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上古暮神+李仲贤

2019年11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上古暮神 李仲贤 云烟升腾,东山以东朝阳还未抵达正空,一群穿着简陋粗衣的人抬着一个座椅,沿山路艰难前行。道途颠簸,座椅上已满头白发的老人时不时发出干瘪的咳声。 老人名叫妘北,是东部部落首领姚鱖最敬重的人。一年前,鱖率领的部落以武力缓和了东方大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上古暮神

李仲贤

云烟升腾,东山以东朝阳还未抵达正空,一群穿着简陋粗衣的人抬着一个座椅,沿山路艰难前行。道途颠簸,座椅上已满头白发的老人时不时发出干瘪的咳声。

老人名叫妘北,是东部部落首领姚鱖最敬重的人。一年前,鱖率领的部落以武力缓和了东方大半个部族,随着势力的不断壮大,其追随者也日益增多。为了展现自己的威名,鱖决定在东山举行祭祀仪式,以东方部落首领的身份拜谢神灵。

之所以选在东山,是因为在巍峨的东山之上,自古便立有一座通天的人形石像。石像半身入山,显露在外的虽只有腰以上的部分,但仍是数百丈高,直穿云霄。身为老一辈的妘北不清楚它的来历,只知它背临东海,俯瞰神州,大陆上任何一个部落都十分敬畏它,把它看作是神灵用以监视他们的创造物。

坐在竹椅上,妘北抬头看向远处云雾中若隐若现的神像。但愿没误了首领的仪式,他心想。鱖敬重妘北,不仅仅是因为妘北年岁高,也饱含了妘北对他的知遇之恩。所以这次祭祀,妘北是一定要在场的。大队人马出发前,鱖还特意嘱托妘北不可因急于赶路而累坏了身体。但妘北知道,就算别人不急,鱖心里也是最着急的。刚统领了东方一年有余,大的纠纷虽不再出现,各部落之间的小冲突却频频爆发,鱖因此头疼万分,只得将精神依托在东山祭祀一事之上,希望此事能彻底震慑住所有人。

再快些吧,时间别迟了。妘北了解鱖,即便坐在椅子上头都快被晃掉,却还是把加快赶路的命令吩咐了下去。

当妘北一行人来到山顶时,祭祀仪式所需的一切都已准备齐全,主持仪式者站在神像前简陋搭成的石台上,等待着鱖的命令。

首领,妘北来了。一直在外围候着的人见到妘北忙跑到人群前告知鱖。

鱖听说老人已到,也是穿过人群,毕恭毕敬的亲自迎接。长者,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

妘北冲他笑了笑。别说了,快开始吧。

祭祀如期开始了。主持者在台上轻摇慢摆,口中哼唱着一堆含糊不清的话语。妘北站在人群最前面,在初升太阳的照射下,心中升腾起了阵阵暖意。这也许只是一场不起眼的仪式,但它的意义却是深远的。鱖尚且年轻,虽然还经得起大风大浪,但和平不易,一切不能都靠神灵来禁束,看着石桌上安详趴着的祭品,妘北心想。

祭祀还未过半,山上忽然刮起大风,云层堆积,太阳瞬息隐没。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妘北就已经派人去把鱖叫了过来。天变一事本无可厚非,但倘若此事一传开,一些不安于鱖统治的东方部落首领就会借以祭祀天变实乃上天旨意为名掀起动乱。于是,待鱖来至身旁,妘北便规劝他先叫停仪式,待天气缓和后再重新开始。

鱖倒也听话,立马就点头答应。可还未等话说出口,云层中雷声突起,一道白光顺势劈下。落雷击中了神像附近的一棵苍树,火焰很快就在树干处升腾而起。石台上的主持者被雷声吓得跌坐在地,片刻,不顾鱖的命令慌张爬起向着山下的方向跑去。

长者这是鱖指着着火的树声音有些颤抖。

天灾而已,首领不必多虑。妘北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感觉一凉。山上林木颇多估计这邪火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我们还是先退至半山等火熄了再说吧。

鱖点头同意,忙下令族人即刻下山,虽然心中急切但自己也怕被天神惩罚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撤离途中,鱖问妘北:长者,您说这会不会是天神不愿让我成为人类统帅的征兆啊?

无论是否是神的意图,你都不能放弃现在这个位置。妘北冷冷道。

可违背天命就算是神也会万劫不复啊!鱖像个孩子似的叫道。

也罢,妘北看着面前这个曾经傲视群雄的年轻人心说,就让我牺牲这条老命来给你换取机会吧。想到这里,妘北大喊道:抬我转回去

抬座椅的几个人起初一愣,但又怎敢违抗长者的命令,于是忙原地打转,让妘北面向山顶的方向。妘北见这招有效,又喊道:所有人立即给我转身面向神像行跪拜礼,齐告天神,鱖我东方首领前来祭神,望求恩庇!

其余人听后也都畏于妘北的身份停了下来转身面向神像。妘北颤巍巍地在椅子上站直了身,敞开双臂同众人一齐喊了起来。鱖我东方首领,今来祭神,望求恩庇。鱖我东方首领,今来祭神

在渐旺的山火前,众人一遍遍重复着,然而鱖却早已逃出数十里,任凭手下怎样高喊,也绝不回身一下。正当众人喊叫起劲,山体忽地晃动起来。随着山体的晃动,山顶塌陷了下来,无数泥土碎石沿山坡滚落。

妘北眼看此景,心中仍毫无畏惧,依旧保持原来的动作,准备好迎接神灵的怒火。

坡地隆起,树木随根部一并被顶出土壤,一些体型较大的山石在滚落的途中带上它们,一同奔着山下冲去。乌云聚集的更加沉重,天地之间的距离显得缩减了许多,神像也大部分被没进了云层。

长者,神降怒了,快逃吧!人们见巨石向自己的方向滚来,纷纷转身就向山下跑去。妘北则置若罔闻,如回光返照般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嘹亮的笑声。天威,神怒?都尽管来吧,亡我一人也改变不了你们虚无缥缈的命运!话音刚落,一块巨石从天垂直落下,将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直接拍成了肉饼。

雷电交加,神州大陆上还在耕耘、打猎的人们听闻远方的巨响,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东方看去。一个巨大的身影顶着一片阴云震开了东山的泥土,神像苏醒了。

东山山脚附近的部落都慌了起来,起初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地震,却不料一颗又一颗大石头落下,庄稼被砸烂牲畜也难逃一劫。压毁的房屋不计其数,大部分人还没等逃便已死在了巨石底下。

神像抽出了一条石腿,东山瞬间便显现出一条纵向的横沟,无数草木生灵陷入沟中没了踪影。一脚落地直接踩在了方才刚遭遇过巨石突袭的部落上,刚得以喘息的居民们还没等反应,悉数被神像踩在脚下,房屋夷平,鲜血如鲜花般在神像的脚下盛开,绽放。

整个大陆东部的人都被这一场景吓得魂飞魄散,无人再考虑如何推翻鱖的统治,几个首领异于往常地围坐在一起,商讨着接下来的对策。其中有人认为定是鱖激怒了东方之神才导致了神现在的惩罚,但苦于不知鱖现在是生是死,即便是赎罪也找不到罪魁祸首。于是有人便提议组织所有人立即向东方跪拜,用行动向神表明自己的诚意。众人觉得此方法甚好,但不知东方之神姓甚名谁,便共同决定称其为太一,命所有族人停止手中的工作,向太一神跪拜祈祷。

太一挣脱了东山的束缚,沿着黄河向内陆走去,天空中的阴云雷电也随之移动,仿佛这乌云便是神像的一部分。它一边走身上一边掉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石,这些碎石来自于神像本身。

行经东部,一个又一个部族被依次碾平,大部分人都是在闭眼祈祷的时候被突然踩扁,仅有少数不愿意或不诚心的人幸免于难。他们落荒而逃,向着那些黄河中上游的部落跑去,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收容。

在来至中山之时,神像那硕大的头部被雷电击穿,掉落到了中山山顶,本空无一物的山顶瞬间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山石。神像失去了头部,但依旧向着西方走去。随着神像的移动,人们也渐渐发觉,它的目的并非惩戒人类,而是向着某个方向,为了某个目的而行进。大概过了一整日,神像终于来到了西山,此时的它,手臂尽失只剩下残存的身躯和坚实的双腿。

神像没了它原有的威严,东方部族的幸存者也搬回了原来的驻地,其余地方的人则继续劳作,偶尔看一眼远方的神像在做什么。

终南山是它的终点,当抵达终南山山脚的那一刻,它的整个身体倾倒在山下,没了声息。乌云散去,明媚的阳光洒落下来,与寻常无异。人们也淡忘了曾经的那场灾难,家园又重建了起来。

六百万年前。黄河中游到处都被树林所掩盖,一群半坡人在河边手握简单制成的石器,种植着他们赖以生存的粟。忽然,一个外出打猎的半坡人吱哇乱叫着跑了过来,所有耕耘的人的注意都被他吸引。只见他惊慌着乱叫,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中山山顶。半坡人面面相觑,殊不知他所指的是中山山顶上的一座半身人形石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