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捐助风波(小小说)

2019年11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郑玉超 阿丙是我的一个朋友,可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他。 怎么说他呢?束手束脚,吝啬成性。偶尔他做东请次客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好事他也决不会让大家玩得尽兴。 大家正觥筹交错,喝得起劲时,阿丙早已起身买了单。大家只好作罢,待阿丙走后,常常又换个地儿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郑玉超

阿丙是我的一个朋友,可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他。

怎么说他呢?束手束脚,吝啬成性。偶尔他做东请次客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好事他也决不会让大家玩得尽兴。

大家正觥筹交错,喝得起劲时,阿丙早已起身买了单。大家只好作罢,待阿丙走后,常常又换个地儿继续作战。

好不容易,阿丙又一次主动请客,酒兴照例戛然而止。贴着耳朵,阿丙告诉我,钱得花在刀刃上,可不能乱花。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问他,哪件事对你算是刀刃?他哑然了。

一看你就是个做大事的人。我哈哈大笑,起身扬长而去,背后留下阿丙一脸的惊讶。

慢慢地,大家喝酒不再找阿丙。渐渐地,阿丙被我们所遗忘。

再一次想起阿丙来,像我生命里的艳遇一般,纯属于偶然。

那天,邮储银行门口贴了一张寻人启事,照片上是阿丙。

我肯定地告诉银行工作人员,你们要找的人叫阿丙,我过去的朋友。

银行的邹主任再三向我核实,我忽然又犹豫了。阿丙那么吝啬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坚持多年,向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捐款资助呢?

可阿丙就是烧成灰,我也认识,他眉眼上那颗肉痣我曾多次想为他摘除了,尤其喝酒时,怎么看着都会让我烦心。

果不其然,阿丙见我带银行邹主任登门,矢口否认自己捐助了别人。

你说,我一分钱都得掰成八瓣花的人,怎么可能汇款给别人呢?阿丙望着我,一脸诚恳,想让我出面为他作证。

这让我不知所措,银行调取的监控视频里,分明是阿丙,那张脸上长着让我讨厌多年的肉痣。

邹主任耐心解释,受资助的那家远在漠北,受恩人匿名资助多年,没别的,只想知道恩人是谁,也好留个念想。

可阿丙梗着脖子,任邹主任好说歹说,就是死活不承认。

天底下长得相同的人多的去了。你凭什么说照片里的那个人就是我?阿丙满脸委屈,我自个钱都不够花呢。

见此情景,邹主任只好不了了之。

这以后,在固定的日子里,和阿丙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男人照例去汇钱捐助。据说,有一次,银行柜面里的人叫他阿丙先生,那人先是应了一声,立马住了嘴,正色道:对不起,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

到底阿丙是不是那位捐助者,我也说不清楚。

只是,再喝酒时,我又下意识地想起了阿丙。

载于广东省《南方法治报》(2017年4月5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