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纪春花+赵淑琴

2019年11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纪春花 文/赵淑琴 1. 十三年前。 阳光明媚的下午,玻璃窗上是彩色的光。 一群陌生人走进我们家,先是聊天,然后越来越高的声音将卧室的门推开了一条缝,我看见一个面露愠色的男人突然上前揪住我爸的领子,大喊道: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救不了人当什么医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纪春花

文/赵淑琴

1.

十三年前。

阳光明媚的下午,玻璃窗上是彩色的光。

一群陌生人走进我们家,先是聊天,然后越来越高的声音将卧室的门推开了一条缝,我看见一个面露愠色的男人突然上前揪住我爸的领子,大喊道: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救不了人当什么医生?你不配!

那人被拉开后,我爸的屁股重重地落在沙发上,嘴里仍一言不发,他已经像这样失了神似的好久了。

那些人走后,我才默默地出门去看我爸,他看了我一眼后低下了头。那时我才七岁,但好像懂了他眼神里的复杂,甚至看懂了那些人走后,留在地板上的肮脏脚印。

一个月前,妈妈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我不知道什么叫人生无常,但明白什么是死,死了就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我没有妈妈了。

好几个夜里我害怕到抽泣,整晚睡不着觉,在听到我爸的脚步声时,强力忍住眼泪。他比我更难过,觉得自己是一个救不了自己爱人的医生,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所以即使在那段最难的时光里,我们爷俩也没有抱头痛哭过,而是在各自的世界里消化悲伤,他总是埋头抽烟,而我总是躲在屋里不出门。但在那些哭泣的夜里,那时远时近的脚步声好像让我看到他悄悄走近我房间的门,停了一会儿又安静走开的背影。

他也许想安慰我,说些男孩子不能轻易哭的话,或是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一直微妙而含蓄,在我妈走了之后,更是失去了可以维持的因素。

他以前总忘了给我买书,但是自从妈妈去世后,恨不得每天都给我带书回来,我仿佛能感觉到那种类似于补偿的东西。

一个月后,我爸下班后牵了一条狗回来,说让我好好喂它,我诧异地点点头,因为他以前最讨厌在家里养宠物了。后来我给那狗取名叫太平。

2.

半年的时间在一种极度的悲伤和安静中过去了,当时觉得那几个月像是一辈子一样难熬,直到街上越来越红火,烟花冲天,要过年了。

有天我爸带着两个人回家吃饭,一个还算温和的中年妇女,和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

我大概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书里有很多相似的故事

她们走后,我爸问我愿不愿意让纪阿姨照顾我,我点了点头,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小孩一样恨我爸,也没有多么排斥那个叫做继母的名词。

因为从另一种角度讲,我妈的去世让我从他们两个人的累赘,变成了爸爸一个人的累赘,我不想让他再为难和愧疚。或者说我当时也没那么懂事,只是没有心思去权衡其中的利弊。

纪阿姨是开药店的,她总能早回家来给我们做饭,纪春花比我大一岁,转到了我的小学,和我同级。我爸还是像以前一样,天天忙着上班,但我吃泡面和请假不上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对于纪阿姨,我是极其尊敬的,她足够温柔和包容,让我总是想起我妈来。而对于纪春花,我羡慕她有那样的妈妈,羡慕她的健康和乐观,虽然没有爸爸,但是她比我幸福,她有灵活的双腿,可以跑着跳着,可以小心翼翼走在冰上而不被滑倒。

那段时间我只和太平聊天,在纪春花试图和我讲话的时候,回她以爱搭不理的侧脸或转身,但其实我不讨厌她,也不喜欢她。她帮我拿书包,收拾书本,有时还替我洗衣服,我不拒绝也没有感谢。她还总是跟着我去上学,我本来就很引人注目,所以不喜欢她在旁边变成更大的焦点,让她离远点,她就退一步,再远点,她就再退一步。

后来的小学时光,我是坐在轮椅上独行的残疾人,而后面几米之外,必有纪春花的身影。我想她大概是同情我、怕我遭遇什么不测吧,可是那时候我一个人出去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收获的只是小孩子惊讶的目光,没有人想要靠近我,也没有人想要伤害我。

等上初中以后,我不那么封闭了,从某种程度上讲,和纪春花有关,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遇到感兴趣的,我也会认真回答她。

纪春花,你的名字真难听啊。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主动和她讲话,讲的是憋在心里好久的话。

她惊喜于我主动的发言,又换作一副生气的表情,让我叫她姐。

凭什么,你姓纪我姓路,咋俩不是一个妈

初二的时候,太平生病了,病恹恹的躺了几天,我心里有阴影,很怕面对死亡,所以又开始抑郁,纪春花总是劝我不要太难过,她说会喘气的东西都会死的。她也会死的。

我问她怕不怕。

怕也会死啊,她总是一副特别豪气的样子。

当谈论这样的问题时,我常觉得自己像伤春悲秋的林黛玉,在她无所畏惧的男子气概下映衬地更加明显,那种怯懦让我羞愧。

那时我想,她的无畏大概是来源于健康的体魄,像大多数人一样,关于死亡,他们面对的只是人生最后或好或糟的结局,而我面对的是不知哪一天提前到来的大结局。我们不一样。

没过几天太平就走了,但我没想到的是,纪春花哭的比我更厉害,那让我觉得其实每个人内心里都是脆弱的,不管她看上去多么坚强。

3.

纪春花一直很照顾我,我们一起上了高中,她还是跟着我,但我不再要求她保持距离。

她对她的同学介绍,说我是她弟弟。

我同学跟我说,她是我的小保姆。

而我不知道她是我的什么人,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她仿佛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你为什么愿意照顾我?一天回家的路上我这么问她,她沉默着没有回答。

是同情还是怜悯?

纪春花笑了,她说那两个词不是一个意思吗。

我没话说,也没再追问。

有天下午放学居然没有看到纪春花在教室门口等我,于是我穿过人群去找她,看到她和一个男生站在一起。

天下雨了,伞在她那里,我转身出门去,犹豫了几秒钟后,还是自己走了。

回到家后,纪阿姨一边给我找换的衣服,一边骂纪春花,她可能觉得我身子弱,淋出病来无法向我爸交代吧。我一直没有说话。

纪春花喘着粗气推开门,问我去哪了。

我倒想反问她,可是话被纪阿姨抢去了。

纪春花说,下课晚了,出门没找到我,我没有揭穿她,只是看着她撒谎的眼神。

后来纪春花告诉我,说有人追她了。

我并不惊讶。

喜欢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

那你喜欢他吗?

不知道。

我跟她说,以后可以不用陪我上下学了,她说不行。

那小插曲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纪春花没有谈恋爱,她还是像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陪在我身边。

我们一起迎来了高考。

七月报志愿,我爸让我报医学院,我没有意见,他想让纪春花陪我一起。

不用吧,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一个人可以的。

春花是个好姑娘,这几年多亏了她照顾你,我不放心你自己去我爸是在和我商量,不过他也很纠结,补充说:不过我们也得尊重她的意见。

纪春花听了很开心,说她一直想学医,想治病救人。所以我们报了邻市的医学院,但是我分数低,最后选了康复治疗学,她学了临床医学。

我爸把我们送过去后,安顿了一番就回家了。

我们俩真的成了相依为命的人。

但后来我渐渐发现,大学里其实挺好的,大家都懂得尊重一个异类,不对我投来好奇和怜悯的目光,我的舍友也都很热心。丢弃了童年里被孤立的阴影,我开始觉出生活的美好来。

去年大一的时候,经常去图书馆看书,和里面的老师都熟络了,她们默许我在里面学习;去餐厅买饭的时候,大家都井然有序的排队,有时会有人帮我搭手拿餐盘;讲解剖课的老师很关心我,常常问我有什么不懂的问题。

所以比起以前对死的惧怕,我更愿意享受当下的美好。

而纪春花,她总是很认真地学习,我才明白原来她是真的喜欢学医。

闲的时候她会陪我去海边,看那些围着花花绿绿的丝巾的大妈开心地拍照,看小孩子认真地在沙滩上演绎聚沙成塔,看海面上的船冲开波浪,海鸥飞的时低时高,情侣赤脚漫步,破碎的贝壳被哗哗的海水冲到沙滩上

我眼里看到的关于生活的好,里面都有她。

2017年9月,我终于跟她说了声谢谢。

她说是她要感谢我才对,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只当作是客气。

整个大一的时光,我仿佛一个在暴风雨后归巢的小鸟,发现了这世上还有温暖,也感到自己羽翼逐渐丰满,差不多拥有了和纪春花一样的乐观,我庆幸遇见她,也努力地学她热爱生活的样子,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再也没有迷茫了。

4.

幸福的生活总是加速前进的,我们大二了,纪春花却笑的越来越少。

她突然变得体弱,常常生病不去上课,我告诉她就是因为太劳累了,那么拼命地学习,还要在空余时间里去做兼职。她说只有那样心里才能轻松一点儿,不去想一些东西。我不明白她有什么困惑,这个影响了我性格十几年的女生,我只察觉到她的乐观。当时才发现我并不了解她,也明白了很多人的乐观里,其实都藏着一种叫做隐忍的无奈。

后来角色转变,换我照顾纪春花,拿那些自以为的经验之谈去向她印证只要怀揣着希望,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道理,成就感让我更加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也是在那以后我爸才说,纪春花从小就身体弱,她妈时常带她去看病才和他认识的,我回想起小时候那个无忧无虑的乐天派姑娘,全然看不出她也有一副被疾病侵扰的身体。我爸又强调了一遍,说她只是身体弱容易感冒,我没有再追问什么,心里却打下了一个问号。

暑假的时候,纪春花开始长久的住院,我每天去看她,身后十米没有她,三米没有她,她也没有扶着我的车子,我们之间的距离,从几米开外化为零,最后又有了要变远的迹象。

躺在病床上的纪春花脸色苍白,但还是努力对我笑,那样子让我觉得陌生又心疼,好像那不是她,又好像那才是真正的她。

一个多月后,我们去接纪春花出院,医生说后期还要观察,尽量呆在家里不要外出。那种不好的感觉越加强烈,我虽然想过她会不会得能死人的病,但也希望那只是猜测。

我攒了好多话想和她说,所以趁我爸去办手续的时候让她推着我在医院里转转。

四周的一切都像是她苍白的脸一样,我们谁也不说话。

半晌后僵局终于被打破。

你到底怎么了?努力抑制自己被瞒的愤怒和真相到来之前的忐忑,我很轻声地问。

纪春花看着窗外的天,八月依旧是酷暑,杨树叶子被晒得皱巴巴的。

我活不了多久了。

那句话和我沉重的心跳声同时落地,大脑里也成了苍白一片。

就和那叶子差不多吧。纪春花鼓着腮帮子把头朝向天空,我们俩的眼泪一起簌簌落下,仿佛泪水可以浇灌窗外那棵树,让它的叶子不掉落。

很难治的病吗?我还是心存希望地去问,觉得没有什么是有定数的。

她低下头来,用右手指了指胸口。活到现在也不容易了,谢谢你,路平,纪春花强笑着说:我爸也是心脏病死的,当时我们到你家,其实是因为没钱治病了,路叔叔一直对我很好,他说我要是能照顾你上学的话,可以花钱为我治病,我妈心动了,我也心动了,因为我想活着。

我一脸错愕。

你看,其实我照顾你、对你好,都是为了我自己,我没有那么伟大。她说着眼泪又一股脑地涌出来。

好好治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那话的时候我多想自己能站起来,给她一个拥抱,但却只能看着她哭,说一句回家吧。

我们站在走廊的一头,另一头的房间里出来一群人,一个女人抱着医生的腿大骂,说他不配做医生。

我想起那次有人也对我爸说过这句话,在生死面前,他救不了我妈,纪春花救不了自己,我在心里问自己,我们学医,从医,到底怎样才算配得上?

5.

这学期纪春花没有来上学,我一个人在这地方,怀念小时候的时光,我在想如果当时就知道她身体不好,会不会多善待她一点。

我们每天都通过手机交流生活,她正享受着我屯在家里的书,告诉我说读书真好,她营造出一种安稳度日的感觉不让我担心,但其实我更加担心了,担心她变得沉默、变得消极。

大学里刚开始体会到的美好生活雏形,在纪春花不在身边后消逝了。

后来她两天没有回复我的消息,12月14日晚上,我爸说纪春花走了。

我的名字是很土啊。

不过喻意挺好的,春天的花朵充满希望。

喻意总是和现实相反吧,你叫路平,你的人生却不顺利。

但我相信你还可以过很多个春天。

这成了我们最后的聊天。

那个从小被我羡慕可以走着跳着跑着的,陪我长大的女孩,走了。

一个人走在校园里,路灯的光在那晚异常微弱,宿舍楼下一群女生在对着天空欢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走到一颗枯树下,看到上面确实一片叶子也没有了。

回宿舍后才知道那晚有流星,我没有看见它们是怎么划过天空的,但我知道也许就是那转瞬即逝的光亮,带走了纪春花。

明年春天花儿还是会开,我也会更努力地活,因为想知道怎样才算活得值得,因为想爱一个像纪春花一样的女孩。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