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4)

2019年11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四 刘天民又将目光望向那棵松树,他所以对松树这么关注,是因为他父母被地主恶霸吊死在松树上,那时他被绑在树下,看着父母活生生地从挣扎到死,眼中喷出的怒火恨不得将杀害父母的恶人焚烧,可那时自己的命尚在人手,又何谈除掉仇人。当地主想斩草除根,杀刘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刘天民又将目光望向那棵松树,他所以对松树这么关注,是因为他父母被地主恶霸吊死在松树上,那时他被绑在树下,看着父母活生生地从挣扎到死,眼中喷出的怒火恨不得将杀害父母的恶人焚烧,可那时自己的命尚在人手,又何谈除掉仇人。当地主想斩草除根,杀刘天民时,李团长救了他,并带他参加了红军。那以后,刘天民每见松树脑中便浮出父母临死前的情形。突然,半空中响起炮弹呼啸之声。秦川说:连长,鬼子又开始打炮了。话刚出口,炮弹当啷、当啷地落在了洞外。大伙听到呼啸声时便躲进洞内,令人奇怪的是,只听得炮弹落地,却没有爆炸之声。

秦川先自向外一看,只见四五颗碗口粗细的炮弹,屁股朝上,齐刷刷地斜插进地下,说道:连长,鬼子的炮弹咋没炸开呢?他这一说,好几人跟着瞧去,瞅了瞅,正感奇怪,石头指着一颗炮弹说:你们看,那炮弹冒烟了!是黄烟,哎呀,另外几颗也冒烟了!他这一说,其他人也跟着嚷嚷起来。

栓子枪不离手,眼不离准星,神情冷峻地瞄向向山下,心里想:鬼子发这不响的炮弹是要搞什么名堂?刘天民见从炮弹散出来的黄烟愈来愈浓,山风一吹,像云雾弥漫整个山顶,空气中更有股臭臭的味道,心中悚然一惊,失声叫道:不好!抓起一把花机关枪冲到洞外。秦川紧跟着出洞。众人也闻到了臭气,一名战士说:中队长,鬼子跟咱们耍障眼法。他这话是说给柳长保和栓子的。

栓子在秦川出洞时,便跃身而起,正要出洞之际,却见刘天民与秦川先后摔倒在地。栓子吃了一惊,叫道:连长!方想奔过去看,一阵山风挟着黄烟扑面而来,他只觉头晕恶心,忙用手掩住了口鼻,向柳长保说:快去看连长!柳长保自闻出臭气便觉不妙,待见到刘秦两人摔倒,蓦然想起往日打铁时曾听人说过毒气,慌声说道:鬼子放毒气了,大家快掩住口鼻!咳咳。他一面说,一面与栓子奔出去救人,使得毒气吸入口中,直呛的热泪横流,头晕恶心的难受。众人听了他的话,即使不知毒气为何物的,见到眼前情形,或举起衣袖,或摘下帽子掩在口鼻间。等众人将刘天民和秦川拖进洞里时,毒气已漫到洞口。战士们为避毒气,一个个走向洞中深处。

柳长保搀着刘天民,也要向里挪,刘天民紧紧抓住柳长保的胳膊,眼睛瞪的大大的,喘吁吁地说:铁匠,你把我留在洞口监视鬼子。此一语提醒了柳长保,说:我怎忘了这个。石头,你扶连长尽量往里走。石头闻声和另一名战士走过来要扶刘天民。刘天民先是摇手拒绝,即又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柳长保,奔到洞口,俯身望向洞外。栓子正扶着秦川,两人对望一眼,栓子将秦川交给身边的战士,顺势拿过他的步枪走到洞口,趴在刘天民身旁。柳长保深识刘天民的性子,见他这样,知道劝也没用,想了想,摘了两名战士的帽子,连同自己的一并用水浸湿了分送给刘天民和栓子一人一顶,让他们捂着口鼻呼吸。湿帽混合汗臭与雨水的气味,刘天民一吸之下,神志清醒了不少,说:铁匠,还是你有主意,快把这法子教给大伙。柳长保大声吩咐了一通。

从日军发射毒气弹到柳天民以湿帽捂口鼻,不过几分钟的事,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日军迅速接近了山洞。但这时,愈来愈大的山风忽将毒烟吹的七零八散。刘天民蓦见一群头戴面具的鬼子出现在眼前,骂了声狗娘养的,敢算计老子,抛下湿帽,抱起架在洞口的机枪就是怒射。他那枝花机关枪在方才倒地时落到了柳长保手中,柳长保见鬼子攻了上来,几乎与刘天民同时开枪。两枝自动武器加上栓子百发百中的枪法,只片刻间便将鬼子撂倒了一片。

日军原想利用毒气弹来个出其不意,孰想对方反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督战的指挥官见身旁的士兵如割麦子般倒下,气的哇哇大叫,军刀向前做了个劈势,沉声用说了句日语,身旁的曹长当即命士兵发起冲锋。刘天民所部占据的山洞位于整座山的脖颈间,洞外似丘陵般有十几丈方圆的斜坡,那棵松树长在坡崖边,山后是面断崖,这个自然生成的山洞不但为红军战士提供了生命保障,更成了日军难以攻破的堡垒。

围攻刘天民的这支日军属第五师团,是日本组建最早的师团之一,也是日军少量的机械化师团之一,素有钢军之称,自组建以来,从朝鲜打到东北,又从东北打到关内,为日本侵略立下了赫赫战功,向来骄横无比,在中国可谓目空一切,不意今日被一个山洞难住,造成不少的伤亡,虽则他们只是一个中队,但此事传闻开,将大大折损日军的声誉。因此中队长横山武夫前日受拙后,逐级报请上官,说收编要比消灭的意义大的多。昨日晚间,第五师团部同意了横山的方案,不料上午那汉奸怕追究泄露军情,在横山面前造谣生非,借刘天民之口大说日军的不是,惹得横山恼怒心起,报请联队借来了毒气弹,准拟先狠狠教训刘天民,再进行收编。横山恐联队长责备自己无能,把汉奸的话又加了三分。联队长见刘天民如此不识世务,也想让他先吃些苦头,于是从毒气分队中抽出一个班赶来支援。其实汉奸就是好言哄骗,日军答应刘天民所谓的想要高官,刘天民也不会投降,当然日军不知道这点。

刘天民发现日军时,距山洞已不足五十米,这距离在他更换弹匣之际,即是有柳长保等在旁边阻击,日军仍扑到不足二十步远。此时栓子汉阳造中的五发子弹正好打完,他不及重新装弹,从腰间摘下刺刀,装在枪管前端,向后喊道:上刺刀!当先冲出洞外。攻上山顶的日军原有三十多人,被子弹消灭一半后,人数依旧占优。

刘天民自恃部下身经百战,跟着命令道:用东北军留下来的枪。说着,撂下机枪,从战士手中抢过一把上好刺刀的辽十三式,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战士们见连长拚命,谁敢落后,除秦川外全都出洞应敌。日军见红军挺刀而出,即停步退弹,上刺刀,摆出拼刺的架式。此时红军枪中都有子弹,见日军退弹出膛,任凭它掉在地上,均立身愣住当地,不知鬼子又要耍什么把戏。突然,只听砰的一声,不知是谁走了火,还是有意开的枪,但见一名日本兵手捂胸膛,倒地身亡。日军指挥官瞧了他一眼,怒目瞪向站在面前刘天民,吼一声八嘎,挥刀猛砍过去。刘天民挺枪迎上。他二个一斗,双方士兵各捉对厮杀。

日军单兵作战能力极高,像第五师团这等精锐部队,先不说大半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就连随战补充的新兵也都自幼接受了军事训练,比红军战士的格斗技能强过许多,加上人数上又略占优势,甫一交手,红军便伤了好几个。日军极是凶残,出招凌厉,每一刀必尽全力,每刺中必将红军战士刺死为止,纵然红军战士也不惧生死,但斗志和精神同等的情形下,体格与技能便决定了胜负。

这是刘天民所部第一次与这样凶狠的敌人比拼刺术,像半年前八路军在平型关一样,他们用对待国民党的方法根本行不通,国军部队常常一看到红军准备拼刺,便先自气馁,日军却是愈发昂扬。那次战役的对手也是第五师团,不同的是参战部队中虽有红二十五军改编的几个团,但打的是伏击战,伏击的是辎重部队,兵力也比日军多了好几倍,今日刘天民所部遇到的是准备充分的野战部队。耳听得惨呼声、声声熟悉,刘天民斜眼瞥去,见部下已有半数被刺倒在地,心痛之余,无能为力。刘天民因吸进毒气的缘故,浑身泛力,双腿发虚,全凭意志与敌人拼斗。好在红军枪中都有子弹,日军头戴防毒面具,不但有碍视线,刺中后,因一时拔不出刺刀,使得红军战士垂死之时均能一枪毙敌,如此厮杀与同归于尽无甚么分别。其时,毒气弹仍向外散出毒气,不过已被山风吹的飞散开,若不然红军又岂能在毒气中与日军拼斗。

短短几分钟后,刘天民手下只剩下五人,日军有七八个。日军指挥官是个小队长,眼见部下伤亡殆尽,气的八嘎一声,双手握刀朝刘天民发疯似的一阵猛砍。他气,刘天民更气,倒下的同志历尽艰难,好不容易从国民党围剿下活到今天,居然为掩护国军而死,面对如此不能理解,无法接受的事,他只想仰天大喊。忽然,刘天民脚下被尸体一绊,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仰天便倒。日军小队长趁势踏上,高举军刀,劲力劈下。当此之时,幸存的红军都有强敌缠斗,谁也顾不上别人。眼看刘天民就要惨死刀下,这时,秦川抱着花机关枪从山洞东倒西歪地走了出来,眼见情形危急,照准日军小队长就是小半梭子弹。日军小队长胸前被打了好几个血窟窿,眼睛瞪的鼓鼓的,身形扭曲地倒在地上,手中兀自握着军刀。秦川上前拉起刘天民,说:连长,你怎样?

刘天民瞧了眼绊倒他的尸体,见是石头,悲愤之下,夺过秦川手中的花机关枪,一口气射杀了好几个日本兵。腾出手来的红军战士学着他的样子,用子弹干掉了剩下的日军。

战斗结束了,这一仗红军损失九人,栓子和柳长保活了下来,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带战士们打扫战场,横山透过望远镜见多半个小队全军覆没,骇然之下,竟顾不上收尸。那几颗毒气弹到这时已放尽了毒气,日军见风向不定,未再续发。霎时之间,四下里只听山风呼啸,不闻其他声息。刘天民走向那棵松树,那棵树应有百年了,树干挺直,树身约有半围,方圆数百米内,无论酸枣、柿子,还是核桃,或其它的树,都不及它高大。刘天民快要走近时,忽听秦川喊道:连长,小心鬼子放冷枪!

刘天民闻声止步,抬头见松枝随风势摇曳,树身端凝不动,他只觉石头等同志死的不值,心想:革命之心便如树身,革命历程却似摆动的松涛,让人捉摸不透。刘天民有这样的想法,并非他觉悟低,革命的透彻,实则是在他心中对国民党的痛恨要高于日军。由于消息闭塞,日军的残暴他闻所未闻,李团长来去匆匆,很多抗日救国的道理还没有讲清楚,刘天民对与国民党合作的事,思想上尚没扭转过来,今日又一下子为他们牺牲这么多出生入死的同志,这般心境,让他感到十分的憋屈。

一直到天黑,日军都没有任何举动。栓子等将牺牲的同志一个个抬进洞中,问刘天民今晚是否还要突围。刘天民寻思日军吃了大亏,接下来定会使出更歹毒的办法,不突围只能坐以待毙,若突围,凭七个人力量又实无把握,盘衡之下,他决意死在突围路上,于是将心里话说了。众人都赞成他的想法。刘天民即命栓子将多余的枪支藏到那棵松树上。秦川想问这样做会不会被鬼子发现,话到嘴边,忽然想:山洞周围全是岩石,急切间,如果没有趁手的工具很难挖出埋枪支的坑,另外挖坑时难免不惊动敌人,而那棵松树枝繁叶茂,鬼子的目标是人不是枪,知道人离开了,收尸时或许不会为十几枝枪而耽搁功夫细察,至于附近的百姓,经历这场战斗后,谁还敢上山。想到这里,改口问道:连长,石头他们要留在这里吗?栓子等听了他的话,齐望向刘天民。

刘天民沉默片刻,说:每人带四颗手榴弹,其余的连同用不着的子弹一并放在洞口,然后做根长长的引信。众人明白了刘天民的意思,只听他接着说:先委屈牺牲的同志留在这里,把机抢也留在山洞,只要咱们有一个突出去,牺牲的同志和枪支就不会无人理。话说到这份上,人人心中伤感,不在言语。栓子等默默地按刘天民说的做完,最后回到山洞,吃饭歇息。静等到午夜时分,刘天民和栓子中毒稍浅,休息过后,已没什么大碍。

临出洞时,刘天民问:如果死在鬼子手里,你们会不会觉得冤?众人自接了任务,心里便感到不公,今天见石头等牺牲,更觉不愤。刘天民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晃过,月光下,只见他们神色默然,眼光闪烁着不敢与他对接,心知他们这是有话而不敢说,寻思:今晚突围不知能活下几人,我不能让他们心里犯堵,认为自己死的不明不白。说道:跟国军打了这么多年,新仇旧恨,哪一件不仇深似海,可现下石头他们反替国军而死,这等反差,不要说你们,我也想不通。他这一说,众人都纷纷发泄不满。刘天民等众人一一说完,说:我想不通,却仍决意执行,是因为这是老团长的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有不满留在心里,但接下命令便要执行,死路亦是如此,这是我的心里话,你们有什么话都说出来。栓子说:连长,既然是命令,那还说什么。刘天民说:不,要说。两眼望了秦川片刻,说:你说。秦川摇了摇头,说:我没有话说。真的没有??刘天民凝视着他问。秦川说:原来有,但你说了,这是命令,是命令便要服从,现在没有了。

刘天民嗯了一声,他不愿大伙在在即将踏上的死亡路上存着怨愤,虽然他自己有这念头,目光又转向柳长保。柳长保说:连长,我服从老团长的命令,这些与国民党无干,就算是死也毫无怨言。其他人听了,纷纷附和。刘天民见众人明白了这点,心中略感欣慰,做为军人,只要懂得服从命令,便不需分辨什么对错和该与不该。

刘天民凝望着众人,只见他们脸上的暮气一扫而去,替而代之的是一种无畏和轻松,嘴角不由的抽动一下,想要说几句鼓励的话,口唇方张,一转念,说道:咱们从后山下。从后山下是早商量好了的,他说这话显然有些多余。众人均认为刘天民有话要说,他既不说,人人看了他一眼,也不好相问。刘天民所以不说,是他觉得原来那些为党,为人民的豪言壮语此刻说出来不合适。

借着朗朗月光,众人小心翼翼地或利用凸出来的岩石,或依靠石缝,慢慢向下爬。栓子手中攥着引爆手榴弹的引绳,负责断后,待爬下约十丈时,轻声喊道:连长,引绳用尽了。这引绳是用鬼子衣服做的布条,布条的另一条拴在十几颗手榴弹的铜环上。刘天民说:栓子,等我们到山腰,你在拉引绳。

栓子自幼打猎,在山间行走惯了的,攀岩登壁如履平地,由他断后,刘天民最放心不过,说:好,等你们下了山,我再拉晌手榴弹。刘天民说了一声按商量好的,别逞强,继续向下爬去。栓子望着众人到了山腰,随手试了试引绳,孰料竟拉不动。他微一捉摸,猜想或是某一段让石缝夹住了,于是顺引绳向上爬去。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魏成飞,男,1979年9月,现在阳谷县生活工作,爱好文学,研究史藉,衷心愿借山石榴这个平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