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郑玉超│“失踪”的男主人(小小说)

2019年11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我帮扶的那家五口人,男主人、女主人及三个女儿,大女儿读初二,另两个读小学。去了多次,偶尔见到女主人,她的身体不太好。问起男主人,她说在大城市打工,过年才回来。问她在哪座城市,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女主人告诉我,自己在村里人家帮工,赚的钱不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帮扶的那家五口人,男主人、女主人及三个女儿,大女儿读初二,另两个读小学。去了多次,偶尔见到女主人,她的身体不太好。问起男主人,她说在大城市打工,过年才回来。问她在哪座城市,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女主人告诉我,自己在村里人家帮工,赚的钱不多,柴米油盐够了。静默了一会,又说,好在男人挣到的钱及时寄回,补贴了家用。

一家五口,两人打工,三人读书,虽不捉襟见肘,但也相当艰难了。

她像在安慰我,又像是安慰自己,说,没事,忍忍就过去了,反正,他在大城市打工。

要不是上次去她家里做问卷调查,也许,我永远也不会了解真相。那个周末,女主人不在,大女儿正捧着书在读,二女儿三女儿在玩耍。见我去,她浅浅笑了笑,说:叔叔您来了。然后,便低眉揪自己的衣角。

我拿出问卷,问一句,她抬起头答一句,决不多说一个字;再问,再抬头,再答。接着,便是令人沉闷的默然。问卷中,有几处孩子无法回答,我便要了她父亲的手机号,一拨,是上海的号码。

接通时,满口的上海话。我疑心拨错了号码,一问,就是男主人。我满怀歉意,怕误了他的工作,他却很开心地笑了,没事,我现在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原来,他躲在宿舍里睡觉,压根没去上班。问他,他说今天心情不好,睡睡懒觉解解闷。

我问工资待遇怎么样。他顿了一下显然,我冒昧的提问出乎他的意料想了想说,好时三四千,不好时一两千。

想到他工作在大上海,平常得往家里寄钱,生活一定很拮据,于是,我便提议道,要不我在老家给你联系个企业,回来干吧。

那头又静默了一会,然后,很坚定地告诉我,不回去。

放下电话,陪我来的邻居跺脚骂道,他简直就不配做个男人。

我疑惑了。

邻居告诉我,男主人从小就好吃懒惰,三年前,他亲口告诉女人说要改变自己,出去打工挣钱,做个真男人。谁知一去不复返,三年没回一次家,家中里里外外全是女人一个人在操劳,她身体本就不好,如今,愈加虚弱了。

提到寄钱,邻居又一跺脚,这混球,良心全叫狗给吃了,家中三年没见他一分钱。

不对啊,他的妻子明明说常寄的。我质疑道。

邻居告诉我:女人爱面子,对外人总说起自己男人的好,怕人笑话。

大女儿在边上听了,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

邻居叹了口气,说:好在孩子都很要强,学习个个用心,一有空就抢着帮妈妈做事。这多少让孩子妈添了点安慰。邻居告诉我,只是对于父亲,孩子们的印象渐渐淡了。听到说起爸爸,小女儿哭了:爸爸不要我们了。

二女儿反驳道:别乱说,妈妈说过年爸爸就回来了。听得我好一阵心酸。大女儿将头扭向了窗外。

临走时,我鼓励女孩好好读书。她再一次仰起脸,我瞧见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女孩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流出来。望着我,点了点头。

院子里,阳光普照,一片灿烂。

可是,过年的时候,失踪好久的男主人会回来吗?也许会,也许不会。

载于福建省《福州晚报》(2017年3月8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