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瘸子 +郭安洋

2019年11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瘸子 郭安洋 他每天都要去街角那家马戏团看戏,但由于腿脚不便,只能慢慢转着轮椅前行,人们见了他,都会高声到呦,瘸子,又去看戏啦。买一张自带凳子的站票吗?哈哈哈他只是淡淡的笑着,卖力的转着轮子。等他到马戏团时,额上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水。他从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瘸子

郭安洋

他每天都要去街角那家马戏团看戏,但由于腿脚不便,只能慢慢转着轮椅前行,人们见了他,都会高声到呦,瘸子,又去看戏啦。买一张自带凳子的站票吗?哈哈哈他只是淡淡的笑着,卖力的转着轮子。等他到马戏团时,额上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揉皱的钱,点出一部分放在柜台上,一张站票,谢谢。售票员头也不抬,骂到又是这个死瘸子,给他一张站票。男人不说话,默默借过票,进了戏场。反正已经习惯了的事,再怎么反驳也没有用,还不如安静点。正如四月的阳光从来不会心疼肆意凋零的桃花。

那个小丑无一例外的出了丑,这次是从高台上摔了下来,上次是被狮子的利爪划伤,男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疼,散戏后,男人转着轮椅来到正在自己给自己上药的小丑身边,那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手拿着药水,一手在身上的淤青处胡乱的涂抹着,嘴里咝咝的吸着寒风。男人关切的问你怎么样?男孩停下动作,垂着头如果你也是来嘲笑我的,请你开始吧。男人笑了笑你很坚强。男孩起身,低着头谢谢语气中带着自嘲和冰冷。男人突然说到要不要跟我学?男孩猛地抬头,阴郁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然后被戏谑代替您还是替自己考虑吧。男人无视他的嘲讽说到在高台上的时候,不要故意保持平衡,不要害怕,否则只会跌落的更快。眼睛注视前方,注意力集中,心无杂念就好。男孩呆呆的站在原地。男人转着轮椅来到男孩身边,拿过男孩手里的药水细细为男孩涂起来,男人漫不经心的问到你叫什么名字?男孩的喉结动了动,又动了动,才喃喃到他们都叫我木头男人看着他,所以,你自己也这么认为吗?男孩的眼里闪过一丝倔强不!从来没有!随即又被一片阴霾代替可是男人打断他,你认为你是谁呢?男孩愣住。后台传来一声谩骂木头,你死哪去了?猪猡,好吃好喝养着你,你就在这里偷懒?赶紧滚过来。男孩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向后台跑去,男人垂着眼眸,慢慢转着轮椅离开了,身后,主管的谩骂不绝于耳。

第二天,木头没有来表演,男人有些失望。散场后,男孩突然从暗处出来,一把将轮椅连着男人推到角落,男人惊了一下。黑暗中,他看见男孩闪着黑黝黝的眼睛先生,我跟您学。男人哑然失笑你叫什么?男孩挺着胸膛我叫吴筝男人停滞了半刻与世无争吗?男孩撇了撇嘴才不要,你知道罗卡大师吗?他说与世无争是一种生活态度,至少我喜欢,但我却觉得尼采先生说的更好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但是我最崇拜的还是罗卡大师,他是国内著名的马戏团大师,我想成为和他一样的人。男人微笑着说喜欢他,可是他未说完的话突然被打断罗卡大师一定没有去世,人们都说他已经死了,可是,我觉得他还真真切切的活着,只是归隐罢了。十年前,著名马戏团大师罗卡遭遇了沉船,下落不详。男人有些怅然以后,我便带着你吧。男孩笑了笑先生,您贵姓?男人沉默了片刻,姓什么?这么多年年来,人们只是瘸子瘸子的叫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姓白。男孩笑了笑白老师,我们主管很凶,我只能偷偷跟您学,您多多指教。男人浅笑你若有时间便来,我家在经纬路10号,我侯着你便是了

男孩跟男人约定过,平时表演一定不能展示真实水平,只有在比赛时才能变得优秀起来。男孩很聪明,男人教的东西一学就会,经常在半夜里,趁着主管睡着时,将男人偷偷推进练习室。一年后,市里举行了第一次比赛,男孩去参加了。男人在家里,静待男孩回来,比赛还未开始,男孩突然破门而入,脸上挂着淤青,男人惊讶的问你这是男孩别过脸,他们羞辱罗卡大师,说他是个废物。男人沉下脸,你和他们打架了?男孩突然央求到老师,您收留我吧,以后我来照顾您,我不能再回马戏团了,否则主管会打死我的。男人低下头你走吧,我以后不会再教你了。男孩脸上满是错愕为什么?男人抬头看着他,眼睛逝去了以前的温柔,此刻只是深邃的冰冷我从来都不喜欢与别人相争的人男孩愣住,无言,转身跑开。男人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过了一会,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涨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男人一手拍着胸口,半个身子都倾出了轮椅,趴在膝盖上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一手死死抓着轮椅扶手,仿佛要硬生生的将扶手捏碎,手上的青筋暴起,似乎可以看见血液在飞快的流淌,好一会儿,才停止了咳嗽,靠在轮椅背上休息。男人无奈的笑了笑,转着轮椅出了房间。

冷风吹在脸上,男孩冷静了不少,在街上徘徊良久,犹豫着要不要和男人道个歉,为刚才自己的莽撞离开,道个歉。但是一想到刚刚男人眼中的冰冷,就又退缩了。一对情侣从身边路过,女孩子的话顺着风钻进耳朵里,直打在心上,像是浑身冰冷的人急迫的钻进温暖的棉被。如果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那么认错,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的走下去。男人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吴筝,你果然在这里。男孩惊讶的回头老师?男人伸出手走,跟我回家吧。男孩急忙拉住男人的手,老师,对不起,我错了,给您添麻烦了,以后我一定好好跟您学,不在惹祸了。男人笑了。男孩推着男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男人微笑着我想,你一定会好奇我为什么会成为轮椅上的人吧?男孩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男人拉了拉衣服所有人对别人的悲惨的现状都会充满好奇,而这个人需要做到的就是如何去面对这些,我刚刚坐上轮椅时,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的朋友们只能安慰我,后来,他们厌烦了,全部都离开后,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明白这种痛苦,可能过了一个月或者两个月,我也记不清了,就像豁然开朗一样,一切都清朗了,人生不能只有痛苦和抑郁男孩无声的点点头。男人看着前方,轻轻说到其实,人这一生,也很短暂,只是看你如何活下去。男孩没有听见,他总有一天,会懂得这一切。

良夜,无梦。

三年后,有个叫吴筝的孩子迅速出名起来,很快成为小镇上的风云人物,紧接着成为了国内闻名的马戏团大师,并被邀请去国外长驻,在国外呆了两年多的男孩终于被邀请回国,但是他依旧没有时间陪在男人身边,男孩又被邀去进行国际表演,表演前一天晚上,男孩回到了家里,第二天他为男人准备了早餐老师,我要走了,为我加油!男人招招手,目送男孩出门,一句永别被关门声遮住。男人看着电视内男孩精彩的表演,表演完以后的男孩接受了采访,男孩说,最感谢的人是老师。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莫大的帮助。男人微笑着合上了眼,他很幸福,他至少没有被已经成功的男孩抛之脑后,至少没有被遗忘。眼泪从眼角滑出,手无力的垂到了一边。医生曾说他活不过两年,而他为了男孩支撑了五年,只是五年间,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他都很好的遮掩过去,不曾让男孩知道一星半点。他累了,也许是应该休息了。房间内充满了电视机里的欢呼和男孩的自白,房间的角落则站着了死亡的静默和不舍的离别。

五日后,男孩为男人举报了葬礼,来的人很多,但都是为男孩而来的,人们只知道瘸子死了,不过,瘸子死了就死了,男孩可难得一见。男孩在房间内收拾男人的遗物,眼前只有一片模糊,他看见了男人五年间的病历,看见了几次的病危通知,而自己却远在别国,不曾在老师身边陪伴过一天。男孩发现了一个盒子,盒子里放满了获奖证书,证书后的签名是熟悉的字体,是老师的。男孩好奇的打开获奖证书,脸色突然惨白,他几乎能听见自己浑身血液直冲大脑的声音,心中掀起千层浪花,一波又一波将一个名字推上心头,送到嘴边罗卡?证书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激起了整个国家的喧哗。

瘸子不再被叫做瘸子,男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