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冯秀丽 : 同桌的他

2019年11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冯秀丽 走出地铁出口,我听见通道里有人在唱歌,唱的是《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让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心里一阵激动。 听着听着,我感觉歌声非常熟悉,难道是他?我加快步伐,过了两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冯秀丽

走出地铁出口,我听见通道里有人在唱歌,唱的是《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让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心里一阵激动。

听着听着,我感觉歌声非常熟悉,难道是他?我加快步伐,过了两个拐角,我看到了歌手。

他靠墙站着,穿着一身蓝色牛仔服,虽然旧,但非常整洁,脚上的皮鞋擦得很亮。他低着头,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很沉醉的样子。地上铺着一块两米见方的红色塑料布,一顶半新的白色毡帽口朝上放在上面,里面有几张一元五元的钞票。有三个人在听他唱歌,一个是农民工,头发凌乱,穿着破旧的军大衣,脚边是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被褥衣服;另外两个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右手揽着男孩的左胳膊,头靠在男孩的肩头,左手不时从口袋里掏出什么吃的东西放进嘴里,偶尔往男孩嘴里塞一个。

果然是他!他是我高中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桌。我们两个人非常要好,生活上互相照顾,学习上互相帮助,有了好东西两人分享,有了痛苦两人分担。虽然我们都是农村的孩子,家庭经济状况不好。他是个要强的人,他说以后一定要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挣大钱,一定要让自己的家庭有大的改观。我说我也要考上好大学,我也要挣大钱,咱们今后的人生一定会越来越好。我们相互激励,为理想拼搏。那段日子,我和他过得累并快乐着。

高考以后,我们分开了,他北上,我南下,各自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大学。大学期间,为了理想,我们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平时联系不多,偶尔电话联系一下,从没见过面。大学毕业后,他留在北京工作,我回到老家做了一名老师。最近两年我们的联系多了起来,经常在微信上交流,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当然,谈的最多的还是我们的工作与生活。

他说,他在北京生活得挺好,有稳定的工作与收入,每天工作八个小时,过着和北京人一样的朝九晚五的生活。他说,周六周日他经常到北京的各大著名景点去旅游,偌大一个北京城,他都快游遍了。他说,下一步他计划出国旅游。这一点我信,他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晒旅游的照片,景点经常变换。我们同学都为他点赞,都很羡慕他。他说,谁要是来北京,一定跟他联系,他请客,并且当免费导游,带着大家游北京。可是听去过北京的同学说,给他打电话时,不是打不通,就是他出差不在北京,总是见不着他的面。

我正想着,一首《同桌的你》唱完了。那对情侣相互搂抱着走了,没有给他一毛钱。他看着他们的背影,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攥了攥拳头。农民工解开军大衣的扣子,从里面的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摩挲了一会儿,把钱放进毡帽,对他说:小伙子,别嫌少,都不容易。走啦!说完,背起塑料袋子走了。他朝农民工鞠了两个躬,大声喊道:大叔,谢谢你!谢谢你!

他转过脸,看到了我,先是一愣,接着一惊,赶紧放下吉他,走上前抱住我,高兴地叫道:老同桌,没想到是你啊!真的是你啊!

寒暄了几句,我问道:你这是工作之余来这儿挣外快的吧?一天能挣多少?

他左右看看,摇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老同学,实不相瞒,这就是我的工作,要是能挣外快就好了。在北京生活不容易啊!他把毡帽里的钱收起来数了数,说:够咱俩吃炸酱面了!我笑了。

他看见我身后的背包,笑容消失了,眼神也变了,那眼神里有疑虑,有排斥,有怨气,还有怒气。他问道:你也来北京发展?你在这里

我摇摇头,他长长地出了口气。

一群又一群形形色色的人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他看着手表,又看看走过去的人群,再看看空空的毡帽,显得有些焦急。我知道自己该走了,就跟他告别。他没有阻止我,说道:等你安定好了,我请你吃饭。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

我刚走几步,他追了上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老同桌,千万不要给咱们同学说我现在的样子。拜托了!我点点头。看着他的背影,我叹了口气,猛然间,我发现他倚靠的墙上有好几个大屏幕,正循环播放着北京各个景点的宣传片。

走出地铁站,看看手里招聘歌手的广告,我朝最近的公交站牌走去。我要尽快找到那个酒吧,卸下背后的吉他,背了这么长时间,肩膀都疼了。

02

同桌的他

文/冯秀丽

走出地铁出口,我听见通道里有人在唱歌,唱的是《同桌的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让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心里一阵激动。

听着听着,我感觉歌声非常熟悉,难道是他?我加快步伐,过了两个拐角,我看到了歌手。

他靠墙站着,穿着一身蓝色牛仔服,虽然旧,但非常整洁,脚上的皮鞋擦得很亮。他低着头,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很沉醉的样子。地上铺着一块两米见方的红色塑料布,一顶半新的白色毡帽口朝上放在上面,里面有几张一元五元的钞票。有三个人在听他唱歌,一个是农民工,头发凌乱,穿着破旧的军大衣,脚边是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被褥衣服;另外两个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女孩右手揽着男孩的左胳膊,头靠在男孩的肩头,左手不时从口袋里掏出什么吃的东西放进嘴里,偶尔往男孩嘴里塞一个。

果然是他!他是我高中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桌。我们两个人非常要好,生活上互相照顾,学习上互相帮助,有了好东西两人分享,有了痛苦两人分担。虽然我们都是农村的孩子,家庭经济状况不好。他是个要强的人,他说以后一定要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挣大钱,一定要让自己的家庭有大的改观。我说我也要考上好大学,我也要挣大钱,咱们今后的人生一定会越来越好。我们相互激励,为理想拼搏。那段日子,我和他过得累并快乐着。

高考以后,我们分开了,他北上,我南下,各自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大学。大学期间,为了理想,我们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平时联系不多,偶尔电话联系一下,从没见过面。大学毕业后,他留在北京工作,我回到老家做了一名老师。最近两年我们的联系多了起来,经常在微信上交流,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当然,谈的最多的还是我们的工作与生活。

他说,他在北京生活得挺好,有稳定的工作与收入,每天工作八个小时,过着和北京人一样的朝九晚五的生活。他说,周六周日他经常到北京的各大著名景点去旅游,偌大一个北京城,他都快游遍了。他说,下一步他计划出国旅游。这一点我信,他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晒旅游的照片,景点经常变换。我们同学都为他点赞,都很羡慕他。他说,谁要是来北京,一定跟他联系,他请客,并且当免费导游,带着大家游北京。可是听去过北京的同学说,给他打电话时,不是打不通,就是他出差不在北京,总是见不着他的面。

我正想着,一首《同桌的你》唱完了。那对情侣相互搂抱着走了,没有给他一毛钱。他看着他们的背影,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紧紧地攥了攥拳头。农民工解开军大衣的扣子,从里面的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摩挲了一会儿,把钱放进毡帽,对他说:小伙子,别嫌少,都不容易。走啦!说完,背起塑料袋子走了。他朝农民工鞠了两个躬,大声喊道:大叔,谢谢你!谢谢你!

他转过脸,看到了我,先是=一愣,接着一惊,赶紧放下吉他,走上前抱住我,高兴地叫道:老同桌,没想到是你啊!真的是你啊!

寒暄了几句,我问道:你这是工作之余来这儿挣外快的吧?一天能挣多少?

他左右看看,摇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老同学,实不相瞒,这就是我的工作,要是能挣外快就好了。在北京生活不容易啊!他把毡帽里的钱收起来数了数,说:够咱俩吃炸酱面了!我笑了。

一群又一群形形色色的人从我们身边匆匆走过,他看着手表,又看看走过去的人群,再看看空空的毡帽,显得有些焦急。我知道自己该走了,跟他告别。他没有阻止我,说道:以后再来北京,早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我刚走几步,他追了上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老同桌,千万不要给咱们同学说我现在的样子。拜托了!我点点头。

看着他的背影,我叹了口气。猛然间,我发现他倚靠的墙上有好几个大屏幕,正循环播放着北京各个景点的宣传片。

【作者简介】冯秀丽,男,山东莘县人。现为莘县第二中学教师,莘县作家协会会员。工作之余喜欢读书、写作,写过诗歌、散文、小说,文章曾在当地报刊发表。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