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转 学

2019年12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高林哥俩回到老家已半个月。建净水器厂子的事顺风顺水,但孩子转学却迟迟没有落实。开学都好几天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欢蹦乱跳的上学了,他们家两个孩子天天收拾书包,问哪天能上学,问的两个大人心里毛毛的。 回老家前,村主任王不好是答应帮忙的,但是他们考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高林哥俩回到老家已半个月。建净水器厂子的事顺风顺水,但孩子转学却迟迟没有落实。开学都好几天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欢蹦乱跳的上学了,他们家两个孩子天天收拾书包,问哪天能上学,问的两个大人心里毛毛的。

回老家前,村主任王不好是答应帮忙的,但是他们考虑到人家在帮着父亲看病,帮着落实厂房用地,帮着联系厂子的业务,操了那么多的心,实在不好意思再劳驾他。再说他们有一个远房表哥在教育局当副局长,过春节时找过他,也送了红包的,他答应的妥妥的,咋就这关键时刻就玩躲猫猫呢!一天到晚的电话打不通,去他家找也是铁将军把门,唉!这表哥也真够呛的,你办不了早给说一声啊,让人措手不及!也怪自己这段时间光顾得给父亲看病了,没有盯上这事。

这么多年不在家,身边朋友少之又少,更别说关系铁的人缘啦。这年头办个事没有个熟人真的寸步难行!就是孩子上学这等事,各方面条件具备的还要摇号抽签,上重点学校还要找校长局长关照,何况条件有瑕疵呢!

高林的儿子在北京读到五年级,高森的女儿是三年级。在北京入学的时候,就作了天大的难,才找到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小学,距离住处十几里远。托关系花钱不说,还要支付每年三万块钱借读费。

刚入学那阵子,自小由爷爷奶奶教会说话的两个孩子,说着浓重的方言,和那些土生土长的北京娃格格不入,老师也感到头疼。为此,两个孩子落下土老包的外号,给孩子的心理造成了很重阴影。

有一次高林的孩子被同位欺负,孩子还了几句土语反驳,结果被说成骂人,打得孩子脸上挂了花。老师不但没有批评打人的学生,反而让高林给那位北京孩子的家长去赔礼道歉。

由于俩孩子学习刻苦认真,学习成绩都很突出,学校的老师才逐渐转变了态度,孩子们也逐渐融入班级其中,自卑的心理阴影才渐渐褪去。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家里的变故不得不全家搬回老家。

厂子的事是大事,孩子上学的事也不是小事啊!这几天,瞅着两个在眼前吵吵着上学的孩子,高林和高森愁眉苦脸,吃不好,睡不香,加上老婆的嘟噜埋怨,更是雪上加霜!

这天吃过早饭,已经戒烟很长一段时间的高林,从抽屉里找出一盒干瘪的香烟,点上一支猛口深吸。因为烟卷早已风干,点燃后吸入空气不顺,燃烧不好,吸一口,就灭火,吸入也不舒畅。于是他生气使劲捏碎手中的烟卷,狠狠的扔到地上,再把脚踩上用力碾压。

正在高林愁眉苦脸,憋气无处发泄时刻,只见村主任王不好推门而进。王不好看到高林的情态,满脸愁云的样子,开口便问道:这是哪块乌云飘进来了啊,要下雨吗?高林把手伸向后脑勺,手指挠着头皮,难为情视频的回道:孩子上学的事呗!本来不打算再麻烦您,没想到俺那表哥太没谱,叫俺这么被动!俩孩子天天吵着上学,我实在是没能耐了!说着说着,高林的眼泪都下来了。真的难为他了,有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来真的难住了。王不好心里想。

王不好轻轻拍了拍高林的肩膀,埋怨他说:有困难找组织,那是我们的义务。何况你们回来创业也是我劝的,为了王庄村的振兴。大家都有责任。这事我去找镇里,镇党委政府正在大力招商引资,推进乡村振兴,上级领导会帮着办的。

高林听完王不好的话,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于是紧紧握住王不好的双手,眼含热泪,不停的点头表示感激。这位受够了无助和无奈的北漂汉子,这时懂得了家里才是最温暖、最踏实的港湾。

王不好满口答应了孩子上学的事。高林就急忙把电话打给弟弟高森,同时也把好消息告诉了两个孩子,孩子听了后,高兴的蹦了起来。

王不好信心满满。

他先是找到党委书记,书记转给分管文教的副镇长,副镇长找到学校校长,校长无奈的摇摇头,上级要求标准小班额,多一个都不行,学生已经招满,他无能为力。于是副镇长又汇报到书记,书记一看自己权属解决不了,他就找县里分管招商的副县长,该副县长不分管教育,他又汇报给县长,理由是县里招商引资大会上,县长您是公开承诺的:;招来的客商,包办好子女上学问题。县长翻看了下当时的讲话稿,确实做过承诺。于是县长安排给分管教育的副县长,该副县长又安排给教育局长,局长安排给分管小学的副局长,副局长找到学校校长。巧合的是,该副局长就是高林的那位表哥。

王不好从找镇党委书记开始一直顺着上面这条线,找了这个找那个,折腾了三整天。幸亏他穿着那件部队时发的军裤,料子结实,不然裤裆说不定就磨破了。折腾到最后还是脱不了是高林的表哥来解决!明明领导公开承诺的事,还这么费劲!

说到承诺,王不好又引生出一肚子气。回想当年回乡建厂之前,乡里领导请着县里领导到自己创业地泰安宣传回乡创业的好政策。热情的满脸绽开了花,及尽美言,这优惠那也优惠,各方面都开绿灯。到真回来了,却一个个像变了一个人!就说合同约定好了的,承诺的三通一平方入厂。结果呢?拉电缆,电业部门找上门来,要这钱要那钱;埋管道,热力公司借故推诿,先交钱后施工;确定好了的厂区外墙界限,都埋了白灰了的,执法部门说违反城区规划,必须拆除。再找当初那些允诺的人,都和高林的表哥一个样子,玩起了躲猫猫。答应的事都变成了嘴上抹的石灰!那般苦楚令王不好严重抑郁了一阵子。

庆幸的是,王不好后来慢慢想明白了,反正回家比孤身在外感觉踏实多了。尤其在十八大后,机关干事的作风也大变样了!他肚子里的气也就慢慢顺当了,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王不好帮孩子上学的事没有食言,很快得到解决。据说,高林那位副局长表哥当天还打回电话,表功呢。

办完孩子上学的手续,王不好回到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老人养老,孩子上学,这一老一小的事都是天的大事,也是人们奋斗努力创造财富的目的所在。不就是,老有所养,孩子们学有所成,成才成人嘛!他脑子里于是就下定决心,在王庄村集体收入达到一定程度后,必须建一所高质量的学校,一所高标准的养老院。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就等于种下梧桐树!想到这里,水都顾得喝上一口,他加快了脚步往村委会办公室走去。

【作者简介】周长征,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鸡汤,偶有兴致学着写小说散文诗歌,还有山东快书、快板书之类。多篇作品被《山东法制报》《齐鲁文学》和公众号发表。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