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周长征:秀秀的醋坛子

2019年12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王庄村三天演了六场戏。用高爷的话说:村民们过足了一辈子的戏瘾。说来也是,一个村子连演三天戏,在王庄村历史上没有过的。就连专程从北京回村过丰收节的北漂们也被戏迷住,直到拆了戏台才回京料理他们的生意。 全村男女老少痛痛快快乐呵了三天,但是有一个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王庄村三天演了六场戏。用高爷的话说:村民们过足了一辈子的戏瘾。说来也是,一个村子连演三天戏,在王庄村历史上没有过的。就连专程从北京回村过丰收节的北漂们也被戏迷住,直到拆了戏台才回京料理他们的生意。

全村男女老少痛痛快快乐呵了三天,但是有一个人却郁闷了三天。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不好的媳妇秀秀。

本来心眼就有点偏酸性的秀秀, 这几天让那个年轻漂亮的赵站长整得她六神无主。那女人像个蝴蝶天天在王不好身边飞来飞去,害得秀秀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看戏。虽然看戏座位是居中靠前的最佳位置,和最前排的王不好赵站长他们就隔了一两排。两个人靠在一起不时交头接耳的小动作,她是看在眼里,就如针扎在她心里。

那几场有赵站长和王不好一起观看的戏,无论剧情多精彩,都丝毫没有走进她的心里,她是含着委屈的泪熬过来的。

这不,今晚总算剧终了!王不好把剧团的大篷车送走,已近晚上是十一点。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踟蹰地走回家。进了屋门,本以为媳妇秀秀早已睡下。却见到,秀秀怒目圆睁的坐在堂屋方桌右侧的圈椅里,凶凶的等着他。

王不好见状心里猛的一沉,心里犯了嘀咕:这娘们儿是犯了哪门子邪了?之前也没有任何前兆的。才四十岁出头,更年期应该不会是。眼前的情景,令王不好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立马又高度紧张起来。

他轻轻走到秀秀跟前,伸出手在秀秀鼻子前拂了拂,感受一下她的呼吸情况。呼吸正常啊!王不好自语道。说时迟,那时快,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她,立刻抽出左手,猛的用力一扬,把王不好的手掌啪的一声,拍打落下。怒斥道:王不好,你装熊啊!王不好感到莫名其妙,不解的面对媳妇的无名火,并伸出双手任其打。我没装,装熊啊。你是不是在装嘛啊?!王不好反唇相讥道,神经病发作也得有个征兆吧,哪根筋错环了啊?

秀秀疑惑的看着王不好想,你揣着明白装糊涂?于是她便开门见山的说:那个狐狸精把你迷糊晕了吧?还装!

这时的王不好才恍然大悟,原来老婆的醋坛子打碎了啊!就嘻嘻道:是为这事啊,我这不是囫囫囵囵的回来了吗?你检查一下,少哪个零件了吗?

你甭装糊涂,给我玩那啷个里格朗!和那个狐狸精拥抱亲嘴的事有没有?秀秀这时从椅子上一激灵站了起来,手指拄着王不好的脑门子,喷着吐沫星子逼问。

什么拥抱,亲嘴的,你没发烧吧?人家城里的大干部和我土包子拥抱,亲嘴?别抬举自己男人行吧?沾嘛光的都有!王不好继续反驳秀秀。

不认账是吧?还得我拿出照片来对质吗?

照片?王不好心里发怵,她手里有照片?心又想,不会吧?一定是诈我!于是斩钉截铁地说道:那就请拿出来看看,沾人家大美女的光,我收藏一下,也好显摆显摆。

你还蹬鼻子上脸啊!秀秀缓了口气道:等哪天把照片我拿出来,看我不阉了你!她咬着牙,挥着手背做刀割状。

王不好一听,这娘们儿确实是诈他,也就放宽了心,继续反击:捕风捉影诬赖好人,是要赔偿的!赔偿你个逑!这事有好多人都在场看见的,全村人没有不知道的了。秀秀退而求其次的强调。

王不好心想,那个被拥抱场面确实有好多人在场的。再说那是啥子拥抱啊!一点油都没有揩着,也就几秒钟的事儿。也许有舌头长的,以讹传讹,添油加醋的给加工了,传到媳妇秀秀耳朵眼里。

于是他决定,把事情和盘托出。他郑重其事的拉住秀秀的手,诚恳的说:媳妇,你听我给你慢慢说。我向你毫无保留的坦白好不好?道听途说来的有水分。

秀秀依然撅着嘴,瞪着眼,气呼呼的,但剑拔弩张的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王不好拉过秀秀把她摁在在椅子上,自己拉过一个凳子靠着她坐下,面对着她。一五一十的从认识赵站长开始讲,怎么来怎么去,招来了县里的剧团来演戏,又是怎样人家给免了演出费,还要帮着村里建民俗文化馆。

反正没腥乎招不来馋嘴猫。她肯定对你不怀好意,用色相勾引你。

我一个庄户人家,人家看上我哪呢?要文化没文化,要长相没长相,要钱财咱更没钱财,看上我,鬼都不信!

我又不是鬼。都说城里人大鱼大肉吃腻了,现在兴吃村里的野菜土鸡的。她或许也想换个口味呢!

那天赵站长就是想出出我的洋相,来了个恶作剧。她张开胳膊时,我都吓得后退好几步,两人根本没有接触着。后半句王不好没有说实话。

鬼才相信!就你那德行,我都领教快二十年了,还不了解你!送到嘴边的蜜糖,你会吐掉?

那我宁可做鬼!不如这样吧,我把那天在场的人全都叫来,让他们说给你听,如何?

那帮人还不向着你说,甭来这一套!反正全村人都知道了你们拥抱的事,还有亲嘴的事。

凭空污人清白,造谣惑众,我可要报警的!

报你个头!还报警,仗势你跟他们关系铁啊!秀秀从椅子上又跳起来,拍着桌子回击,眼珠子又瞪得滴流圆。

看到刚刚有些缓和的气氛,火苗又燃了起来。王不好心想,不能再火上浇油。能屈能伸方为丈夫。于是,他起身双手扶住媳妇的双肩,细声细语道:媳妇大人息怒!相公我言重了,知罪该罚!

别给我拽文言文。什么相公老公的,你是醉死不认半壶酒钱!煮熟的鸭子嘴硬!

我不是嘴硬。心里有屈啊,你再强势也不能张驴儿告状冤枉好人吧!总不能让我成第二个窦娥吧!

那你们在看戏时眉来眼去的,不老神看自己的戏,你怎么解释?

葫芦没有摁下去,又起来一个瓢。媳妇你有完没完啊?王不好蹙起双眉,心里砰砰直跳。他抬起手不停地挠着头皮,好似有无数个头虱侵扰着他。

那是工作的交流,哪是什么眉来眼去啊!总不能都瞪着眼直视前方相互交流的吧?

你和她靠那么近,黏糊得那么紧,不能隔个座位啊?

秀秀明显是鸡蛋里挑骨头了。王不好无奈状,央求道:我的乖媳妇哎,以后镇上来干部你给排座次好了!不行专门给我做个物理隔离的座椅。

反正看到你和她靠那么近,我心里不舒服!

你这么说,我倒很理解。我会以后注意的,媳妇。知道你的心里盛不下别的女人。我没别的歪心,就是为工作。结果惹得你倒翻了醋坛子,都是我的错!

媳妇你得相信我才行!不然,赵站长还会经常来咱村里的,她把全镇的文化亮点工程计划设在王庄村的,政府会投入很多专项资金。

不行!万一你们搞得一块去,我不就没有揪手了啊!你安排别人和她联系接触。

那这样吧,明天我和村委会的成员商量一下,只要赵站长来,委托你代表村子和她谈好不好?也可以推荐你作为王庄村民俗文化形象大使,专门配合赵站长她们的工作。

这还差不多。把她交给我,我就放心了!我也会认真负责任的。

王不好心想,给你梯子你还真敢爬呢。一不做二不休,就这样定了。省得赵站长再缠着自己,也解决了媳妇的吃醋问题,一举两得。

瞅瞅墙上的石英钟已近零点,王不好讨好的去取来脸盆,倒上开水勾兑好水温,递到媳妇脚下。

今后村里的民俗文化馆要辛苦你了,今天我就犒劳犒劳你吧!

秀秀的脸这时才由阴转晴,溜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于是命令王不好:给我把袜子脱下来!

王不好不敢怠慢,立刻帮她挽起裤脚,脱掉鞋袜,抱着两只脚摁在水盆里。

在脱掉袜子的同时,王不好不忘挠了挠她的脚心,惹得秀秀咯咯笑场,骂了一句:臭流氓!

两只脚漰的一声落在水盆,溅起的水花落在王不好脸上。

王不好嘻嘻哈哈,回道:流氓不无赖,没有女人爱!

混账理论!秀秀回说。

王不好自己也端来水盆,把脚泡上,又同秀秀嬉闹了一阵子。

王不好不知是征服了媳妇的喜悦,还是急于睡觉的迫切,他先于秀秀爬上床,把两个被窝铺开,急忙钻进被窝。

秀秀一边不紧不慢的往盆里添着热水,一边瞅着床上的王不好,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作者简介】周长征,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鸡汤,偶有兴致学着写小说散文诗歌,还有山东快书、快板书之类。多篇作品被《最高人民法院》《山东法制报》《齐鲁文学》和公众号发表,有散文和山东快书在文学期刊《参花》刊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