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郑玉超│尺 寸(小小说)

2019年11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住建局的姜局长上任伊始,市政府就让他主抓拆迁这件事。这节骨眼上,开发商吴大赖正为这事发愁呢,刚拿下的地块上,还有十来户人家死活不搬,楞说补偿款太低。这还不算,之前拿下的地块上早竖起了高楼,可还有一两户人三天两头找他,说拆一补一有水分,交付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住建局的姜局长上任伊始,市政府就让他主抓拆迁这件事。这节骨眼上,开发商吴大赖正为这事发愁呢,刚拿下的地块上,还有十来户人家死活不搬,楞说补偿款太低。这还不算,之前拿下的地块上早竖起了高楼,可还有一两户人三天两头找他,说拆一补一有水分,交付的房子短尺少寸。

可大赖觉得自己挺冤屈的,盖好的高楼大厦没让自己发财不说,还余下几十套卖不掉。社会上有人传讲,历史上那块地里埋过赃官,住了保不住财气,就是家里孩子考上学了,也当不成清官。你说,这气死人不?

大赖想着让刚拿下的地儿早点出彩,偏偏地上的那十来户不答应。现在有了拆迁法,大赖可不敢动粗强拆,就来软的,结果人家软硬不吃。这事儿搞得吴大赖焦头烂额。

听说让姜局长管拆迁,大赖心里就琢磨开了。他可是和姜局长从小一块儿光屁股长大的,一起掏过麻雀窝,捣过马蜂偷过瓜,啥丑事两人都有份。于是,他三天两头往姜局长办公室跑,嘴里说汇报工作。

你又不是我下属,跑来找我汇报啥工作?姜局长口把得非常严,你应该找你的总部汇报。

大赖咪咪带笑,可您老人家是我的衣食父母啊。姜局长和大赖同岁,论月份,大赖还大几个月。听了这话,姜局长脸就红了。

跑得勤了,住建局的人就咬起了耳朵,看来吴某人那事儿有戏了。局里人知道,不光拆迁,那土地面积大小、补偿价格、建筑的楼间距容积率等那些事儿,无非是尺寸上的游戏。前几任局长都是尺寸上没把握好,先后栽倒了。

果然,不出一个月,局里发布公告,那块土地上余下的十几户人家必须加快搬迁,说是土地政府征用搞开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开发无非是给姓吴的搞房地产,看来吴某人下的钓饵终于起了作用。

这天下,没有钓不到的鱼儿,只要你用心。局里人私下咬耳朵,拆迁户那么多的诉求,都沉淀下来了,嘴里说得好听,可拖到现在都没给解决,这不是忽悠老百姓吗?

可公告发了那么多天,姜局长就不再动作了。大赖心想,你的胃口还挺大的。我送了那么多,莫非还想狮子大开口,宰我不成?看你那样,一本正经的,也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还不乖乖就降?

但大赖真的不想再下料了。于是,他拨通姜局长电话,口气里带了些强硬。姜局长却道,我正在研究一下方案。就撂下了电话。

局里人就揣摩,姜局长长得挺白净,没想心却黑得很。大赖也这么想。大赖火冒三丈。大赖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办企业,流血流泪搞开发,没想到刚从总部争下来两个项目,却统统砸了锅。黑夜里,大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办公室,想着想着就流泪了,心里苦啊。

一宿没睡的大赖眼睛红红的,没想到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姜局长居然是个大贪官,喂不饱的白眼狼。大赖就铁定了心,去市纪委举报姜局长收受好处不办事。大赖认识市纪委周书记,他就想着亲自去周书记办公室举报。

到了周书记门口,正想敲门,大赖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是姜局长。大赖心想,还没用自己举报,这姜局长就自首来了。大赖就贴着虚掩着的门缝,侧耳听里面的谈话。

却听姜局长道:我打算拿吴总的钱,抓紧补偿给拆迁户,一来好让拆迁户在入冬前都住上房子,二来抓紧让未拆的村民加快拆,不影响吴总的工程进度。只是拿捏不准,就来向您请示。您看?

周书记嗯了一声,说行,接着问,吴总那边,你都衔接好了?

基本差不多了。吴总也是讲道理的人,我和他很熟的。小时候他家里穷,常来我家吃住,我俩那时也玩得来。他也来自咱老百姓,心善。姜局长满带感情地说,这次他能拿出这么多钱补偿拆迁户,说明他的思想还挺进步呢,办事也是有尺寸的。

门外的大赖听了,感觉有种润润的东西滴下了面庞,喉咙像是堵了块石头,又啪地一下落了。

大赖转过身,急急走了几步,然后向自己脸上啪啪狠狠甩了两个耳光。

本文载于福建省《福州晚报》(2017年9月12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