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郑玉超│斗酒(小小说)

2019年11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南宋时,鹅城和在大唐时一样,依然是朝廷边陲重镇。向西不到五百里,有小国,名曰夜郎,依附大宋,岁岁纳贡。后来,丞相裴岸发动政变,当上新国王后决心不再纳贡,甚至还想将鹅城纳入版图。裴岸觉得鹅城就像其太守辛弃疾一样,文人如面,柔弱可欺。其时,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南宋时,鹅城和在大唐时一样,依然是朝廷边陲重镇。向西不到五百里,有小国,名曰夜郎,依附大宋,岁岁纳贡。后来,丞相裴岸发动政变,当上新国王后决心不再纳贡,甚至还想将鹅城纳入版图。裴岸觉得鹅城就像其太守辛弃疾一样,文人如面,柔弱可欺。其时,正值大宋朝廷偏安江左,国力衰微,根本无力过问。

年轻自负的裴岸决定先摸摸鹅城的底牌。于是,修书一封,命人送到鹅城,谓久闻鹅城民风彪悍,酒风超常,夜郎愿与鹅城各出五人斗酒云云,言辞之间,甚为狂傲。掌灯时分,辛弃疾正挥毫狂书:醉里挑灯看剑。有人将信呈上,辛太守览后哈哈大笑,饱蘸笔墨,龙飞凤舞间,梦回吹角连营跃然纸上。

夜郎国选派笳瓫尼斯带队,其人酒量无边,纵横二十余年无有敌手。据说出生不久,别的婴儿吸奶,偏笳瓫嗜酒笳瓫尼斯名字太怪,我们权且叫他笳瓫吧。陪同的四位个个顶尖高手。一行人杀气腾腾,直奔鹅城而来。鹅城迎宾馆亭台水榭,雕梁画栋,环境优雅。

可笳瓫一行的心思不在宾馆。他们谢绝了鹅城官方的接待晚宴,华灯初上时,一律换着便装,穿行大街小巷。鹅城大小酒肆不下千余家,到处酒旗飘飘,酒香袅袅,整个鹅城沉浸在一片酒的海洋中。

那爿酒肆,置身于一长溜酒肆间,再普通不过了。门檐下悬着两盏大红灯笼,上书斗酒大赛,吵闹声顺着大门飞出来。笳瓫忽来了兴趣,率众人鱼贯而入。院内烛火通明,酒坛到处都是,一光头大汉和一瘦子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光头顶上恍若沙漠,寸草不生,照得见人影。瘦子只剩皮囊,像只刚放了气的橡皮人,眼珠无力,颓然不动,让人怀疑他还活着。此瘦猴也能斗酒,笳瓫忍不住想笑,心道鹅城不过尔尔,徒有虚名罢了。

一坛酒足有十斤,刚一启封,扑鼻酒香。那瘦子顿时活转,眼珠滴溜溜乱转,浑身起精神。可轮不到,瘦子只能馋眼望着。光头一把拎过坛子,一手提高一手托底,头探了过去,张开大嘴,咕噜噜声响全场。渐渐的,那颗光头全入了坛。不一会,光头亮闪闪,隆重出坛,咂巴着嘴,大呼痛快痛快。

没有一点喝彩声,甚至,连个廉价的掌声也没有。也难怪,这样的喝法,别说笳瓫,对于他的队员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不值大惊小怪。笳瓫撇着嘴,脸上浮出一丝嘲笑。

瘦子也笑了。可是,看身板,瘦子想拎起酒坛似是不易了。笳瓫替瘦子捏了一把汗。

谁知,瘦子并不动手。他在酒坛边站定,深吸一口气,皮囊显得更加干瘪了。然后,向着密封的酒坛怒喝一声:起!

那酒像有了灵性,冲破坛盖,水箭般,直向瘦子口中射来,毫厘不差。一阵醇香,弥散在空气里。

笳瓫目瞪口呆。围观者倒没惊讶,只是翕动着鼻子,享受着空气里的酒香。瘦子面不改色,喉结涌动。不一会工夫,酒柱渐渐变弱,直至消失。笳瓫挤过去瞧,满满一坛酒,只剩下一叶之厚,残存在坛底。瘦子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上的残酒。再看瘦子的肚子,似乎稍微鼓起了点。

这时,响起一两声掌声,聊似安慰。可笳瓫一行个个长大了嘴,似乎早忘了置身何处了。

光头没有鼓掌,冷眼看着,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裁判问光头,还比吗?

光头脸色微红,也不答话。笳瓫疑心光头吓傻了。很快,笳瓫觉得自己的怀疑多余了。只见光头弯腰捡起一粒石子,甩掉脚上的鞋,快步走向垒起的酒坛,倚身而立,将右脚尖轻轻插入酒坛缝隙之间。

光头右脚尖慢慢探着一只酒坛底部。那酒坛竟像黏在脚上一般,随着脚的抬起,渐渐举高。高于头顶的刹那,光头一甩手,石子应声而出,瞬间坛盖上出现拇指粗的洞,酒顺洞倾泻而下,正落入光头仰起张接的口中。

笳瓫仿佛置身仙境了,恍惚间,觉得正在观看神仙斗酒。

正沉醉观赏间,忽有人惊呼,快跑吧,赵叔来了。人们纷纷向外涌去,光头和瘦子脸色骤变。笳瓫忙扯住身边一个急欲奔走的看客,看客结结巴巴说,赵叔乃鹅城南门砍柴老汉,酒量到底有多大,谁也说不清。反正,见过赵叔的,即便滴酒不沾,也会醉倒在地。还说,整个鹅城,闻之色变。

笳瓫的心一阵狂跳,觉得脖颈后一股凉气正在升起。第二天,鹅城迎宾馆见笳瓫一行迟迟未用早餐,敲门催促无人应声,开门一看,才发现他们早不辞而别了。

很快,夜郎国王裴岸修书一封,三千里加急呈报临安,言辞恳切。信里说,即刻筹备岁贡,加倍补缴,自己亲自押送,以示忠诚。

其实,直到夜郎国消失,整个国家上上下下都不曾知晓,当年鹅城的那场斗酒,不过是辛弃疾精心布下的的一个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