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3)

2019年11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三 刘天民想到栓子等人在国军围剿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却又为国军落到这等地步,因得武器之喜转化成忧虑,低声嘀咕道:这事有些划不来。秦川见他目光凝滞,多时不语,正想引他说话,见他开口,说:什么划不来?任务是当秦川的面接下的,刘天民不想让他以为自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刘天民想到栓子等人在国军围剿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却又为国军落到这等地步,因得武器之喜转化成忧虑,低声嘀咕道:这事有些划不来。秦川见他目光凝滞,多时不语,正想引他说话,见他开口,说:什么划不来?任务是当秦川的面接下的,刘天民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后悔,抬头瞧了天空,灰蒙蒙开始发亮,说:今天是第三天了,等天黑咱们就撤。秦川侧头睨了栓子等人一眼,见他们兀自酣睡,压低嗓音说:连长,你觉得咱们还出的去吗?刘天民虽有此担心,但经他一说,反而激起心中的豪气:不是还有手榴弹吗,实在不行就炸个口,从后山下去。秦川吐了吐舌头,暗想:只怕口子没炸开,山洞先塌了。

拂晓时分,日军开始了新一轮进攻,和昨日一样,先是迫击炮轰击,跟着轻重机枪扫射,火力十分凶猛,但一来日军是仰攻,二来红军有山洞作为掩护,日军炮弹或落在山顶,或落在洞外,就连子弹终因不会拐弯,多半打在了洞口的石头上。但听轰隆隆的爆炸声中,洞顶上的灰尘扑簌簌落个不停,由于细雨蒙蒙,落在洞口的炮弹只升起些许的白烟。炮火既伤不到人,又无浓烟可掩护冲锋,日军仍这样做,无非是想恐吓刘天民等人,迫使他们投降。

刘天民在炮击开始伊始,便命栓子将轻机枪和花机关枪摆在洞口,布成最强的火力。前日他们用这两样东西给日军造成不小的杀伤后,日军只逞枪炮之威,土兵不再冲锋。栓子听着子弹打在石头上如炒豆般响个不停,眼睛盯着洞外,扣板机的手指一伸一弯地生出汗来。这数日战斗,红军无人受伤,弹药却消耗极重,机枪弹只够装满两个弹匣,花机关枪威力的固然不小,可使起来简直是吃弹的机器,东北军留下的五箱子弹中有两箱是花机关枪弹,可手指一搂便下去半梭子子弹,根本不经用,但若非如此,日军也不会相信他们是国军精锐,而用一个中队的兵力围一个山洞。

栓子低声咒骂东北军拥有这么好的武器丢了东北,还有脸让红军替他们打掩护。刘天民侧身望了眼外面的动静,瞪视着栓子说:栓子,你现在是中队长了,觉悟咋还这么低!栓子不敢还嘴,心里却顺不下这口气。刘天民转脸问一名中队长:铁匠,能打响的步枪还有多少?铁匠是那中队长的绰号,姓柳,名长保,因他是打铁的出身,参军后又常帮战士们修理枪械,久而久之,大伙不再称他姓名,而直呼铁匠,与栓子一样,也刚从班长刚提为中队长,说:不到十枝了。刘天民嗯了一声,说:节省子弹。柳长保说:连长,这事怪我。黄团长他。刘天民向他一扬手:这是我的过失,怎能怪你。柳长保还想再说,秦川叫道:连长,你快看,鬼子上来了!

刘天民张眼看去,只见蒙蒙细雨中,十几个鬼子分成散形已爬到了山腰。拴子骂了一声,说:石头,给我拿杆步枪。一名叫石头的战士给他递过来一枝步枪。栓子反手接过,见是汉阳造,反手向后一送:不用这个,给我拿杆东北军送的。石头说:栓子哥,东北军没安好心,枪好使,子弹只给了一箱,已没子弹了。一颗也没有了?你们都给我好好翻翻,看谁口袋里还留着一颗。栓子头也不回地说。刘天民正为步枪的事苦恼,听了他的话,白眼一翻,说:怎么,打了两天好枪,就不会用汉阳造了?那枪只不过射的远,算不上什么好枪。栓子低声嘟囔了一句,将汉阳造的枪口伸出洞外,眼睛瞄向一个日本兵。

九一八之前,东北军有好几家兵工厂,装备在全国各军阀部队中称得上是最好的,单以步枪而论,便有仿德国的辽十三式和仿日本的三零和三八式。辽十三式与汉阳造口径相同,可发射同样的子弹,黄团长送的那二十枝步枪却是仿三八式,与红军缴获的汉阳造配不上,偏偏战士们见那枪好使,跟鬼子交战时嫌汉阳造累赘,有大半战士丢了汉阳造,而留下了仿三八式的,等到仿三八式的子弹用光,才知道汉阳造所用的子弹根本使不上。出现这样的事也难怪刘天民窝火,原来打游击时是缺枪少弹,或有枪无弹,现下有枪有弹却只能干瞪眼,战士们悔恨交加,骂自己合该是穷苦的命,那丢掉的汉阳造要换作以前可都是做梦都想得到的武器。

栓子将满腔火气都聚在了扣扳机的食指上,眼瞅着那鬼子愈来愈近,便要结果了他,忽见鬼子队伍中举起一面小白旗,一怔之下,骂道:奶奶的,鬼子要搞什么鬼。原本弯曲的食指不由的舒了舒。秦川也看见了,笑着说:连长,鬼子向咱们投降来了。刘天民将目光瞧向那面小白旗,见打旗的头戴一顶日军军帽,身穿黑色缎褂,腰间斜挎了一把盒子枪,不知是害怕,还是脚下湿滑,身形一晃一晃地极为笨拙,分明是前天与鬼子遭遇时见到的那个汉奸,他不时瞧向身边的一个少尉,嘴巴一张一合地不知向他说些什么。刘天民冷笑说:不是投降的,是来劝降的,栓子,把那面白旗给我打了。栓子早看那白旗不顺眼了,应了声:好嘞!枪口瞄准旗杆,手指猛地一搂,但听砰的一声,只见那白旗从中而断,众鬼子与那汉奸一齐趴在了地上。随之便见那少尉挺身而起,口中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众鬼子听后从地上跃起,个个神情严肃,做出冲锋之状。栓子哼了一声,说:鬼子劝降不成,这是要开打了。枪口瞄准那鬼子少尉正要干掉他,却见那汉奸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挥舞着喊道:山上的国军兄弟,皇军没有恶意,你们不要开枪,千万不要开枪!此时,鬼子立身之地距山顶有一百多米,这距离虽在汉阳造有效射程之内,但红军自刘天民以下没几个有把握打中敌人,机抢到是可以,弹药偏又不够。刘天民想把鬼子放近一些打,说:栓子,看他说些什么,先不要着急开枪。栓子想,汉奸能有什么好话,嘴上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但听那汉奸喊道:国军兄弟,现在整个皖北都失陷了,你们已成了孤军,没有哪支部队会来救援,国民政府也抛弃了你们,皇军敬佩诸位的品格,只要你们肯归顺,横山队长不但保证诸位的性命,还会重重有赏。栓子骂道:赏你奶奶的头,王八羔子,狗汉奸,把你祖宗八辈的脸都丢尽了!

那汉奸恼羞成怒,向日军少尉说了几句,手掌虚劈了一下,劝他杀了刘天民等人。那少尉挥手打了他一记耳光,命他继续劝降。那汉奸捂着半边脸,欺负日军不懂汉语,将各种许诺翻倍说出。他说的天花乱坠,心里却恨的咬牙切齿,盘算着等红军归降后如何整治。刘天民心疑鬼子突然改攻为抚,向秦川说:你让这个汉奸上来。秦川大声说了。

日军少尉让汉奸把秦川的话翻译给他听。那汉奸怎敢见刘天民,便欺骗说刘天民提的条件极高。日军少尉半信半疑。日军所以招降,是因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大改往日不抵抗作风,使各部伤亡惨重,另外随着战场扩大,兵力也有些捉襟见肘,于是想借这支坚持在沦陷区的队伍做文章,诱使他们投降,从心理上击跨中国军队的抵抗意志。当然,日军不知道被他们围住的是红军,而并非意向中的国军精锐。

刘天民注视鬼子少尉的一举一动,见汉奸不上来,心知他没有把话传给鬼子,向秦川说:你给他们打手势。秦川摘下帽子,扬了扬,学着鬼子的腔调叽里呱啦地喊了一通。日军少尉不明所以,让汉奸翻译,秦川那话是乱说的,汉奸怎知道他说的什么,愣在当地,半天也翻译不出。洞口的几名战士见了,哈哈大笑,他们年龄不大,但经历三年多的艰苦岁月,早把生死看的极淡。

僵持片刻,汉奸又喊道:国军兄弟,太君要和你们谈谈,两军交战,善待来使,你们可不许放冷枪。说最后几个字时,他语音有些发颤。秦川笑着说:连长,鬼子送上门了,咱们正好抓他做俘虏。刘天民嗯了一声,心里生出了一个主意。秦川大声说:好,上来吧!不过只能上来两个。汉奸答应了。

稍顷,日军少尉昂首走到距洞口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但见他满脸横肉,身躯墩实,上唇留了两撇胡须,年纪约在三十岁以上。汉奸自然也跟上来,只见他贼眉鼠眼,步履萎缩,想是怕挨枪子,躲在曹长后面,始终不敢上前。

日军少尉以刀触地,侧头向汉奸说了一句。汉奸弯下身连连点头,跟着从少尉身后慢慢走了出来,说:太君问你们谁是带兵的长官。刘天民和秦川、柳长保自日军少尉一上来便出了山洞,栓子仍保持射击姿势,监视敌人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穿的是普通土兵的衣服,日军从服装上难以分出身份。刘天民说:我是,你要怎样?汉奸打量了他一眼,又瞧了瞧柳长保和秦川,点了点头算是信了他的话,转头跟日军少尉说了。日军少尉凝望着刘天民,见他身躯结实,神态冷漠,脸上尽显风霜之色,眉宇间却又英气毕露,与往日见的国军军官不同,怔了怔,低声向汉奸说了几句。汉奸一面听,一面口中嗨嗨着弯腰点头,末了昂首挺胸地向刘天民说:太君问你的姓名和职务,隶属哪支部队。刘天民想起了张连长,便将他的官衔和番号说了。

日军曹长听汉奸翻译后,眼帘一亮,右手母指翘起,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果然是七十四军,哟西!嘴巴向汉奸一扬,催促说:快快地,快快地。刘天民不知他这快快地是何意,目光望向那汉奸,只听他说道:太君的意思是,只要你们肯投降,每人官升一级,赏大洋十块。刘天民说:条件够丰厚的,喂,我有几句话问你。什么话?你尽管好了。汉奸听他有投降之意,立时喜上眉梢。刘天民说:这附近有多少鬼子?

汉奸不加思索地说:一个中队。随之双眼一瞪:你问这做什么?刘天民不答,又问:后山有鬼子吗?汉奸明白了他的企图,泠笑着说:皇军一个中队抵得上国军一个团,你还是打消逃脱的念头好。刘天民说:鬼子就算有一个中队,可上山来的就一个,我劝你还是说实话的好。汉奸听着话头不对,身孑哆嗦一下,说:咱们可说好了的,两军交战,善待来使。刘天民说:是说好了的,这个鬼子是传话的信使,我不动他分毫,你这个民族败类我可没答应要饶。汉奸吓得浑身发颤,想说几句讨饶的话,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日军少尉在旁边冷眼旁观,见汉奸神色不对,问他刘天民说了什么。汉奸不敢据实相告,按前话欺骗说,刘天民提的条件太离谱。日军少尉问怎么离谱。汉奸想了想,说刘天民想当团长。日军少尉只负责传话,至于他想要什么条件,他做不了主,便说: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请示横山队长。汉奸怎敢独身留在山上,可他知道鬼子说出的话向来不容反驳,只得硬着头皮答应。日军少尉看了刘天民一眼,下山去了。

刘天民望着日军少尉的背影,问汉奸他为何下山。汉奸实言告诉了他,说:长官,我也是混口饭吃,你可不能害我性命。刘天民说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说出鬼子的布署,就放你下山。汉奸无奈,只得将日军的兵力分布说了出来,他自己不懂军事,说时怕刘天民听出有差,一点也不敢隐瞒。刘天民听完,捉摸了一会,觉得汉奸的话是真,一抬头,见那少尉去而复返,身后还跟了一名日军军官,心想:一定是横山答应给我团长的职务。说:你下山吧,记得自己是中国人。汉奸如蒙大赦,他惟恐刘天民反悔,转身朝山下奔去。山路崎岖湿滑,他跑的猛了,连摔了几个跟头,浑身火辣辣地疼,不过与性命相比,这些不算什么。日军军官见汉奸慌张下山,情知有变,急拉那少尉俯下身,等汉奸奔近后,问他山上情形。汉奸说刘天民反悔了,不愿再投降。那军官问反悔的原因。汉奸慌乱之下编不出别的来,便以己度人,说刘天民突然觉得团长大小,不值得投靠皇军。那军官大骂刘天民贪心,拉着那少尉向横山汇报去了。

刘天民前天被日军追的慌不择路,率部躲进山洞,到今日知道对方虚实,心中萌生了突围的念头,待汉奸一离开,他即返回山洞商议。栓子见汉奸跟鬼子叽咕了一阵,然后下山,虽不知他说什么,想来不会是什么好话,说鬼子劝降不成,一定会发动进攻,突围前要有打恶仗的准备。打恶仗便意味着要消耗子弹,柳长保担心剩下的弹药撑不到天黑。正说着,负责监视敌人的石头说道:连长,鬼子上来了!刘天民忙探身看去,只见数十名鬼子在一名军官的指挥下,以战斗队形已爬到半山腰,说道:栓子,把那个鬼子军官干掉。栓子向外一张,见那鬼子军官正扬刀指向山顶,心想:鬼子目标大,只打他不算本事。说:连长,我先打刀再打人。

刘天民嗯了一声,尚没明白他的话意,栓子已利落地端枪,瞄准,射击,随之又是瞄准、射击,数套动作连贯地完成了两次。但听得两声枪响过后,那鬼子先是刀落在地,跟着身子仰天滚下了山坡。如果不是栓子先说出先打刀再打人这句话,大伙均认为他朝人打了两枪,而没有刀。刘天民喜滋滋地说:行啊栓子,这么远的距离都能连发连中。秦川佩服的五体投地:栓子,这是你打死的第二个鬼子军官了。让你看看第三个。栓子摆动着枪口说。他们说话之际,日军换了一名军官,在炮火掩护下一窝蜂地扑了上来。

刘天民指挥战士们沉着应战,有这座天然碉堡护身,炮弹难以伤人,大伙打的从容不乱。刘天民所部本要去鲁南,身上都带有干粮,连日雨水给他们提供了水源,若不是缺少弹药,在这易守难攻的地方坚持七八天决没问题。日军攻了一阵,伤亡十几人,见硬攻不行,便退了下去。

中午,雨停了下来,天空由灰变白,太阳慢慢地露出脸来。刘天民望了眼日光,心中直埋怨它出来的不是时候,此日是农历四月中旬,晚上必然明月高悬,原想借黑夜掩护的指望算是没有了。天空放晴不久便刮起了山风,山风愈刮愈烈,直刮的那棵松树的树枝起伏不定。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魏成飞,男,1979年9月,现在阳谷县生活工作,爱好文学,研究史藉,衷心愿借山石榴这个平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