干了,如今见到儿子,她眼望院门,只是傻傻地笑。那一年我八岁,只知道山大娘有自己的儿子,后来回想,那本属于山大娘的东西,对我们每个家庭来说最寻常不过,但对她来说,怎会就那么难?这个问题我想了许多年,直到有了女儿才知道,我们没有经历山大娘的那种人生,固然存在处境不同、际遇有异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我们把爱分给家人时,也留给了自己,而山大娘则是把爱全给了家人,没有给自己留下半分。

从那一年起,兴哥每年都抽一个月来探望山大娘。山大娘在兴哥来时,精神大好,兴哥一走,行为立时乖张。如此几次,族里的人看出了山大娘的心思,她是挂念儿子。于是悄悄告诉了兴哥,希望他把山大娘接到身边。

兴哥是个厚道人,看到别的老人膝下承欢,尽享天伦,他何尝不想把受苦的母亲接来奉养。兴嫂十分孝顺,自兴哥第一次回家便收拾好房间,劝他勿必将婆婆接来。那知不肯向命运低头的山大娘在这件事上极力反对,村里人说她倔强,放着福不享,偏一个人熬日子。身为人母的苦,只有自己最清楚,山大娘并非不想随儿子安度晚年,她是不想去三大爷所在的城市给他添堵。

此后的日子,山大娘独守三大爷留给她的两间土屋,以割草拾柴谋取生计。兴哥留的钱,弟妹送来的衣物,她一概不受。弟妹眼见姐姐受苦,带了一帮亲戚来劝。山大娘耳听着众声数落,先是嘿嘿傻笑,后又愣不丁地将一袋奶粉倒入门侧的榆树下,说是要修抹灶台。

亲戚们愕然之下,均认为山大娘昏聩了,眼瞅着在当时尚属稀缺物品的奶粉混在泥中再收不回来,只得叹息而去。从此,所有的亲人对她听之任之。山大娘院中的草堆、柴垛,从小到大,从大到无,如此周而复始。山大娘每年割的草和拾的柴加起来约有七八垛,每垛柴草卖到10元到20不等,粗落一算,也就百十元,这百十元是她一年所有开销的费用。

早年间,山大娘曾分有一亩多地,她只种了一年,就交给了三大爷的弟弟,说道:兴叔家人口多,多一亩地就能多口饭吃,我自己怎么都能对付。这话是山大娘清醒时说的,说的也是实情,刚分田到户的那会,农业技术落后,粮食生产不多,家家难以填饱肚皮。没有了田地的山大娘,凭着一股疯劲,在荒坡、沟渠,只要有空地,全都开荒种了粮食。

岁月如梭,慢慢的山大娘老了,佝偻的身躯再难背起一筐筐死沉死沉的青草,更要命的是由于机械代替了畜力,促使牲口急剧减少,干草没了生意,这对于一年到头以咸菜度日的山大娘来说,少了一项买盐的重要资金。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附近庄子里有几家做豆腐的,在没有注重环保的年代,他们都喜欢用山大娘那物美价廉的木材,所谓的木材,就是她捡来的一根根树枝。

幸福的生活充满了炫丽,而贫苦的命运往往都循环往复。一天晌午,山大娘像母亲一样摔在沟旁,与母亲不同的是,她不是遇上了狗,是老天一点点耗尽了她精气后,让赤日摄取了她仅存的灵光。山大娘没有她母亲那般幸运,这一摔,她暴晒了一下午才被人发现。

兴哥闻讯,连夜从港城返回。山大娘以她与生俱来的坚韧,打破所有人对她死讯的谈论。次日,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的时候,兴哥看到了全然痴呆的母亲。山大娘认不出儿子了。兴哥又是悲痛,又是幸慰,那让母亲颐养天年的心愿,等了二十年,终于实现。山大娘在兴哥的照顾下,度完人生的最后七年,安祥地走了,临去的那刻,上天让她灵光一现,说出了回家。

五千年传统中,女子幼时依父,成年随夫,老来归子,山大娘的家在哪里?她始终把自己当作是三大爷家的人,要回的自然是生养三大爷的老家,兴哥遵从了她的遗愿,将她埋在了祖坟。

山大娘甘于清贫,在许多人眼里是傻,她的行为确实是傻,不过决非真傻,傻子尚能分辨酸甜苦辣,山大娘再不济,总知道奶粉和石灰是不一样的。她那一桩桩有悖的情理的行径是对婚姻的坚守,也是怕拖累人。

《史记》中说汉高祖每过大粱,必派人祭祀信陵君。司马迁在编写战国四公子时,孟尝君等人用的是官称,惟独信陵君著为《魏公子列传》。后人敬重魏无忌是他无私于国家,我敬重山大娘是她无私于家人,家国在品格面前没有大小之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愿我为之敬重的山大娘安息。

【作者简介】魏成飞,男,1979年9月,现在阳谷县生活工作,爱好文学,研究史藉,衷心愿借山石榴这个平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