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郑玉超│做 局(小小说)

2019年11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那次,我到N市出差,专门选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虽然有点偏远,可丝毫不影响店名的大气磅礴,大大的七个大字忆苦思甜大酒店,闪着耀眼的光华。我倒不是图省钱,而是为了清静,我天生喜欢独处和怀旧,不爱喧嚣热闹,这店名吸引了我。 酒店店面还算可以,大约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那次,我到N市出差,专门选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虽然有点偏远,可丝毫不影响店名的大气磅礴,大大的七个大字忆苦思甜大酒店,闪着耀眼的光华。我倒不是图省钱,而是为了清静,我天生喜欢独处和怀旧,不爱喧嚣热闹,这店名吸引了我。

酒店店面还算可以,大约有六七间客房。那天我入住时,独享五星级服务尊崇服务,酒店里所有服务员只为我一人驱使。说出来,怕你瞧不起我,不说出来,又怕你想歪了整个酒店除去老板,只有服务员两人,一女一男。那天一开始,偌大酒店只有我一个客人。

放下行李,我简单冲了把澡,下楼到餐厅用了简餐。那简餐也简单得可以:半盆玉米面粥厚得像农家粘贴对联的浆糊,一碗萝卜干咸菜让人闻着就酸倒大牙,粗面窝窝头满脸褶皱掩不住的憔悴,三五个水煮鸡蛋久历风雨衣衫褴褛,让人无端生出些许乡愁来。

我问服务员,就这种饭菜吗?

女服务员嫣然一笑,抬手向门楣上一指。我不解其意。她又一笑:先生,我们酒店名字就叫忆苦思甜大酒店啊!我们得秉承这个宗旨,所有的服务也会一直贯穿忆苦思甜这个理念。

我更加迷惑了:可房费并不便宜啊!光吃这个,哪用得着那么高的费用呢?

先生,那您就不懂了。您享受的是追忆艰苦岁月,憧憬美好未来,哪能光惦记着吃那样低品质的事情呢?只见她朱唇轻启,口吐莲花。

我听得云里雾里:可我

根本不容我多言,她忙见缝插针:先生您想想看,让您整天吃山珍海味,您决不会记得,然而我们大酒店弥补了这种缺憾和不足,让您尽情享受孤独和简朴。我想,不管过去了多少年,您也决不会忘记!

我终于懂了。说的直白点,我被她口若悬河的演说,或者说是游说折服了。

说的也是啊。吃着粗茶淡饭,住着僻静小馆,享着孤独幽旅,念着村野乡愁,这一切恐怕真的让我难以忘怀了。

向街道对面望去,一排店面冷冷清清,灯影里三两个包子铺早已打烊,唯有超市门牌上方滚动的字幕还能让我想起这是个叫城市的地方。

我皱着眉头,吸溜下一碗玉米糊,啃了半边窝窝头,上楼蒙头大睡。半夜里被饿醒,我摸着肚皮,辗转难眠,伴着吱呀作响的床铺声,叹了好久的气。我忽然悟到,忆苦真的起了作用,愈加想念起美味佳肴来。

我恨恨地想,今生再不会来了。别了,我的忆苦思甜大酒店!

迷迷糊糊,黎明时分我被饿乏了。天刚蒙蒙亮,我就被楼下的吵闹声惊醒。披衣下楼,我发现酒店里围了一大圈人。一问才知道,抓到了一个小偷酒店里那个男服务员。昨天只和我打了一个照面,我就记住了他,个子高高的,满脸络腮胡子,眼如铜铃,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原来,半夜里又住进了一个旅客。那旅客说自己一路劳顿,忘记锁门就睡下了,络腮胡子乘势偷了他的钱包。恰巧,被半夜巡视的酒店老板抓个正着,店老板没有遮羞,毫不犹豫选择了报警。

这不,警察来了。确切的说,来了个便衣警察,瘦巴巴的,个子矮矮的,像条秋刀鱼。瘦弱的警察费力地撮着络腮胡子的衣领,这让我想起努力顶举的衣撑杆。

警察说:跟我去局子里说清楚。

那旅客脸红脖子粗,不依不饶,非要老板给个说法。

围观的人群里就有人看不过去了:人家老板发现的,非但没有包庇,反而扭送见官。应该感谢才是。你这人也真是的,反过来还想敲诈店家。

那住店男子闻听此言,只好嗫嚅着作罢。

没想到,店老板却大度地说:我们大酒店会补偿您的。您看,免费提供您吃住半个月,要不,补偿您一千元精神损失费。边说边从裤衩里掏出钱包,扯出一沓钱,飞快地数了十张百元票子甩给了那男子。

那旅客捏着钱不好意思起来,连连说,我会给你们店送锦旗的。今天真是遇上好人了。边把钱放进兜里,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店老板的手晃个不停。

这是我店应该做的。不然,也对不起我店的金字招牌。店老板一脸正气,从那男子手中抽出手向上一扬,指着那门楣,回忆苦涩经历,享受甜蜜未来。

我差一点流下热泪来。我不自觉地喊出声来:说得好!下次我还会来你们店住。女服务员边笑着附和,边带头鼓起掌来。

那便衣警察也松开了手,边上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就连那个男服务员不,小偷也不自觉作势鼓掌,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角色,才低下了头。

围观者不住叫好。有的说等会就来这里登记住宿,老板蛮有人情味。我接着话茬,说,人心不古才会住得安心放心。

先生您也说得不错。那女服务员嫣然一笑,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敢说,我是怀着美好的记忆离开酒店的。我为这次选择感到庆幸。我常常回忆起那段往事,女服务员的睿智,店老板的正气,酒店的返璞归真,还有富有人情味的乡愁情结。我也会常常和朋友们说起那段经历。

三年后,我又一次出差N市。我想都没想,摸起手机,预订了忆苦思甜大酒店。

故地重游,发现酒店一切依然:安静未变,饭菜未变,店员数未变,门前冷落未变。

我的心暖暖的。

我来,许是为了寻梦。

第二天下午,我刚从外面办完事回到大酒店,就见大厅里一片闹腾。我下意识地上前瞧个究竟。

我怀疑自己的眼睛,莫非是在梦中?我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不是梦。

只见络腮胡子揪住秋刀鱼的衣领,仿佛一个卖货的在用杆秤称量货物。

这两个人好面熟。围观者七嘴八舌中,我才知晓两个人的位置发生了对调,秋刀鱼摇身一变成了酒店服务员,络腮胡子倒成了便衣警察。

事情很简单,几乎如出一辙的三年前故事的翻版。

身为酒店服务员的秋刀鱼偷了住店客人那客人我也熟悉,依然是三年前入住被盗的那一位的钱包,店老板发现后毅然报警,络腮胡子不,便衣警察过来拿人。

事后,我找到了被盗的那位旅客。接过我递过去的两张壹零零后,他告诉我:那两个人也就是你说的秋刀鱼和络腮胡子和我都是托儿,不断互换角色,一旦事先得知将有大批外地游客经过酒店门前,店老板就会亲自导演猫捉老鼠游戏,吸引旅客入住。

老板告诉我们,这叫营销策略。每次演完,我们每人就会得到五十元奖励。那旅客笑眯眯地提醒我,得为他保密,下次,就轮到我扮演便衣警察了。我已好久没过警察瘾了,那劲头倍儿爽!

说实话,我倒真愿意那是个梦,而不是局。尽管多少年过去了,我的内心深处还潜藏着一丝残存的美好回忆。但,我知道,它正如一场春雪,终将消失殆尽。

载于江苏省《林中凤凰》杂志(2016年第4期);同年,荣获泗阳县首届《林中凤凰》大禾庄园杯全国短小说大赛三等奖。

原创: 灯火上樊楼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