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蓝色的心

2019年11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小瑜,我坐G256次来了,比原来迟了两个小时,你迟点来接我吧。微信里传来胡军那有磁性的男中音。 那个叫小瑜的女孩,闪动着黑白的双眸,侧着耳朵,认真地听着。 比原来迟到两个小时,她的眉头微微有点皱了皱,不开心地咬了咬嘴唇,不过她还是摁下手中玫瑰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瑜,我坐G256次来了,比原来迟了两个小时,你迟点来接我吧。微信里传来胡军那有磁性的男中音。

那个叫小瑜的女孩,闪动着黑白的双眸,侧着耳朵,认真地听着。

比原来迟到两个小时,她的眉头微微有点皱了皱,不开心地咬了咬嘴唇,不过她还是摁下手中玫瑰金色的手机,对着话筒,甜甜地说道:我知道了,到时候去高铁站接你。

声波通过微信传给了她的心上人,嘴角上挂着的甜蜜微笑已经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女孩正经历着爱情的甜蜜。

他们俩已经相恋两年九个月零二十天了,今天正是相恋一千天的日子。胡军又从信城坐动车来看她了,她能不开心吗?

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在高铁上,小瑜买了三号车的7座A,结果坐错了位置,坐在四车的7座A上,那正巧是胡军的位置。

后来胡军描述说他第一次看到小瑜的时候,心就被打动了,其实这也是小瑜的感觉,那一刻,他们都相信一见钟情了。

在高铁上结缘,一路上,两人越聊越投机,相见恨晚,坐过了站都不知道。

恋爱中人,分开的时间如度日如年,相聚的时光似白驹过隙。小瑜总是抬腕看表,好不容易捱到车子进站的点,她在信城北站的出站口,伸长了脖子等着胡军。

嘀的一声,虽然轻微,却敲在小瑜的心上,是胡军的微信,他这次用文字留言:你到二号站台上来,我等你。

小瑜心里纳闷,这个胡军今天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到站了吗?为什么还要让自己上站台?

小瑜拿出手机拔胡军的号码,可那边总是忙音,她心里有点急了,踩着白色高跟鞋的步伐有点紧,得得的往站台上赶去。

她从进站的地道走向二号站台,大理石的阶梯,光亮照人,它们每天迎来送往着多少旅客,也见证了两年多来胡军和小瑜爱情往来的脚步。

一级一级小瑜走得有点气喘吁吁,她着急找到胡军,昂起头使劲往站台上看。

她终于找到了,胡军已经站在上面了,他一米八的身高,帅气挺拔,一身黑色的西服正装,手捧着一大捧鲜红色的玫瑰花,正笑眯眯地跟车站的动姐说着话。

那个动姐穿着一套藏青色的制服裙,雪白的皮肤,贝雷帽上的路徽闪闪发光,她一笑两个小酒窝,青春靓丽。

这个动姐小瑜好像见过,胡军经常坐动车来看她,有一次东西拉到了车上,还是这位动姐帮忙找回来的。

小瑜知道动姐姓赵,胡军戏称她为赵大美女。

见两人如此亲昵的有说有笑,小瑜的身体僵在那,往上迈的步子比灌了铅还沉。

两人没有看见小瑜,继续有说有笑的,胡军体贴地递给赵大美女一瓶水,她望了胡军一眼,笑得很甜蜜,小瑜熟悉那种被呵护地照顾,胡军怎么能像照顾自己一样对别的女人呢?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小瑜惊呆,胡军居然把自己怀中的玫瑰花递给了赵大美女,赵大美女含笑接了过去,嗔喜地说了句什么,小瑜听不清,但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小瑜立住了,她的耳朵嗡地一声响,顿时觉得自己像被人抛弃地破旧洋娃娃被甩在那,眼泪已经不争气地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她立在那里,愣了半天。

正跟赵大美女说笑一脸阳光的胡军回头时猛地发现了她,他稍稍愣了一下,居然冲她招了招手。

小瑜的心纠结地厉害,这胡军太过份了,到了信城北也不出站,这是有了新欢跟自己摊牌吗?

那我索性成全了他们,小瑜边想着边转身往回跑,不管胡军在后面大声叫她的名字。

可穿着高跟鞋,泪眼波娑的小瑜实在是跑不快,她踉踉跄跄地往回跑着,一个不小心,重心不稳,腿下一软,眼看就要扑倒在地跟大理石地面来个亲昵接触。

胡军从后面追了过来,一个大熊抱,已经把她牢牢揽在怀里了。

小瑜惊魂未定,花容失色,胡军劈头盖脸问道:

你干什么?怎么来了还不上去,快跟我来。说完,他不由分说霸道地扯着她向站台上走。

小瑜觉得委屈极了,拼命忍着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她被胡军扯着向站台上走。

小瑜觉得腿不是自己的了,像踩在棉花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上了站台。

赵大美女站在那,捧着那捧鲜红的玫瑰立着,见他们走来了,她大方地冲着小瑜微微一笑,对着地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瑜思忖着这是胜利者的示威吗?她在卖什么关子?小瑜奇怪地顺着她的手指,向前面的地面上看去。只见一个大大的蓝色的心摆在那,再一细看,那是一张张高铁票首尾相接,在地上圈出了个大大的心形。

胡军牵着小瑜走进蓝色的心中央,单膝着地,深情款款地对她说:亲爱的,这是我一千天来来往的高铁票,它们组成的蓝色的心,正代表我爱你的心,有它们的见证下,我今天在站台上正式向你求婚,嫁给我吧。

话音刚落,赵大美女像排练好地递上来了那捧鲜红的玫瑰,胡军接过玫瑰花束,含情脉脉地举向小瑜。

跌入谷底的小瑜一下子被幸福冲上了浪尖,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甜蜜的珍珠纷纷落下。

她娇羞地低下头,使劲点了点,伸手接过那捧美丽的玫瑰,笑容比花更娇美动人。胡军站了起来,幸福地把她搂在怀里,旁边的旅客和动姐们鼓掌,一起祝福这对幸福的新人。

旁边一辆白色的动车缓缓启动,流线形的车身迎着风,驶向远方。

文:尘世伊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