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傻子与假小子+姚思思

2019年11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枹木小学坐落于两座山之间,两座高山就像是两堵巨墙,隔断了这所小学与外界的联系。学校门口有一条河,蛮清澈,枯水期是小河,丰水期则是大河,一般情况下,河的流速缓慢,深度最多也只是漫过孩子们的膝盖。这条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他们能在河里和小鱼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枹木小学坐落于两座山之间,两座高山就像是两堵巨墙,隔断了这所小学与外界的联系。学校门口有一条河,蛮清澈,枯水期是小河,丰水期则是大河,一般情况下,河的流速缓慢,深度最多也只是漫过孩子们的膝盖。这条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夏天,他们能在河里和小鱼、小虾、小蟹玩得不易乐乎。河从上游到下游贯穿了十来个村子。假小子就生于这条河的上游,而学校所在的这个村子则位于河的中游。

三年级是小学六年的一个界点,一个暧昧的界点。这个时期的孩子,比一二年级的少了一分对生活的任性,多了一分对世事的思索;比四五年级的多了一分对生活的懵懂,少了一分对真假丑恶的判断力。

假小子上三年级的时候,16岁的傻子嫁到了学校附近的一个人家。因为距离学校很近,所以总能在学校周边见到傻子的身影。小孩子们总爱惹她,傻子傻子地嘲笑她或者跑到她面前,冲她摆个鬼脸,成功把她惹毛,然后一个个笑着跑开了。傻子总是沉默着,对于孩子们的玩闹,她只是爱答不理地应付着。她喜欢通过校门往学校里面看,或者靠在校门边上,边听孩子们的读书声,边望着校门口的那条小河发呆,她总是这样一呆就是一整天。她的娘家,就在这条河的下游。

假小子和其他小孩一样,喜欢惹傻子玩儿,但她又和其他小孩不一样,她不以傻子这个称呼戏弄傻子,她只是对傻子充满了好奇,就是很简单的,一个孩子,对于新事物的好奇,毕竟傻子能被允许在学校周围出现,确实是件稀奇的事情。

很多孩子对于事物的新鲜感实在是有限,就比如许多的小孩昨天才兴高采烈的去上学,今天就吵着闹着不想上学了。傻子在学校周围出现不到一个星期,孩子们便不再对她感兴趣,转而继续投入自己的小游戏中去了。假小子则不太一样。下了课后,她不再与同学去河里捉虾摸鱼,也不去田埂上玩泥巴了,她只是一个人,围着那傻子转悠。在只有她俩的时候,假小子总会好奇的问傻子:你叫什么名字?你会写字吗?你会唱歌吗?但是她从未得到过回答。也正是因为她时常与傻子接触,她才渐渐了解到,傻子不仅仅是个傻,还是个哑巴。而在此期间,假小子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些关于傻子的事。

傻子小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脑袋好像烧坏了,那时候太小,还没来得及学会讲一句完整的话,所以也就成了哑巴;傻子的家人担心她嫁不出去,在傻子十六岁的时候,就把她嫁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些都是假小子从学校的女老师跟学校周边的妇女的谈话中听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你会写字吗?这样的问题,假小子每天都会问傻子一遍,即使她从未得到过回答。在只有她们俩个人的时候,假小子从不用傻子称呼她,又因为不知道名字,所以就只叫她你,但是同学们偶尔来嬉闹傻子的时候,她又会和其他小孩一样,叫她傻子。因为,在这个地方,似乎只要是大家都认同的事情,就会是真理,若是有一个人不顺从,那么那个人就会成为一个另类,而假小子不敢成为那个另类。

假小子认识傻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傻子是不理会她的,无论假小子怎么缠她、问她,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但这依然不能磨灭假小子对她的好奇。一到中午,假小子就会去找傻子玩儿,不知是妥协于假小子的缠人功力,还是感受到了她的善意,久而久之,傻子不在不理会假小子了。假小子对她说话时,她会注视假小子的眼睛,不时发出呃呃啊啊的声音,似乎是在对假小子的话做出回应,这无疑是对假小子最大的鼓励。

一天中午,假小子照常和傻子在校门口聊天。当然,就是假小子在说,傻子在听。那是一个被雨水浸湿过的午后,泥巴路上有大大小小的泥坑。于是,假小子就摘了根小木棍,蹲在路边,在湿软的泥路上写写画画,写花了又抹平,然后又写。假小子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玩着,不亦乐乎。傻子站着看了假小子一会儿,便也学着她,摘了跟小木棍,蹲在假小子身旁,似乎是想写些什么。假小子惊奇于傻子的反应,笑着问她:你想写字吗?我教你吧!于是就在抹平了的泥地上规规整整地写了个文字,来,你跟着这个写吧。假小子看着傻子说。傻子盯着那个字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在地上认真地画了起来,但是很明显,她并不是跟着假小子写的,而是写她自己的字。那似乎是个笔画很多的字,傻子认真的画好之后,就很骄傲似的看着假小子。假小子盯着傻子画的那个字好一会儿,也没能认出那是个什么字。那似乎是慧字的上半部分,难道她想写慧字?假小子想。你这是什么字啊?这是你的名字吗?假小子问傻子,但傻子没有摇头或点头,只是骄傲地笑看着假小子。她们俩的这个画面,被学校里的那个女老师尽收眼底。

预备铃响了,假小子进了校门,准备进教室时,被女老师叫住了你和那傻子在外面干什么呢?女老师笑笑地问,哦!龙老师好,我刚刚在教她写字呢!假小子很自豪的回答,哦那她能懂吗?女老师似是戏谑地问,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懂得吧。假小子不自在地摸摸头,心里有些不舒服。正好这时上课铃响起,假小子便匆匆进教室上课了。

随着假小子和傻子的日渐熟络,傻子便经常进到学校里面来找假小子玩,并且时常带着许多小零食。傻子很喜欢分零食给假小子,但大部分时候,假小子是不会接受的,因为她不想听见同学说她是为了傻子的零食才跟傻子一起玩儿的。在假小子看来,傻子好像有花不完的钱,因为她几乎每天都在吃零食。小孩子就是这样,以为每天能吃到想吃的零食,就是很有钱了。在假小子的记忆中,父母从没给过她零花钱。有时候,假小子很羡慕傻子,特别是看到她很多买零食的时候。傻子总分零食给假小子,虽然很馋,但假小子还是强忍着,那是她自己的坚持。

喜欢吃零食应该是每个小孩的天性,也正是因为这个天性,使假小子做出了一个令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内心不安的事情。

一日之计在于晨这句话,在农村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每天早上,假小子的父母都会早早地出门干活。星期一这天早上,父母出门后,假小子偷偷溜进了父母的房间,在母亲的包里偷拿了五角钱,然后飞快地逃去了学校。

午休的时候,假小子在小卖部里买了些零食,然后带着傻子一起去校门口的河岸边吃,全都是一角钱的东西,看起来有些分量。她俩坐在河岸边,慢慢地吃着东西。假小子吃完了一包零食后,就自然地把垃圾纸扔进河里,这是这里的孩子常做的事,他们喜欢看着垃圾纸像小船一样顺流而下,也没人告诉他们这是否正确。但是,假小子刚把垃圾纸扔进河里,傻子就猛地冲了过去,将那个垃圾纸截了下来。河水没有多深,刚刚到小腿处而已,但傻子就这么冲进河里去,她脚上的鞋还是全湿了。假小子看着傻子拿着垃圾纸从河里慢慢走上了,她有点呆住了,她的心就像被锤子狠狠锤了一下,难受极了。傻子也再没有其他的过激表现,走到假小子旁边坐下,继续吃零食。假小子缓过神来后,并没有说什么,也继续吃,但她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哭,把头埋得深深的,不让傻子发现,这辣条也太辣了。假小子想。

假小子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家里的一切现象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暴风雨的前奏。接下来的几天,父母都没有任何奇怪的表现,假小子这才稍稍宽了心,但那五角钱事件却并没有从她的心里抹除,直到大年三十那天。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假小子的父亲发给了她三块钱的压岁钱,但她却趁她父母没注意的时候,将其中一块钱放进了她母亲的包里,她不太并不是懂什么利息关系,她只知道这样做能够心安。

假小子以为她跟傻子的友谊可以天长地久,但事实上不过一年。

假小子四年级的时候,傻子依然每天来学校找她。假小子上课,傻子就站着窗外边吃零食边往教室里看,一会儿看讲台上的老师,一会儿看假小子;假小子下课后,傻子就跟在她身后,就像起初,假小子跟着她一样。她们俩之间的互动,最终还是迎来了闲言碎语。假小子好像被同学们划分为了傻子那一派别,被嘲笑和戏弄,为此,她没少跟同学打架。

假小子生来固执又自尊心极强,最受不了别人对她指指点点,即使她能在别人对她指指点点时,还之以暴力,但她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渐渐疏远了傻子。傻子再来学校找她时,她已不复之前的热情与友善,只是尽量避着,避着傻子,也避着自己的心。

这天,下了课的假小子没有像往常那样出去玩,傻子就在窗外看着她,她却只装作没看到,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一个男同学见她这样,笑着走到她的桌前,拍拍她的桌面说:嘿!人家傻子在外面等你呢,还不出去?边说还边往窗外瞥,语气中是一如既往的嘲笑意味,关你屁事啊!假小子不耐烦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男同学,又准备趴下睡觉,哎!别急着睡啊,我最近刚从龙老师那学到一句话,想问问你有没有听过。男同学干脆坐在了假小子的前桌的桌子上,痞痞地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假小子对他的忍耐早就到了极点,当然不会有一句好话,嘿!冲得很嘛!算了!那句话是这样的一个人啊,要是跟傻子相处久了,也会变成傻子你说这句话对不对啊?他的话刚说完,周围的同学就都笑了起来。假小子怒不可遏,使劲儿一拍桌子,站起来直指着男同学说:你有种再给老子说一遍,谁是傻子!一时间,周围都静悄悄地。男同学没想到假小子会如此激动,屁股一台从桌子上跳下来,边往自己座位走边说:切!反正我又不是说你。很明显,他的语气弱了不少。男同学走了之后,假小子才缓缓往窗外看了一眼,傻子依然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个棒棒糖,开心的看着假小子。但假小子就只是看了一眼而已,没有任何回应。假小子坐回凳子上,用手枕着额头,继续睡觉了。傻子还是看着假小子,她不知道,假小子不会再出去找她了。

午休结束,预备铃响起,假小子从睡梦中醒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大的懒腰,有意无意地往窗外瞥了一眼,很好,她走了假小子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书来,悠闲地翻着。好似什么都没发生,心情好到了极点。只是,她那一直垂在桌子下的泪湿的左手,和她那双红得不敢与人对视的眼睛,全都落入了同桌的眼里。

假小子没再主动去找傻子玩儿,甚至专门为了躲傻子,她又回到了与同学们捉虾摸鱼的日子。很奇怪,即使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同学们一起玩,但当她想要回到这个小团体的时候,却出奇的容易。

也许这就是傻子与假小子的区别吧,假小子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寻到自己团体和伙伴,因为她有一颗健全的脑袋。而傻子呢?她只能在有人愿意接触她时,细细考察,慢慢琢磨,再接受,然后信任;但是,当这个人突然要离开她时,她只能无所适从,只有紧紧抓住,即使希望渺茫。

假小子再未与傻子独处过,当傻子向她走近时,她只是默默地与嘲笑着傻子的同学们一同跑开,留傻子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她们跑去的方向,她不知道,假小子再也不会与她一起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