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2)

2019年11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连长当着部下的面被夺去武器,正感到羞愧难当,见李团长还他手枪,又帮他打圆场,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恐惧,慌忙接过手枪,放回枪套,说道:李长官不愧是识枪的行家,说的一点不错。李团长左手掐腰,右手扬了扬:张连长过奖了。随之神色一变,郑重地说:现下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连长当着部下的面被夺去武器,正感到羞愧难当,见李团长还他手枪,又帮他打圆场,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恐惧,慌忙接过手枪,放回枪套,说道:李长官不愧是识枪的行家,说的一点不错。李团长左手掐腰,右手扬了扬:张连长过奖了。随之神色一变,郑重地说:现下国难当头,咱们要枪口对外,而不应再有国共之分。张连长,74军在淞沪战场和刚刚结束的徐州战役中为国家民族立下了不朽的战功,我代表这些部下向你们致敬。说着,啪地一声,双足并拢,右手在空中画了个漂亮的圆弧,手心向下,微向外张,中指与太阳穴似触非触,端凝不动。张连长见他客气,忙还敬一礼。

李刘两人这一行礼,国军士兵松了口气,红军战士十分不解,刘天民如雾水笼罩,怔怔地望着李团长,不知他要搞什么名堂,便在双方僵持之际,从东面来了一辆骡车,车夫望见这边持枪对立,吓得赶紧调转车头往回跑。李团长即又向国军士兵宣传民族统一战线,和共产党的抗日主张。

栓子等红军战士听他讲什么方针、纲领、协同作战及归国民政府统一指挥等等,跟刘天民往日所说的土地革命思想大不相同,不禁面面相觑,心想:照他这么说,红军岂不是让国民党给收编了?刘天民骇然生疑,若不是李团长与他有救命之恩,对他十分的了解,加之三年多的残酷斗争使刘天民变得百倍谨慎,非跳出来置问他不可。

张连长听得似懂非懂。国民党名义上讲统一战线,暗地里一直防共,像张连长这军校毕业的军官,深受反共思想的洗脑,何曾接受过这等理论。李团长不亏是革命十年的老同志,他知道说多了、说深了国军士兵都听不明白,因此言语上简单明了,短短几分钟便将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和统一战线的内容讲的清清楚楚,末了,拍了拍张连长的肩膀说:张连长,日后咱们在战场上要通力合作,多打鬼子。这句话张连长听明白了,拱手说道:多谢长官教诲,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李某谨听上峰指挥,打鬼子决不含糊,告辞。李团长笑着说:好,恕不远送。张连长嗯了一声,不复多言,率众而去。

栓子望着国军的背影渐渐隐没在谷中,瞥了一眼李团长,目光瞧向秦川,问道:就这样放他们走了?李团长微微一笑,说:怎么,你还想让他们吃了饭再走?栓子一愣,说:这。栓子,这是李团长。秦川打断他说。栓子常听刘天民念道李团长,心中早生有敬仰之心,不想今日在这里撞见,兴奋之下,嘴巴半张着竟说不出半句话。

李团长向刘天民藏身的地方喊道:刘天民,你还不出来?刘天民站起身,缓缓地挪着步子,来到李团长身前。李团长见他慢腾腾的,脸上没有半分喜悦,知他因为何故,把脸一沉,假装不高兴地说:怎么,你不愿见我?团长,你刚才的话是真的?刘天民愁眉锁眼地问。那是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政策,怎会有假?天民,现在国共两党开始第二次合作了,我是徐军长派来找你们的,其他人呢?让他们都出来吧。刘天民见事情是真,心中直如火烧,他实在想不明白,拼杀了十年,结下血海深仇的两个政党怎么说合作就合作了。

秦川见刘天民不答,替他说道:团长,只剩下我们这二十来人,没有其他人了。李团长心中一阵绞痛,颤声问道:肖政委他牺牲了?秦川轻嗯了一声。刘天民眼帘一闪,鼓起勇气说:团长,国民党杀了咱们那么多的同志,这一合作是不是就算完了?李团长沉声说:为革命事业牺牲的同志,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但革命要往前看,眼下以抗日大局为重,过去的恩怨要先放下。小关,你去把他们叫过来。小关应声而去。

过不多时,小关带来三名山民打扮的汉子,看着装正是栓子先前瞧见的那几个。李团长介绍说:这几位同志是皖西区委的,天民,真亏了他们,要不然也不能这么顺利地找到你。刘天民心想:原来皖西也有党组织,他们怎知道皖西有游击队?忙上前与打招呼。那三名同志跟他客套几句,握手而别。

刘天民将李团长和小关请到游击队宿地。李团长说了此行的目的,原来红二十五军到陕北后与陕北红军合编成了红十五军团,去年八月份又改编为115师344旅,现在晋东南配合129师作战。上月,为响应中央开展敌后游击战和创建敌后根据地的决议,旅党委想把留守苏区的部队改编,报请中央同意后,派李团长前来寻找。刘天民听着有气,说:军长当旅长,这不是将部队缩编了吗?军长也降了好几级。李团长说:改编是为救国,不是为升官。刘天民对改编的事极不赞成:不改编照样可以打鬼子。李团长了解他的秉性,知道一时难以劝服,便说:改编部队是中央决定的,去年,留守南方的红军已编成新四军开赴抗日战场,目前全国未改编的红军队伍就剩下你们这一支了。天民,你不想拖二十五军的后腿吧?

刘天民把二十五军的声誉看的极重,见团长说出这话,当即无言了。就这样,李团长将刘天民这支部队改编成八路军皖西支队。按原来的计划,部队的名称名称应该是鄂豫皖支队,但现在部队是在皖西,只能称皖西支队。

部队改编后,李团长联络皖西党组织,秘密发动群众,向开明绅士和地主大户宣传党的抗日主张,筹款筹粮,为开辟根据地打下基础。刘天民见团长做事比红军时还要谨慎,有些不明白,说不是国共合作了吗,何况抗日是全民族的事,为什么还要防国民党。李团长说合作也要讲原则策略,皖西尚未沦陷,如果明目张胆地宣传,就算打出抗日大旗,他们也会造谣中伤,说咱们来抢地盘,国民党背信弃义的事还干的少了,血淋淋的教训是同志们的用命换来的,他们防咱们,咱们也得防他们。刘天民对统一抗战的事有了底,说就该这样。

时间一晃过了十天,李团长说要到山东联络鲁南的抗日队伍。此时徐州会战接近尾声,鲁南皖北皆已沦陷,大批的国民党部从安徽撤往河南。刘天民恐路上遇到鬼子,提议护送李团长前去。李团长初始不同意,后来想到鲁南的部队刚和鬼子打了几仗,可以向他们学经验,做的知己知彼,于是让刘天民挑选一些骨干跟他去鲁南。皖西支队这十天来吸收散兵和逃难的百姓,扩充了百十人,刘天民重新找回了连长的感觉,不过他现在的称呼已变成了支队长兼代政委,李团长在344旅另有职务,他来皖西只负责把队伍拉起来,并不任职。

刘天民挑了秦川和栓子等十五名老红军,任命一名红军班长代理副支队长,在此之前,他把招来的新兵编成十个班,并选了十名红军战士为班长。刘天民这个连经过三年的游击,包括指导员在内,班排长几乎全牺牲了,干部虽然奇缺,但残酷的斗争使剩下的战士个个锻炼成了可以带队作战的干部。刘天民嘱咐那名班长在他离开后把工作放在改造新兵思想上,不得擅自行动,并让那班长向他保证。李团长十分满意刘天民的安排,现下皖西尚没有日军,国民党正忙于西撤,只要不生事,不会有人注意此地驻着一支队伍。

前天上午刘天民等护送李团长来到皖北,遇上一队日军追击中央军,他迅速掩护李团长登上一座山头。刘天民见日军不过百余人,国军足有一个营的兵力,却被打的节节败退,到不是他们不肯尽力,而是国军似乎顾忌什么。这是红二十五军以抗日第二先遣队名义长征后,刘天民第一次见到日军,说:团长,鬼子除了个头比咱们矮,也没长三头六臂啊,国军怎这样不经打?李团长在115师是团职干部,见这队国军最高军衔是少校,轻重武器齐全,完全可以打胜日军,便想利用国民政府授予他的职务命令他们迎战,说:你想不想跟鬼子打一仗?刘天民愣了愣,说了个想字。李团长说:好,你随我去见他们。大步奔向那少校。小关赶紧跟在后面。刘天民向栓子说:你们在这里守着。自己则和秦川追上了李团长。

李团长截住那名少校,向他亮明身份,掏出国民党发的军官证,说:你们是哪部分的?那少校忙于逃命,被拦住本来十分恼火,待听李团长说出115师,又见他证件是真,随即和颜答道:回长官的话,我是51军113师的团副。李团长大为奇怪:51军是东北军,贵部怎么穿中央军的军装?那团副叹了口气:这是上峰的命令,让我们扮中央军吸引住鬼子,掩护主力西撤。他二人说话间,国军停止撤退,在一命连长的指挥下就地阻击。李团长知道这是中央军想利用鬼子消耗东北军的实力,心中暗骂国民党无耻,问团副打算撤到何处。那团副一脸悲愤:我部一个团现在只剩下一个营,参谋长和两个营长牺牲在徐州战场,团长和三营长昨天让鬼子炮弹炸死了,我们这些兄弟逐次抵抗,能坚持几天是几天,没有去处。李团长动了收编他们的心思,可又怕他们不坚定,日后让国民党知道了,落下破坏抗战的口实。

刘天民不懂政治的复杂性,见鬼子人数少,反而敢发起进攻,可谓嚣张至极,气愤之下,操枪接连打死了两名鬼子,皆是一枪贯脑。栓子见他动手,双手奇痒难耐,但不得命令,不敢私自开枪。日军连日追击,斩获多,损耗也不小,见国军反击大异往曰,知道讨不到好,只得暂时退却。

原115师和113师曾同属51军,原115师在陕北又遭红二十五军重创,西安事变后,国民党缩编东北军,将115和120、129两师的番号给了红军,红二十五军与115可谓渊源极深,加上东北军痛恨蒋介石扣押张学良,许多官兵对共产党在民族大义上做出的决择十分敬重,那团副待日军退后,向李团长敬了个礼,说:职下姓黄,感谢长官帮我们打退鬼子,可战区的命令是让我们做疑兵,吸引敌人,直到参加徐州会战的部队全撤到河南为止,你帮了我们,却保不住众兄弟们的命,请长官立刻离开这里,这股鬼子退了,很快会招惹更多的鬼子来。李团长不禁耸容,想到在国民党停止内战,促成抗战这件事上,东北军功劳之高,牺牲之大,心中一横,说道:黄团长,贵军任务由我们来完成,你带部下先撤到皖西,那里有我党的游击队。

黄团长摇头说:不行,命令是战区下的,没接到新命令之前,我们只能留在皖北。李团长说那番话前,知道他不会同意,因此想好了另一个主意,唬着脸说:我不是跟你商量,而是向你下命令。黄团长一怔:命令?是命令,在国民革命军中我的职务比你高,向你说的话就是命令。可是。李团长喝道没有什么可是,战场不执行长官命令者,军法处置!他与黄团长既不同属一个战区,也不是一支部队,更没有作战任务授权,自知说这话太过勉强,说完又软声道:黄团长,51军伤亡惨重,给张少帅留些余脉吧。东北军听了这话,想起战场上受到的不公,无不动容,纷纷说:团长,咱们东北军被分割的七零八散,何苦再给中央军卖命,听这位长官的,咱们撤。黄团长心里也恼中央军心狠,嘴上却吼道:嚷嚷什么,少帅说过,东北军就是一连,甚至一排的被分别调到任何地方去作战,都要接受上级指挥,这样才配做一个现代军人。李长官,黄某谢谢你深情厚义,然则我部決意死战。

刘天民不知西安事变,猜不出李团长一意让国军撤退的原因,却知国军倘若真走的话,定是红军战士来替他们完成任务,心想:就算是国共合作,也不能让红军当炮灰。便说:团长,鬼子转眼就到,咱们要赶紧离开这里。李团长瞧了他一眼说:后面的路由小关陪我,你带栓子他们在这里打游击,直到黄团长安全转移。黄团长,说句托大的话,游击战你不如我们,三天的时间够吗?刘天民见他终于说出这句话,心中极不情愿,当着国军的又不好说什么。黄团长话是那样说,却不愿真死在这里,听李团长语声诚挚,知他不是虚让,心想:红军的游击战神出鬼没,倘若肯帮忙,确实胜过我们跟鬼子死打硬拼,只是不知他们有多少人。目光向栓子所在的山头瞧了一眼,说:鬼子凶狠善战,贵军如果因我们受了损失,黄某过意不去。李长官,黄某感谢厚意,你还是赶紧走吧。李团长听他话语动,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黄团长,借几身军装用用。黄团长说:这。他不明李团长借军装的企图,迟疑着不肯答应。

李团长说话之际,时刻担心日军纠集部队重新杀来,说:黄团长,无论贵军撤不撤,我们都会留下,于其两军都被动挨打,不如留一支打游击,也好为抗战保一份力量。话说到这里,黄团长面子上做的足了,只担心上峰知道他私自撤退,会怎么处置,说:贵部有把握吗?李团长听出了他弦外之音,说:三五天没问题。黄团长说:三五天足够了,贵军有多少人?李团长把人数加了一倍。黄团长命一名连长脱下三十套军装,挑二十枝步枪,两挺花机关枪,一挺轻机枪,外加五箱子弹,五箱手榴弹,一并堆在李团长身前,见刘天民使的是步枪,便想把自己的佩枪送给他。

刘天民望着眼前的枪弹,油然生出一股当财主的感觉,瞧了瞧黄团长手中的马牌撸子,有些看不上眼。黄团长遂又命那名连长把他的驳壳枪连同枪套一并让让出来,刘天民最心仪的便是此枪,欢天喜地的接了过来,心想:有这么好的武器,不跟鬼子干一场真是亏了。原来的不满一扫而去。黄团长留下武器,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便率队去了。刘天民打手势让栓子过来,大伙早看到满地的枪支弹药,一个个心花怒放,却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生死之战。刘天民把弄着驳壳枪说:团长,咱们为什么要帮东北军?

李团长神色凝重地说: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天民,记得完成任务后,一定要把队伍好好地带到鲁南。刘天民有他的小九九,痛快地答应下来。李团长瞧出了他的心思,叮嘱他至少坚持三天。刘天民又痛快地答应了,他想,鬼子再怎么厉害,终究人生地不熟,我带着他们在山里转悠,加上这么多的好武器,别说三天,十天也坚持下了。孰料交手后才知鬼子不但战斗能力极强,还有汉奸做向导,从前天接上火便没有逃出追击,更可虑的日军前卫部队察觉虚实后,只抽出一个中队就地围歼,其余的追击国军去了。刘天民是泥菩萨过江,无力去顾黄团长,他边打边撤,最后退到这洞之中,幸亏山前的路极为陡峭,山后又是悬崖,日军伤亡数十人始终攻不上来,不过红军想出洞也难。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魏成飞,男,1979年9月,现在阳谷县生活工作,爱好文学,研究史藉,衷心愿借山石榴这个平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