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丽人魂归处,青冢染梅香+熊奉梅

2019年11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丽人魂归处,青冢染梅香 熊奉梅 忆那身披雪袍,手抱琵琶,离开汉宫去往朔北茫茫的落雁女子。 题记 马车辘辘,遥望汉宫,那恢弘与雍容曾是她所期待的,也是她所畏惧的。而此时此刻,被选为和亲汉女,远去朔北,不知是份幸运还是种无奈。 她大抵是幸运的吧,因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丽人魂归处,青冢染梅香

熊奉梅

忆那身披雪袍,手抱琵琶,离开汉宫去往朔北茫茫的落雁女子。

题记

马车辘辘,遥望汉宫,那恢弘与雍容曾是她所期待的,也是她所畏惧的。而此时此刻,被选为和亲汉女,远去朔北,不知是份幸运还是种无奈。

她大抵是幸运的吧,因为她如愿以偿地远离了人心叵测的汉宫,远离曾属于她的却无人问及的掖庭一角。她有些不甘,却也自在。因不愿贿赂画师而求不来宠幸,其实也无妨。于是她早晨捧过那透过窗棂的细碎阳光,夜了便常常一人欣赏那圆了又缺,残了又满的月,忆起家人唤的一声小名皓月,拾起几缕久违的温暖。

可她也无奈,无奈于身为一个平民女子的命运。

她忆起,初至掖庭几月,家中来书,本是万分欣喜地拆开,谁料问候浅浅,长篇的却是父亲对她满满的期望,愿她在宫中搏得一席之地,以此兴旺宗族。她的外貌出众,气质清丽脱俗,虽出身平民家庭,却也通文墨,擅舞蹈,懂得对弈之巧。她无法像其他女子那样想方设法地去追寻机会,无法学会勾心斗角。可若自己无所依傍,父母又该如何老有所终?

汉宫皎洁的月可沁冷人心,却无法冷却她内心的炽热。大汉王朝是那样强大,以至于南方匈奴愿附庸于汉,便以和亲为契,缔结友好条约,护边塞安宁。她愿去燃烧自己的青春,去换得边塞的安宁。

作为一个人,她却是大汉的一份精美的礼物,是礼仪之邦的一个见证。为何而付诸一生,为何落泪,又为何展颜,她没有答案。

她微闭双眼,原生于南方的她,本就是长途跋涉去往长安,而此时,在颠簸中更是离故土越来越遥远。她手中执着卷古籍,身旁伴着把琵琶。她身侧有着护送的长队,同行的信使紧随其后。中原文化也随着她走出汉塞,去往塞北。

路途遥远,风沙漫漫,昭君提笔写下一首《怨词》:

秋木萋萋,其叶萎黄,有鸟处山,集于苞桑。养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行云,上游曲房。

离宫绝旷,身体摧藏,志念没沉,不得颉颃。虽得委禽,心有徊惶,我独伊何,来往变常。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进阻且长,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她和着琵琶,内心愁苦仿佛泉涌,凝在了歌中,一弦一律,皆令人怜爱。飞往南方的大雁,险些忘记展翅,似乎是要为她停歇。

到达朔北,即将成为她夫君的呼韩邪单于亲自护她下马车。她从这个男人眼中,看到的是赤诚与期待。他的汉话说得不太流畅,可也十分清楚。纵然是雪花簌簌落下的天气,她依然可以感受到他手掌的温暖。

她想起这个男子初见她时眼神中的光彩。他赏着她的美,面露微笑。可她却不知那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只是对元帝的逢迎。她永远记住了元帝想纳她为己有却不可的懊丧表情,也庆幸这个柔糯的帝王遵守了承诺,给予了家人沃田良宅,金银珠宝,让父母老有所终,衣食无忧。

来到南匈奴,她便逐渐隐去作为王嫱的自己,更多的是身为宁胡阏氏,身为南匈奴的王后的自己。

呼韩邪单于是南匈奴的统领者,他带她骑马,射猎,去看草原的落日,去赏春末夏初时山岭上的芬芳。她才知道塞北也有鲜艳遍野的花。单于摘下一朵,轻别在她耳际,健康的麦色脸庞勾勒出爽朗而温柔的微笑。他也一直主张与大汉和平相处。

在他外出捕猎巡兵时,她便教授当地妇女刺绣,教那些半大不小的孩子习汉话,偶尔吟诵几首乐府诗。好在那些孩子虽然天性不拘,喜爱游猎奔跑,却也聪颖活泼,一点就通。

不久之后,她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个男孩,名为伊屠智伢师。

呼韩邪单于大喜,族群里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围着火堆跳舞,欢乐至极。

可这份欢乐实在是太过短暂,呼韩邪单于的陪伴仅仅只占据了她人生中的三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个带给她关爱于幸福的如同塞北太阳的男人,意外地早逝了。

而依照胡俗,她需再嫁于呼韩邪单于的长子:复株累单于。从小熏染纲常伦理,修习礼仪教养的她无法忍受这样的习俗。在哀悼呼韩邪单于逝去的时候,她上书汉庭,请求归汉。

而荒诞无能的成帝根本不理会她的请求,只是发来一则敕令,命她从胡俗。

她心中悲痛,便登上曾经开满鲜花的山岭,一瞬间有了却此生的冲动。

可她又念起幼子,念起大汉的百姓,念起南匈奴领土上因和平而愉快生活,自在放牧的子民。倘若战乱四起,边陲不宁,中原的草长莺飞,朔北的山岭之花,都只会成为铁蹄下的尘灰,不复艳丽。

于是,她便咽下了所有的疼痛,所有的失落与悲伤,去迎接接下来的人生。

年轻继位的复株累单于依然爱着她的美丽与才情。他如同他的父亲一样刚毅而强健,驰骋于草原。

她与复株累单于生育了两个女儿,长女名为须卜居次,乳名唤作云,出生时寒雪初霁,云霞漫天。次女名为当于居次,乳名唤作当,出生时啼哭响亮,门帘风铃随风响动,叮叮作响。

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的局面持续了许久。昭君看到自己的孩子们在健康快乐地成长着,与草原融为一体。她感觉很幸福,可是这样的幸福不经意间勾起了她内心的那处薄凉。在她内心,闪动的是无尽的思念

汉庭旧人可还在?故乡是否春暖花开?此生是否还可归汉?

一抹塞北的阳光初升,摇晃着她的思念与牵挂。唯有远飞的大雁能沉默地回答她。

光阴潺潺,十一年也只是弹指之间。她迎来了人生再一场莫大的悲剧:复株累单于也意外地去世了。

塞外风雪,似乎也逐渐燃尽了她内心的热情。两个给予她温暖的人相继离世,昭君无法用言语诉说心中的悲痛。

她内心郁结,不单单是因为丈夫的离去,胡俗的继婚制带来的屈辱,更是因为汉庭外戚篡权,令匈奴上下不满,导致长久的和平有了濒裂的趋势。

此后,她生了一场病,总是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在梦里,她真的回到了故乡,看到了两鬓斑白的双亲。梦中,故乡的梅花开得繁茂艳丽,清香扑鼻。

兴许是她总是念着梅花,子女便也以为这是她的一份未了心愿。

昭君难以诉说心中的彷徨,悲凉与惆怅。有些话哽咽在心头,最终都化为深沉的无奈。而后的某一刻,她心中回归了澄明与寂然,于是她缓缓地合上了自己的双眼,似乎与塞北的冰雪融成了一体。

她被葬于大黑河南岸,依傍黄河潺潺。入秋时,草木枯黄,万物凋寂,唯有昭君墓草青如茵,故名青冢。

在她身后,长女云应召入汉宫,服侍王太后。待云回归塞北,便在母亲的墓地旁轻放了几枝已然凋谢的梅。

光阴碌碌,世人知昭君出塞,知明妃青冢,却不念那女子本身是如何美好无私。她仿佛是塞外雪中盛开的梅,淡雅却不失独特的芬芳。她竭尽此生护卫和平,却无法凭一己之力扭转历史的颓势,只得以悲剧草草结尾人生。她是巾帼,也是英雄,是为国贡献的红颜薄命,是生如夏花璀璨,死如秋波静美的传奇。

而历史掩卷,终是只落下寥寥几字,几笔带过一生风尘,无喜怒,无哀乐。一女子的悲怆,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终是引不起惊涛骇浪,只是荡起了一朵美好的涟漪,似雨过之痕,那么地渺小,那么地悄无声息。

纵后人称颂,哀怜或无视,她终是塞北的一弯月,在风沙肆虐下依然静谧而美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