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 | 刘如库:香油张

2019年11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灰蒙蒙的天空挤满了铅灰色的阴云,偶尔有几片雪花飘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 秦楼村一巷子口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一位年过六旬的老汉塔一般地伫立着,一身泥。他眉头紧皱,手足无措地凝视着车座上往外渗油的油桶,宽宽的额头上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灰蒙蒙的天空挤满了铅灰色的阴云,偶尔有几片雪花飘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

秦楼村一巷子口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一位年过六旬的老汉塔一般地伫立着,一身泥。他眉头紧皱,手足无措地凝视着车座上往外渗油的油桶,宽宽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汗。

说起这个老汉,方圆十几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姓张,因为香油做得好,人送绰号香油张。

大家伙多少都要一点,咱平常不都是吃他的香油嘛。人群里的李婶率先开了腔,她是小巷里的热心肠,不管男女老幼都尊称她为李婶。

香油张,你的香油再不贱卖,漏完了可一分钱也卖不了了!人们循声望去,是一位过路的中年人。他将右腿搭在自行车大梁上,右手拢在嘴边挺着腰板朝香油张吼;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一脸坏笑。在不知道他的大名之前,我们姑且叫他滴溜溜。

好吧!那就一斤便宜十块钱,三十块钱一斤!香油张迟疑了一下,对着刚想散去的人群说道。

都回家拿油瓶吧!不知谁喊了一句。

大伙迅速散去,又很快聚拢来,你一斤,他二斤,桶里的油一会就见了底儿。

谁没有个难处,咱可不能乘人之危,还是按四十块钱一斤付钱!李婶瞟了一眼还在看热闹的滴溜溜,声音提高了八度。

香油张仍坚持三十块钱一斤。

雪下紧了,人群慢慢散去。香油张盖上油桶,推起车子,落寞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漫天飘舞的雪花里。

香油张刚走到村口,滴溜溜紧跟着就出现在他的屁股后面。

叔啊,四六开!滴溜溜翻身下车往前探了探身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香油张装钱的布包。

一共是八百五十块钱,除去成本一百五十块钱,余下七百,给你二百八十块钱!香油张一脸凝重,把钱数好递给了滴溜溜。

滴溜溜靠在车子上,吐了口唾沫又把钱数了一遍,然后心满意足地把钱装进了腰包,又甩出一句话,叔,我的主意高明吧!明天换个地儿继续?

再说吧,再说吧!香油张喃喃着,猛地跨上车子,一用劲,嗖地一下窜了出去;一会儿功夫,就把滴溜溜远远地抛在后面。

叔,好好商量商量,三七开行不行?三七开!滴溜溜在后面拼命赶着,破锣似的声音瞬时淹没在呼啸的冷风中。

香油张一进家,趴在屋檐下的大黄狗就摇着尾巴迎了上来,发出亲昵的呜呜声。昨天从省城回来的亮亮闻声走出屋,上下打量着香油张:爷爷,你身上怎么全是泥啊?话语里满满的心疼。

不小心摔了一跤,不碍事,不碍事!香油张支好车子,支支吾吾地应答着,低着头就往屋里走。

香油张闪身进屋,旋即又从屋里出来。

娃,放在炕上的那桶香油呢?香油张睁大眼睛,满腹狐疑,那可是让你带回省城给你领导的!

爷爷,你今儿早上不是驮走了吗?亮亮狡黠地一笑。

你说啥?莫不成我贱卖的是真香油啊!香油张满脸通红,要不是亮亮及时扶住,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爷爷,我知道你每天都出去卖香油,你把昨天磨的香油留下,我就感觉有问题。亮亮一脸认真,是我特意调换过来的,把假香油留下了。

香油张可是一块金子招牌哟!亮亮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爷爷听。

香油张蹲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都怪我一时糊涂,听了你叔伯哥的话!

爷爷,这不快过年了,今天就算给老顾客发福利了。亮亮笑着开导爷爷,人家吃了咱便宜的真香油,下次还买咱的。

香油张脸上紧绷的皱纹渐渐舒展开来。

雪停了,一缕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照在香油张古铜色的脸上,他缓缓站起了身,拍了拍孙子的肩膀,释然地笑了。

【作者简介】刘如库,阳谷县政府工作人员。屈指细数,任教七年,从政10年,童心未泯,却已年届不惑。也曾南跑北颠,终未出阳谷;也曾下海创业,怎奈水性颇差,被呛回岸。曾经的年少轻狂,棱角分明,经岁月剥蚀,已卵石一枚。笔耕常辍,见异思迁,最终一事无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