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周长征:王庄村唱大戏

2019年12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王不好参加完丰收节活动,立马安排剧团来村演出事项。借这个丰收节的喜庆余温,让乡亲们再乐呵几天。 剧团是他通过镇上文化站赵站长联系的。是刚刚组建不久的一勾勾棒子剧团,是一个由民营企业家成立的个体文艺团体。一勾勾剧种是发祥于当地的一个古老剧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王不好参加完丰收节活动,立马安排剧团来村演出事项。借这个丰收节的喜庆余温,让乡亲们再乐呵几天。

剧团是他通过镇上文化站赵站长联系的。是刚刚组建不久的一勾勾棒子剧团,是一个由民营企业家成立的个体文艺团体。一勾勾剧种是发祥于当地的一个古老剧种,具有千年的历史,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天王不好去镇政府办事,正好遇到文化站站长赵小妹。赵站长正在为王庄村那口神秘的井动脑筋哩,各镇民俗文化村建设精彩纷呈,唯独自己的镇还没有一个像样可看的东西,心里正在着急上火呢。这下可逮住了王不好,以前他一直以忙建厂忙修路为由,每每拒绝,这次可要好好抓住他!

王不好答应全力配合赵站长的工作,顺便提出了村里请个场戏班子唱戏的想法,尤其想让一勾勾剧团演出。赵站长一听,马上打包票说:唱戏的事包在我的身上。一勾勾剧团不敢百分百,至少能请个当炝的团体去演出。当初王不好说要自己出钱,赵站长也没说别的,但是她心里有数,最近上面刚刚下发了要政府购买文化产品下乡服务的文件。不知这次赶趟儿不赶趟儿,所以她没有告诉王不好。总之。她心里想的是王庄村的民俗文化大院的建设。她帮了王不好,就不怕他不积极配合自己的工作。

随后,赵站长去县文化局开会,正是落实文化下乡的事。县里做了安排按照上级精神,不论是事业单位性质还是私营个体性质的剧团,只要具备文艺演出的能力水平,政府出资为老百姓埋单,演出一场政府出资支付一场的演出费用。赵站长听着,脸上笑开了花!嘿嘿,这次可以给王不好送个大人情了!

刚刚散会,赵站长就把一勾勾剧团的负责人孙总叫到一边,说有个演出任务,务必给个面子。孙总听了后正合其意,刚刚成立的剧团,外面还没有声誉,正需要亮亮相,提高知名度呢!两人一拍即合,确定下去王庄村演出的时间。

9月23日下午三点左右,还没等王不好来车接,赵站长陪同着一勾勾剧团的大篷车就到了王庄村。王不好见此情景,不由得有点热泪盈眶。待他看到赵站长从车里下来时,他急忙走上前去,由于激动,也忘了是伸手握手还是,总之他长长的伸出两只手。赵站长见状,就顺水推舟的和王不好来了个拥抱。王不好哪里有心理准备啊,于是忙退后几步躲闪,但再躲已经晚了。终于还是两人身子贴了一下。赵站长看到王不好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说道:王主任思想蛮封建的耶!拥抱一下你又不吃亏!王不好只是呵呵傻笑。回复道:不吃亏,不吃亏!

赵小妹年方三十二三,说不上花容月貌,也配得上姣好柔美。一米六七的个头,鹅蛋脸,丹凤眼,不用修饰的长睫毛,包围着两颗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马尾辫束在脑后,走起路来潇洒的左右摇摆,洋溢着青春动感。她常穿一件米黄色的风衣,裹着那双修长的腿。走如风,站如松,说话心直口快,做事干练利落。和王不好这一拥抱,她的发际明显超过了王不好的头顶。或许今天她穿的高跟鞋比以往高了一点,不然个头咋就超了王不好了呢?

在赵站长的打趣下,王不好的尴尬一会功夫就烟消云散。于是他急忙招呼大家帮着把大篷车上的道具乐器等物品卸下来,在剧团相关人员的指挥下,搭戏台,安装布置演出大棚。

经过一个多小时王庄群众和剧团人员的齐心协力,演出大棚剧场布置完毕。此刻,赵站长把王不好拉到剧团团长身边,神秘秘的告诉王不好:剧团演出的费用就不用你出了,你有这颗爱心就行了!王不好听罢,急忙阻止道:那可使不得,使,使不得!钱还是我要出的。由于说话着急,他有些结巴。看到王不好这个样子,团长和赵站长都笑了起来。赵站长再次告诉他,刚刚开过会,政府开展送戏下乡文化惠民活动,演出的费用由政府出,他是全县头一份!

王不好闻听后,又一次激动起来。遂伸出双手握住剧团团长,真诚的表示感谢。旁边的赵站长瞥一眼激动忘形的王不好,嗔怪道:还没过河就要拆桥啊!王不好不好意思的又伸出一只手去握谢赵小妹。赵小妹故意使劲握住王不好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两眼盯着王不好,开口道:我嘛,就不用谢了,要感谢就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党委政府!王不好被柔滑温暖的手紧紧握住,脸上飞上一丝彩云。见状,赵小妹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男子汉还会害羞呢!

晚上七点半,王庄村村南大场院的戏台子灯火辉煌,台下早早坐满了观众。开场前,琴师们摆开了锣鼓阵,叮叮锵锵的敲打的喧天热闹。鼓点停歇,王不好首先上台发表答谢讲话,并强调,这次剧团演出是由政府出钱的,不是他出资,要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而后,他特别邀请赵小妹上台,请她给大家讲讲话。

赵小妹缓缓的步入戏台中央。柔白如昼的射灯光洒在她身上,映衬着她更加妩媚漂亮。晚上她刻意换了一件榴红色风衣,胸前系一碎百花绸缎丝巾,着黑色高跟鞋,修长的腿显得她更加亭亭玉立。人还没有张口,就惊艳了台下观众,静了一瞬间,随之就掌声雷动。她首先夸奖王庄村的文化底蕴深,又夸王不好的理想境界高,最后落脚到建设民俗文化大院的构想。她声音柔和富有磁性,语调平缓,娓娓道来,顿时全场鸦雀无声。听得看得观众都入了神。在观众雷鸣般掌声中结束致辞。最后她不忘预祝剧团演出成功

随后大幕启动。洪亮高亢的棒子腔调伴着锣镲小鼓的击打,一名古装青衣甩着水袖颤颤入场,如泣如诉的唱腔,婉转动听。故事讲的是由本地编剧编写的一勾勾剧种始祖爱恨情仇国仇家恨的故事,剧名叫《四根弦》。

《四根弦》起源于明朝末年高唐孝子董志孝创立一勾勾的故事。流传至今的歌谣是:四根弦,四根弦,四根弦里传奇谈:董楼出孝子,相庄出神仙,殷楼出怨女,马庄出坏蛋,高唐出了个卢青天。恩恩怨怨是非起,全是因为四根弦!传诵《四根弦》的歌谣流传至今。

董至孝三岁丧父,二十岁中秀才,大婚之日,县令为表彰其母教子有方送来《孟母风范》匾额,其母跪接匾额时因过度激动而亡。董至孝在坟前盖孝庐守孝三年,其妻殷氏独守空房,三年间,从未与殷氏同房。守孝期满回家,却见殷氏身怀六甲,怒而告官,殷氏因羞投井自杀。一场官司错综复杂,董至孝的师弟马清才被冤入狱,马清才受尽酷刑,宁死不招,县官倍感蹊跷,决定微服私访。县官受梦境启发,巧设计谋,真凶现身,案情大白后,董至孝心灰意冷,放弃功名利禄,变卖家产游走四方,以研修和传授《四根弦》为业 后来,《四根弦》在高唐乃至鲁西北和河北一代家喻户晓,名扬方圆百里。

戏台上青衣怨妇就是董志孝妻殷氏,被冤枉的感受通过低回婉转,戚戚斯斯的唱腔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不会说话的天啊,不吭声的地呀,咋能洗清我的污浊身啊?!贼人恶你不得好死,善人为善咋也不得公允啊?!啊,啊,啊,啊随着雨点般竹板击敲和板胡粗犷的伴音,棒子的拖腔直敲打着每个看戏人的心,唱戏人悲悲戚戚,看戏人拂袖抹泪,台上台下被一根情丝勾连在一起。

在观众席前排就坐着王不好、赵站长、剧团团长和镇村几个干部。此时只见到站长赵小妹已然成了一个泪人,她不时的抬起手臂,用手指抹擦眼泪。其他人也都神清悲戚,为剧情人的遭遇感伤抒怀。

夜幕阔开,星河璀璨。王庄村南大棚戏台上的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唱腔高亢、低回、幽怨、婉转,在静静的夜里飘向很远,很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