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美文 | 可能否

2019年11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可能否,让世界有不一样的颜色。 01 忙完策划书已是凌晨两点,隋棠去洗手间洗漱之后,顺便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面膜贴上。 这些日子经常需要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幸亏前阵子去免税店屯了几盒面膜,能够让自己第二天还可以保持不错的皮肤状态。 半躺在沙发上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可能否,让世界有不一样的颜色。

01

忙完策划书已是凌晨两点,隋棠去洗手间洗漱之后,顺便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面膜贴上。

这些日子经常需要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幸亏前阵子去免税店屯了几盒面膜,能够让自己第二天还可以保持不错的皮肤状态。

半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关注的本地公众号有新闻推送过来,瞄了一眼就伸手滑过去,忽然又反应过来,重新把页面拉到上面。

在高端护肤品行业,关注新闻的话也多半是时尚圈,而眼前的这一个,标题是女警长裙高跟鞋擒获盗车嫌疑人。

隋棠的嘴角忍不住轻轻上扬起来,脑海中依稀浮现出一张面孔来。

目光顺着新闻的报道滑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名字

曾硕。

连带着的是路人抓拍的现场图,即便只是一个背影,隋棠仍旧是立即就辨认了出来。

是那个女孩没错了。

新闻中当然是可以找出些许蛛丝马迹的线索的,隋棠起身拿起茶几上的纸笔,在上面记下曾硕工作的那个警局。

取下脸上的面膜,对着镜子涂了保湿的乳液,镜子当中是清秀好看的一张脸。

隔日欧洲地区负责人会议八点便开始,冲了杯黑咖啡、吃了两片全麦面包便站到了前面进行PPT的演示。几天的准备倒也是卓有成效,策划书得到了高层的一致认可。

散会的时候,妍丹往这边走过来,得体的套装和高跟鞋,香水搭配得也适宜,歪着头冲隋棠笑笑:晚上一起吃饭?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邀约。

穆妍丹喜欢隋棠在公司里也算不上什么新闻,公司副总的女儿,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假期在公司对隋棠一见钟情,半年之后毕了业立即回国,来到公司任职。

被这样的天之骄女喜欢,旁人自然是羡慕不已的。然而隋棠却并不为之动容,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他抱歉地笑笑:今天实在不行,下班后有些事情。

那天他没有留在公司加班,下班之后就沿着手机定位的路线驱车开过去。白色跑车停在公安局门口的空地上,已经过了正常下班时间,执勤的一名警察抬头看了看他:先生,有事吗?

请问曾硕警官在吗?隋棠问道。

曾硕,那警察往里面的一个办公室喊了声,有人找。

稍等。爽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两分钟之后,身穿警服的曾硕从里面走出来四处张望:哪位找我?

她的目光落在隋棠的身上:你找我?

隋棠不知道这些年来自己有没有变,但曾硕看起来倒好像没什么变化。利落的短发,不施粉黛的一张脸,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音调比旁人高出来几度。

隋棠微笑着喊出她的名字:不认识我了?

曾硕的大脑立即高速运转起来,几秒钟之后眼睛一亮:隋棠?

隋棠的眼睛里是温柔的笑意:几点下班?一起吃个饭?

还有两份卷宗要处理,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大概一个小时吧,等等我?

隋棠点头,指了指外面的休息区:在那儿等你。

他用手机处理了两份工作交接的邮件,是关于下个月品牌合作方的两场走秀,确认了一下各方面的细节,偶尔抬起头来看一眼曾硕。

大大咧咧的坐姿,跷着二郎腿,眉头紧锁地翻看着那几页卷宗,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

隋棠忍俊不禁。

一个多小时以后整理出来了个大概,她起身去更衣室换下警服,穿上T恤、牛仔裤,走出来在隋棠面前站定:走了。

想吃什么?隋棠起身,我刚才在网上看到几家不错的日料店

吃什么日料啊,一点味道都没有。大夏天的,就该去撸串、喝啤酒,走。

隋棠跟在身后。

地方是她找的,轻车熟路,指挥着隋棠七拐八绕,最后让他把车停在一个巷口:里面。

她下车后才有些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啊?带你来这里是不是不太合适?你这么爱干净

身边的隋棠,一身整洁笔挺的白衬衫。

他挥挥手:没关系,曾警官鉴定过的,卫生肯定没问题。

做生意的是四五十岁的一对夫妇,见曾硕过来,乐呵呵地打招呼:哟,带了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啊,曾硕一甩手,老同学。

她这时已经走到了烧烤摊前:羊肉串三十串、小龙虾两斤,还有这鸡翅、鸡腿、烤玉米我也要回头又冲隋棠笑笑:你请客啊,我可就不客气了。

隋棠点头:你随便点。

一盘盘的烧烤很快就端上了桌,曾硕不住地把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往隋棠面前的盘子里堆。为了保持体型、保护皮肤,隋棠已经很多年没吃过烧烤了。

但那香味不依不饶地往鼻子里钻,再看自己面前的曾硕也是大快朵颐,隋棠总算也伸出手去,拿起一串羊肉串放到嘴边。

好吃哎。他称赞。

那当然,要不是工资低,我天天都来吃。曾硕嘿嘿一笑,而后想起来什么,抬头问隋棠,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的?

看了那个新闻。隋棠拿出手机,翻开自己保存下来的那张截图。

嘿,这个,曾硕大大咧咧地笑笑,跟你说,做了警察之后,每天有意思的事情可多了

她就这样打开了话匣子,眉飞色舞地同隋棠分享各种趣事。隋棠放下手中的肉串,抬起头来看着她。

没错,就是现在这样。

这是他十四五岁时认识的那个曾硕。

真正的曾硕。

02

隋棠的十四五岁过得并不算开心

班里的大部分男生在这个年纪都已经长个了,高高壮壮的。唯有他,一米六几的小个头,特别瘦弱,皮肤比很多女孩都要白净。

课间休息,男孩惯常玩的游戏是推搡打闹,他不喜欢这些,远远地站在一旁,却还是会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孩忽然冲过来推搡一把,然后哈哈大笑着跑开,叫他一声隋娘娘。

那个时候娘炮这个词还没有在互联网上走红,不然他们大概会选择这样一个更加直白的称呼。

地上的尘土沾到隋棠的裤子上,他低下头去,认真地擦拭。

有些委屈,也有些困惑,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种困惑第一次产生,还是在童年的时候。

从部队退伍的姥爷来家中做客,吃完饭说是要带隋棠去商场买玩具。隋棠自然是很兴奋,跟在姥爷身后一路去了商场。

我想要这个芭比娃娃。指着那个粉红色芭比娃娃的时候,当时的隋棠并不能够理解姥爷为何要紧蹙眉头。年近七十的老人伸出手来一把将他拉扯到一旁:男孩要这些东西成什么样子!过来,我给你买把玩具枪。

那把玩具枪是最高端昂贵的那款,付钱的时候有不少男孩投过来羡慕的眼神,然而抱着那把玩具枪回家的隋棠心中却并未有喜悦的情绪。

他喜欢的,是那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芭比娃娃。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听到姥爷低声呵斥妈妈:当初不让你离婚非要离婚,你看没有爹,男孩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像个小丫头一样。

隋棠不敢说话,低下头去往嘴里扒拉着饭。

内心中,他谈不上喜欢姥爷,也不喜欢那个曾经的爸爸。那个人三天两头在外面喝酒,稍有不顺心就在家砸东西,若是隋棠运气不好,屁股上也难免挨一顿踹。姥爷也是一样,在部队里很多年,嗓门大过天,一提到打仗就眉飞色舞,拉着隋棠一起看打打杀杀的战争片。

在还不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时候,隋棠已经在心中清楚地知道,他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他不想成为姥爷和爸爸那样的人。

然而这一切都让他在那个班级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隋娘娘的外号也就这样散播开来,大家都觉得朗朗上口。

体育课新换了一个老师,拿着名单表找人去前面投掷铅球。隋棠的名字一喊出来,班里那一小撮男生便大声哄笑。有人喊了一声隋娘娘扔不动的,其他人便跟着一起起哄。

好了,别闹了。体育老师厉声喝道。

隋棠走上前去。

他虽说比旁人瘦弱,倒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力气,铅球举到手中丢出去,是不远不近的距离。

老师,我来!带头起哄的那个男孩举起手来主动请缨,一米八的身高,抓起那个铅球便猛地向前丢去距离足足比隋棠远了一倍。

那几个男生自然又是吵闹开来,有嘘声传到隋棠的耳朵里。

这才叫扔铅球嘛,娘娘果然是娘娘。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手无缚鸡之力一米八男孩咧开嘴笑。

明明是午后炙热的阳光下,隋棠却觉得脚底和手心都有一股凉气。

他想去反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咬住了嘴唇。

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是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他又看了两眼,才确定确实是一个女孩。

那女孩稍热一下身,而后拿起地上一个更重的铅球,举起手臂用一个标准的推送姿势把铅球给丢了出去。

铅球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而后稳稳地落地,肉眼可见地比方才一米八男孩扔出去的远很多。

她撇了撇嘴,不屑地看了一眼一米八男孩:哼,你也不过如此。

一米八男孩方才嚣张的气焰立即矮了一截,但仍旧没有放弃骨子里的顽劣,转过头来用轻蔑的眼神把这个女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再冷哼了一声:哼,男人婆。

周围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冲过去一把将一米八男孩推倒在了地上,恶狠狠地看着他。

要不是体育老师及时冲上前来制止,恐怕就会演变成一场打架事件。

少欺负别人。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立即转身迈开步子往前跑去。

头发短得不能再短,身上是宽松的T恤和肥大的运动裤,个头比学校里绝大多数的女孩都要高出很多。

回到班级队伍中的隋棠目光时不时地往操场上她渐渐远去的身影投去。

那便是曾硕,连名字都像个男孩。

03

学校是有初中部和高中部的,曾硕那个时候读高一。

这个时候的女孩已经到了爱美的年纪,马尾辫换成了披肩发,夏天一到各种长长短短的裙子,有的女孩还会在嘴唇上涂上亮晶晶的唇彩。

老师第一天点名,对着花名册发愁:不是说有三十二个男生、三十六个女生吗?怎么我刚才点完名发现男生多了一个,女生少了一个?

那场乌龙事件两个小时后才真相大白,点到曾硕的名字她举手起身的时候,老师抬头看了一眼,自然而然地表格上性别处男的那一栏打了一个勾。

新开学,一群陌生人放在一起,自然是需要一些笑点的,这件事情便成了那天的笑点。

曾硕却不是任人嘲笑的性格,大家正哄堂大笑,她提高音量喊了一句:不就是认成了男生吗?有这么好笑吗?

班里的同学立即噤声,各自翻看自己手上新发下来的课本。

学校十一月份的时候要参加重点高中的验收,那些日子安排了几场全校范围内的大扫除。大扫除,有一些擦擦黑板的简单活,也有一些提水、搬桌子之类的重活,曾硕拎着两个大水桶在水龙头面前接水,转过头的时候看到身边这个白净瘦弱的男孩,主动同他打了招呼:是你啊?

隋棠其实原本是更早看到曾硕的那一个,只是由于羞赧,没有做主动开口的那一个。

他抬起头来,对曾硕笑了笑。

水桶接满需要一小段时间,彼此交换了姓名之后倒也够两个人闲聊几句的。

怎么让你一个女孩来打水?隋棠问道。

没关系,我提得动。曾硕咧嘴一笑。

她依稀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的事情,问隋棠:你班上那几个大高个呢?

偷偷去网吧了吧。隋棠说道,看了一眼曾硕面前的水桶,别接太慢,提的时候会溅到裤子上的。

傍晚时分,几个在网吧泡了一下午的男孩从外面晃悠着回来的时候,曾硕和隋棠正在擦拭着广场上的那座雕像。

一米八男孩走过去的时候笑得很大声:哇,隋娘娘和男人婆,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曾硕气急了,恨不得冲上去同他们理论,然而身后的隋棠轻轻拉住了她的衣袖。

学校评比的关头,学生之间起了冲突,难免会受到一些处分。再说了,他们有四五个人。

不用理他们。隋棠的声音低低的,却有着抚慰人心的力量。曾硕冷静下来,继续同隋棠一起擦拭着雕像,没有再看他们一眼。

从前她面对旁人的欺侮,只有恶狠狠地反抗回去这一种方法。然而今天,她知道,只要你完完全全地无视它,它就像一团棉花一样,没有任何力量。

友谊的建立是如此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完成劳作之后,两个人坐在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是独生子女?

嗯,跟我妈一起,我爸妈很早就离婚了。

我有姐姐,也有弟弟,夜幕降临,曾硕索性往后面一躺,家里热闹很多,不过也挺累的。

她向这个比她小一岁、矮了半个头的男生倾诉着,上面有个姐姐,身体不怎么好,娇小瘦弱,她自然而然地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再后来,忽然又来了一对双胞胎弟弟,长他们七岁的曾硕自然又要照顾。留长发太麻烦,抱孩子的时候老被抓来抓去;穿裙子也太麻烦,小孩子动不动就撒腿跑开。

隋棠看向她的眼睛,认真地听着。

曾硕说到一半,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跳起来:好啦,不说这些啦,真的像个小姑娘一样了,我要回去了。

月色下,她冲着隋棠比了一个一起加油的手势。

那天隋棠回去的时候,心里也是雀跃的,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朋友。

04

初升高是一次筛选,班里那几个总是扬扬得意,觉得自己很有男人味的男生没能达到本校高中部的录取分数线。隋棠的教室搬到了曾硕教室的同一栋楼,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

因得有了这个朋友,隋棠对原先在意的那些事情开始变得没那么在意。

比如不必再强迫自己去读明明没有那么喜欢的战争和历史,在看到有着暴力和凶杀场面的节目会转台,也不再去强迫自己夏天一定要站在热辣辣的阳光下把自己晒黑,T恤和衬衫永远都要干干净净的。

他们去学校图书馆一起借书,隋棠挑了几本诗集,看看曾硕的桌子上,放的是刑侦类的书籍。

可是也没关系,旁人眼中的两个异类,是彼此心中的同类。

篮球比赛凑不够人手的时候,曾硕也会上场,隋棠就坐在旁边的观众席上看着。一众男孩中,她看起来丝毫不比任何人差,一个漂亮的转身上篮,下面传来热烈的欢呼声。

隋棠也激动地为她鼓掌,热辣辣的阳光照在她的发梢和面庞上,有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篮球入框之后,她仰起头来骄傲地一笑。这一切都让隋棠觉得美丽异常。

最后当然是以胜利结束,隋棠原本想请曾硕吃饭为她庆祝,曾硕远远地冲他挥了挥手:我要和队员们一起,改天再约。

隋棠点了点头。

然而因得天生的细腻与敏感,隋棠觉得曾硕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认真回想了一下,是她方才的眼神。

一个队里十来个人,从比赛一结束,她的眼神就始终停留在其中一个男孩身上。

那种目光,是第一次出现在曾硕的眼中。

如此热切,如此真诚。

隋棠的心中有隐隐的酸涩。

他晚上复习完功课,十点多钟的时候拿起手机,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给曾硕发了消息:聚餐开心吗?

她那边立即回复过来:超开心!改天和你说。

隔了两天,两个人买了包子在操场上边走边吃的时候,曾硕忽然开口道: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啊?即便是早有了那么一些心理准备,然而当曾硕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吃惊。

但他又能够理解,毕竟她是曾硕,原本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啊。

是谁呀?隋棠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失落掩盖住。

球队里的,沈成扬。曾硕嘴角上扬,是那种提到喜欢的人便有的遮掩不住的愉悦。

那,要去表白吗?隋棠问道。

曾硕耸耸肩:先不要了吧,快高考了,反正还会一起打球,就先做好朋友吧。

她果然同沈成扬成了要好的朋友,课后会约着一起打球,赢了球几个人就一起撸串、喝啤酒。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放了一部分在这个人身上,留给那个人的便少了一些。她同隋棠只能是偶尔在学校里打个照面,不再有聊天吃饭的时间。隋棠虽然有些失落,但也还是为她感到高兴。

05

高考之后,曾硕决定向沈成扬表白的那个晚上,隋棠连带着捏了一把汗。

他的心情很微妙,一方面,他当然希望自己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的光芒也能够被旁人看到,但另外一方面,他又有些隐隐的酸涩。

他应当是喜欢她的吧。

跟着看了一些爱情小说,隋棠其实在书中总结出来了一些恋爱技巧。譬如说女孩子最好不要主动表白要学会欲擒故纵但这些话,他怎么可能会对曾硕说出来?让曾硕成为她自己的,正是那些在他的眼中被刻板印象认为不属于女孩的品质啊。譬如主动、自信、大胆、独立性强。他所珍视的,正是这些让曾硕之所以成为曾硕的东西。

然而那场表白,最终还是失败了。

即便是曾硕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隋棠还是从她那发红的眼眶看出了伤心的痕迹。

几日之后,曾硕打电话给他,问他能不能陪自己一起去逛街。

要买什么东西?路上隋棠开口问她,但曾硕别别扭扭的,始终不愿意说,一直到下车之后走进商场的一楼,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隋棠,想买一套化妆品。

原本以为自己是来陪她挑一些运动装备的,隋棠记得曾硕提到过暑假有两场篮球赛要打。

化妆品?他微微有些不解。

嗯,我想学化妆。曾硕点点头,看了看隋棠,你皮肤好好,有没有什么保护皮肤的方法?

她没有太多预算,挑选的只是一些最平价的化妆品,BB霜、眉笔、睫毛膏、口红,就连她自己也不大能够分得清楚的一些东西。

坐在外面的快餐店和隋棠一起吃饭时,她最喜欢的糖醋排骨端了上来也吃不下,叹了口气:我觉得自己好差劲。

隋棠立即放下手中的筷子。

沈成扬说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把我当成女孩,觉得就像是好兄弟一样。他说他喜欢的是S.H.E里面的Hebe那种,Hebe你知道吗?

隋棠点点头。

就是那种温柔安静的女孩。曾硕转过头去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叹了口气,伸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短发,我也要留长发。

其实隋棠是有一些话想说的。

正如曾硕肯定过自己的内敛与感性一样,他也想告诉她没关系的,你很棒,你不需要做出任何自己不喜欢的改变。

只要你是你。

只要你一直是你。

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但那句话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曾硕已经抬起头来看向他:我是真的很喜欢沈成扬,我一定要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隋棠也就跟着她点了点头:我会帮你的。

06

那个暑假,曾硕白天负责照顾两个弟弟的生活和学习,晚上就会约上隋棠一起跑步。曾硕是为了减肥,那隋棠呢?是为了陪着曾硕。

但说来也奇怪,原本体质不怎么好,跑八百米都觉得有些吃力的隋棠,跟在曾硕的身后,竟然也跑出了第一个两千米五千米八千米。

那两场有希望拿冠军的篮球比赛曾硕都没有参加,理由是沈成扬不喜欢打篮球的女孩。

她铆足了劲,想要有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出现在喜欢的人面前。

长跑结束,两个人结伴回去,只是经过路边体育场的篮球架的时候,曾硕仍旧会本能地一跃而起,做出一个漂亮的扣篮动作。

曾硕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在月光下站着的隋棠,脸上带着笑意,正温柔地注视着她。

也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她微微有些紧张,赶紧掩盖住这种情绪,走上前去站在隋棠面前:哇,你这个小朋友是什么时候蹿的个儿?都比我高这么多了。以后不能喊你小朋友了。

一路嘻嘻哈哈,两个人也就这样走回去。

填报志愿的时候,曾硕犹豫了好久。

警官学院啊,隋棠建议,你不是说看TVB最想当的就是警察吗?当个女警官,多酷。

曾硕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又黯淡了:我想和沈成扬去一所学校。

那是一所综合类的大学,她选的专业,也是世俗意义上适合女孩的专业。

曾硕即将离开的前夕,隋棠送过她一份礼物。

那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里面是一条价值不菲的白色蕾丝连衣裙,附上小卡片希望你可以穿着这条裙子走在喜欢的人身边。

但其实,原先他准备的礼物并不是这个。

原先他准备的礼物,是一双曾硕最喜欢的那个篮球明星的同款球鞋。

但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的,一个人必定要经过怀疑、犹豫、挣扎与选择,才能找到真正想成为的那个自己。

如果这是曾硕的选择,他自然也会完完全全地支持她。

07

距离难以避免地带来疏远,曾硕投入新生活里,隋棠也紧张地进行着自己的高三生涯。

临近高考,每个人都很紧张,更多地关注自身,很少再去关注别人,隋棠倒是很享受这种一个人的感觉。

他仍旧爱读小说,睡前看两篇散文或者诗歌,攒下来的钱会去买一些适合自己的护肤品,听到令人动容的事情也仍旧会流泪。

妈妈在这一年也终于有了约会对象,准备出门之前他从后面喊了句等一下,而后从桌洞里拿出一条叠得十分整齐的丝巾,系在她的脖子上:送给你。

那条丝巾,让她的整个搭配立即别致亮眼了起来。

他偶尔会同曾硕通话,从她一开始不知道怎么融入女生宿舍的小苦恼,到后来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她能PO出来一些和室友一起逛街的照片,再到后来分享一些新买的口红、粉底之类的东西。

照片上已经是一个看上去完全不一样的曾硕了。

妆容精致,头发染了颜色,下面烫了波浪卷,倒也可爱别致。她假期好像也没有回来,说是要做一些礼仪模特的兼职。

隋棠高考结束之后给曾硕打过一个电话,刚闲聊几句,她在那边便不好意思地说道:啊,成扬还在楼下等我一起吃饭呢,回头再说呀。

那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隋棠的心中有微微的失落,却也有一些释然。

原本他在电话里是想要告诉她,自己打算出国。

他想学与时尚相关的专业,打算去英国的南安普顿大学。

那双篮球鞋,在出国前夕,隋棠还是寄给了曾硕。

飞机缓缓起飞的时候,他在心中说了再见。

再见,我的女孩,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不管是强大的,还是被爱的,只要是你真心喜欢,就是值得的。

08

那顿烧烤吃到了半夜,好在曾硕第二天上午有半天的休息时间,没有让隋棠开车,两个人就在小巷子里随便走走。

好几年的人生,几句话好像就可以交代清楚。

和沈成扬?早就分手了?他劈腿一个学妹,你说我这暴脾气,哪里忍得了,当天就甩了他。哇,之后的生活不要太开心,没人逼我减肥,不用每天一层层往脸上涂东西,不用穿高跟鞋。对了,我毕业的时候带着我们队拿到了省篮球赛的冠军,三十几支队伍呢,穿的是你送我的那双球鞋想给你打电话,但你的号码都停掉了。有一年回家,听你妈妈说你去了英国。

嗯,我在南安普顿念时尚设计,留在英国实习一年,之后便入了这行。

我是大四那年参加的招警考试,本来以为自己这体能秒杀众人。我跟你说,进了警校才发现,全是我这样的女汉子,打起拳来毫不手软,我都被打趴下好几回了。曾硕爽朗地笑道。

隋棠也笑:我也是啊,和一个同事一起去出差,去他的房间找他的时候他正在修眉,桌上的护肤品堆得满满当当,还吐槽我的香水不得体。但一谈到工作,立即变得井井有条、干脆利索。我这样的,在里面也不算异类。

两个人相视一笑的瞬间,曾硕的心中忽然涌出了这几年来难得的一丝柔情。而隋棠也在注视着她面庞的那一瞬间,有一股想要永远守护这个笑容的冲动。

晚上他回去之后打开电脑,对秋天将要举行的那场时尚展的策划书重新做了一下修改。

原先展览的走秀环节,是泾渭分明的男模展和女模展,仍旧是模式化的,一方负责展现力量,而另一方负责展现柔美。

但是现在,隋棠知道,作为最顶尖时尚圈里的组成部分,他有着引导和定义美的权利,也有着这种责任。

虽说在讨论会上,新的策划案引起了争议,但最终还是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那场展览,命名为可能否,隋棠邀请了曾硕一起看。

展的最后,是一组被模糊了性别的模特依次走出来。

伴随着音乐,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作为这个展览的策划人,我们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女性当然可以具有攻击性、独立性、主动、自信、抱负宏大;而男性当然也可以绅士、温柔、害羞、文静、脉脉温情。没有任何人可以去抨击和否定你,比这些更重要的,是善良、正直、爱自己。

可能否,让世界有不一样的颜色。

尾声

啊,我的大宝用完了。隋棠,你这什么玩意儿,我拿着涂脸了啊。

不要!隋棠一阵惊呼,你抠那么大一坨是要做什么!那是我蜡梅的眼霜!

那我用这个了。

那是护手霜。隋棠翻了个白眼。

曾硕!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衬衫要挂起来、衬衫要挂起来,你看,又是皱巴巴的!换掉!我来熨一下。

来不及啦,来不及啦。

换上这件熨好的。隋棠递过去一件。

电影院里,往嘴里塞着爆米花的曾硕忽然察觉到身边人发出奇怪的声音,转过头去:哇,你看哭了?

好难受。隋棠吸了吸鼻子,为什么他们要分开?我们不会像他们这样吧?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

小偷站住!曾硕一个箭步冲上去,左勾腿将那个鬼祟的男人绊倒,三下五除二将他反身扭住,给我老实点。

身后追上来的隋棠注视着她,眼里满是骄傲的神情。

这是你写的?擦拭着头发的曾硕伸手拿起桌面上的一张纸。

对,给下一季要发布的产品写的文案。隋棠点头。

写得真好,像诗一样。曾硕念出那几句英文。

从莎士比亚的书中找的灵感。坐在躺椅上的隋棠举了举手中硬封皮的英文书。

曾硕微笑着注视他,眼神里同样是仰慕的神情,忽然也诗兴大发:英文诗,我也会,送给你一句。

她俯下身子在纸张上划拉了几句,递到隋棠面前。

My love,My hero.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1B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