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 张楠:爱与被爱的博弈

2019年11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1 又是一年岁末,微信群里正在热火朝天的组织同学聚会,很多同学自从上大学或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幸好上苍赐予这样一个温暖可触摸的年,让每个天南海北的同学都能风尘仆仆奔赴至这个曾经一起渡过青春的小城。 青卉原本不想去参加这场同学聚会,但看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1

又是一年岁末,微信群里正在热火朝天的组织同学聚会,很多同学自从上大学或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幸好上苍赐予这样一个温暖可触摸的年,让每个天南海北的同学都能风尘仆仆奔赴至这个曾经一起渡过青春的小城。

青卉原本不想去参加这场同学聚会,但看到同学群的聚会名单有许愿的名字,她的心还是倏的动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接力上了自己的名字,是为了曾经放不下的执念,还是想寻回那些死于记忆中的影像,她也找不到缘由。

聚会进行了一半,有敏锐的人发现青卉跟博远是班里唯一一对单着的人,就与他俩开玩笑,干脆你们俩凑一对得了,这样咱们班就都成家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多好!

这个建议激起了大家更猛击的调侃:是啊是啊,多好的事,怎么早没想到!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今天就定下来算了,有我们这么多老同学见证,多难得啊!

博远看了一眼青卉,那眼神深不见底。

而青卉则变了脸色,她下意识看了许愿一眼。此时的许愿正不羁地跟着大伙起哄,只见他歪着嘴角叼着烟,才刚刚濒临而立之年,发际线却如同退潮的海一圈圈的往后缩,他挺着啤酒肚,满脸油光,着装一身名牌却恰好映衬出他违乡负俗的特质。

大家见青卉和博远不做声,而青卉和许愿的那段往事他们也都心知肚明,片刻也就消停了,很快转移了话题。女生们聊起了养颜和育娃的话题,男生们则海阔天空吹嘘着工作生意。

博远独自沉默着,独自喝着酒。许愿大声讲着幽默段子,夸张地笑着,惹得男同学跟着哈哈大笑,女同学骂他死性未改,一如当年

青卉如坐针毡,希望聚会赶紧结束。忽然,手机震动一下,打开一看,是许愿发来的微信:青卉,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博远人不错,他是一个踏实可靠的人,如果真的考虑要结婚,跟着他你一定会幸福的。我不配你,忘了我吧。

青卉抬头,许愿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这个男人,她默默爱了十多年。她最宝贵的青春,全部耗在了他身上。

2

青卉一阵阵刺痛,端起酒杯,将一大杯烈酒果敢吞下,呛的眼泪模糊了世界,胃一阵辛辣地灼烧,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

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将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和自己曾爱过的那个白衣少年联系在一起。

高一时,她和许愿是同桌。那时的许愿清眉皓齿,指尖修长,白色的纯棉衬衫,衣袂翩然。他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先锋,每次跑进教室时,都带着一阵柠檬的清风,拨动着青卉的最温柔的心扉

情窦初开的青卉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许愿,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害怕他看透她的心思,又害怕他看不透,更害怕他看透而装作不知道。

她不动声色地照顾他,打球回来时为他准备好冰镇汽水,帮他抄落下的笔记,他上课被老师提问回答不上冒风险及时解救

青卉对许愿的好,对许愿来说太过平常了,因为对他好的女生实在太多了,除了本班,还有隔壁班,隔壁的隔壁班。

青卉是一个内敛矜持的女孩,她很安静,只是默默地在做关心许愿地事情。而那些热情奔放的女孩,要么就是家庭背景优越,要么长得非常漂亮,要么就是性格火辣。有的给公然写情书托人递给许愿,有的给他送篮球鞋当作生日礼物,还有的直接在教室门口等他一起放学回家

看着许愿和那些莺莺燕燕一起来往着,青卉莫名的有些嫉妒,但除了伤心难过,她不敢生气,她怕一个不经意的负气触怒了许愿,她怕输了尊严,失去了许愿,她甚至在心里默默奢望着,这个少年终究一天会被她的爱恋感动。

3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同学们自发举行了一场聚会,当《同桌的你》音乐响起,许愿一下子跳了上去,抢过麦克风,咋呼道:是我点的,是我点的!青卉上来,一起唱吧。

青卉没勇气上台,他一把将她拉起来,拽到到前台。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许愿唱着,突然伸出拉住了青卉的手,青卉羞涩的想要挣开,却发现像被许愿铁钳一样有力的给攥住。

求你,快放开。青卉低声说,脸已通红。

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你比任何女孩对我都要好,我有点喜欢你了,我们交往吧许愿在她耳边悄声说。

谁喜欢你了?别乱想,我们只是同桌而已青卉极力否认,内心却早已融化

聚会结束,许愿送青卉回家,初夏的夜风,有些微凉,二八单车摇晃在蜿蜒的小路上。青卉坐在单车后面,轻轻捻着许愿的衣角,空气中弥漫着栀子花的香甜,那一刻,青卉,只觉得幸福来的好突然。

4

大学录取的日子,青卉和许愿分别在相隔在两个城市,坐火车要五六个小时。青卉经常利用周末去看许愿,但许愿却一次也没去过她的学校。青卉不太在意这些,她以为,爱恋许愿是她一个人的事,他只需要站在原地等她靠近就可以了。

爱情里,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先爱上的那个,或者说爱的多的那个,总是主动又卑微,痴情又长情。

每次坐火车去许愿的学校,她们和其他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公园、看电影、卿卿我我,仿佛可以天长地久。

一踏上火车离开时,青卉又开始患得患失,因为在许愿的学校里,她又看到有女孩在球场像他献殷勤,甚至对她面露挑衅。许愿从来不对她们解释青卉是他的女朋友。

患得患失间,就到大学毕业了。青卉想和许愿到同一个城市去工作,她的梦想都是刻画着她与许愿的未来,结婚、生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单梦想如此,甚至梦里无数次也是这样的场景。

而许愿,却显得犹豫不决。面对迷茫的未来,他胆怯了,他支吾着对青卉说让她再等他几年,他说他想去南方闯荡一番事业。青卉不肯,默默流泪。她已经小心翼翼地爱了他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她已经受够了,这种漂浮不定无根无落的感情太痛苦了,她只想和他在一起,踏踏实实,朝朝暮暮。

青卉的痴傻,让许愿的心着实感动了一下,却也让他害怕,对未来一片茫然的他怕承担不起这份责任。临毕业的一天,青卉突然联系不上许愿了,电话也打不通,学校里早就人去楼空了,大家都各奔前程去了。

数日,痛苦万分的青卉收到许愿一个短信对不起,忘了我吧

万般悲痛和无奈之下,青卉选择了回到家乡当了一名老师。她一直在等他,打听他的消息,皆无音讯。从此,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5

三年前,青卉从高中好友桑宁那里得知,许愿结婚了,老婆是他大学同学,是个富二代,从大学时就开始追他,明知他有青卉也不放弃,毕业后她们一起相约去了深圳,据说女孩的父亲在那里有个很大的企业,当年,许愿就留在深圳跟她结了婚。

桑宁劝青卉:你这个傻女人,忘了他吧!他就是个情场浪子,不值得你这么对他。人生苦短,早点开始你的新生活吧,你那么善良,若不幸福,天理难容。其实,我们班有个人一直很关注你,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宁,不要再说了,不谈这些过往,好吗

青卉打断了桑宁,她知道桑宁说的是那个叫博远的木讷男孩,但她的心已经被许愿给架空了,在这场爱情里,爱的卑微,她把全部的感情给了许愿。甚至失去了自我,即使许愿结婚了,她的心也暂时也无法让其他替代。

桑宁无可奈何地叹息着

又过了一年,高中班有人建了一个微信群,失联已久的同学们又陆续联系上了。

世界是如此的小,有些人注定无处可逃,如同,青卉与许愿,又被圈进了同一个群。

有一天,许愿向青卉发出微信请求加入,青卉咬了下嘴唇没有接受,也许曾经伤的太深,也许这些年被迫成熟,总之,不敢再触及关于他的一切。

许愿在群里很活跃,关心着国际局势,讨论房价和教育,偶尔会往群里投个大红包,哗众取宠的刷着存在感,而青卉一直沉寂。

和许愿同在一座城市的同学调侃他:你小子收敛一下吧,别太嘚瑟,小心被你那彪悍老婆看见了不舒服,我可是见识过的你的老婆,仗着个有财力的老爹,强势极了。

也许人生的追求不同吧,也许那是他想要的幸福吧。青卉想。

临近这次同学聚会前,许愿再一次申请加青卉微信。青卉想了一下,通过了。毕竟马上就要见面了,加就加吧。

卉卉,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

我恨我自己,但已于事无补,如今

生活,是我咎由自取。

祝你觅得良人,一生幸福

许愿发了一条又一条

青卉温和坐在黑夜里,只回了俩字:谢谢!

6

青卉昂首又饮尽了一杯酒。

再见了,许愿。

再见了,我的初恋。

再见了,傻傻的从前

酒精放大了情绪,望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男人,青卉终于明白,这么多年,她放不下的,并非是许愿这个男人,而是那个飞扬的白衣少年,是那段浓烈的青春岁月。是时候放下了,是时候继续走下去了。

青卉,开始释然,

开始听妈妈的话,答应去相亲,托亲戚同事,托好友桑宁,甚至动用网络资源。桑宁说她疯了,她只笑。三十岁了,她已经过了为爱痴狂的年纪,往后余生,一定要找一个疼爱自己温暖自己的人才是最切实际的。

相亲无数次,青卉还没找到有感觉的人,一点也没有。桑宁也再找不到合适的男人给她介绍了,她嬉皮笑脸地说:你要再不帮我我物色,我就报名去非诚勿扰了

桑宁狡黠的笑着说好吧,再帮你一次。

一个周末,当青卉来到桑宁指定的咖啡厅时,她一下子愣住了,原来,这次的相亲对象居然是博远,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站在门口尴尬得很。这个死桑宁,居然出卖了自己。

博远站起来,云淡风轻地说:过来坐吧,老同学。

博远对她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许愿,博远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她爱了许愿多少年,博远就爱了她多少年。

坐了一会,青卉不停的吸溜着咖啡,沉默了好久,最后鼓足好大勇气,借口有事,拎起包告别往外走。

博远说送她回家,她委婉拒绝,出来咖啡馆发现,这么冷的天,博远居然还骑摩托。那是一辆酷酷的越野摩托。

青卉问:你喜欢赛车吗?

博远:谈不上,只是因为一个人。

他说,高二那年暑假,他刚学会骑摩托车,就想去找暗恋的女孩。只去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敢打扰她,回去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脚骨折了。

青卉想起来了,曾有一两个月,博远都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上学。心没来由地疼了一下,原来竟然是为了她,那该多疼啊!

青卉突然改变了主意,答应让他送她,那一瞬,博远的表情如同一个开心的孩子。她很心酸,那种卑微的隐忍的爱,她感同身受。

青卉到家了,她对博远说:以后,愿你幸福。博远的眼神一下又黯淡了下去。

7

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天晚上,青卉在酒吧喝了点酒,慢悠悠地往家走。心累时只有喝点酒,夜里才容易入眠,否则,就要辗转到天明。

在那家咖啡馆的街角,她发现了博远。他靠在摩托车旁,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着她。

青卉明知故问:你在等我?

博远说:我明天要去远行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来跟你告个别。很早以前我就有个愿望,带着心爱的姑娘骑着摩托去远方,一路走走停停,然后带她去看月牙泉,现在,我只能一个人去了。

月牙泉?天的镜子,沙漠的眼,那是青卉梦寐渴求都想去的地方,读书时,有次大家讨论自己的心愿,她曾说过最想去就是月牙泉,大学时曾央求许愿一起陪她去,许愿总是说没时间,没想到博远竟一直记在心底。

她的心猛一动,突然问了一句:你在听什么?

博远将一只耳塞塞到她耳朵里,里面传出裘海正的老歌《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

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在乎的人始终不对

谁对谁不必虚伪

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

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

爱与被爱同样受罪

为什么不懂拒绝痴情的包围

听着听着,青卉泪流满面。博远轻轻为她拭去泪滴。

她扬起头:你介意多带一个人吗?我也想去看月牙泉,但不是现在,能等暑期放假时,我俩一起,好吗?

博远一起耳机,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两行泪,顺势而下

如果说爱与被爱是场博弈,那么爱你的人从一开始就决定为你弃械投降了

【作者简介】张楠,莘县人,山东散文学会会员。八零后才情小女一枚,喜欢用文字在城市的浮华和乡野的淳朴中勾勒真性情。狂爱读书,不迎合,不取巧,有灵魂,有书香,唯心至上。诸多散文诗歌散见于各个纸煤刊物。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