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饭局+黄嘉诚

2019年11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饭局 黄嘉诚 1 那是一个美丽的下午,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入耳动听。可期茶舍迎来一批客人,雄姿英发,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一入座,就岔开双腿,颇有些老派大哥的架势。你们这都有哪些好吃的?庆一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扬起专业的笑容,说:我们这里主打家常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饭局

黄嘉诚

1

那是一个美丽的下午,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入耳动听。可期茶舍迎来一批客人,雄姿英发,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一入座,就岔开双腿,颇有些老派大哥的架势。你们这都有哪些好吃的?庆一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扬起专业的笑容,说:我们这里主打家常菜,请问各位来自哪里?我好安排厨房准备。

庆一提起了兴趣,真的什么都可以点吗?

服务员嘴角上扬,明显比刚才弧度更弯,自信地说:您说吧!没我们做不出的。

庆一一拍桌子,那就来广西特色小吃!转过头去,你们觉得如何?

白廷回应,什么?他正在用手机操作着什么,没有专心在吃饭上。

庆一重复,白廷伸出去的身子,又恢复弯腰,随意吧!

等等!你不是北京人吗?怎么点了广西特色小吃了?龚朝插了一句。龚朝戴着一副圆形时尚眼镜,头发浓密,年近30,却丝毫没有老去的痕迹,比真正的青少年多了些沉稳的气质。

不是没吃过嘛?那,主任,你想来点什么?随便开口,老子有钱。庆一的双手大开,显出气派。

龚朝笑了,你别装得这么阔气,谁还不知道你那点钱从哪来的?

庆一不屑一顾,反正真金白银,谁还管怎么来的。

莫汉从藤椅中站起来,招呼服务员到一边去,窸窸窣窣说了些话,服务员点头示意,莫汉自然走到五人当中。

你说什么了?庆一有些生气,你也不问问我想吃什么?

莫汉咧开嗓子,你说你们在那里嚷嚷有用吗?我看人家服务员站了老半天了,也没见你们争个所以然来,你点的广西小吃我点了,还有一些别的地方的小吃,保证你们吃得开心

他的比划,似乎特别管用,众人只是看着,没讲出话来反驳。

叮铃叮铃,坐在靠窗位置的他们,听到了单车的铃铛声,不觉有些熟悉,心生波澜。

你说咱以前有听过自行车的铃铛吗?

我们这年头还有人骑带铃铛的自行车吗?不都是山地车,死飞,美利达吗?

冠宇低沉地说:我有听过。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我们家那里不算城市,所以还有人在回收彩电旧家具,那人就是摇着铃来的。

这年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存在,一些人没看过的事物,认为早已消失的东西,在另一些人眼里那时再自然不过的了。

饭菜一个接一个地上了,桌面上渐渐丰盛起来。

庆一是饿坏了,不停地吃。

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龚朝提醒他一声。

我早上没吃饭!庆一活得像个小孩,说话的表情就跟被妈妈训斥的小娃娃一般。

你们回学校看了吗?冠宇说。

我没有,你们呢?

哦,我回了,作为杰出校友。龚朝特地不显山不露水地边吃边说。

你挺行啊!庆一佩服道。

也没有,只是我们公司和学校有合作,我正好沾了公司的福气。

莫汉亲热地说:你们公司挺行啊,能和我们学校合作,那也不是小公司啊!

龚朝骄傲地说:那可不!全国五百强!

全国五百强啊,我还以为是全球五百强呢?看瞧把你拽的。

龚朝不乐意了,庆一,你可别故意顶我啊,我现在可不怕你。

你敢动我试试看,我好歹也是五百强公司的总裁。庆一挺起了胸膛。

龚朝的确不敢动他,不是龚朝不勇敢,是他会算计。打了他吃力不讨好,犯不着费这个功夫。

是啊,你能担得起总裁这个名头,没想到,以前称呼你为庆总,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真成了总!龚朝表面这么说,但心底不是这么想。庆一整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这么多年欠的钱都是她妈妈还的,可惜了,五百强的企业即将败在这个纨绔子弟手上。

这么想着,龚朝觉得比庆一又高了一个台阶。他可不会像他一样,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他根本不懂得经商,只会瞎指挥,乱花钱。庆一得意的日子就快到头了。

对比来看,龚朝一步一个脚印,走得不算轻松,但好在结果还行,他目前也是一名优质的单身贵族,吃喝不愁,还有丰富精彩的业余生活,日子挺滋润。他唯一的缺憾是没有女朋友。不是他不想,是没人看得上,他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他只觉得那些女孩都瞎了眼,爱上了渣男,错过了良缘。

庆一摸摸肚皮,兄弟们,咱们多久没喝了?借着这个久别重逢的难忘时刻,咱们喝个不醉不归,好不好?

文宇还没来呢,等他来了再说!龚朝说完,其他人也如是表示。

庆一显然是酒虫作祟,好好,他来再喝,万一他赶不过来呢?兀自往桌下的牛皮纸袋拿出一瓶红酒,好家伙,全桌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甚至隔壁桌也略显好奇地瞥一眼。

过了一会儿,穿着蓝色衬衫的文宇来了,还拖家带口。他好久没见老同学了,想让他们看看他的现况,彼此交流一下动态,不曾想早已经开动,几个人也脸泛红光,尤其是庆一,鼻头更是红得像个烫手的热得快。文宇手里牵着的小孩疑惑地看着庆一。

怎么,已经吃上了?

诶哟,你来了!龚朝一见是文宇来了,立马站起来。他们原先便是好朋友,一见如故,如今离别许久,更是分外想念,今天龚朝最想见的人,就是文宇。

龚朝这边和文宇谈得不亦乐乎,那边庆一伸手要摸小孩子的脸蛋,他不依,缩进了文宇的身边。

等等,摸人家小孩经过同意了吗?

庆一翘着嘴,小孩挺可爱,就是太害羞。摇晃着酒杯,一副慈母育儿图展现在面前,啊,是太太啊!

蘑菇头的女性抬起头,直起身子,正经地说:是,我就是从高中一直陪着文宇的东北老娘们!让你们见笑了!

庆一一乐,哪敢啊!来,坐坐!

这会儿文宇一家子才坐下。多少次预想的见面场景,真到了又是另一番模样。

小昕没来吗?

大家都愣住了,只有婷婷不以为意,她从来不知道小昕这个人,所以她发觉不出其他人的异样,她只顾着小孩,见桌面上没有多余的碗碟,她吩咐服务员。

他怎么会来呢?

我联系他了。冠宇低沉的嗓音,带着些神秘和微妙的气氛。

你倒是有心,别人没这个想法。

是吗?冠宇继续喝了一杯酒,脸上有些红润。

他和我在一个单位上班,他来不来我还不知道吗?肯定是不来了,我一直都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

你们在一个单位上班啊,都没听你提起过这件事。

你们也不常在群里聊天了,怎么告诉你们呢?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本来我们就是同一个专业的,肯定会有机会碰头的。

这可不一定,莫汉停了会儿,很多人都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不一定专业对口。

现在就业就这情况。

果子呢?他来不来?莫汉往庆一那边看去。

庆一眼神低垂,他不来了,他说他胃疼。

喝,果子又喝多了!

大战一场,永不停歇的老少年啊。一群人忍不住爆笑

踢踢踏踏,从远处传来服务员的脚步声,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龚朝不时投向目光,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的第六感一直很准。

服务员和一位经理模样的男人谈几句,经理脸色大变,和小姑娘走了。

少管闲事啊?与你无关。

冠宇到现在都没回来,他去哪了?

都多大个人了,他会回来的,放心啊!

文宇看了一眼冠宇空着的位置,他走挺久了,我去看一眼,发生了什么事?

你等等,我跟着你去!

文宇和龚朝一前一后起身,沿着服务员走的方向,经理和服务员在悄悄对话,别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文宇听到了,知道事情不好,进入了厕所,似乎事情是在厕所发生的。

他张大了嘴巴,很难相信眼前的事实,冠宇坐在马桶上一动不动,死了一般的寂静。

一切来得这么突然,猝不及防。这场饭是吃不下去了。庆一留下收拾残局,他得找经理讨要说法。龚朝和莫汉把冠宇送去医院,尽管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莫汉全程一脸茫然,这事来得太突然了。文宇要把妻儿送回家才赶来。

2

龚朝在玩手机,莫汉在一旁,文宇喘着粗气,情况怎样了?

龚朝拿着放在身旁的纸张,医生在他手上发现了这个,文宇接过来,他写了遗书,他早就不想活了。

为什么呢?文宇发出身旁人听不到的细微的声音。

毕业前的那个晚上,他回想起来了。一切早已有预兆。

冠宇喝多了,痛哭流涕,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呀!

冠宇的父亲在那年出车祸去世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冠宇心里的伤远远超出旁人所想,他千疮百孔,却不露声色。

你知道我刚刚看到谁了吗?

谁?

果子,龚朝笑说,他真的胃疼,还在吊点滴呢!

文宇坐下,真是啊,难道真的到了我们灭亡的时候吗?

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我只是很悲伤,缓不过来,感觉我们这帮朋友像是经历了大战,一个快死了,一个还在疗养,我们又都在各自的生活中脱不开身。

说说你和小昕在一起的故事呗!是不是挺尴尬的,本来在学校就不怎么说话。

是挺尴尬的,不过不是因为这个。

怎么,他找你麻烦吗?从前他就挺会找麻烦的。

怎么说呢?一言难尽。文宇抬起头,医院天花板上的白灯晃得他眼疼。

说吧,我们好歹也是兄弟,你说出来就会把心里的重担分一部分出来,你也好过一些。

他差点使我没了工作。二人仔细地听着,有一次他向主任告状,说我报假账,还好我跟主任关系好。主任向小昕承诺,绝对会教育我,小昕才没有把事情闹大,你说,我们能不尴尬吗?

龚朝纠紧了眉目,还有这事啊?果然不是一般人,小昕最终还是得一鸣惊人啊!

莫汉也掺和,小昕从来就是这样,特立独行,管你如何,他就是自我。

他变了,挺凶残的。

手机突然响了,文宇摸了一把脸,叫我回家了。你瞅手机,果然是太太,她催促他该回家了。

真男人,为你点赞。面对着将要起身的文宇,龚朝打趣。

草,你这单身汉坐着说话不腰疼啊!文宇向龚朝锤了一下肩膀。

文宇走后,莫汉也心不在焉,朝,你先在这一会儿,我去买个手办!

哦,好的。龚朝才反应过来,怎么,连你都要走啊,这个点还能买吗?

能,24小时都能,今天不买别人就不卖了,在网上找不到的。

好吧,要去多久啊?

可能半夜我才过来吧!

半夜啊,行吧,我守着,你记得过来就行!

莫汉看着龚朝,若有所思,你也别太辛苦了,该走就走啊,我们也已经仁至义尽了,再后来就应该是他家里人的事了,我们再帮也帮不上太多忙,你说是不是?

是,你快走吧,我还等着你快点回来替我呢!莫汉不时回过头来,龚朝看到了,摆手做着走吧走吧的嘴型。

此时的医院变得格外安静,没人谈话,只能独自强打精神,龚朝刚觉口唇干涩。

他静静地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觉得这条路特别漫长,见证了人的出生和死亡,今天活在世上的我们,也许下一次,死亡就会不期而至。

他叹了口气。

环顾,看不到售卖饮料的地,转身走向电梯,led闪出橘黄色光芒的数字,到了龚朝所在的楼层。

门开了,是他!小昕。

小昕没看到他,龚朝止不住惊讶,虽然他依旧是正常的表情,但内心早已起伏,他听到护士的声音,刚才的几个男的上哪去了,我这赶着要签名呢!

他想也不想就过去了,他发现他害怕小昕,不知道和他该说些什么,趁着还没冷场赶紧走人。他为什么来这里?是知道了冠宇的事吗?还是别的原因?龚朝速度渐渐放慢,他转过头去,电梯门已经关上。

他发现,原来他这么害怕过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