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 周长征:赵小妹的幸福烦恼

2019年11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这几天,在省城参加乡村振兴文化站长培训班的赵小妹,乐得心里像开了花。 一是聆听了中央党校教授的授课,让她大开眼界。给振兴乡村文化指明了路子,照得心里亮堂堂的。二是王庄村主任王不好来电,告知她民俗文化馆的事村民代表会议通过了。三是昨晚老公和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这几天,在省城参加乡村振兴文化站长培训班的赵小妹,乐得心里像开了花。

一是聆听了中央党校教授的授课,让她大开眼界。给振兴乡村文化指明了路子,照得心里亮堂堂的。二是王庄村主任王不好来电,告知她民俗文化馆的事村民代表会议通过了。三是昨晚老公和她腻歪电话粥时,说给她准备了神秘的生日礼物。

赵小妹着实心花怒放了一阵子。

培训班上,赵小妹学的如饥似渴,犹如久旱遇甘霖。而有的男学员,课没讲完就没了影,很晚才带着酒气回来,弄得学员公寓的乱哄哄的,还砰砰砰敲门骚扰女学员,因此惹恼了班主任。第二天,上课前就点了那几个人的名字,还说要发通报到当地党委哩。赵小妹既替他们感到惋惜,也觉得解恨。

和赵小妹住一屋的学员,是来自省内沿海地区的一个全国百强县。虽然住一屋,两天了也没有说上了一几句话。平常见不到她的影,即便回到宿舍也是电话不断,跑到卫生间接听,有时长达半个多小时。赵小妹猜得到,她电话那头人的关系。因为从卫生间不时飘出一阵浪笑声和呢喃暧昧含混不清的话。

从穿着打扮到手包手机手表,赵小妹就深深感到差距之大。金灿灿的表链,打着LV字母的包包,苹果被咬了一口标志的手机,身上穿的脚上蹬的就更认不出名字了,光看那料子就知道价格不菲。还有包包里的各类油油,香味直呛鼻子。

这天上午是省文化馆的副馆长授课。专门就农村文化馆建设,民俗文化的挖掘抢救,结合一些典型的例子,深入浅出的进行了讲解。一帧帧PPT照片,如临其境,立体生动。赵小妹不时地用手机拍下屏幕上的图片,将馆长指导要求仔细认真的记在本子上。坐在赵小妹前排的那位室友则无精打采,一会儿埋头打盹,一会儿掏出手机把弄,丝毫没有把精力放在听课上。

课间休息,学员们都蜂蛹而出,去打电话抽烟添水聊天,赵小妹则趁机跑到主席台前,去向讲课的老师请教问题,下载课件。她像一块海绵般,孜孜不倦的询东问西,有学不完的知识。把自己乡镇的情况和打算深入地和老师沟通交流,征求意见建议,最后还要了老师的联系电话号码。

下午的课是鲁南大学文化学院的刘正明讲授。刚拿到课程表时,赵小妹就对这个老师的名字感到好熟悉,与自己读大专时的同学名字一个样,自己又想,重名重姓的多的是,哪有那么多巧合。再说当时的专科生也不会当教授的。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和授课老师走上讲台。首先由班主任对授课老师作了热情洋溢的介绍。当说到他由一个专科毕业生,经过努力成为民俗文化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文化博士,博士生导师。赵小妹随着班主任的介绍,她的大脑立刻沸腾起来,两只眼睛直直盯着讲台,目光聚焦在被介绍对象身上。不错,是他!赵小妹心里扑腾扑腾直跳,脸上也接着火辣辣起来。

虽然大学三年时间不长,但那时正值青春飞扬,意气风发,芳华四射的年龄。大学里赵小妹担任班里团支部书记,刘正明在学生会任组织部副部长,两人同班。刘正明来自沂蒙山区,家庭条件比较贫困,但学习非常刻苦,各科成绩都是班里的铁第一!由于学生会经常开展活动,两个人交集比较多。长相靓丽的赵小妹得到了刘正明的青睐,经常借故找赵小妹聊天,偶尔请她吃串糖葫芦或者麻辣烫的。总之,刘正明心里向赵小妹伸出了玫瑰枝。只不过赵小妹这边还是剃头挑子一头凉。随着交往时间的增加,赵小妹却越来越对刘正明有了感觉。而这时的刘正明好似换成了当初赵小妹剃头挑子的那一头,不冷不热。到了临近毕业最后一天,赵小妹收到了刘正明的求爱信。她急匆匆跑到刘正明的宿舍,却人去铺空。扑了空的赵小妹懊悔不已,心里责备自己咋不早些主动点呢!

刘正明的信中表露了对赵小妹的倾慕和爱意,同时说明了自己非常差的家庭条件,在交往中得知她家条件优越,父母都是干部,住在县城,自己的条件差距太大,于是就心里产生了退却的想法。

毕业后,赵小妹当年参加了县里的事业单位招考并顺利录用到乡镇。工作五年来一直从事文化站的工作,直至去年当上文化站站长。考录后,赵小妹曾经专程去临沂找过刘正明,因为留的联系地址被拆迁,无果而归。之后,她便慢慢凉下心来,寻到了自己的爱情,结婚生子。丈夫在当地大公司任营销经理,收入颇丰。在县城湖边购置了别墅,儿子在上寄宿的贵族学校。可谓衣食无忧,生活安逸,加之与丈夫的感情很笃厚,于是幸福的岁月便渐渐把刘正明忘的一干二净。

谁知道山不转水转呢,能在省城在培训班上遇到他。课堂上刘正明引经据典把中国的文化史,中国农村民俗史讲的透透彻彻,吸引了所有听课的学员。就连赵小妹的室友都听的全程入神,而赵小妹却如坐针毡,心神不定。学校里他们交往的情景像过电影般,一幕幕重现。

终于挨到课间休息时间。赵小妹心里矛盾重重,是立刻到讲台前相认,还是下课联系呢?这时她见到有几个学员围在刘正明周围,在问询问题或索求课件。于是她想,此时去见肯定不妥的,还是等下课后吧。

下半程的课很快讲完了。刘正明在讲课最后把自己的邮箱地址和联系电话留给了学员们。见此,赵小妹也大大释怀了,可以不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尴尬相见了。她默默记下他的邮箱和电话。她眼睛注视着刘正明走出教室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门口。随手拿起手机想摁拨出键,刚刚触上键钮的拇指又马上抽了回来。打电话太唐突吧?不如先给他发个短信息。于是就迫不及待的编写短信。写啥内容啊?她顿时又作了难。众里寻他千百度,对,来段诗句吧,总比你好,我是,请回复浪漫吧?不,改成赵小妹,众里寻你千百度,更切入主题一些。手指一边敲字,心里一边激动。写完即可发了出去。

短信发出去后,赵小妹坐在宿舍里辗转反侧,不时的查看手机短信回复。一分钟,两分钟,十多分钟过去了,手机还没有动静,她心里慌慌的。是他视而不见,不愿回复,还是吃饭期间不方便回复或者根本没有看到?她努力的为刘正明找寻理由。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手机仍然没有动静。她生气的把手机甩在床铺上,就在手机着床的一刹那,手机铃声响了。她激动的扑倒在床上,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却是王不好的电话,本来提到嗓子眼的心又倏地掉了下来。于是她接通了电话,听王不好絮絮叨叨的说民俗文化馆的事,主要是询问所需要的占地面积和方位情况,他们在丈量确址。赵小妹听着王不好的电话,如西山旁风,左耳进右耳出了,只是嗯嗯的应付着,总觉得王不好的电话这么啰嗦。

手表的时针一秒秒的走着,如小木锤在敲打着赵小妹的心瓣。她无心去餐厅吃晚饭,胃里反而堵的满满的。她在宿舍里来回踱着步,眼睛没有离开床头上的手机屏幕。在她心神不宁的当儿,突然屏幕亮了一下,接着是一声提示音,赵小妹眼睛顿时亮了。她疾步拿起手机,打开寻看信息内容:老同学好,很是让我惊喜!饭后咱们去公园一块聊聊吧。她仔细看了三遍,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立刻,跑到洗手间梳妆打扮一番。

赵小妹穿上那件橘红色风衣,里面贴身着一件黑色丝绵连衣裙,衬托出她优美的身形线条,裙摆至膝盖处,肉色的脚蹬裤下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迈开脚步,胸前开领处那串蓝色宝石的坠链骄傲的摆来摆去。她轻轻化了个淡妆,也没有喷洒香水。觉得打扮停当,挎起自己黑色的小包,信步走出宿舍楼。

培训学院北侧就是有名的百花公园,为便于学员休闲健身,学院在校园内与公园开设了一个便门,使用学员卡可以自由进出。这个公园是省城历史比较老的公园之一,参天大树林立,各种花卉遍布公园的角角落落,有假山亭阁,有湖水荷塘,有牡丹园、月季园、芙蓉园、杏园、桃园,还有在北方不多见的一片翠竹园。百花公园内空气新鲜,鸟语花香。

夕阳西下后,晚饭后锻炼的市民陆续来到公园,人渐渐多了起来。赵小妹很快通过学院的便门来到公园等候同学刘正明。刚刚在一棵绒花树下站定,赵小妹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是刘正明在问:老同学,现在哪个位置?赵小妹立刻回复了一个位置信息。不一会儿功夫,只见刘正明从学院入口处款款走来。赵小妹发了位置后就把目光一直盯着来路的方向。人刚刚出现,她就挥起手,朝刘正明挥舞并嗨,嗨地喊着,引起他的注意。刘正明也很快看到了她,于是小跑着过来,两人都含笑着握住对方的手,握手的瞬间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你好问候对方。也不知是不谁先松开的手,总之两只手握着的时间足够长。两个人盯着对方良久,刘正明夸奖说:你还是那么漂亮,那么年轻!赵小妹谦虚道:都半老徐娘了,不年轻了。赵小妹又夸了一阵子刘正明,随后他们在公园的塑胶路上一边轧路一边聊天。

赵小妹首先问起刘正明为什么后来不联系她,她是如何去到临沂他的老家去找他的情况。刘正明不好意思的回道:我确实自惭形秽,条件差距太大。我的父母也坚决反对。后来有老乡告诉过我,你来找我的事,为此我矛盾了好几天。思来想去还是不见的好。于是,远走高飞到深圳,一边谋职一边复习考研。终于在两年后考取了人民大学的民俗文化研究生。再后来当了大学老师。两个人边走边互诉衷肠,毕竟年轻的芳华情愫最最难忘。走着走着,走到那片竹林旁边,远处路灯映照下看到竹林里不远处有两个人影晃动,并飘过来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赵小妹觉得这个香水味很熟悉,不由自主的把头转向竹林,多瞅了几眼。她透过竹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也顿时明白了其中的故事

刘正明发现了赵小妹的举动,打趣的跟赵小妹说:怎么啦,羡慕起年轻人的恋爱了啊?赵小妹惶然回说:哪里啊,都什么年龄啦,还羡慕人家年轻人的事。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又走了一段路。两个人谈到了各自的工作,家庭,子女,谈到各自的志向理想,越谈越热乎。刘正明于是提议可不可以两人到附近的酒吧再叙叙旧,聊聊天。赵小妹不加思索的应承下来。悄悄的说道:好啊,我们也浪漫一会。找一找当年的感觉。

两人正走出公园西门口的时候,赵小妹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丈夫的电话。她急忙往前疾速走了几步,然后接听。丈夫神秘的告诉她:媳妇,你猜一猜我现在在哪里?赵小妹像蒙在鼓里的小兔子,急切地问:你在哪里啊?我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丈夫立刻回道。别忽悠我,你到底在哪里嘛?赵小妹着急的问。我就在省城的香格里拉大酒店,顶层的浪漫套房888房间。丈夫一听媳妇着急,于是如实招来。我从缅甸带了了你喜欢的东东,一会儿我打车去接你!赵小妹从电话里分明听出了丈夫的激动和急切。听了丈夫的来电,赵小妹的心砰砰砰直跳,心想这是弄得哪一出啊,巧事都赶在一块啦!

赵小妹收了电话,放慢脚步回过头对刘正明解释说:实在是抱歉,老同学。有个急事我得马上去处理,酒吧去不了啦。刘正明也看出了她的惶然状,急切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不可以帮你?赵小妹不能实言相告,急中生智的撒慌说:我单位的一个女职工生孩子,难产来省立医院,需要去帮一下。她编出的这个理由,让刘正明无法随从。于是她表现出无奈和歉意。两个人走到公园近西口位置又聊了一会儿,赵小妹的电话铃声又想起来,是丈夫让她发个位置,马上过来接她。

刘正明有些失落的看着赵小妹。稍停了一会儿,便邀请道:下次来省城,一定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我一定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好好请请你。赵小妹痛快的接受了邀请,说道一定,一定。说话间,一辆出租车出现在他们前面不远处。赵小妹急忙伸手和刘正明握手道别,返身向出租车走去。

刘正明望着离去的出租车闪烁的灯光,陷入深深的沉思

【作者简介】周长征,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鸡汤,偶有兴致学着写小说散文诗歌,还有山东快书、快板书之类。多篇作品被《最高人民法院》《山东法制报》《齐鲁文学》和公众号发表,有散文和山东快书在文学期刊《参花》刊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