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郭余果|一块钱的故事

2019年11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来源:墨上尘事 我几年前常到一个面相老实的中年女人那买菜,那是个临时摊位,按天付租金,看得出她的菜都是自家种的。比菜贩的同类菜贵点,但好吃。 有一天,我同往日一样一边与她闲聊一边买菜,最后价钱好像是十几元,我给了张20面钞,她找了钱我就往口袋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来源:墨上尘事

我几年前常到一个面相老实的中年女人那买菜,那是个临时摊位,按天付租金,看得出她的菜都是自家种的。比菜贩的同类菜贵点,但好吃。

有一天,我同往日一样一边与她闲聊一边买菜,最后价钱好像是十几元,我给了张20面钞,她找了钱我就往口袋一塞,到门口才想起忘买姜,重又掏出刚找的钱计算是否够买一块姜,这才发现她少找我一块钱,当时就很气愤。

我是她的老顾客,竟受这样糊弄,是认为我算不来账吧?看她一副老实样,背地里如此阴险狡诈,难不保那些糊涂的老头老太以及马大哈们不上当?一人一元,十人就十元......想着这些我气冲冲来到她的摊位前,质问她少找我一元钱的事。她脸一红,二话不说就递给我一元钱。她的态度印证了我的猜测,其实我多希望她同我争辩两句,哪怕说一句不是故意的,我也许会重拾以前对她的好印象。

后来卖姜的摊主建议我把情况上报场长,我想到她过早斑白的头发,经年的蓝布衫,以及热情招呼顾客的样子,我决计沉默。因为琐事我有些时间没去那个菜场,后来再去时,却没见到她了。不用问,一定是她自己走的。全市这个菜场的摊位最便宜,而且她又有一批忠实的老顾客,因为一元钱离开,这代价也太沉重了。不过这一走,她的尊严便昭然若揭了。唉,我有些后悔为一元钱当着全场的人去质问她。这好强的人莫不是受不了这番奚落,出了啥事?但回想当时我并没拿过分的措辞待她,也就心安理得起来。

大概两年后,我在另一个菜场不期然地遇上她,还是梳着齐耳短发,身穿陈旧的蓝布衫,面前的蔬菜依旧鲜嫩诱人。味蕾的美好记忆驱使我一步步向她走去,可我明显感觉到她在望一眼我后把头深深地垂了下去。我便努力战胜味蕾停住了脚。我不固定菜场买菜,常是路过哪就上哪买。几天后我又在另外一个菜场看到她在摆摊卖菜,想到她上次见到我时的尴尬样,我故意装作没看到她,昂着头从她身边走过。可是当我采购完菜折身回来,她已去无踪影,刚见她面前的菜摞得像小山,不可能眨眼工夫就卖完,我慢慢意识到她这是在躲我。果然,以后去菜场我没再碰到她。

过了些时间,大概一两个月左右,城西新开了一处菜场,那天我正好休息,就去看看。进门就瞧见身着蓝布衫的她,旁边还有一位帅气的少年。我转来转去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来到她的摊位前:王婶,我买菜。她先是一惊,接着讪讪道:你买啥......啥.....菜?每样都来一些吧?听了我的话,她捡菜掂称的手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嘴里结巴道:上次,上次那一块钱,一块钱......你好人,不计前嫌......我忙说:王婶,上次的蕃茄、豇豆太好吃了,让我想念了好几年。

这时她旁边的少年,拿出一个计算器给她,并说:妈,你一定要用计算器累加金额和找零。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嘴一张一合如蚊子一样嗡嗡道:你小瞧你妈,我也不是经常找错钱。

这么多年过去,我其实已经不去想她当初是不是故意少找我一元钱,但听到母子的对话我一下就明白是我当初误会了她,只是疑惑她为何不辩白。不知道是为表我的歉意还是为她一直坚持种出这些口感上乘的蔬菜提供给我表示感谢,找零的15元钱我执意不要就拎着几大袋菜匆匆走了。但是没走多远,少年追上了我,他气喘吁吁道:我妈轻微弱智,但她活得非常有尊严,一直靠双手养活一家人,不当心少找了顾客一元钱,也会觉得羞耻,更别说您故意扔下这15元钱......

我无声地接过钱,脸唰地红了,在她面前我感觉到自己的小来。

作者简介:

郭余果,网名岁月静好,原籍重庆万州,现居上海松江。

爱文字,闲暇提笔。在多家报刊发表过豆腐块,在当地杂志发表过十数篇故事,在两次征文中获二等奖和优秀奖。写作心得是:精选素材,有感而发;首思立意,技巧亦不可小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