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捆绑+夏东海

2019年11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捆绑 文/夏东海 在一个青年作家的新书签售会上,有一个面无表情,双臂抱着作家的新书的女孩。周围所有的女孩都为了他们偶像的一句调侃激动不已,只有她,穿着深蓝色的风衣,高高的个子,伫立在沸腾的人群中。 她叫小林,22岁,今年在一所普通的高校的文学专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捆绑

文/夏东海

在一个青年作家的新书签售会上,有一个面无表情,双臂抱着作家的新书的女孩。周围所有的女孩都为了他们偶像的一句调侃激动不已,只有她,穿着深蓝色的风衣,高高的个子,伫立在沸腾的人群中。

她叫小林,22岁,今年在一所普通的高校的文学专业读大四。这是她高三时最喜欢的一个作家,那个时候的她每天把他的书放在枕边,抚摸着书皮上这个青年才子的俊俏脸庞。即使冬天的夜里被这冷硬的书皮硌醒,她也会觉得这是他的偶像在梦里来找她。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正好是这个青年作家的签售会。蓄谋已久的小林前一天晚上发了一条明天见的朋友圈,并附上了一张作家签售的宣传海报。给她点赞的人有很多,包括她的闺蜜大萱,未来的初恋男友紫豪,和最罩着他的兄弟浩然。

出门前的小林找出了她自认为最显瘦的红色连衣裙,原本清秀的脸庞上搽了一层对她来说一点也不服帖的粉底,新刷的熊猫鞋让她看起来比原来更高了,她总是把黑屏的手机当做最便携的镜子:祈祷见到偶像的时候千万不要脸红,求求你,千万不要。突然手机屏幕亮了,是紫豪发来的消息:我把书买好了,你在哪。

体型健硕却身高中等的紫豪总是在小林需要他,或者不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小林看了一眼手机,马上关掉了屏幕,继续照镜子。突然浩然打来电话,让她不得不做出抉择。电话那头操着急促的语调:我二姐夫叫我给他老丈人搬家去,我就不去书店了!你自己买完书早点回家,听见没!

知道啦知道啦,快去吧!

大萱顶着烈日四处张望,终于看到了迈着四方步的小林:我说大姐呀,您真够可以的,真是人在步中迈,桃花朵朵开,你们家那位啊,早就把书买好啦,顺便把我的也给买了。他现在去三毛(冷饮店)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小林瞥了一眼大萱手里的书,又瞪了她一眼,脸上得意的笑着,拽着她赶忙往店里走。

那是同样青涩的作家不会撩妹也不会说土味情话,对作品的呆萌解释完全可以俘获小林大萱的高声部声带。

活动结束后,小林独自来到了三毛。柔和的阳光打在了坐在靠窗的紫豪的后脑勺上,性感的后脖颈以及健硕的背部线条显得尤为明显。嗨!辛苦你了啊

低头玩手机的紫豪转过身来,出来啦,怎么样,和你想象中一样吗

还好啦,可能是这几天太忙了吧,看上去好疲惫。

紫豪斜着眼睛,哟哟哟,这么心疼人家呀,我排了那么长的队,咋不心疼我呢?

小林露出两颗甜蜜的小虎牙:您辛苦啦辛苦啦!快走吧,我跟我妈说签售会结束了就会回家的。

紫豪不情愿地走出了冷饮店的门口,那我明天还来找你行吗?

哎呀找什么呀,我明天有事,后天吧。

紫豪眼里放光似的看了一眼小林,偷偷地亲了小林一口,就像动画片里的汤姆猫一样迅速转头跑掉了。而小林底子透白的脸蛋,终究没能逃过红得发烫的命运。

第二天的小林实际上和浩然大萱约好了一起去看他们的班主任。浩然是他们年纪出了名的混混,其实这个称呼也不能准确形容他,他生性狭义,对所有朋友称兄道弟,挺身而出。在他们这个高中圈子里的口碑极佳,如果哪个小弟遇上事了,或者是打架途中需要人手,第一反应肯定是:赶紧给浩然打电话。

但是紫豪和小林的暧昧行为公开以后,原本关系还一般的紫豪和浩然,二人的关系也就形同陌路。

三个人谈笑着从老师家里出来已经很晚了,他们又去吃了烧烤,很晚才回家。

夏天的北方总是有那么几条街,冒着股股浓烟,散发着酒肉的味道,灯红酒绿的街道,正是小林向往的自由。

小林从小就是个温婉如玉的女生,在高中三年,她谨记妈妈和老师的警告,必须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不准谈恋爱。

实际上她自己也做到了,她总是力不从心地很严格要求自己这三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挑衅滋事,每次遇到浩然领着人去打架,她总是躲得远远的。

但是她心里总有一种对潇洒,对自由的渴望。希望有朝一日的自己也能提着啤酒瓶冲在人群的最头里,亮出五颜六色的大花臂,叼着一根即将燃尽的烟,指着对方的鼻子,告诉他以后再也不许欺负我的人。

但是前半生的自闭,让她连徒手开啤酒的狠劲都没有。可能这也是,她欣赏浩然的原因吧。

来吧,吹一瓶!都是大小伙子!浩然用牙熟练的启了三瓶啤酒,立在桌子上。

大萱毫不犹豫地提了起来,吹就吹,今儿个不醉不归!

浩然看了看手足无措的小林,哎算了,还是给她来果粒橙吧,小姑娘还是喝点橙汁吧。

浩然豪爽却又不失贴心的语气仿佛激起了小林的斗志。小林抄起绿棒子就开始痛饮起来。略带冰凉的苦涩透过小林的喉咙直达她那等待被唤醒的胃,啊,好爽啊!

微醺的小林在大萱的搀扶下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小林红扑扑的肉脸蛋在昏黄柔暗的路灯下显得更加可人。大萱忽然问她,哎,你想好了吗,选谁?

啊?什么选谁啊?

哎呀,浩然跟你豪兄啊。

哎呀大姐,你别逗了行吗。人家浩然不是有女朋友吗?

啥啊,他上哪有女朋友啊?

就是他上次不是在车上说,一中那个,他喜欢了八年的女生吗?

你听他的,那是他暗恋了人家八年,可是人家压根不搭理他呀。他现在喜欢的是你,你没看他老给你献殷勤吗?

他不是对谁都那样嘛,不是也给你拿包来的吗,什么什么的。

什么呀,根本就不一样好吗。他只有对你才是认真的,专一的,他是喜欢你的啊!

喝啤酒也会上头的小林现在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还是被大萱的话语惊住了,一下子懵住的小林在第一时刻提醒自己,自己绝对不是喜欢浩然的,只是把他当作兄弟喜欢他身上那股痞劲儿,自己是喜欢紫豪的呀!他可是篮球队长,他可是亲过自己的人呀!

终于到了返校填志愿这一天,浩然早早就排队给小林买了她最爱的鲜芋茶,在校门口用冰袋捂着鲜芋茶的浩然,看到小林和紫豪手牵着手走来,两个人的脸上挂着得意又幸福的笑容。小林的虎牙依旧还是那么甜,她的皮肤依旧是那么白皙,躲到一边的浩然默默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红一蓝的情侣书包散发着令人心里发酸的滋味,那是恋爱的酸臭味。

这个夏天转眼就过去了,这个人生中最漫长最无忧无虑的暑假,把小林,大萱,紫豪,浩然吹散在了祖国四个不同的城市。小林在天津,紫豪在北京,大萱去了山东,浩然去了海南。

在大学的前两年里,紫豪每周都来天津找小林。在这两年里面,他们去迪士尼看了烟花,去鸡鸣寺求了姻缘,去西湖赏了美景,也去华清池投了硬币。可是慢慢地,小林不太想与这个男生见面甚至有点想逃离紫豪。紫豪几次想来学校找她,带她出去玩,她都以自己要回家或者学校有活动推辞过去了。她不清楚自己当初到底是因为无知,是对爱情的渴望才和紫豪在一起,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紫豪。在她收到他寄来的快递,一双burberry手套的时候,她这样拷问自己。

这种拷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初在面临紫豪和浩然的时候,小林一次次的拷问自己。那时候的她坚信陪伴自己的人就应该是像紫豪这样阳光,温柔的大男孩呀。浩然那样不羁的人怎么可能与自己是一路人,但是几年过后,她发现自己在紫豪面前总是很拘束,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紫豪,甚至在与紫豪恋爱的过程中,她常常觉得很见外。两年后的现在和两年前没有丝毫差别,每次见面之前都要反复照镜子,吃饭的时候要小心嘴巴上不要沾到菜汤。她发现她好像有一点想终结这段感情了。

就这样,在小林的推脱中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月。小林和紫豪也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过面,有一天小林突然收到了紫豪的微信:我们分手吧。

小林什么也没问,只发了一个字嗯。此刻的小林只是觉得解脱了,但是过了一个月,她在紫豪的微博上看到了他和另一个女孩子像结婚照一样的写真。这时候的她,心里才开始有了一点点酸楚。

这是在小林没有联系紫豪的那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她是紫豪的学妹,看上去要比小林矮一头,她依偎在紫豪的怀里,作出小鸟依人的状态,而紫豪也怀抱着她,脸上显出了同样的开心

其实对于紫豪这种家里条件比较好,又喜欢运动,还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的男孩子来说,会有一群大长腿,涂着浓艳的口红的小女孩喜欢的。

小林一点也没有难过,只是反复地看他们两人的合影。她独自来到了一个烧烤摊,要了一瓶啤酒和十个肉串。她穿着一件白色T恤,一条黑色的紧身裤,皮肤还是那么白皙透亮,脸蛋还是那样嫩粉的小林学着浩然的样子,用牙齿咬开一瓶啤酒,让那股刺激的苦涩肆意在身体里蔓延。

今晚她很舒服,自己终于是一个个体了,想怎么喝就怎么喝,也再也不用照无数次镜子,可以学着浩然的样子做一次自己。她不恨紫豪,也不恨那个女生,只想冷静地做一次自己,痛快地喝一次啤酒,做一次喜欢却又不敢做的自己。

小林在回宿舍的路上打通了浩然的电话,这是上次返校后他们的第一次联系。

兄弟,你干嘛呢?想我了吗?能听得出来,小林喝多了。

正在和别人谈生意的浩然一下子懵住了,你喝多了吧,自己先打车赶紧回去,我一会给你回电话。

浩然在大二的时候就赚到了他的第一桶金,现在的他正在和朋友一起准备开发一个创业的项目。

一周后就是除夕了,浩然和小林在三毛见了面。小林一见到浩然就感到无比亲切自在,纵使她脸上的粉底服帖了许多,但还是不会在意衣服上没有洗掉的油渍。服生来了,两位要点什么?

浩然掏了掏钱包,两杯鲜芋茶。

一身正装的浩然俨然没有了那股青葱的少年气,但是看到他手上那些曾经不要命似的打架留下来的刀疤,虽然曾经为了别的男生和浩然断了联系,但是小林还是坚定地告诉自己,这就是那个浩然。

小林打趣地指着他手上最深的一道疤问,你这条疤我怎么没见过,上了大学还这么冲动啊。

浩然笑着说,嗨,有人欺负咱咱也不能忍着呀。

那几条藏在浩然手里每个关节之间最清晰的刀疤,是浩然躲在树丛里,看着小林和浩然背着情侣书包逐渐远去的时候,捏爆了手里的鲜芋茶,一手捶在了旁边的树干上。冰冷的鲜芋茶和滚烫的鲜血混在一起顺着手指往下流。

那天,小林差点就说出了:我们在一起吧。这句话,但是她终究没说,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懂她,不会嫌弃她的兄弟,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小林曾经最喜欢的偶像作家也变了许多。别把生活过成了小说,小说里的男主角是别人的,你自己的生活,你自己的男主角远比小说里精彩的多。因为那是只属于你自己的,你感受最深的,你没有和别人分享过的。这是他新书里的一句话,可能小林曾经把这个英俊的作家当成了偶像来追星,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彼此都长大了,小林已经不再会重新去追一个喜欢的明星,但是这是她的过去,追一追自己的过去,也没什么不好。

穿着深蓝色大衣的小林此刻在离作家越来越近的队伍中前进,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还喜不喜欢她曾经最喜欢的偶像,但她清晰的知道这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人,可能在冗长的队伍中她能找到曾经的自己,可能在嘈杂的环境中唤醒沉睡的那个澎湃的自己。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