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组长(小小说)

2019年10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我这次从省城回故乡,在村头又遇见了八十三岁的楚二苟,他身板依然挺硬朗。我老远就打招呼:苟叔,溜达呢?。楚二苟耳聪目明,边接我递过去的香烟边嘿嘿笑着回来啦!!。我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着火。他顺着庄前的一条水泥路,慢慢向东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不禁勾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这次从省城回故乡,在村头又遇见了八十三岁的楚二苟,他身板依然挺硬朗。我老远就打招呼:苟叔,溜达呢?。楚二苟耳聪目明,边接我递过去的香烟边嘿嘿笑着回来啦!!。我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着火。他顺着庄前的一条水泥路,慢慢向东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不禁勾起一段50多年的往事。

那是在六十年代中期,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夺权风波也在家乡闹得风声水响。那时,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生产队长挺有权,派活分粮,运肥料,赶牲口,队长一人说了算。此时,楚二苟三十岁刚冒头,血气方刚。

听说闹夺权,顿时来了劲。他纠集队里几个捣蛋虫,成立了红一方革命造反兵团,他任兵团司令。糊一顶纸质高帽子,几个红卫兵往队长老党头上一戴,推搡着游了几天的街。最后定性为:最小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立即罢官夺权。楚二苟理所当然的当了生产队长,为区别资本主义官衔队长,更名叫文革小组组长,于是,人们见面就喊楚二苟楚组长!。

其实,楚二苟不懂生产,只知道遇專就背一段毛主席语录。他学问不深,经常念错字。一次,队里有个叫楊大蓝的妇女去坟地边拉屎,一个钟头沒有回来干活。楚组长对着那片坟地嚎了几声:唉嗨!拉屎拉出来井绳了,这多时间?真拉屎假拉屎我去检查啦。

那时,干农活很累,不少社员以大便小解为借口偷懒,这杨大蓝有名的滑屎多。楚组长嚎了半小时没人搭理。便悄悄摸向坟地。楊大蓝听见响动,忙脱裤子垃屎,可没有屎,咋拉也拉不出来。

她急中生智,见旁边有一堆狗屎,顿时有了主意。楚组长见楊大蓝提裤子站起来,走到她拉屎的地方瞅瞅说:你拉了这么长时间l,屎呢?。楊大蓝嘴里骂骂咧咧,用手一指:那不是吗!屙屎你也管着,你狗日的就有屎鳖肚里!。楚组长朝那堆屎瞧了瞧:这是你拉的?咋不像呢?。楊大蓝边走边骂:狗曰的组长!!。

当天晚上,立即召开社员大会,对楊大蓝拉屎躲避劳动的思想进行批判。他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捏着批判稿子念道:易大监拉滑屎,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开始址判!!。旁边的副队长悄悄说:楊大蓝!不是易大监!。楚组长忙改口:什么乱七八糟的,对!就是楊大蓝!。

顿时,会场一片喧哗!楚组长:严肃点儿,这是批判会!不管易大监,还是楊大蓝,破坏生产都得批判!。会场又是一阵笑声。

说着又是一年春天,该种花生了。剥花生种是个好活,楚组长找了几个漂亮妇女剥花生种。那时,生活艰苦,几个妇女边剥边吃,浪费了不少花生种。

楚组长心生一计,先召开社员会,严厉批判了偷吃花生种的妇女!可批判归批判,几个妇女该吃还吃。楚组长急了,让副队长把几个妇女撵出仓库大院,叫几个男社员与他一起往花生种里撒尿。有个挑皮的妇女从门缝往院里一瞧,男人们正往花生筐里撒尿呢!这个妇女羞红了脸,狠狠地骂道:狗日的组长!这招够狠!。

(此小说首创)2019.9.9.凌晨,于青岛。

简介:耿德亮,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