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李景魁:刘丑

2019年12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刘丑论长相能叫人走神儿,二十六七了却没娶上媳妇。只因去年父亲病故,母亲又瘫在炕上,家景难呀。 一天,刘丑去乡卫生院给娘买药,回来的路上,见村里的黑妮赶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飞鸽迎面走来。 黑妮其实不黑。皮肤白而细嫩,一对动人的大眼睛能勾魂。提亲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刘丑论长相能叫人走神儿,二十六七了却没娶上媳妇。只因去年父亲病故,母亲又瘫在炕上,家景难呀。

一天,刘丑去乡卫生院给娘买药,回来的路上,见村里的黑妮赶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飞鸽迎面走来。

黑妮其实不黑。皮肤白而细嫩,一对动人的大眼睛能勾魂。提亲的踏破了她家的门坎,她没一个没相中的。

放着车子不骑怎么赶着呢?黑妮姐。黑妮比他大十天。

愿叫个姐就叫个姐,不愿叫就拉倒!眼睛朝他忽闪了忽闪。

姐!他脸红了怎么赶着呢?

咳,别提了,我想去姨家,出门车子滑轮了。

那你赶着去姨家?

不去了,前面王庄有修车的。

一点小毛病,还用找修车的。

走,到我家,我能修。

你能修?

我能骗你吗!

到了刘丑家,低矮的门楼敞开着,两扇破旧的门少钉缺板,板打的土墙把小院围了个严实。四间土坯屋的一头拆了一间(那是为父亲治病卖了)。不过,小院倒打扫得干干净净。

你在这里等着,姐,我去拿家什儿。

黑妮把车子支在门洞里,这时,屋里传出咳嗽声,好一阵子,刘丑才出来。

我给娘喝了杯水。

黑妮没有回答,奇怪的看着他手里拿的家什儿一一一个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

你这是......

给你修车呀。

他小心地把灯搁在地上,放倒车子,摘下灯上的盖,用灯里的油往小轮边缘的缝里滴。一边滴一边转动小轮。一会儿,小轮缝里溢出黑色的油泥来。

这是长时间不冲洗,油泥把小轮里的钢丝渍住了,用煤油冲冲就好了。柴油也行,汽油更好。刘丑边冲边说,像是很懂行。

小轮不溢油泥了,他把灯盖好盖,放一边。立起车子,抓起车拐子一拧,后脚飞快地转动起来。这时,只听见小轮里的钢丝嘎嘎嘎地脆响。猛地,他把拐子又倒拧一下,只听喀的一声,后脚不动了。

好啦,骑去吧。

她全神贯注地看着他,又把眼睛落到所谓的煤油灯上。

在路上,我就想给你修。

怎么修?

很简单,放倒车子,在小轮上尿一泡,就能把钢丝冲开。

你一一你真坏!

说完,赶出车子,骑上,一溜烟走了。

刘丑感到话说冒失了,有一点后悔。

掌灯时分,黑妮来了,打着手电,手里提着一个红布兜进了屋。这时,刘丑端着碗正在给娘喂粥。

黑妮把手电放一小条桌上,从布兜里拿出一个罐头瓶来。

用这个做个灯吧。

刘丑见状,一惊!用罐头瓶做灯比墨水瓶强多了,晚上伺侯娘,灯常亮着,小小的墨水瓶不知得添几次油呢。

从你家拿的。

这个,有的是。

你爹是村主任,家里不断来人,还缺这个。

别废话啦,把碗给我,我伺侯大娘,快做灯吧。

刘丑娘看着看着,眼里溢出泪水。

刘丑打着手电,在屋里找出一个小锤子,一把钳子和一个小铳子。他把罐头瓶盖取下来,放地上,用锤子和铳子,在盖的中间铳了个眼。

这时,黑妮把粥喂完了,打着手电帮他做灯。

刘丑把墨水瓶灯吹灭,取下盖,用钳子拽下盖上捻子的灯芯筒,抽出筒里的短捻儿,找一棉纸,搓了个新捻儿换上,把灯芯筒按在罐头瓶盖上的眼里,固定实了,瓶里添足了油,盖好盖,灯做成了。

划根火柴,点着。

哇,真好!刘丑看了黑妮一眼,黑妮的脸一下红了。

天黑了,天上的月亮却很亮很亮

【作者简介】李景魁,山东临清市金郝庄镇代庄村人,曾任小学教师,现已退休,酷爱文学,年近八十岁,笔耕不辍,已在省、市级报刋、微刋发表诗歌小说30多首(篇)。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